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與2°C的拉鋸戰 專家:雙贏不是不可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貧窮與2°C的拉鋸戰 專家:雙贏不是不可能

建立於 2017/11/22
本報2017年11月22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全球有7.7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每日生活費低於1.9美元(約新台幣57元)[註]之中。然而,提高世界最貧窮人口的生活品質,意味著使用更多的地球資源(如食物和能源),增加碳排放、加劇全球暖化。

根據英國氣候科學網站Carbon Brief,近期研究發現,在「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20年達到高峰就下滑」的前提下,有可能同時終結極端貧困並兼顧氣候目標。至於如何做到?該研究建議,富裕國家的人們應該考慮採取「生活方式和行為改變」來減少碳足跡,以補償終結貧困的額外碳成本。

氣候與發展衝突 有可能雙贏嗎?

發表於國際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的新研究顯示,要讓全球7.7億人脫離極端貧困,只消在2100年使全球氣溫上升0.05°C。但是,使全世界最貧窮的人口晉升「全球中產階級」,也就是每天賺取2.97-8.44美元,可能會在2100年之前增加全球氣溫0.6°C。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中第一項就是終結全人類的極度貧困,是國際所議定之2030年全球生活水平改善目標。不過,要終結貧窮,可能為實現《巴黎協定》的長期目標——限制全球溫度上升在「遠低於」2℃內——帶來更大的挑戰。

研究作者、馬里蘭大學哈貝斯克(Klaus Hubacek)教授解釋,這個矛盾叫做「氣候—發展衝突」。他的研究目的,就是量化消除極端貧困所造成之總碳排成本。

哈貝斯克說,即使在沒有氣候政策和現有技術的情況下,消除極端貧困也不會影響氣候目標。

碳不平等  計算碳足跡的「貧富差距」

為了計算消除極端貧困的成本,研究人員首先著手估算世界上最貧窮和最富有的人的碳足跡。

針對每個碳足跡,研究人員納入直接碳排放(來自糧食、冷暖氣和運輸消費)和間接碳排放(來自生產家用品和服務)。接著將它們與世界銀行全球消費資料庫的支出資料結合。

哈貝斯克指出,食物佔赤貧人口碳足跡的比例最大。

「糧食相關的碳足跡佔赤貧人口總碳足跡近60%,包括食物、住所、衣服。當您的購買力平價(PPP)是每天支出1.9美元時,幾乎無法再做其他事。」研究還發現,2010年,收入全球前10%人口的消費商品和服務碳排約佔總碳排36%。相比之下,同年全球12%最貧困人口的消費商品和服務碳排僅佔4%。

研究發現,世界平均最高收入者的碳足跡已接近極端貧困人口平均碳足跡的14倍。

Screen-Shot-2017-10-23-at-11.00.07-1024x456
圖左的柱狀圖表示不同收入等級——從收入全球前10%族群(橘色)至貧窮線以下族群(綠色)——的碳排放比例;圖右的柱狀圖表示不同收入等級的人均碳排放分布。碳足跡均以二氧化碳當量(CO2e)表示。資料來源:Hubacek et al. (2017)

消除極端貧困  2030年是最後期限

為了計算消除貧困的總碳成本,研究人員計算出使極端貧困人口晉升下一個收入水準(每天1.90-2.97美元)的碳排。

接著,研究人員加入使人們脫離極度貧困的額外碳排措施,加在「基線」排放情境之上。研究人員使用相對低的RCP2.6排放情境,也就是假設全球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20年達到頂峰,之後迅速下降。

下圖顯示在2100年之前消除極端貧困的額外碳成本如何影響全球暖化。將消除極端貧困(綠色)的情境與基線情景(黃色)進行比較。這兩種情況都假定全球排放量將在2020年達到頂峰。

消除極端貧困(綠色)的情境與基線情景(黃色)進行比較。
消除極端貧困(綠色)的情境與基線情景(黃色)進行比較。這兩種情況都假定全球排放量將在2020年達到頂峰。資料來源:Hubacek et al. (2017)


圖表顯示,今日至2030年是消除全球極度貧困的「機會之窗」。資料來源:Hubacek et al. (2017)

該圖表顯示,今日至2030年是消除全球極度貧困的「機會之窗」。也就是說,2030年是SDG的最後期限。

研究發現,消除極端貧困對全球氣溫的影響相對小,到2100年才貢獻升溫0.05°C。也就是說,消除極度貧困可以不影響長期氣候目標。

然而,只有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20年達到高峰就下滑才做得到。哈貝斯克說,如果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以後繼續上升,終結貧困同時控制升溫2°C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了。

但是,全球碳排目前比較接近高排放情境(RCP8.5)。

脫貧兼顧降低碳排 氣候作為得加碼27%

部分慈善機構認為,僅消除「極度」貧困不夠積極,世界領導人應該將目標放在完全終結貧困。也就是使全世界最貧窮人口變成「全球中產階級」,每天賺2.97至8.44美元。根據研究結果,這將在2100年之前增加0.6°C的升溫。

研究發現,為了終結全球貧困而不造成大幅升溫,全球領導人將需要將氣候變遷緩解工程增加27%。

為此,國家可能要大規模採用負碳排技術。 然而,曾經被譽為氣候救星的許多負碳排技術發展未能達到預期。

相反地,研究指出,富裕國家的人們應該考慮採取「生活方式和行為改變」來減少碳足跡,以補償終結貧困的額外碳成本。

註:由於全球購買力的變化,2015年時世界銀行宣布,國際貧窮線的標準從每天收入低於1.25美元,調高至1.9美元。這是世銀十年來的首次調整。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