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之後,黑鮪魚得救了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下架之後,黑鮪魚得救了嗎?

建立於 2017/07/27
作者:張春(中外對話高級研究員)
編按:中國第二大網購平台在6月時宣布販售瀕危黑鮪魚,引起極大爭議,在環團的努力下,宣布下架平台上的黑鮪魚(中國稱「藍鰭金槍魚」),其他網購平台也在輿論壓力下跟進。然而,下架之後,黑鮪魚因此得救了嗎?本文探討在下架事件之外,中國消費黑鮪魚的現況與未來發展。

在網購平台先高調推廣後宣佈禁售,已被嚴重過度捕撈的黑鮪魚還會成為中國人餐桌上的新寵嗎?

因為過度捕撈,黑鮪魚面臨滅絕的威脅。圖片來源:www.uux.cn
因為過度捕撈,黑鮪魚面臨滅絕的威脅。圖片來源:www.uux.cn

試圖打造負責任和環保新形象的中國第二大網購平台京東,最近可謂經歷了一回「打臉」。

6月9日,世界海洋日的第二天,京東CEO劉強東宣佈很快將在京東發售來自澳洲的南方黑鮪(Thunnus maccoyii)。100克這樣的黑鮪魚肉按不同部位,預售價從300元到800元(台幣約1350元至3600元)不等。而在前一天,也就是海洋日當天,京東剛剛與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結為戰略合作夥伴,宣佈將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永續生活」。

黑鮪魚是鮪屬的幾個魚種中數量最少、過度捕撈最嚴重、價格最高的。三個亞種中,太平洋黑鮪、大西洋黑鮪和南方黑鮪野外種群狀況都不好,分別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易危瀕危極危。(也有一些專家認為大西洋藍鮪種群近年正在恢復當中。)

最早在網路上發現京東販售南方黑鮪的是一位環保NGO綠發會的志工。很快的綠發會等四個在地NGO就透過WWF向京東施壓,要求把南方黑鮪從銷售平台上拿下。

京東在三天內決定下架並禁售,但強調之前其販售的黑鮪魚均為人工養殖,並非野生捕撈,禁售是因為京東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綠色和平東亞分部資深項目主任潘文婧認為,此事說明京東顯然沒有對之前作出的「推動全球永續供應鏈和永續消費」承諾有充分的認識和準備。

綠發會負責跟進此事的黃姝雅則對京東的快速反應表示欣賞。不過她認為企業如此迅速下架,可能也是因為沒有料想到會產生這麼大的輿論。

緊隨京東,中國最大的網購平台淘寶和另一食品網購巨頭一號店也下架了「藍鰭金槍魚」(儘管現在仍有少數商家在淘寶平台販售黑鮪魚——藍鰭金槍魚的另一個名稱)。

但沒有跡象顯示,黑鮪魚的實體通路,如餐廳消費有受到此事件的任何影響。網購平台的高調禁售到底對黑鮪魚的總體消費趨勢有怎樣的實際影響,還有待觀察。

誰在消費黑鮪魚?

隨著中國中產階級消費能力提升,以及飲食文化的全球化,昂貴的進口食材在中國也日漸受到歡迎。中國消費者對黑鮪魚生魚片的認知,就是隨著日本料理的流行發展起來的。大約從2015年開始,中國一些經濟較為發達的城市紛紛有了「首次黑鮪魚開魚儀式」的消息,這是新開的高級日本料理店為了吸引顧客,效仿日本築地市場等著名魚市的儀式而設的。

網購平台也試圖將高級進口食材打造成暢銷商品。2015年的11月11日,淘寶CEO馬雲支付38,888人民幣(約17.5萬台幣),大動作買下一條重達68公斤的黑鮪魚,一下子讓很多人認識了這種天價魚肉。

但是由於日本料理的市佔率有限,而黑鮪魚價格昂貴,其消費族群主要集中在沿海有海鮮食用習慣的城市和經濟較發達的內陸城市。

到目前為止黑鮪魚在中國的消費量還不高。黑鮪魚是大範圍洄游的魚種,只能在遠海捕撈,各國的捕撈配額按歷史捕撈量分配。中國在此之前僅在大西洋捕撈過黑鮪魚,因此目前只有大西洋黑鮪的捕撈配額,南方黑鮪和太平洋黑鮪則依靠進口。2016年,中國進口南方黑鮪和大平洋黑鮪共約158噸,加上53.9噸的大西洋黑鮪捕撈配額(可在國內販售或出口),全年消費不超過220噸,連當年大西洋黑鮪捕撈量的1%都不到。日本則消費了全球80%的黑鮪魚。

黑鮪魚是大範圍洄游魚種。圖片來源:Aziz SALTIK(CC BY-NC-ND 2.0)
黑鮪魚是大範圍洄游魚種。圖片來源:Aziz SALTIK(CC BY-NC-ND 2.0)

禁售,到底有沒有道理?

