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彩一生】21世紀才命名 充滿謎團的大村鯨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鯨彩一生】21世紀才命名 充滿謎團的大村鯨

建立於 2017/07/18
作者:蔡政修(日本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地質及古生物學 博士後研究員)

大村鯨(學名Balaenoptera omurai)的種小名omurai 這名稱是為了要紀念日本的鯨豚學家大村秀雄(Omura Hideo,1906–1993),將名字拉丁化後變成的,所以翻譯成大村鯨;而另一個常使用的俗名「角島鯨」,則取自發現模式標本的日本山口縣角島(Tsunoshima Island)。不過因為物種學名是以大村秀雄的名字來取的,再加上大村鯨的英文俗名也是用Omura's whale(直翻為大村的鯨魚),所以中文俗名還是稱呼為大村鯨或許比較適合一點。

2003年,在才剛進入21世紀的不久,和田志郎(Wada Shiro)等人於自然期刊(Nature[1]發表並命名了這身長可以超過10公尺的鯨魚,某種程度上,很清楚地顯示出我們對於海洋的瞭解有多麼的缺乏!

即使到現在我們知道有大村鯨的存在已經過了十幾年,對於大村鯨的瞭解還是非常的有限,因此今年中(2017年5月)發現大村鯨遨遊在花蓮周圍海域時,引起了眾人的注目及驚嘆;或是近期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西北邊海岸紀錄到他們在海裡實際生活狀況的研究文章[2],造成了相當程度的迴響,就不會太令人訝異了。

茫茫大海中,到底誰是誰?

在21世紀還可以發現了一個會超過10公尺的大型新種鯨魚當然令人覺得興奮,不過,如果換個角度來思考,這其實是一個令人難過的現象:我們在先前的捕鯨文章中提到的,在20世紀將近300百萬隻被捕殺的大型鯨魚中,我們卻連誰是誰都還搞不是很清楚(幾乎所有進到捕鯨經濟鏈中的鯨魚標本都沒有被保存下來)。

當然,以一個物種來看,大村鯨並不是在2003年被命名後才突然出現在地球上,而是在人類開始大肆消費海洋生物前就已經存在了。

不同的分析方式得到相差頗大的結論,有研究指出大村鯨的支系在大約1千700百萬年前[3]就和其他的現生鯨魚分隔開來,也有另外的研究認為大村鯨的支系和其他的鯨魚大約在9百多萬年前[4]才分歧,但不論是哪一個論點,都說明大村鯨的支系確實是已經有一定的演化歷史了。

遨遊在馬達加斯加海域的大村鯨,從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主要辨識大村鯨的一些外部形態特徵,如下顎上緣的部分,左右兩邊的顏色不對稱,右邊顏色比較淡而左邊的顏色比較深、頭部背面(嘴巴)的左右兩條側脊(lateral ridge)不明顯、或是他們的手(flipper,或稱胸鰭)前緣部分為白色的等等。

遨遊在馬達加斯加海域的大村鯨,從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主要辨識大村鯨的一些外部形態特徵,如下顎上緣的部分,左右兩邊的顏色不對稱,右邊顏色比較淡而左邊的顏色比較深、頭部背面(嘴巴)的左右兩條側脊(lateral ridge)不明顯、或是他們的手(flipper,或稱胸鰭)前緣部分為白色的等等。圖片取自:Cerchio S, Andrianantenaina B, Lindsay A, Rekdahl M, Andrianarivelo N, Rasoloarijao T. 2015. Omura’s whales (Balaenoptera omurai) off northwest Madagascar: ecology, behavior and conservation needs.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150301.

在被正式確認和其他已知的鬚鯨類不同,並命名為獨立新物種的大村鯨前,「大村鯨」是被歸類在布式鯨(Bryde's whale)中,但在這裡又有一個不小的問題:那就是布式鯨的分類也是混沌不清,當使用「布式鯨」這名稱時,其實隱含了兩種可能不同、卻又可能相同的物種,而這曖昧不明的狀況,長達了百年以上,到現在仍是個謎團。

一個名字下的兩個分類:伊頓鯨與布式鯨

1871年時,在緬甸擱淺的一隻鯨魚被送到位於加爾格達的印度博物館,並於1879年被命名為一種新的鯨魚物種[5],開啟了這至今未解的大問號。新種鯨魚的名字被獻給Ashley Eden(艾旭利・伊頓),因此學名為Balaenoptera edeni,中文稱為伊頓鯨。

