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峙中 大巨蛋行道樹移植工程展開 志工:最後一戰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對峙中 大巨蛋行道樹移植工程展開 志工:最後一戰了

2018年01月22日
本報2018年1月2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台北大巨蛋周邊行道樹移植工程22日展開,即將使用機具將這33棵行道樹從原處吊離,包括游藝等護樹志工清早便進入圍籬內、以抱樹等方式肉身抵擋工程進行,持續與工程人員對峙中。

雖然負責執行工程的園藝公司強調已是以「最高規格」處理,但松菸護樹志工團直批,問題是這一批行道樹本來就沒有必要移植,不管是大巨蛋弊案未決、有其他路型可以選擇,且部分樹木明顯已超過50年,他們已經提報審查等,都是目前不能移樹的理由。他們更批,市長柯文哲此舉違背了當時競選時護樹的承諾。

DSC03013

護樹志工22日清晨進入工區,以肉身阻擋包商的移樹工程。賴品瑀攝。

這些行道樹位在忠孝東路、光復南路,合計33棵,忠孝東路是楓香、光復南路人行道是印度紫檀、光復南路分隔島上則是木棉,過去膾炙人口的民歌「木棉道」,描寫的即是這一排木棉。這些樹木因為路型變更拓寬、施作防災排水系統等理由而需要移植,但民間認為,大巨蛋是否復工還不確定,當然營運後的車流量需求就也還不存在,不該在此時就為此變動路型並移樹;他們更質疑,過去當地除了納莉風災就沒有其他淹水紀錄,又何來為了排水系統移樹的需要,因此他們仍是訴求這些行道樹應該原地保留。

這也是繼2017年5月斷根作業後,護樹志工與執行工程的園藝公司「樹花園」再次於工區衝突。目前現場僅有零星警力在蒐證,市府或警方尚無出面介入。樹花園在工區展示相關說明文件,總經理陳鴻楷更強調,他們的移植計畫完全遵守北市移樹SOP,去年斷根後,目前養根情況良好,移植也必須在適當的季節執行。

陳鴻楷反批護樹志工的阻擋、甚至爬上樹木,對樹木、對人的公共安全都可能造成傷害。陳鴻楷表示,若順利,最快下午就要開始將樹木調離,他認為北市府應該保障他們順利完成工作,因為比起斷根,這一次的工程更具有危險性。

「也許這會是這場護樹運動的最後一戰了吧。」游藝如此感嘆,即便從為了護樹開始,一路奮力揭開大巨蛋案的弊端,但這些樹木仍面臨要移走的命運。志工團從2014年開始為了這些行道樹抗爭,志工指出,當年新上任的柯市府曾經以「未與護樹團體溝通」、「未完成重新議約」、「園區規劃有公安疑慮」等理由要求大巨蛋停止移植樹木,但如今遠雄公司沒有改善任何一點,北市府卻自己改變立場,迴避遠雄的違法、違約問題,就讓行道樹移植工程展開。

DSC03016

松菸護樹志工主張大巨蛋弊案未決,這些行到樹沒必要移走。賴品瑀攝。

志工目前仍以「黑心弊蛋」來指稱大巨蛋,認為此案的防火避難審查評定過程涉弊,檢調單位已經起訴,北市府本該撤銷建照。此外,大巨蛋案目前在變更都審、環評、建照等關卡也都還沒有確認,在復工程序還沒走完的狀況下,更不該先為了大巨蛋移樹。

北市廉政委員王小玉前往聲援,哽咽表示看到護樹志工將這次抗爭視為「最後一戰」感到非常悲傷,強調大巨蛋案的調查還沒有完成,目前仍是五大弊案之一,不是市長柯文哲稱的已是五大案,廉政委員會還會繼續追究此案。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