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餘迫遷自救會上凱道 鍋碗瓢盆齊飛怨六都市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60餘迫遷自救會上凱道 鍋碗瓢盆齊飛怨六都市長

建立於 2016/09/25
本報2016年9月2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60多個迫遷受害團體一一現身凱道訴說他們的遭遇,字字血淚竟花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迫遷戶們憤恨舉起將因強拆而毀壞的家當,砸向印有六都市長肖像的帆布,應聲破裂在台中市長林佳龍、新北市長朱立倫的照片部分。

「我們該怎麼辦?請救救我們!」包括這一兩個月就可能遭到拆除的高雄果菜市場、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老街、台中黎明自辦重劃、板橋大觀事件、基隆港貴美雜貨店,來自全台各地的60多件迫遷案,數百個迫遷戶們,在台灣反迫遷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惜根台灣協會、經濟民主連合等團體的協助下,25日下午在凱道集結,一一講解他們所遭遇的爭議迫遷。

來自全國60餘個迫遷受害團體,拿起因強拆而遭破壞的家當,砸向印有六都首長的帆布。攝影:賴品瑀。

來自全國60餘個迫遷受害團體,拿起因強拆而遭破壞的家當,砸向印有六都首長的帆布。攝影:賴品瑀。

印有六都市長及主導迫遷案政府部門的帆布。攝影:賴品瑀。

印有六都市長及主導迫遷案政府部門的帆布。攝影:賴品瑀。

徐世榮:轉型正義不只追討國民黨產

「轉型正義絕對不是只有國民黨黨產問題!」要求蔡政府正視這些迫遷戶,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強調,相關土地徵收法令都設立在戒嚴時代,至今尚未回歸民主憲政,這些受害者今天的現身,就是為了「找回轉型正義」而來,因為依照聯合國的定義,這些因為都更、眷改、區段徵收、市地重劃等遭到迫遷的居民,等屬於「國內難民」,蔡政府不該一面高喊正義,一面持續迫遷人民,這是在玩兩手把戲。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呼籲新政府找回轉型正義,一定要終結迫遷人民的做法。攝影:賴品瑀。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呼籲新政府找回轉型正義,一定要終結迫遷人民的做法。攝影:賴品瑀。

除了講述各自的遭遇爭取社會關注,這些自救會更聯合提出五項訴求,要求蔡英文政府全面檢討與修正現行的土地相關法令與程序。包括:

  1. 落實「居住權」,通盤檢討都市計畫法、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法規、國土活化相關政策;
  2. 以聽證程序嚴格檢視所有開發計畫之公益性及必要性;
  3. 暫停所有爭議個案的執行程序;
  4. 行政院成立專案小組檢視所有個案;
  5. 具體承諾重建大埔張藥房及黃福記二戶。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將對方視為命運共同體,徵收戶們強調,張藥房是指標而非個案,當張藥房遭拆除時,大家都能感同身受,因此張藥房必須重建,才能讓他們恢復對政府的信心,才可能相信能討回正義。

綠營鐵票區成迫遷重災區  新政府施政備受質疑

「新政百日,迫遷依舊!」迫遷戶高聲喊著,難掩對蔡英文政府的失望,不滿為何中央與縣市都已經政黨輪替,這些爭議迫遷案卻無等到滿意的解決,「台南高雄、中部、桃竹苗、北北基、眷村」由於參與自救會眾多,主辦單位在長桌上如此分類,來一一報到,也顯示迫遷案正遍佈全台各地。

「三年前我們來過凱道,當時是苗栗的案件為主,現在重回凱道,卻是綠營的鐵票區成了迫遷重災區!」反台南鐵道東移自救會陳致曉指出。除了南鐵案對上了賴清德,綠營高人氣的高雄市場陳菊、台中市長林佳龍也面臨多項爭議迫遷案,考驗他們的政治智慧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高雄目前有果菜市場、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老街、拉瓦克聚落等等。

面對9月底仍有七、八戶要面臨第二波拆除,「為什麼前八任市長都不敢拆?因為協商過後,他們知道自己理虧了!」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指出,該案在1972年展開徵收,但住戶並未同意,也沒有領取補償,直到現在仍有七戶不同意,並非陳菊日前聲稱的只有三戶,吳富雄痛批高市府用找家人代簽同意書、偷襲等「不合法方式」處理,讓陳菊高談的「人權城市」也因此變色。

台中市也因市地重劃、交通道路建設有許多爭議案件,包括大智慧學苑、文山工業區寶山自救會、石岡徵收案、東勢交流道徵收等,更有多案自辦重劃如安和、長春、黎明幼稚園等等。

迫遷戶遍及全台各地,今日聚集凱道,綠營執政的縣市更被評為「迫遷重災區」。攝影:賴品瑀。

迫遷戶遍及全台各地,今日聚集凱道,綠營執政的縣市更被評為「迫遷重災區」。攝影:賴品瑀。

仍未溝通拆遷公益性、必要性  內政部回應遭批避重就輕

早在月初反迫遷團體便不斷舉辦記者會等行動預告925重返凱道,並提出五大訴求向內政部喊話,但內政部22日回應將「積極研修土地法律、精進計畫審議」,卻遭批「不痛不癢」、「避重就輕」甚至「欺世盜名」。反迫遷連線黃慧瑜解釋說,應該以「落實居住權」為方向來全面檢討,若只打算修改明顯違憲的部分,並無法有效解決問題。黃慧瑜更指出,內政部亦無提出如何判斷一個計畫的公益性、必要性,但若是維持多數決、若是仍將徵收作為政府取得財源的手段,仍無法停止浮濫徵收。

黃慧瑜表示,目前民間也對內政部「在聽證制度及資訊平台尚未正視上路前,不會對社會有疑慮的個案有任何執行程序的推動」的說詞不信任,因為包括徵收、市地重畫、都市更新的執行程序,通常都在地方政府;除非內政部自己是規劃與需地機關,否則本來就不可能有執行程序,內政部卻沒有跟社會解釋清楚,內政部將用什麼方法暫停。

大埔張藥房、黃福記的重建進度也讓各地徵收互相當關心,但內政部卻仍舊沒有具體期程,甚至次長花敬群一度提出以「立碑」充數,遭民間砲轟,黃慧瑜表示,依都市計畫法第27條規定,內政部本於對該特定區計畫所擁有最終審議與核定權之中央主管機關權責,即可逕行變更。內政部真有心要做,只需三到四個月的時間已足足有餘。 

現場以迫遷戶家園遭拆時破壞的家當,排出「家」字樣。攝影:賴品瑀。

現場以迫遷戶家園遭拆時破壞的家當,排出「家」字樣。攝影:賴品瑀。

現場貼出居住權、都市更新等海報文字說明。攝影:賴品瑀。

現場貼出居住權、都市更新等海報文字說明。攝影:賴品瑀。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