過了30年左右,1910年在南非周圍海域,又發現了讓研究人員懷疑是另外全新未知的鯨魚物種,而這新的物種隨後在1913年被正式命名為Balaenoptera brydei布式鯨[6]

然而,當收集到的標本越來越多,科學家也進一步地針對形態比較,開始有些研究人員(例如大村秀雄)認為伊頓鯨和布氏鯨應該被分為同一種[7],但有些研究也指出這兩個類群的鯨魚在形態上還是有一定差異,仍應被分為兩個不同的物種(例如和田等人)[8]

有趣的是,儘管伊頓鯨和布式鯨到目前還沒有很確切的被斷定為是同屬一種或是分為兩個種,通常提到這一類的鯨魚時,大家普遍都還是用「布式鯨」來稱呼他們。但弔詭的是,從被取名的時間點及優先順序來看,在1879年被命名的「伊頓鯨」較布式鯨還早了34年,所以如果之後的研究切確判定他們是同一種的話,應該會統一以Balaenoptera edeni,也就是伊頓鯨來稱呼。

而如果之後確定分屬於兩種不同的鯨魚,那伊頓鯨和布式鯨就該被分別的使用,但在更進一步的研究出爐前,在辨識或是討論的對象是伊頓鯨或是布式鯨時,都應該要在心中打上一個問號、保持一定的懷疑。也因此,目前普遍的出現在報章雜誌中所謂的「布式鯨」,很可能有一部分其實是名字被混用的「伊頓鯨」。

獨立成家的「大村鯨」

不論如何,伊頓鯨和布式鯨的議題並不是我們在這裡的主軸,而即使伊頓鯨和布式鯨的分類目前仍是一個待解的疑問。而大村鯨在形態上和分子證據上都清楚的和其他已知的鯨魚不同。因此也不該再用2003年被命名前,時常被稱的「侏儒型布式鯨(Pygmy Bryde's whale)」或是「小型的布氏鯨(Small-form Bryde's Whale)」的方式稱呼牠們。

大村鯨模式標本的頭骨腹面。蔡政修攝於日本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大村鯨模式標本的頭骨,左為腹面、右為背面。蔡政修攝於日本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直到21世紀,大村鯨才被確認為獨立的物種,也意味著在20世紀的鯨魚大屠殺中,我們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的大村鯨被滅口——況且即使到現在,對於大村鯨相關的生態習性、物種特性、甚至是分布地點都還是不太瞭解。

像這樣的基礎研究總是需要時間,但隨著更多在野外的海上調查發現了大村鯨的蹤跡,像是在東非周圍馬達加斯加的印度洋海域,或是大村鯨在全球各地的擱淺紀錄,像是最近在東北大西洋的西非沿岸[9]或是在南大西洋的巴西海域[10],都漸漸的指出大村鯨有著相當廣泛的分佈。在台灣,花蓮海域出現的大村鯨雖然讓不少人覺得驚奇又興奮,但大村鯨在2003年被命名時,就已經知道有出現在台灣周圍的海域了,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就有大村鯨在台灣擱淺的骨骼標本收藏。

科學家原先發現與標本紀錄推測出大村鯨可能的分布範圍,不過隨著新的發現與紀錄,大村鯨似乎是有著相當廣泛的分佈,如最近在馬達加斯加或巴西周圍海域也有大村鯨的出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但在命名後已過了15年的今日,對於大村鯨的地理分布、生態習性、或是在海洋生態中所佔據的地位等,我們幾乎都還是處於一無所知的狀態,仍然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讓我們去探索。

隨著大村鯨這樣的一種龐然巨獸在21世紀的初期(2003年)才浮出檯面上,或許值得我們深切的思考,與我們所共存的自然界中,尤其是孕育了無數的生命、也提供了我們每日生活中重要食材的一部份、並佔據了地球2/3表面積左右的海洋中,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需要及值得我們更進一步的去探索及瞭解,而透過這樣追尋未知事物的過程中,也必定會讓我們在被大海緊緊包圍的環境下,凝聚既廣且深的海洋文化,並真正的成為我們每日生活中難以分割的一部份。

