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一點,就是愛地球多一點——鄭涵睿專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少一點,就是愛地球多一點——鄭涵睿專訪

建立於 2017/09/30
採訪:吳宜靜、劉欣維;撰稿、攝影:吳宜靜

土生土長於環保世家

生於農業之家,回顧童年,鄭涵睿說:「小時候爸媽帶我出國都是去各種農園,而且是那種開車或坐船一兩個小時,窗外景色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的地方,一堆可可園之類的......。」

在環境觀念的養成上,鄭涵睿自小深受家庭的影響,「我出生的地方是台灣第一個實行資源回收的示範社區。主婦聯盟推行一籃菜運動(扶植農友種植有機蔬菜)的時候,我們家也是第一號訂戶,所以我很小的時候就很習慣資源回收和吃長得很不好看的醜蔬果,長大以後,也自然覺得對環境負責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鄭涵睿是財經專業出身,一直在思考商業力量的可能性。看見母親創辦的橘子工坊「不但能對環境很好,對人體也很好,對於個人的財富也很好。」橘子工坊對他來說是一個鐵證,證明一個品牌能在獲利、環境友善、對人類有益三者之間達到平衡。母親林碧霞博士認為,以往鄭涵睿從事的金融業是把錢從一個人的口袋放到一個人的口袋,無論使用者有沒有因此變得富有,但銀行至少都會賺到手續費。鄭涵睿與其他兩位創辦人共同成立綠藤生機(以下簡稱綠藤),所做的事情是「利用大自然的各種力量,扎扎實實地把好東西帶進生活,讓其他人也變得更好。」這才是真正的富有。

幹嘛買人類不需要、對環境也不好的東西?

垃圾分類、攜帶餐具和環保杯、不亂買東西......是鄭涵睿在日常生活裡再自然不過的生活習慣,「然後我也有一台gogoro」他大笑兩聲,進一步說明「影響身邊的人去使用各種對於環境友善的產品」是自己做得頗有心得的部分。例如某位綠藤的同仁表示因為夜市充滿一次性產品,所以不喜歡去夜市,「那個同事就會得大力的讚賞」諸如此類的「愛地球小事」,輕盈卻扎實地累績成了綠藤的企業文化。

現代人受到商業文化影響已久,生產快速且價格低廉的商品似乎創造出很多的消費需求。「若人類的慾望無窮,環境就不可能永續。世界若要好一點,就是大家不要再買不需要的東西。」購買、丟棄、購買、丟棄的習性,總需要像鄭涵睿或綠藤這樣的朋友製造出些許離心力,幫忙把自己拋出這樣的循環之外。

「像香水這個東西,既非人類所必須,對於環境也沒有好處。然後,在保養上,我覺得大家沒必要用這麼多種東西,尤其乳液還是被用得太多了,乳液對皮膚有益的成分太少,而且也不太環保……」對於「不需要的東西」鄭涵睿表現得嫉惡如仇。他進一步舉例說明,儘管台灣降雨量是世界前幾名,但同時也是一個經常缺水的國家。洗髮類產品,無論是在製造過程中造成環境的負載,或是因為台灣污水處理程序不夠完善,大部份洗髮精內含的矽靈成分,不只是生物可分解度低,對於人的頭皮也不好。洗髮的廢水流入海洋,對環境和人類都沒有好處。

三個R築起綠藤生機的營運之道

綠藤生機的產品由芽菜走入洗沐用品,綠藤在產品開發、銷售、行銷的決策,都圍繞著3個R的準則來進行。第一個R是reduce(減少),「我們發現清潔沐浴產業生產太多沒有必要的產品了。reduce分為兩種,一種是減少使用的瓶罐,所以我們鼓勵大家不要使用自己不需要的東西;另一種reduce則是在產品中減少使用對環境產生負擔的成分。」綠藤的保養品拿掉了很多「多餘」的成分,問起市售保養品為什麼無用的成分這麼多?鄭涵睿回答:「我也不知道。那些東西雖然對人類不一定會有害,卻會傷害環境。例如,很多保養品中都摻有增稠劑,讓消費者感覺比較好,但其實真的很沒必要。」

