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怪物狐狸」皮草 最大買家是中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芬蘭「怪物狐狸」皮草 最大買家是中國

建立於 2017/09/06
本報2017年9月6日台北訊,鄒敏惠報導

近日一則被媒體形容為「怪物狐狸」的報導受到高度關注。根據國際零皮草聯盟(Fur Free Alliance),業者為謀取更大張的皮草,以選育法繁殖「大尺碼」狐狸的情事,早在1980年代就被爆出且引發社會輿論,當時養殖場曾承諾將停止育種。芬蘭動物保護組織「動物正義」(Oikeutta eläimille)今(2017)年春天前往當地五個皮草養殖場調查,卻仍發現這些被刻意繁育、用作皮草的藍狐,並公開他們滿身是病、動彈不得的影像。

行動亞洲生命關懷能力發展中心(ACTAsia)則近一步指出,這一度成為百度搜索頭條標題的「怪物狐狸」新聞背後,卻正是由中國市場來買單!

芬蘭「怪物狐狸」。圖片來源:Oikeutta eläimille。
由於腿部的畸型和難以承受的體重,「怪物狐狸」自身根本難以移動。圖片來源:Oikeutta eläimille。

芬蘭「怪物狐狸」。圖片來源:Oikeutta eläimille。
被稱作「怪物狐狸」的藍狐,滿身是病、動彈不得的躺在籠內。圖片來源:Oikeutta eläimille。

雙腿彎曲外八、嚴重肥胖的「怪物狐狸」

芬蘭自1920年代展開藍狐的育種。藍狐是北極狐(Vulpes lagopus)育種而來,帶有藍灰色的毛皮,也是芬蘭皮草產業最常見的物種。

在自然環境下,一隻狐狸的體重約為3.5公斤。在皮草養殖場,卻平均可達19.4公斤。芬蘭「動物正義」組織在今年春天的調查顯示,透過基因選擇以及高脂肪的食物餵養,這些狐狸生長快速,身上厚重的毛皮令其無法負荷。

芬蘭農業研究中心(Maatalouden tutkimuskeskus, the Finnish Agricultural Research Center)2014年的報告指出,在狹小而不適的籠中,超過20%的狐狸嚴重肥胖,更有多達80%的「怪物狐狸」彎曲的腿呈「外八字」形狀。

從養殖場逃出來的藍狐Otto,雙腳呈外八字。圖片來源:行動亞洲研究員龍緣之提供。
從養殖場逃出來的藍狐Otto,雙腳呈外八字。圖片來源:行動亞洲提供。

從養殖場逃出來的藍狐Otto,雙腳呈外八字。圖片來源:行動亞洲研究員龍緣之提供。
從養殖場逃出來的藍狐Otto,雙腳呈外八字。圖片來源:行動亞洲提供。

由於腿部的畸型和難以承受的體重,芬蘭自然資源研究所(Finnish Natural Resources Institute)於2016年的報告指出,這些所謂的「怪物狐狸」自身根本難以移動。

中國市場正在為「怪物狐狸」皮草買單

中國皮草買家常年活躍於全球的皮草貿易市場。全球最主要的皮草養殖物種貂、狐狸、貉(Raccoon dog)當中,芬蘭是全球第二大狐狸皮草生產國,丹麥則是水貂皮草的主要生產國之一。

然而,行動亞洲表示,在歐洲多國陸續禁止皮草養殖(或禁止特定物種的皮草動物養殖)的潮流下,北歐的皮草養殖業逐漸向波蘭、俄羅斯,甚至中國轉移。

行動亞洲指出,所有的芬蘭皮草養殖場生產的皮草,都是透過「世家皮草」(Saga Furs)拍賣行銷售。而根據「世家皮草」拍賣網站,藍狐皮草最主要的買家仍是中國。

每年到赫爾辛基參加皮草拍賣會的中國買家,人數還在不斷增加。會上的絕大多數皮草銷往中國,比例甚至高達90%。由此可見,中國市場正是「怪物狐狸」的主要消費者。

不知情下買了皮草 中國消費、生產量居冠

根據中國政府委托「皮革協會」每年度進行的官方報告《中國貂、狐、貉取皮數量統計報告》,貂、狐狸、貉這些主要皮草養殖物種,中國生產的數量都是全球第一。

除了以整件皮草外套的形式銷售,皮草被廣泛的運用在外套帽沿上的飾邊、皮草鑰匙扣、帽子上的皮草毛球等不同產品形式。

行動亞洲執行長蘇佩芬表示:「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皮草消費國。北歐殘酷的皮草養殖場所生產的皮草製品,在國際社會上,已受到名流及時尚品牌的抵制。然而,仍有許多中國民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持續購買這些皮草製品。甚至有人認為,價格高昂的北歐皮草,有著更高的品質。」

行動亞洲補充,中國的消費者購買了這些在西方國家陸續受到摒棄的皮草,使得芬蘭等地的養殖場繼續生產這些殘酷的動物產品,這也是許多國家的皮草養殖業仍興盛不衰的原因。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參考資料

作者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