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糟糕的校園飲食說起 一群改變世界的紐奧良中小學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糟糕的校園飲食說起 一群改變世界的紐奧良中小學生

2018年02月24日
作者:羅伯.高特里布Robert Gottlieb & 阿努帕瑪.喬旭Anupama Joshi

卡崔娜颶風走了一年。大部分紐奧良市的學校不是全毀就是破損,一直到兩年後才重新開學。


2005年卡崔娜颶風重創紐奧良市。圖片來源:Gilbert Mercier (CC BY-NC-ND 2.0)

隨著重建工程展開,孩子們的教育問題也引起討論。因為,早在颶風來襲前,這些學校早就老舊不堪了。紐奧良居民積極思考,如何化悲劇為轉機。眾多討論「該做什麼」的聲音中,明顯獨缺一個,就是來自學生的聲音。只是當時沒有人預料到,這個缺憾後來促成了一個充滿想像力的組織誕生。

這個誕生於紐奧良的組織,是一群中小學生,大約二十人,他們為自己取了一個名字,叫「反思者」(Rethinkers),想要弄清楚究竟紐奧良的學校出了什麼問題,並找出改進之道。這群學生最早是由珍.胡麗(Jane Wholey)組織起來的。胡麗當過記者、媒體顧問和社會運動者,擁有訓練年輕人透過記者會及媒體策略的經驗。2006年夏天,反思者召開一場會議,討論他們能為自己的學校做什麼。

校園毀了,其實他們並不難過,因為對他們而言,學校「就那副德性」──教室裡沒教具、廁所不衛生、午餐沒味道。他們認為,應該喚醒外界正視他們所遭遇的更實際問題,胡麗回憶:「學生們越來越興奮,心態也改變了。『自己能夠做點什麼』的感覺,在學生們身上發揮了激勵作用。那年夏天他們發現,原來可以有自己的聲音。」

在胡麗引導下,學生決定在廢棄的雪伍德森林小學,在破碎的窗子、垃圾和永遠存在的黴菌中舉行記者會。他們的訴求很直接: 在學校廁所加裝門,供應充裕的衛生紙和肥皂,給學生足夠時間飯前洗手,更換飲水器──別再讓流出來的是混濁的水。「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一個像樣點的學校?」學生問。

請讓我們好好洗手、咀嚼與消化食物!

出乎意料,這一群國小五年級到國中二年級學生,引起了主流媒體以及重建學區單位的注意。他們花了一個暑假的準備功夫,以及第一場記者會的效果,令他們備受鼓舞。他們持續開會,討論學校有什麼問題、他們可以如何改變。他們決定,以後每年夏天舉行一次記者會,並希望校方針對他們的建議,承諾有所改變。

到了2008年夏天,反思者的訴求焦點,轉移到學校裡的食物和用餐環境。對他們來說,問題再明顯不過:食物難吃透頂,用餐環境不忍卒睹。漫長的隊伍和短促的午餐時間,讓學生們幾乎不可能好好洗手、咀嚼和消化食物。問題越列越多,統統是校園飲食運作失靈的證據。

他們請來瓊安娜.吉利根(Johanna Gilligan)協助。吉利根來自紐奧良食物與農場網(New Orleans Food and Farm Network)──一個推動在地另類食物(alternative food)政策的組織。在吉利根指導下,反思者開始學習各種替代方案,包括引進在地、新鮮食材到學校食堂,改變菜單提供健康和新鮮的食物,及調整整個學校食物環境等等。與此同時,他們發現,原來食物的選擇與環保議題有著密切關係──例如不採用本地農作物、大老遠從別處採購所衍生出來的環境問題。

那年暑假,反思者到格蘭島拜訪當地捕蝦人,聆聽他們的故事。儘管長期以來,蝦子一直是紐奧良食物與文化的特色,但反思者發現紐奧良捕蝦業者不僅是遭到卡崔娜重創,更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整體養蝦業──吃化學物和抗生素長大的蝦子,被運到紐奧良及世界各地販賣。這些年來,養蝦業與食物供應鏈的全球化,侵蝕了在地食物文化並摧毀區域食物經濟。正如糧食優先(Food First)組織描述的:「半密集和密集養蝦場對環境的衝擊,和牛豬雞鴨的養殖一樣嚴重,都是21世紀食物必須轉型的一部分。」


養蝦業與食物供應鏈的全球化,侵蝕了在地食物文化並摧毀區域食物經濟。圖片來源:Mia(CC BY-NC-ND 2.0)

