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想像的存在感受——悅讀《星海之域:巴薩拉》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未來想像的存在感受——悅讀《星海之域:巴薩拉》

建立於 2017/03/25
作者:林朝成(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台南社區大學校長)

品讀《星海之城》二部曲,這部動人的未來小說,使人理智清醒,心有所思,卻也隨著詩意文字的流動,打開了感性的通道,直面存在處境的感受。

小說由多個未來人生的探問環繞而成:人類和複製人的相依,難分主體客體,誰是光誰是影?複製人的人性探問,從知性愛情的悸動,呈現情感在知性下的幽微、眷戀與纏綿;夥伴的情懷則是從反抗與走出壓迫處境的自由鐘,共生共長。複製人是完整的存在嗎?他可能是獨一不二的存在嗎?既矛盾又尖銳的詢問,卻在老年的園藝家的領悟中,安然入夢,有如莊周夢蝶——蝶是莊周、或莊周是蝶?複製人如何有尊嚴,自由平等地活下去?

作者以思想推動著小說情節的進行。從主人翁琉璃的懷胎經驗,曲折的胚胎與子宮的互動孕養,衝撞觸動在不舒服卻也溫柔地珍惜中,從生理上感受到茫然和危難。當懷孕在未來世界如此陌生,人造子宮可以代勞時,作者在對比與思索:人類渴求什麼人性經驗?

追求真相總是引人興趣的:有偵探的推理,有冒險的歷程,也有面對真相的徬徨與勇氣。小說世界裡,真相指向創造、控制聯邦的第九城南極影之城。追求真相是拯救我們的記憶?是免於蒙蔽?或是以自己認同的方式守護自己?

小說中之南極,化用莊子「大鵬南飛」的寓言——鵬之南飛,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其中光影,莊子不及細述——作者高空俯瞰,呈現種種人間相,有未來社會憲政政體的試驗、也有科技傳播與治理技術下無所不在監視著的老大哥。而場景,竟召喚「1984」受壓迫的幽魂,回到未來,展示失去自由的壓抑。

生態的危機是未來世界的傷痛。為了對抗,為了稀土製造武器以求生存,是否就要犧牲森林與土地?生態是被犧牲的體系,魚人、羊男、鹿人都在訴說生態的哀歌。生界的巨靈「母樹Mama」有如魔戒的樹人,忍受不住森林被燒毀的傷痛,讓身上精靈飛走,釋放真菌,以地球生命體的力量,勉力保護自己。而生活之中,看似平常卻神奇的塑膠,扮演種種的妙用,它是寄居蟹的殼,是永不毀壞的玩具。在未來的世界,生態的貧乏,將空白世界的產品推上了舞台。

小說的文體,時而如科學的描述、時而詩意的節奏、時而卻是偵探小說的趣味。悅讀《星海之城──巴薩拉》,回到未來想望的世界,回觀當代的存在處境,生命的可貴與生態的危機。


《星海之城:巴薩拉》

作者: 曾昭榕
出版社:釀出版
出版日期:2017/03/27
ISBN/ISSN:9789864451883

茹比小姐,你的名字就是紅寶石,
而紅寶石就是巴薩拉,意即革命。
但真正的革命需要的是思想,
沒有思想的革命只會成為暴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