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紅皮書】特殊生活史遭水泥工程阻斷 「兩側洄游」的蘭嶼吻鰕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紅皮書】特殊生活史遭水泥工程阻斷 「兩側洄游」的蘭嶼吻鰕虎

建立於 2018/01/09
作者:楊孟軒

在台灣目前廣義的原生淡水魚中,鰕虎科佔了大約75種,是數量最多的魚科。鰕虎科魚類體型偏小、具有腹鰭特化成吸盤的特徵,其中,屬於台灣特有種的蘭嶼吻鰕虎,在這次紅皮書中被列入極危(CR)等級。蘭嶼吻鰕虎分布在蘭嶼的主要溪流中。2012年天秤颱風重創蘭嶼,強風豪雨侵襲下,造成島上的機場、港口及房屋損毀。災後後續進行多項的水利整治工程,更加劇破壞包含蘭嶼吻鰕虎在內的許多蘭嶼生物的棲地。


蘭嶼吻鰕虎。圖片來源:周銘泰。

台灣特有種蘭嶼吻鰕虎

蘭嶼吻鰕虎(Rhinogobius lanyuensis Chen, Miller & Fang 1998)俗名狗甘仔、甘仔魚,為台灣特有種,也是台灣分布區域最狹隘的一種吻鰕虎魚類。

蘭嶼吻鰕虎的體色為黃棕色,臉頰上有紅褐色斑紋,體側有數條黑褐色的垂直橫帶,腹鰭則特化成吸盤狀,可以吸附在岩石上。雌魚在生殖季節,腹部會變成青藍色。蘭嶼吻鰕虎的體長約4-10公分,肉食性,屬於底棲型魚類。主要以小魚、水生昆蟲、小型甲殼類為食,鑽沙能力相當活躍,分布在河川中下游、佈滿石礫的區域,在蘭嶼島上各條主要溪流都能發現牠的蹤跡。

蘭嶼吻鰕虎的生活史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博士黃世彬提到,吻鰕虎的生活史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可在淡水河川湖泊中完成生活史的陸封型,另一類是生活史中會歷經溪流淡水域與海水域的兩側洄游型,而蘭嶼吻鰕虎即屬於兩側洄游型

在繁殖季節時,兩側洄游型的吻鰕虎會在河川中尋找適合的產卵地點,通常在石頭底下隱蔽處,待卵孵化之後,透明狀的仔稚魚會順著溪水,經由河口進入海洋。

兩側洄游型吻鰕虎的仔稚魚經過一段漂游期後,會由河口溯溪而上,之後終生棲息在溪流中。蘭嶼的溪流長度短且水流急促,因此蘭嶼吻鰕虎大多棲息在中下游。

淡水魚的分類

蘭嶼吻鰕虎屬於淡水性兩側洄游魚類。而廣義的淡水魚以鹽度耐受度,可分為三類。

  1. 初級淡水魚:一生僅棲息在淡水環境,能忍受低於5‰ 的鹽度。如:鯽魚、鯝魚。
  2. 次級淡水魚:主要棲息在淡水,能忍受且偶爾進入鹹淡水或海水中。鹽度耐受度約5‰~18‰,如吳郭魚、香魚。
  3. 周緣性淡水魚:主要棲息在海水或半淡鹹水環境,但可能會游進淡水域,或進入鹹淡水域中活動,可忍受到35‰的鹽度。

其中,周緣性淡水魚依移動方向還能分成三類:

  1. 溯河洄游:從海洋上溯到河川進行繁殖。如:洄游型鮭魚。
  2. 降海洄游:由河川下降至海洋進行繁殖。如:日本鰻鱺。
  3. 兩側洄游:並非為了繁殖,可溯河或降海。如:大多數鰕虎科魚類。依照生殖地點,可再細分為淡水性兩側洄游及海水性兩側洄游。

參考資料:《2017台灣淡水魚紅皮書名錄》、《我的水中夥伴》

天秤颱風橫掃蘭嶼 治水工程破壞棲地

蘭嶼島上數條溪流,在過去曾歷經大規模河道施工,生態樣貌受到很大的破壞。隨後蘭嶼在2012年遭遇天秤颱風侵襲,機場、港口等公共設施受到嚴重損害。颱風過後進行的多項水利工程,看似能夠稍解水患,卻加劇了蘭嶼河川的生態浩劫。

《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作者周銘泰分析,進行河川整治工程時,首先會截斷水流。一旦工程時間拉長,溪流水源中斷,鰕虎的魚苗便無法順利漂流到海中、或上溯回溪流,阻斷兩側洄游性魚類的成長路徑。

長年進行魚類研究的黃世彬,在2009年時曾到蘭嶼進行淡水魚類調查。他發現,在水泥化施工較嚴重的河段,已經看不到蘭嶼吻鰕虎的蹤跡,只能在部分環境較佳的溪流見到較大的族群量。「蘭嶼的部分溪流中,水泥化施工不僅加速珍貴的淡水源從溪流排往大海,也造成河床上沒有石頭縫隙,供鰕虎與其他溪流魚類躲藏。這樣單調的人工化棲息地,並無法孕育健全的水域生態系。」

蘭嶼吻鰕虎的另一個生存危機,是溪流河口水域的阻隔。沿著蘭嶼環島公路,可見數條溪流下游河段與河口之間,有過大的高度落差。在部分溪流甚至達到1~2公尺。這些落差可能導致蘭嶼吻鰕虎的仔稚魚,無法順利上溯至溪流,直接威脅到此魚種的生存。

「蘭嶼吻鰕虎不僅是蘭嶼最具代表性的淡水魚,兩側洄游型魚類也是蘭嶼溪流生態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黃世彬認為,台灣淡水魚類的保育在過去不受重視,導致數種台灣原生淡水魚被宣告滅絕。所幸近年相關保育單位透過公告為保育類、劃設保護區等方式,執行淡水魚的保育工作,獲得亮眼的成果。蘭嶼吻鰕虎目前雖面臨不小威脅,但族群仍有恢復的機會,需要靠民間、學界與政府給予應有的重視,同時採取有效的保育行動。

蘭嶼吻鰕虎

學名:Rhinogobius lanyuensis

分類:動物界>脊索動物門>條鰭魚綱>鱸形目>鰕虎科>吻鰕虎魚屬

生態習性:屬兩側迴游型魚類。

保護等級:並未列入IUCN紅皮書中,台灣紅皮書中列為極度瀕危(CR)。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