緊接著,反思者把重心完全放在食物議題上,不只為了改善他們的學校飲食,也因為他們可以參與某種更遠大的理想,幫助自己的社區。他們意識到,藉著改變進入學校的食物,他們也能為當地經濟──例如當地的捕蝦業──盡一己之力。

於是,反思者在當年度舉行的記者會上,專注於學校食物議題。那是迄今出席最踴躍的一場,學區督導面對攝影機公開承諾,會努力將在地食物來源納入學校餐食計畫。另外,政府也計畫在全部十五所興建中的新學校的校園中,規劃栽種作物的空間,以及將當地捕撈的蝦納入學校菜單上。同時,反思者還試圖將劣質餐具──例如湯匙和叉子合一的廉價塑膠叉匙──趕出校園,讓真正能用的餐具取而代之。

學校營養師都支持反思者提出的建議,但他們不確定:孩子們真的愛吃健康的在地食物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反思者決定舉行一項盲測實驗,結果讓學校主管非常意外:孩子們的確能接受在地、新鮮和健康的食物。

紐奧良這場學校食物的革新,迅速傳遍全國,被視為另類飲食運動的重大勝利。外界也很快發現,這項創舉竟然是一場由中小學生所發動的。接下來,反思者受邀去各種活動演講,並參加在奧勒岡州波特蘭市舉行的「第四屆全國農場到食堂研討會」(National Farm to Cafeteria Conference)。這項會議於2002年首度召開,已成為美國各地推動學校食物改善運動的主要集會。六百餘人聆聽反思者講述他們激勵人心的故事,震驚於這些孩子們何其年輕,卻如此自信和感覺身負重任,所完成的改變又這般重要。演講完畢,全體起立鼓掌,向反思者的成就致敬。

對這群來自紐奧良的中小學生來說,這意味著他們的夢想獲得了肯定:他們有能力改變未來。儘管他們完成的改變不大,儘管仍有困難,他們已證明改變是可能的。

為什麼你需要一本談食物正義的書?

食物正義,是一個強有力的概念,可以和更多環保組織一起,推動社區改變,也能夠「同時」為我們帶來一套更好的食物系統。近年來,已經有很多書籍、文章與紀錄片,對於現有的食物系統提出強烈批判,例如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的暢銷書《雜食者的兩難》(The Omnivore’s Dilemma)和《食物無罪》(In Defense of Food),以及《食品帝國》(Food Inc.)和《玉米王》(King Corn)等影片。但可惜,這些作品很少進一步探討食物正義。在這本書中,我們透過兩個方向來探討食物正義: 首先,我們要探討的是如何確保食物的種植、生產、運輸、配銷、取得和食用的利益與風險,能獲得公平分攤。其次,我們希望透過講故事和分析,讓讀者理解什麼是食物「不」正義,以及可以如何改變它。

最早採用「正義」一詞的團體之一是紐約的「正義食物」(Just Food)組織,成立於1994年。2002年,社區食物保障專案(筆者成立的組織,都市與環境政策學會[Urban & Environmental Policy Institute,縮寫UEPI]的計畫之一)改名為「食物與正義中心」(Center for Food & Justice,縮寫CFJ)。五年之後,我們開始蒐集專案故事,有關核心議題如食物取得的新研究,重要政策提案,及其他食物正義現象的表現方式。這些故事和研究,也成了這本書的敘事基礎。

這本書,就像一部從種子到餐桌的食物系統紀錄片。全書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探討我們今天的「不正義的食物系統」,提出現有食物系統從種籽到餐桌的歷史背景和分析,以及它所產生的政治、經濟、文化和環境衝擊。第二部分引介「食物正義行動與策略」,講述多個組織和政治行動的故事,這些行動企圖挑戰、重組和從根本上改革我們的食物系統。

食物正義:小農,菜市,餐廳與餐桌的未來樣貌

作者: 羅伯.高特里布Robert Gottlieb & 阿努帕瑪.喬旭Anupama Joshi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2018/02/07

進口的食物比較好?才怪!美國也有黑心大型農場!

超市與大賣場暗藏什麼陷阱? 小心,別被垃圾食物洗腦了!

在家下廚最好? 未必,那些號稱快速方便的包裝食品,你確定是安全的?

讀這本書,就像在看一部「從種子到餐桌」的食物紀錄片。作者帶領我們,一關又一關闖入食物種植與生產的現場,目睹各種與我們切身相關、卻長期不被重視的「不正義」現象──大型農場環境髒亂猛撒農藥、跨國食品業誘騙我們吃廉價垃圾食物、飲料業勾結校方聯手推銷汽水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