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高畑勳導演致敬 從《平成狸合戰》看台灣淺山危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向高畑勳導演致敬 從《平成狸合戰》看台灣淺山危機

2018年04月14日
作者: 李璟泓

有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應該說是不忍心)看台灣片商翻譯成「歡喜碰碰狸」的「平成狸合戰」。它甚至被我列為吉卜力電影中和「螢火蟲之墓」一樣不想看第二次的動畫。


「平成狸合戰」由高畑勳執導、吉卜力工作室推出
的一部動畫電影。圖片來源:吉卜力工作室網站

因為,裡面的狸子生活的好悲傷,即使面對了家園的破壞,牠們窮極心力站出來挑戰對抗,最後卻整盤皆輸,得在人類社會的夾縫中求生存。高畑勳導演在1989年就提出了這個概念,然後在1994年推出這部「即使是狸子、也是在努力生存的」的動畫。讓我後來醉心這部影片的原因不單單是導演對於淺山環境被破壞時,動物們如何自處的情境描述讓我敬佩。導演對於日本文化、環境議題、古資料的考證及呈現,都是超乎想像的嚴謹。

一群住在東京多摩丘陵森林的狸子們,原本舒適的生活環境突然遭到人類的都市建設計劃破壞了。備感生存危機的狸子們為了自保;決定重新練起古時狸子們所留下的變身術,並派遣兩名使者前去佐渡及四國尋找狸子長老們協助,希望能夠和人類一決勝負…...。

故事的內容讓我看的備感悲傷,是我不願意再看第二次的理由。因為在1999年前後,彰化的東外環快速道路在激烈的抗議中通過,一條快速道路切過了灰面鵟鷹在八卦山最重要的夜棲地,從那一年起,八卦山的灰面鵟鷹落鷹盛況開始往下掉。

然後,台灣的淺山環境在2005年前後,開始有了劇烈的變化,工業區、科學園區的崛起,許多丘陵及郊山平原被改建為住宅區或是休閒別墅。然後,兩分半農舍開始出現、非法露營區接踵而來,然後人們開始意識到路殺問題。

高畑勳不是先知,他只是先行者。他早一步看到了日本環境的問題,他不做批判的把這些現實畫入了平成狸合戰中。他以狸子的觀點去說故事,影片中狸子的無奈、詼諧以及隨遇而安的態度,剛好就是當時日本里山環境中生物們碰到的困境,也正好也是台灣淺山環境的野生動物們現在正在碰撞的問題。

淺山環境野生動物的危機

你可以看到平成狸合戰中的都市計畫,人像蠶吃桑葉般的把淺山一片片的吃掉;看到狸子在過馬路的時候被路殺;看到狸子忍無可忍的站出來對抗,最後卻因沒有計畫的作戰而收場;我們也甚至看到了人類對於狸子的幻術沒有恐懼感,反而以為這只是一場遊行。

狸子努力求生的意念,對於沒有知覺的人類來說,只是一場戲。

台灣淺山的危機其實就真實的出現在這部動畫中,許多狸子們最後選擇遁入人類生活中,有時經過了城市邊緣的郊區,才會回想起那段美好的野地生活及時光。

這是我後來對於高畑勳先生相當崇敬的原因。因為他為里山生物畫了一部無人可以取代的動畫電影,即使它看起來有悲傷、有詼諧、有無奈。宮崎駿先生的龍貓是一部溫馨的淺山童話,它產生的效應及龍貓森林計畫也影響了無數想要淺山保存的人們。而高畑勳先生的平成狸合戰是龍貓的另一面,它呈現了淺山保存中的現實及無奈。

我們一直想在台灣也推動像龍貓森林一樣的募款保存土地計畫,但是人們對於土地及野生動物的覺醒還沒有像日本這麼清澈,而我們也沒有一部可以激發人心的本土電影或是動畫可以點燃這把火。(中影以前的大海計畫還有王小隸導演的魔法阿嬤可能有一點點!)

失去棲地,進入都市生活的動物們

其實,台灣有許多生物也開始遁入人類社會中學習和人類生活了,這些動物沒有狸子的法術,所以只能適應人類的生活。黑冠麻鷺、領角鴞、夜鷹、鳳頭蒼鷹、白鶺鴒、白鼻心、鼬獾……等,漸漸地在都會區中生存下來。但是有許多物種並沒有獲得人們的體諒及接納。當夜鷹求偶時,人類覺得被吵到無法入睡,卻忘記了其實是因為夜鷹原本居住的溪流河床,被人類以各種名目蓋上水泥護岸及休憩設施而流離失所。當夜鷺或是小白鷺飛入公園或是大學築巢,幼鳥的糞便惡臭及索食的噪音讓居民倍感嫌棄時,其實也不知這是人們在溪流整治時砍去了牠們棲息的家園所造成的惡果。


失去棲地的野生動物,漸漸地在都會區中生存下來。圖片提供:李璟泓

所以,當每次在都會區中以及淺山環境看到這些被路殺的白鼻心、鼬獾、夜鷺以及黑冠麻鷺時,我也常常想著「平成狸合戰」中靠著變身術生活在城市中的狸子們。如果牠們可以有選擇,是願意冒著危險生活在這個不友善的都市中?還是回到淺山的世界裡?我們又應該用甚麼樣的角度友善牠們?還是要繼續用LED燈、水泥還有無止境的挖掘來美化我們的溪流並且隔離人與自然的距離?

在高畑勳導演逝去的數日後,僅以這些文字展現我對他的敬意。他不譁眾取寵的說出他想說的故事,而且努力的為這些環境及世界發出聲音。

※本文經作者李璟泓同意轉載,原刊於個人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