綠藤生機以芽菜創業起家。

綠藤生機以芽菜創業起家。攝影:吳宜靜。

第二個R是replace(取代),即是盡可能把產品中的配方代換成對於人體和環境比較沒有負擔的東西:以蜂膠取代抗菌劑,以植物蠟取代矽靈,以植物精油取代人工香精及定香劑。

第三個R則是rethink(重新想像),試圖打破一些迷思或是舊習。綠藤推出「無乳液實驗」,邀請大眾一起體驗兼顧「水相」和「油相」的保養方式,引導消費者重新想像:哪些東西不是必要的?皮膚真正需要的保養究竟是什麼?實驗證明,健康的肌膚的維持,並不需要乳液。「而且乳液裡面的乳化劑在工業製程上對於環境的影響很大。」鄭涵睿補充說明。乳液的無用之用還是用嗎?「無乳液實驗」不但證明油相和水相保養對皮膚有效,更打響了綠藤的知名度,該實驗共有1,600多人參與。

綠藤擅長透過產品說故事,把三個R延伸出去,即是一次又一次對消費者觀念的衝擊。2016年,綠藤發起「別用這瓶潤髮乳,因為你可能不需要」的銷售活動,鄭涵睿對於自家產品非常有信心,但他卻說:「儘管綠藤的潤髮乳製造成本很高、成分很好,但是我們發現大部份的人不一定都需要使用潤髮乳。我們把reduce的觀念加在裡面,希望消費者減少購買自己不需要的東西。」透過門市的同事向顧客解釋這個概念,「其實你不需要用潤髮乳」就是提供一個rethink的契機,「顧客可能也會嘗試在生活反思:『一旦我瞭解自己不再需要潤髮乳,那其他琳琅滿目的產品之中,有些我是不是也可以不要再買了?』」鄭涵睿的表情略帶天真與雀躍,這是他對於顧客行為的想像。

綠藤同仁正在為顧客製作精力湯。

綠藤同仁正在為顧客製作精力湯。攝影:吳宜靜。

對世界最好的企業

在綠藤生機的日常,每天都有人會去算垃圾,紀錄每個類型的垃圾量。此舉是為了確保公司(包括農場)的營運本身也符合「對環境好」的初衷,在歐盟COSMOS有機認證和B 型企業(B corp.)的認證標準之下,綠藤的用水、用電量也在計算的項目裡。

除了參加淨灘、環境工作假期之外,綠藤生機在公司內部也透過很多小事來營造愛環境的氛圍。鄭涵睿說:「每天每個人做一點點,累積起來就超多的。例如:今天不用免洗筷、今天不騎機車、今天不買不需要的東西……」午休時間,全公司甚至會一起看TED talk或是其他環保相關的影片,也曾經邀請環境教育講師前來演講。綠藤藉由大大小小的活動,建構同事彼此之間對於環境的共同認知。

2015年,綠藤獲得國際組織B Lab認證,成為台灣第三家B型企業。大眾或許會習慣用一種英雄般的眼光來看待各種獎項或認證,但事實上,綠藤的辦公室非綠建築、沒有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能在認證裡拿到的積分,都是從小地方累積而來的。在公司營運上,有前述的水電和垃圾量控制、員工的環境教育訓練……,此外,對環保團體的捐款、芽菜產品的碳足跡認證、有機的原料選用、採用FSC包裝……「小的事情堆疊起來,就會是一個正面、往前的動作,它不會是一個很大動作或很顯著的事情,」2016年,綠藤生機拿到「對世界最好的企業」(Best for the World)獎項,反映了綠藤小小的努力也能取得可觀的成果。

綠藤一號概念店——發芽吧

綠藤一號概念店——發芽吧。攝影:吳宜靜。

為小小的嘗試而慶祝,莫為小小的失誤感到罪惡

綠藤生機在今年(2017)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合作,推出「綠色生活21天」的活動。21個綠色生活提案一字排開在誠品敦南門市,由綠藤的同事負責與客戶進行推廣與互動。「我們不需要因為今天用了一根塑膠吸管而感到罪惡,但要為了今天自己用了一次環保杯而感到開心。」鄭涵睿喜歡用慶祝和「得分」的觀點看待實踐綠行動這件事情,因為「好的事情有機會走得更長遠。」

