山雨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山雨

2014年12月07日
作者:戴智雯

頓時房間的燈好似被關了,窗外緊接就答答作響,下雨了,我依舊顧自做自己的事,心想著,天空的積雲不知道要累積多久的厚度,才能釀出自己的哀歌?

1.
O型聖稜線縱走。圖片提供:戴智雯雷聲隆隆,從遠方漸漸逼近,我們穿起雨衣,在鬱蔥森林中蜿蜒前進,繞過山腰緩緩爬上高點,此時雲霧迅速從腳下竄起,很快吞噬了視野及藍天,雷聲更近了,就在你腳前,稜線上完全沒有遮蔽物,無處可退,只希望能在雷打下最後一聲之前離開稜線,我們閃躲腳邊的玉山杜鵑,快速前進,雨終於耐不住性子隨著風的方向,直直打在我們的臉上,斗大的雨滴漸漸凝結成冰雹,打在身上,岩石上,鏗鏘作響,這場風雨持續快一個小時,當我們接近雪山北峰頂時,風雨才漸歇,雲層才緩慢退位。

2.
奇萊連峰逆走。圖片提供:戴智雯雲層退位,將天空的一角換上了藍色布幕,雨終於暫時停了,我們因豪雨困守在山上已經第四天了,回頭路因山崩路斷,原訂的行程也無法繼續前進,最後改逆走奇萊連峰從合歡山出去;當我佇立在破碎的陡坡前,大雨持續打在渾泥上,地貌不斷改變,路早已經消失,只剩下碎石混著泥沙在腳下不斷滑動,身上的重量不斷與地心引力拉扯,踏點不斷鬆落,砂石夾雜著泥沙及更大的岩石,從腳邊沙沙的跌落谷底,鮮血從手上汩汩沁出,心想,一鼓作氣上攀吧!

3.
關山大斷崖。圖片提供:戴智雯一鼓作氣上攀吧!雲很低,霧很濃,伸手只見五指,完全看不到前方的稜脈,只能靠著地圖指北針判位,尋著方向直接上攀或下切,或埋頭糾纏在濃密的箭竹林裡,雨還沒下,全身已被箭竹上的霧水打濕,好不容易鑽出森林,才知道其實雨早就下了,森林再次的幫雨掩飾了謊言,側風夾帶著急雨來的快,有些時候必須停下來穩住自己,再能繼續前進,天色更深沉了,太陽不知不覺的何時西傾,背棄了我們,雨和風對陣了一整晚,互不相讓,在睡袋裡捲曲著身體,聽著雨聲風聲,想著明天的6米岩壁及恐龍塔,還有往塔關山前的超級破碎瘦稜。

在翠綠山林下有張狂的植被,在俊俏的山巔背後有險惡的地形,在涓涓溪水中有隱晦的暗流,有雨水才能滋養大地,有風才能傳播生命,所謂窮山惡水,其實也是大自然的真實面貌,人在大自然裡本該是隻螻蟻,如此微小,所以僅管只有一顆脫軌的星子在角落閃耀,只瞥見一眼山嶺沉伏在如潮的雲海中,也都能帶來希望,也都是老天的眷顧。

窗外的雨還在兀自唱著自己的歌,有節奏的打在水泥上,屋頂上,風偶爾輕撥著雨的琴弦,也譜出一段屬於自己的曲調,我仔細聆聽,似乎與山中的風雨有著微妙的不同,也許,是心不同。

編註:三段山雨是不同時間及空間發生的,前段時間連續幾日的雨天,讓作者憶起曾經在山上的雨天。第一段是2007年O聖、第二段2010年奇萊連峰逆走、第三段則是2008年關山大斷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