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在霧林帶 國際超馬賽首度看見台灣杉之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跑在霧林帶 國際超馬賽首度看見台灣杉之美

2018年03月14日
本報2018年3月14日宜蘭訊,鄒敏惠報導

天還未亮,北橫公路100林道管制口就已齊聚來自世界各地的上百位跑者,頭燈、環保水杯裝備齊全,踏步暖身抵抗著5度寒意之餘,也顯現出期待的神色,因為這除了是一場國際性的賽事,在減塑、無痕山林理念的號召下,他們還將第一次跑入管制區,領略台灣特殊的高山霧林(Cloud Forests)之美,再深入棲蘭最神秘的170林道,一睹「台灣杉三姊妹」真面目。

台灣杉
參賽跑者經過「台灣杉三姊妹」。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提供。

100K項目第一名、來自日本的選手小川壮太(Sota Ogawa),10日賽後受訪表示,參賽前就知道這條路徑是很少人能夠進去的地方,進去跑之後看到非常原始的森林,覺得非常難得。自己以前在中國、香港,或是日本參加比賽,都不曾見過這麼原始的森林,「台灣應該好好保護這片環境!」小川壮太也相當逗趣,收到大會精選的完賽禮「台灣杉等身照海報」後,當場打開欣賞、閱讀簡介,迫不及待想要了解台灣杉背後的故事。

小川壮太(Sota OGAWA)
小川壮太閱讀台灣杉的故事。攝影:鄒敏惠。

以2分之差的成績緊追在後,台灣越野新秀周青這次榮獲第二名佳績。問及對台灣杉的印象,周青即脫口而出:「就是撞到月亮的樹!」他表示自己是因為這次比賽才認識了台灣杉。而跑經三姊妹的同時,也感受到台灣杉直聳入天際的巨大,「撞到月亮的樹」名不虛傳,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泰雅族的100K跑者張大慶則表示,棲蘭屬中級山,難度更甚於高山,北橫更是泰雅族的百年傳統領域,對於體育署這次選在棲蘭舉辦越野賽事表示相當肯定。

跑進管制區  霧林帶添挑戰

「2018看見台灣衫-棲蘭100林道越野賽」由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主辦。賽事共分成100K與53K兩組,前者由台7線北橫公路100林道管制口開始,沿途進入「亞洲最大神木聚落-神木園區」,抵達本次賽事最大亮點「台灣杉三姊妹」後折返;後者則由「棲蘭森林遊樂區」出發,經台7甲線、台7線後轉進100林道內,同樣是經過神木園區。

170林道屬於管制區,海拔2000多公尺,曾一度中斷養護,後來雖修復完成,不過政府對於這片未開伐的原始林管制相當嚴格,除學術研究之外,只有申請特殊許可才能進入。

P1050170
170林道。攝影:鄒敏惠。

100K賽程全程爬升及下降超過3000公尺,垂直落差高度1000公尺以上,有85%碎石林道路面,所在地棲蘭山更位於多霧的霧林帶。霧林帶在全球分布少且狹窄,特色是下午經常會起霧,因此登山的朋友常需在中午過後就得下山,免得因為霧氣模糊路徑而導致迷路。

雲霧迷濛的賽道上,仍可見前晚降溫的殘雪、冰柱,甚至有冰雨掉落,對跑者們都是極大的挑戰。歷經八個小時,100K賽事最後由小川壮太以8小時27分57秒的成績奪冠,周青則以8小時29分59秒緊隨在後,獲得第二名。

星野由香理。
100K女子組第一名的星野由香理。攝影:鄒敏惠。

大會還向國際越野跑協會(ITRA)申請到越野積分100K組5分的點數,前三名的選手將可獲得前往西班牙參加比賽的機會。

世界級的活化石  國際跑者遇見台灣杉

除了爭取到國際級賽事,這場越野超跑的另一個重點,則是留在國內。在林務局、退輔會森保處的支持下,100林道管制區首度開放一日,選手得以進入體驗山林秘境,讓世界看見台灣杉三姊妹。

「與檜木混生,極為罕見,高可達數十丈。」台灣杉的神祕向來吸引大眾的好奇,至今仍是世上唯一以「台灣」為屬名的特有種植物,是冰河孑遺植物,更是世界級的活化石,深具全球知名度與重要性。

台灣杉進一步走到鎂光燈下,要從去(2017)年澳洲的「Tree-Project」拍攝團隊來台拍攝開始。國內外的專家們攀上70公尺高的台灣杉頂端,沿著樹身升降,拍下每個高度的紀錄,是首次有團隊為台灣杉紀錄完整的樹身樣貌。


小川壮太、周青與台灣杉海報合影。攝影:鄒敏惠。

本報報導完整紀錄下拍攝過程,日後更由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獲得獨家授權,印製獨一無二的台灣杉等身海報,也成為這次大會首選的完賽紀念品。

比照國際賽事等級  保護環境約法三章

落實無痕山林,主辦單位嚴格要求跑者遵守賽事環保規範。

P1040742
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副理事長陳進財解釋環保規範。攝影:鄒敏惠。

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副理事長陳進財特別在賽前簡報再三耳提面命,提醒選手做到環保「五不」——垃圾不落地、不做任何活動電子音響(包括禁止使用哨子)、不使用登山杖或穿釘鞋、禁止炊煮、禁止進入賽事路線以外的森林自然區域。

這樣的環保規範與國際賽事相較,周青直說:「都一樣。」對於這大會環保規定相當認同。

補給站。
環保路跑。攝影:鄒敏惠。

周青解釋,以超長距離的耐力運動項目來說,越野多半跑在山林裡面,不太會提供水杯,甚至吃的也提供很少,頂多是一些必備的水和鹽巴,只有在很知名的賽事,才會偶爾在較大的補給站提供食品,「其實大部分是從簡的。」

周青以自身經驗補充,認為這是成熟的表現。他講述在中國的比賽經驗,「選手喝了是直接往山裡面丟的。」甚至遇過有選手回應:「你幹嘛拿著,往旁邊丟就好。」

可是隨著環保意識漸漸抬頭,「如果多辦幾場國際賽,國外選手來交流之後,慢慢的就會開始不一樣,他們會檢討、思考,一起成長進步,這是個很棒的方式,但如果只是故步自封,進步就很緩慢。」周青說。

經過八小時芬多精經洗禮,日本小川壮太Sota OGAWA(右)在眾人引頸期盼下抵達終點奪冠(82757),臺灣越野新秀星-周青(左)也緊隨到達(82959)。
2018棲蘭100林道越野賽圓滿結束。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提供。

退輔會森保處處長鄭仰生表示,當初賽事在申請的時候也是抱著懷疑的心態,但這次實際上看到大會做得很好,他也減輕了很多擔憂。特別是以往路跑活動為了安全常會準備的哨子,這次也都考量到噪音對野生動物的影響而禁止。

今年的賽事圓滿畫下句點,體育署也提出明後年都將回到棲蘭辦比賽,路線雖未必相同,不變的是秉持無痕山林的精神,以及持續向國際推廣台灣山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