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環頸鴴的愛情故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東方環頸鴴的愛情故事

建立於 2006/09/17
作者:企鵝

故事的主角我輕輕地屈身在這炎熱的地,腹下的凹陷處有著我們的愛情結晶,我彷彿能感覺到他們在蛋殼裡輕輕地動著,我每一次呼吸,小傢伙們就長大了一些。空氣中瀰漫著炎熱的味道,是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我們就在這人類認為是「鳥不生蛋」的地方產下了我們的下一代;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地球輕輕地轉著,雲輕輕地飄著,我們與同伴們靜靜地忙碌著,鮮有人知。

酷日正中地炙烤著,我彷彿感覺到小傢伙們不安份的情緒來自於漸漸升高的溫度。即使我將自己化成遮陽的蔭,任憑太陽曬得我頭昏,卻還是不夠的,小傢伙需要一點能降溫的東西。

例如水?

我輕聲呼喚在附近警戒的伴侶,請他回來換班,我得去做點什麼,我也知道在哪裡有我想要的。我振翅飛起,久屈未動的身體顯得有點僵硬,險些沒有閃過路旁急駛而過的車輛。我知道我的生命不再只屬於自己。自從產下小傢伙們的那一刻起,我們一家的生命便生死與共。

分隔我們繁殖地與海灘的這條路,將是小傢伙們出生後的第一個挑戰,來往的車輛遠比什麼都要來得可怕。我曾看過為了帶小朋友過馬路而慘遭輾斃的一家子,那突起的眼睛,乾扁的屍體,伴侶在旁的聲聲悲鳴。我不想,也不願這樣子的事件發生在我們身上。

不會的,我不該往壞處想,小傢伙他們未來的生活還沒開始,而他們的未來在天空,在彼端,即使未來每年都要回來這裡,但我得先解決他們因為炎熱的不安才行。我看到水窪了,這是個好地方,我可以稍微撿些東西吃,多少補充這陣子的能量消耗。

被捕食的蛋           被捕食的成鳥,看起來只是野狗只是玩弄,而非想要吃牠們          冬季時的棲地

我將腹下的羽毛在水裡沾溼,水滴沿著我細長的腳流下,炎熱多少也從我身體裡驅出,小傢伙們應該會喜歡這樣子的微涼,我得教導他們海洋是我們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母親;只是人類吞噬著海洋,貪婪地吞噬著,我們的空間不斷地被壓迫,這水窪未來也將成為風機的預定地,小傢伙們與我們未來該去那裡?

我不聰明,想不了那麼遠,人類很聰明,他們卻也未曾想過他們該去那裡。

我回到了巢邊,伴侶輕輕地起身,帶著笑意的眼神,是讚許的意思。我將沾溼的羽毛,輕輕地覆蓋在小傢伙們身體,微涼沁過蛋殼,他們安靜許多。我低著頭看著小傢伙們,帶著笑意抬頭看著站在附近高處警戒的伴侶,他就這樣子伴在我的身旁,陪著我,陪著小傢伙。

我們輪流地去沾溼羽毛來安撫小傢伙們因為炙熱的燥動,直到太陽不再殘忍地曬烤。而在我的每一次呼吸間,小傢伙彷彿就長大一些,透過蛋殼的感覺,或許他們在過幾天就將出來與我們見面。

冬季時的風砂          往往超過一個車高         無風砂時的繁殖地

「你好呀,小傢伙們,這片土地是我們的家,海洋是我們的朋友,是我們的母親;他是你的父親;而我,你們是出自於我身體的小生命……」

我抬頭看著月亮,想著與他們見面的第一句話。

他們會喚我,「媽媽」吧。

※後記

故事裡的小傢伙,三月底時發現,四月中安全離巢東方環頸鴴是台灣很常見的水鳥。故事的背景發生在彰濱工業區裡的崙尾區,這裡擁有許多的東方繁殖族群,同時也是小燕鷗、燕鴴的重要繁殖地。這片繁殖地,看起來是一片荒地,在冬季時甚至因為風砂嚴重,而沒法進入,在夏季時卻是一片精采,許多小生命的誕生地。

只是,這樣子的精采,卻是來自於人類的錯誤決策,由於填海造陸計劃,希望規劃成龐大的工業區,卻因為招商不易,使得土地閒置。水鳥們的選擇,是給錯誤決策第一次下台階的機會,但是在前幾年該地點卻被選為四驅吉普車的賽車場地,時間便是在水鳥們繁殖的時候,一切的一切並未結束,由於風力發電的推廣,彰工火力電廠的計劃,這片土地不斷面臨地貌的改變與對水鳥們的威脅。

撇開這些,在繁殖季時,野狗群的捕食也是繁殖成功的重要影響因子,而小鳥出生後,得跨越一條馬路方能到達灘地,棲地切割所造成的Road Kill,我往往能在路上撿拾到小鳥的走避不及的屍體,甚至親鳥也一同殉難。

他們的要求其實並不多,然而他們面臨的問題卻很多。

親鳥在繁殖季時的投資,總令人看了十分感動,謹以此篇獻給全天下的母親,也期盼今年水鳥今年在這裡的繁殖能夠順利,未來也仍然可以選擇台灣做為他們的繁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