對於野生種群瀕臨滅絕的黑鮪魚,是否應該支持商業養殖的爭論並未因網購平台的禁售而停止。在中國,支持消費的一方,認為只要保護到位,適度的消費並無不妥;支持保護的一方,則認為黑鮪魚現階段屬瀕危狀態,應該盡量不吃,減少宣傳,避免刺激消費進而削弱了保護效果。

「一棍子打死不讓人吃,我覺得不現實也做不到。應該去引導消費,鼓勵養殖以及吃養殖的。同時對瀕危的種群加強監管。」美食資訊媒體「八鮮過海」創始人樊旭兵對中外對話說。他認為保護和消費不應該是非此即彼的。

京東試圖引進的就是養殖的黑鮪魚。樊旭兵說,雖然當前養殖產業鏈還不能擺脫野外捕撈,但是如果逐步發展,未來可以漸漸減輕對野生黑鮪魚的壓力。「鮭魚的養殖,就是因為過度捕撈後為滿足消費需求而發展起來的。」

但無論如何,支持保護的一方始終認為人工養殖無法解決過度捕撈問題。目前商業化的養殖仍需要在野外捕撈魚苗。不僅如此,黑鮪魚飼料必須使用野生魚類,每長一公斤就要消耗掉15公斤的飼料,這也意味著,黑鮪魚的養殖距離真正的永續還很遠。

下一個魚翅?

有鑒於中國擁有大量消費魚翅、海參等高價海產的能力,生態保護倡議者擔憂,中國市場的增長會加重黑鮪魚的過度捕撈和受威脅狀態。

 

黑鮪魚會不會填補魚翅衰落留下的市場空位?雖然黑鮪魚並不存在於中國傳統飲食文化中,中國的黑鮪魚消費量相對於日本等國也少得幾乎可以忽略,但這種擔憂並非毫無道理。從中國海鮮進口數據便可以得知,雖然消費量不高,但中國南方黑鮪魚的進口量近三年有所增加:今年前五月,中國南方黑鮪魚進口量就從前兩年的不到1噸增加到了4.9噸。

另外,中國的消費市場和消費潛力龐大。澳洲雪梨大學傳播學院一直在研究中國高價海產消費的研究員Michael Fabinyi表示,他認為在宣傳與推廣下,黑鮪魚消費量持續增加的可能性很大。依他的觀察,中國過去的奢侈海鮮消費量,除了魚翅近年來下降之外,其餘都上升。不過魚翅的消費量下降和中國政府禁止公務宴請以及消費者擔心買到假魚翅有關,不只是因為環保組織推廣鯊魚瀕危的概念。「有不少種海參已經瀕危了」他說,「但海參在中國的受眾和消費仍然很廣。」

一旦形成了一定的市場規模和消費群體,要再往下減少就非常困難。《壽司經濟》一書的作者Sasha Issenberg拜訪了日本水產研究所所長Masanori Miyahara,後者告訴他:太平洋黑鮪魚產卵族群生物量(SSB)的數量接近歷史最低,他們提出需要減少幼魚捕撈量並倡議民眾少吃幼魚,但很難得到日本消費者支持。在美國工作的日本壽司廚師Yoya Takahashi在接受採訪時也說到,對於黑鮪魚族群存續狀況的擔憂一直都在,但人們還是喜歡它。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華盛頓辦公室中國項目總監胡濤甚至認為:「考慮到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以及迅速崛起的中產階級,如果不加以抑制,中國未來黑鮪魚的消費量一定非常大,超過世界第一的日本是很可能的結果。」日本消費全球80%的黑鮪魚,且下降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中國超過日本的消費量,也就意味著,人類要向大海再要近一倍的黑鮪魚量。

所幸目前黑鮪魚在中國的販售消費規模還很小,與日本已經形成的全民飲食文化有很大差異。Fabinyi認為,黑鮪魚在中國要擴大銷售,還需要更多的市場推廣,因此此次「京東事件」,在推廣之初就被及時叫停,對於控制消費量,是有好處的。

※ 中外對話實習生李進學對此文也有貢獻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藍鰭金槍魚會成為下一個魚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