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海洋保育盛事──取締非法外籍漁船、打擊IUU的喝采與前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三月海洋保育盛事──取締非法外籍漁船、打擊IUU的喝采與前瞻

建立於 2017/03/28
作者: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

在數個月縝密部署與情報收集,日前由高雄地檢署與海巡署透過「大高雄地區環境暨國土保護聯繫平台」, 執行東沙海域擴大威力掃蕩,將中國港澳籍漁船「台沙2288」連人帶船扣押帶回高雄進行後續的偵訊與起訴。這是繼2016年同期海巡署執行護永專案,扣押非法越界中國籍「琼琼海漁05055」獵殺保育類綠蠵龜與盜採珊瑚之後,建立起跨部會合作打擊海上犯罪標準操作程序。這樣的合作不僅成功保護了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的珊瑚礁資源,更是在詭譎多變的南中國海國際局勢中,直接宣示台灣在此海域的主權,可以說是英政府執政近一年來CP值最高的政治回饋。

高雄地檢署與高雄第五海巡隊聯手執行「東沙海域擴大威力掃蕩」專案,逮捕非法侵入東沙的大陸漁民20人,並首度扣押一艘漁船押解至高雄港。
日前在東沙海域非法捕魚的「台沙2288」。照片來源:海巡隊。

當海巡署在南中國海強力執法展現海洋保育決心,農委會漁業署也在林聰賢主委領軍下,24日召開 「打擊非法捕撈 永續經營遠洋漁業」記者會,展示升級版監測、控制及監視系統,並當場宣示裁罰在菲律賓海域違法捕捉鮪魚的台灣漁船。

這樣的舉動同樣有著多重的效應:

一、展現2015年歐盟將台灣遠洋漁業列為「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IUU)漁業」開出警告性黃牌之後,台灣政府除了在2016年7月迅速制定《遠洋漁業條例》,並三讀通過《漁業法》與《投資經營非我國籍漁船管理條例》等修正案展現誠意,同時也落實在實際法治管理與裁罰機制的建立。

二、在記者會中除了農委會、漁業署等主管機關,遠洋漁業相關漁會業主與關心IUU的保育團體同聚一堂,見證英政府宣示永續海洋,展現產、官、學、NGOs一同為台灣努力成為國際海洋公民,向上提升的決心。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領軍,宣示漁業署打擊IUU決心。照片提供:漁業署。

押解至高雄需航行500公里  東沙何時能源簡易碼頭?

台灣四面環海,透過海洋我們可以航向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而世界也可以透過海洋來到台灣。對於海巡署和農委會漁業署向越界非法外籍漁船與IUU的正面迎戰,我們都應該給與喝采。

但是,這兩件台灣海洋保育向上提昇的努力,卻也暴露了英政府缺乏整體海洋戰略的缺點,更怕這樣立意良善的行動最後化成宣示效益遠大過持續有效管理決心。例如,海巡署扣押「台沙2288」非法中國港澳籍漁船的過程,出動一艦四艇浩浩蕩蕩的前往東沙海域進行圍捕,卻耗費了多天的時間航行500公里將此現行犯船隻拖回高雄港審訊,過程的驚險與辛苦,非執行勤務的海巡弟兄之外,無人能曉。

而從去年「琼琼海漁05055」事件之後,筆者與多位海洋保育學者就疾厲呼籲要在東沙籌建簡易碼頭,除了停泊100噸巡防艇進行東沙環礁海域巡護之外,更重要的是能更有效能的於東沙島就地後續司法審訊。但一年過去了,東沙籌建碼頭一事,仍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

前瞻基礎建設  與海洋永續無緣?

相對的,農委會打擊IUU的行動看似提振遠洋漁業管理的決心,但是其背後落實開罰、配額管制、真實卸魚申報、以及漁工管理人權等等透明化與開放公民監督的機制,以過去主管機關漁業署的操作模式,以及自從遠洋三法立法通過以來,直到農委會主委在記者會公開要求署長當場開罰的窘境,不難讓人替漁業署捏把冷汗,也對於歐盟制裁黃牌是否解除,還是直換紅牌更平添不確定性。

海巡船艦取締非法漁船資料畫面,非本文相關當事人。照片來源:漁業署。

台灣的海洋,三月正是眾多海洋生物聚集繁衍下一代的時候,但從沿近海到遠洋卻也仍是「海事如麻」,除了越界非法捕魚的外籍漁船和IUU之外,拖網、刺網、海洋塑膠、德翔台北和綠島的污染等族繁不及備載的海洋事務,都是有待產官學NGOs共同的努力 。

雖然很可惜在林全宣布的8800億前瞻計畫所射出得光芒中, 並無澤被於海洋永續的想法(再次顯現英政府毫無海洋戰略的思維!)。但對於海洋與漁業,筆者確有著更深切的期待,期待政府組織再造,未來「海洋與漁業部」成立之後,海巡署與漁業署能夠成為海漁部的兄弟署, 為台灣海洋的永續與保育攜手同進。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