綠藤團隊花了很多時間構思,21個綠色生活提案都屬於「很容易能達成」的事情。其中以「讓電子發票跟紙本發票就此分開」的項目來說,鄭涵睿認為,最終大家應該改用載具(透過手機條碼把電子發票存在整合服務平台上),不要再拿電子發票。「要大家都改用載具可能有點太難了,但是把實體發票和電子發票分開,只要三分鐘的時間就能完成。」除了很簡單可行之外,綠藤也提供資訊,讓得者了解把電子發票分類出來的理由即在於電子發票的材質含有染料和4層化學物質,所以其實不能被當成為紙類回收。

除了綠色生活21天之外,綠藤團隊也在網站上撰寫許多打破迷思的環保觀念。例如:「紙杯到底可不可以回收?」綠藤的同事上泉碧落下黃泉地找資料和確認,前前後後打了大約一百通電話,追查紙杯回收的流向。找到的答案是:台灣只有一家廠商可以處理紙杯回收,但台灣的紙杯有九成以上都進不了這家廠商,「分類分半天也沒有用,還不如丟在一般垃圾。」本來以為可以回收但根本不能回收的東西,除了紙杯,還有便當盒。

「綠色生活21天」概念牆面。

「綠色生活21天」概念牆面。攝影:吳宜靜。

少一點更好,邀請消費者找出剛剛好的用量

2017年8月,綠藤生機以「好好說再見」的活動宣告新包裝上市。新瓶器延續reduce的原則,減少更多異材質的使用。在盒裝的部分,也改成類似雞蛋盒的再生紙盒,「以之前的包裝來講,為了確保瓶子不會在寄送過程中被摔壞,所以必須塞氣泡紙之類的緩衝材料。」改了新包裝之後,瓶身的大小完全和紙盒貼合,因此不需要再使用一次性的包裝材料。

接下來,綠藤想做的事情,是想邀請消費者一起練習用更少的使用量做清潔保養。「綠藤更換新的瓶器,就是為了能讓使用者更精確地掌握使用量而重新設計。我們算過,壓頭的設計可以節省用量,但如果是一般擠壓性的瓶身,就很有可能不小心擠太多。綠藤想邀請消費者,一起去試出能把頭髮洗乾淨的最少使用量。」鄭涵睿相信,若五個使用者之中有三個人成為忠實顧客,即便是這三個忠實顧客因為減少用量而少買一些綠藤的產品,「那也很好」。綠藤生機再一次用這樣富有理想的商業模式讓大家重新想像:少比較好,少用一點、少買一點。

綠藤生機清潔保養產品新包裝。

綠藤生機清潔保養產品新包裝。攝影:吳宜靜。

遇見好的人,變成更好的人

「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要這個世界不需要用潤髮乳的人都不使用潤髮乳,在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的。但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很難,我們才要更努力。最開心的是,現在很多人都因為綠藤而願意去嘗試無乳液實驗了!」打開電腦螢幕,鄭涵睿開心地分享無乳液實驗的結果:1,653人參與這項實驗,其中有87.1%的人表示會繼續考慮無乳液的保養方式,平均有67%的參與者選擇減少使用乳液。

綠藤生機帶著鮮明的理想性存在於競爭激烈的清潔保養市場上,「綠藤若不能獲利,企業就無法存活,可是如果綠藤只能獲利的話,我們也會不想存活。對我來說,企業經營要做到一些平衡。」綠藤生機的環保理念長連俞涵、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鮮乳坊、社企流……等好朋友陸續出現。鄭涵睿認為,假使綠藤沒有做這些產品,就不會認識這些夥伴,「而且我們會因此想要變成更好的人。」

「我真的希望綠藤能成為一個經典,成為一個很棒的公司,無論對同事或是公司之外,都能變得更好。它不用很大,但我希望它很有影響力。」鄭涵睿懇切地說著。綠藤生機已是一個成功的新創企業,團隊成員經常對外分享他們創業的歷程。和母親創辦的橘子工坊一樣,綠藤生機證明了對環境友善、產品好用不會是衝突的兩件事情,「不但能對環境很好,對人體也很好,對於個人的財富也很好。」

綠藤生機同事向顧客說明產品使用須知。

綠藤生機同事向顧客說明產品使用須知。攝影:吳宜靜。

※本文同步刊載於台灣地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