大村鯨

學名:Balaenoptera omurai
俗名:角島鯨
分類: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鯨目>鬚鯨科
保育等級:台灣保育類野生動物屬I級(瀕臨絕種)保育類,IUCN紅皮書則屬數據缺乏(DD)
特徵:

  • 紀錄中的成熟雌性體長在11.5公尺以下,成熟雄性體長的紀錄最高則為9.6公尺,僅長於小鬚鯨。
  • 頭頂通常只有一條高約1至2公分的平行縱脊;如同其他鬚鯨一樣,大村鯨具有不明顯的嘴喙,頭部寬而扁平,側看頗為修長,且具成對的噴氣孔。
  • 整體體色尚未非常清楚,右側下巴呈白色但左側為黑色,眼區亦有條紋向外延伸,部分個體有淺色條紋自腹部延伸至顏色較深的背側區域。
  • 背鰭突出且呈鐮刀狀,但末端較不尖銳;胸鰭的前緣與內側呈白色;尾鰭寬大,有相對平直的後緣,尾鰭腹面呈白色但有黑色邊緣。
  • 鯨鬚具180至210對,既寬且短,呈黃色與黑色。
  • 在攝食的時期,大村鯨自下顎延伸至肚臍的腹面區域具有80至90道縱向的「喉腹褶」,能讓口腔大幅度地擴張。

註釋:

[1] 原文出處:Wada S, Oishi M, Yamada TK. 2003. A newly discovered species of living baleen whale. Nature 426:278—281.

[2] 原文出處:Cerchio S, Andrianantenaina B, Lindsay A, Rekdahl M, Andrianarivelo N, Rasoloarijao T. 2015. Omura's whales (Balaenoptera omurai) off northwest Madagascar: ecology, behavior and conservation needs.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150301.

[3] 原文出處:Sasaki T, Nikaido M, Wada S, Yamada TK, Cao Y, Hasegawa M, Okada N. 2006. Balaenoptera omurai is a newly discovered baleen whale that represents an ancient evolutionary lineage. Molecular Phylogenetics and Evolution 41:40—52.

[4] 原文出處:Marx FG, Fordyce RE. 2015. Baleen boom and bust: a synthesis of mysticete phylogeny, diversity and disparity.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140434.

[5] 原文出處:Anderson J. 1879. Anatomical and zoological researches: comprising an account of the zoological results of the two expeditions to western Yunnan in 1868 and 1875. Bernard Quaritch, London 2 vols.

[6] Olsen O. 1913. On the external characters and biology of Bryde's whale (Balaenoptera brydei), a new rorqual from the coast of South Africa. Proceedings of the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 83:1073—1090.

[7] 如Junge CGA. 1950. On a specimen of the rare fin whale, Balaenoptera edeni Anderson, stranded on Pulu Sugi near Singapore. Zoologische Verhandelingen 9:1—26.

或 Omura H. 1959. Bryde's whale from the coast of Japan. Scientific Reports of the Whales Research Institute 14:1—33.

[8] 如 Soot-Ryen T. 1961. On a Bryde's whale stranded on Curacao. Norsk Hvalfangsttidende 50:323—332.

或Wada S, Oishi M, Yamada TK. 2003. A newly discovered species of living baleen whale. Nature 426:278—281.

[9] 原文出處:Jung JL, Mullie WC, Waerebeek KV, Wagne MM, Bilal ASO, Sidaty ZEAO, Toomey L, Meheust E, Marret F. 2016. Omura's whale off West Africa: autochthonous populations or inter-oceanic vagrant in the Atlantic Ocean? Marine Biology Research 12:66—75.

[10] 原文出處:Cypriano-Souza AL, de Meirelles ACO, Carvalho VL, Bonatto SL. 2017. Rare or cryptic? The first report of an Omura's whale (Balaenoptera omurai) in the South Atlantic Ocean. Marine Mammal Sciences 33:80—95.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參考資料

作者

蔡政修

2004年參與了轟動一時的抹香鯨解剖,從此墜入了鯨魚的世界。從事鯨魚化石及演化的研究,陸續到世界各地看鯨魚標本,寫論文之餘書寫科普文章,讓大眾更進一步的瞭解鯨魚及演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