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走財富 留下病痛《解密鋁元素》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帶走財富 留下病痛《解密鋁元素》

建立於 2016/03/20
作者:孫瑋孜(看守台灣協會研究員)

炎炎夏日,想必大家最近經常使用防曬乳吧?更注重禮節的也許還會隨手一罐止汗劑,免得體味擾人。然而在看完這部由奧地利作家兼導演厄加那(Bert Ehgartner)於2013年完成的紀錄片《解密鋁元素:骯髒的小秘密》(The Age of Aluminum)之後,您將發現「鋁」滲透我們生活的程度超乎想像。

而且在享受鋁的便利時,我們看不到的是提煉鋁元素過程對環境的破壞,煉鋁產業對當地勞工的壓榨,以及各類鋁製品對健康的潛在影響。

解密鋁元素:骯髒的小祕密 劇照。圖片來源: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因為「鋁」 年消失1.83平方公里熱帶雨林

鋁是地表含量最多的金屬,然而因為它極具活性,幾乎不以純金屬元素方式存在,於是唯一划算的萃取來源,是廣布於熱帶森林地下的鋁土(Bauxite)。在影片中,跟著「挪威水利」公司的員工乘著飛機(是的,由於鋁只有鐵的1/3重,我們才得以自由自在遨遊天空),我們來到了南美洲的特倫貝塔斯(Trombetas),看著一片片熱帶雨林被剷除。

紅褐色的鋁土沿著輸送帶,24小時不間斷地輸入特倫貝塔斯港(Porto Trombetas)的工廠,接著耗費大量水資源來初步將鋁礦與其它泥沙等雜質分開,乾燥後由一艘艘貨輪載至巴西另一處的水廠「Hydro Alunorte」,一座於2011年被挪威水利併購的煉鋁廠。

 

從google空拍圖中,可看見Hydro Alunorte煉鋁廠以及旁邊二倍面積大的廢土傾倒區。圖片來源:Google map

帶走資源財富 留下污染病痛

在這座煉鋁廠中,強鹼與鋁土混合,產生氫氧化鋁;而剩餘無用的有毒紅土則遭棄置於煉鋁廠一公里外,挪威水利買下這座工廠後,當地居民不僅無法在那工作,連生活品質都大打折扣。

氫氧化鋁粉末把天空變得白濛濛地,經由呼吸進入人體後,可能會造成大腦病變。有毒紅土經雨水沖刷,其中的毒物更隨之進入地下水層。即使有幸穿著光鮮亮麗的制服,在煉鋁廠工作,也得承受骨軟化症、肌肉病變、貧血與化學灼傷等風險。

工廠中的環境惡劣,而挪威水利對其產生之有毒紅土卻沒有成熟的減污計畫。雖然他們預計要把這些廢土中的苛性鈉盡量洗淨,乾燥後可作為磚瓦等建材,然而目前技術上仍在摸索階段。即使能夠中和這些極鹼性的廢土,影片中提及,這些紅色廢土中還包含砷、汞等大量有毒物質,仍待解決。

臺灣也有鋼鐵公司嘗試把具強鹼性的廢爐石定義為「產品」,當作級配或土方,用在鋪路等工程上,而後更發生旗山廢爐渣事件。這種將主產品之外的廢棄物包裝為產品的作法實在令人難以苟同。「Hydro Alunorte」煉鋁廠旁的有毒廢土傾倒區,足足是工廠面積的兩倍多大。在鋁的全球庫存量還很足夠時,企業應該負起責任,減慢開挖的腳步,多花些成本在降低廢棄物的污染上。

 
芭蕉樹下的爐碴。攝影:廖靜蕙

芭蕉樹下的爐碴。攝影:廖靜蕙

科學家槓上科學家

除了鋁門窗、建築與運輸工具這些立即浮上腦海的用途,鋁的各類化合物更被用在化妝品、清潔用品、腎臟用藥、制酸劑(胃藥)等等;甚至因為它容易引起免疫反應,而被加在許多疫苗中作為佐劑/增效劑。而一如其他被大量使用的物質,鋁本身對健康的影響也一直是科學爭辯的主題。而本片也很真實地記錄了正反兩方的立場。

雖然受僱於產業的科學家聲稱鋁是無害的、幾乎不會進入血液、目前無系統性研究證明鋁對健康的風險,但同時越來越多科學研究指出,除了會造成過敏(一種異常免疫反應現象)之外,生活中的鋁製用品或藥品可能有更多對身體未知的影響。

比方說,雖然目前沒有鋁會導致癌症的證據,然而對體外培養的乳癌細胞株(MCF-7),鋁可能會加速它們的轉移潛力。

比方說,即使許多人聲稱鋁不會殘留在體內,但已有研究發現在62位健康男性的精液中,平均的鋁濃度為每公升339微克,且鋁的濃度與精蟲稀少有關。同時,影片中基爾大學的埃斯里博士在今年6月發表於PLoS One期刊的研究更發現,採自五十多個自然大黃蜂族群的蜂蛹,其乾重中平均百分之5是「鋁」,而最大數更高達20%。

鋁真的會危害健康嗎?

片中奧地利的腎臟科專家赫偉格霍哲更發現,在洗腎病人中出現類似阿茲海默症等神經缺陷的現象。之後也發表了一篇研究,以64位平均洗腎達43個月的患者為對象,觀察他們血中的鋁濃度、腦電波記錄與IQ測試等結果與相關性。其中六位病患經臨床觀察與心理測試後,被確診為失智症;而這六位病患的血中鋁濃度為平均每公升409毫克,與其他58位病患的每公升189毫克有非常顯著的差別。而在58位患者中,23位有腦電波異常的情形,而同樣地,腦電波異常與血中鋁濃度也有顯著關聯。

高血磷症是慢性腎臟病患的普遍併發症,而一些抑制血磷濃度的藥物(通稱為磷結合劑,phosphate binders)便含有鋁。含鋁的磷結合劑雖然效果較其他類的磷結合劑要好,但因為嚴重的副作用如腦病變、骨軟化症、肌肉病變與貧血,而逐漸被其它藥品代替。

另一類成份相似的藥品—制酸劑,也有一些是利用鋁化合物作為中和胃酸的有效成分。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統計,臺灣光在2013全年就吃掉了22億顆胃藥(制酸劑),而若大家記憶猶新,今年四月才發生許多國產胃藥中的碳酸鈣、碳酸鎂不符合藥品標準;會不會有人就因為擔心而改吃以鋁劑為主成份的胃藥呢?但許多藥品其實並不傷胃,是不需要佐以制酸劑的。國人實在必須改變「藥都會傷胃」這概念,並減少制酸劑的服用。

小心「鋁」

影片中,基爾大學的埃斯里博士投入所有心神研究鋁對身體健康與自然環境的影響;雖然本紀錄片完成於2013年,但這兩年來,片中的科學家們累積了更多的科學證據,提醒我們要小心看待鋁的相關製品。

正如埃斯里博士所說,鋁是地表上含量最多的金屬,但沒有任何一種生物的正常生化反應,會運用鋁來的輔助(而微量的銅、鋅、錳、鐵等重金屬卻常在生化反應中扮演輔助酵素的作用)。因此我們對於「鋁」這所謂「現代社會的金屬」,在享受它帶來的便利時,更不能輕忽它對健康的可能危害。 我們更須要求各大鋁生產商負起企業責任、減緩開採的角度,並停止將減緩污染的成本,外部化到當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態環境的犧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