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鄉僻壤裝不起清淨機 中國室內PM2.5治理出現城鄉差距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窮鄉僻壤裝不起清淨機 中國室內PM2.5治理出現城鄉差距

2018年05月02日
文:羅海倫

隨著中國「向污染宣戰」,煤炭消費量的減少,綠色技術、能源和建築受到了重視,城區內的工廠不是遷出就是關閉。自2014年這一政策宣布以來,中國的空氣質量有了顯著改善。芝加哥大學新的分析發現,2013年以來中國城市空氣PM2.5(細顆粒物)濃度平均減少了32%。

然而室內空氣品質還是比室外糟糕得多,儘管如此,民眾尚未提升這方面的意識。除了開窗或建築物密閉性差PM2.5因此進入室內之外,劣質建築材料、油漆和粘合劑散發出來的甲醛、二氧化碳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等化學物質也令人擔憂。

消費者對空氣清淨機的需求增加

根據歐睿國際市調公司的數據顯示, 2013年霧霾期間中國只有310萬台空氣清淨機;分析師預測到今年底,這一數字將會增加一倍,達到750萬台,市場價值約771億台幣。


政府已經著力改善城市户外空氣品量,但室内空氣品質問題則留給市場和消費者。圖片來源:Philips Communications (CC BY-NC-ND 2.0)

大城市裡的公司渴望吸引頂級人才,紛紛為辦公室加裝高品質的空氣過濾系統;酒店則以客房內的空氣品質為賣點。房地產諮詢業者仲量聯行按WELL健康建築國際標準建造的上海辦公室被認為是亞太地區第一、全球第三健康的辦公室。鐵獅門等房地產開發商也為自己在中國的物業安裝了高端的空氣過濾系統。

在中國工作的建築師雷弗·沃利斯看到人們對建築材料和健康環境的要求不斷提高,他根據這一需求推出了綠色建築標準RESET。經RESET標準認證的室內空間, 其PM2.5、二氧化碳和揮發性有機物等污染物質的水平必須連續三個月在健康限值以內,且每年都需接受重新評估。

 「客戶說他們不關心你蓋房子時用什麼標準,他們更想知道這個房子日常使用時的表現怎麼樣。」沃利斯接著說:「市場正在轉向關注性能,因此可靠數據的用處很大,以前沒有人關注數據。」

現在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在使用RESET標準,這是首個在中國設立並走向國際的建築標準。

中國在室內空氣討論中走在前端的另一標誌在於,一家大型研究所今年將在北京成立。這家研究中心由中國開發商遠洋集團、美國房地產公司德羅斯(Delos)、梅奧醫學中心(Mayo Clinic)和優思建築事務所(SuperImpose Architecture)共同成立,其目的是研究如何創造更健康的室內人居環境和辦公環境。

 「相比幾年前,我們發現本地客戶的興趣越來越大,以前主要是國外客戶。」環境顧問公司境純環境工程總監湯姆·沃森解釋說。

在污染問題上,富裕的城市消費者已經表現出「用腳投票」的傾向,考慮移居國外。一系列研究表明,北京受污染街區的房地產價格比其他街區平均低4%。

 「人們希望有一種被公司照顧的感覺——不僅是在錢上,還有公司為了改善員工福祉做的事情」仲量聯行的大中華區再生能源發展總監吳旭超說。

健康的室內空氣也有利於雇主。 2017年,哈佛大學健康與全球環境中心一項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研究發現,高性能綠色建築中居住者的認知功能更高、疾病症狀更少、睡眠質量也更好。另一項2016年的研究得出結論,稱空氣污染的比例提高降低了工人的生產力。

城市比農村享有更乾淨的居家空氣品質

然而,推動室內空氣健康市場快速增長的主要是城市居民,有證據表明,在室內空品質問題上城鄉差距在擴大。

 「中央已經表示要淨化空氣、水和土壤,所以就給地方官員施壓。通常,地方官員這方面的意識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提高,」麻省理工大學中國未來城市實驗室項目主任鄭思齊教授說。

 「但中國有幾百座城市,貧困地區仍舊把經濟成長作為首要任務,所以在環保方面會落後。」

綠色和平的分析發現,2017年第四季度北京、天津等28座城市的PM2.5水平同比下降了33.1%。但從全年來看,全國PM2.5水平僅下降4.5%,是2013年至今來最低的一年。在黑龍江、安徽、江西、廣東等較貧困的農村省份,污染水平反而上升了。

城鄉之間這一差距的可能會產生顯著的長期影響。與此同時,2004年一項研究顯示,社會經濟地位低下的兒童受污染的影響更大。鄭教授的研究結論則是空氣污染導致學校缺勤率高,學生考試成績降低。頂級學校和富裕居民正在安裝室內空氣器,他們的孩子因此獲得額外的學業優勢;高品質的空氣淨化器成本高昂,許多農村居民都無力承擔,而且貧困地區還在使用燃煤的土暖氣。

雖然中國政府已經在著力改善城市戶外空氣質量,但室內空氣質量很大程度上仍是一個自下而上的問題。

 「和許多環境健康威脅一樣,室內空氣品質受到的關注遠遠不夠,因為很難將特定的健康問題歸因於某種特定的環境污染物,」環境諮詢公司倫理與環境(Ethics & Environment )創始人西倫·恩斯特說。

 「把健康問題歸因於單個或多個室內有毒污染物所需的研究經費很高,而且我們也不清楚這項研究誰負責進行。」她說。

 「眾所周知,能夠釋放有毒氣體的材料所帶來的問題是長期的,而且可能影響到世界上大部分地區的室內空氣品質。但這些問題的管理往往需要規範行業內眾多有影響力的參與者,從而控制私人空間中存在的風險。」

相比室外的PM2.5,惡劣的室內空氣品質更不易被察覺,也更加複雜。這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政府監管的盲點。目前在中國,消費者的意願似乎將繼續驅動市場。

 「室內污染領域仍以需求為導向,人們知道有健康風險,然後開始了解更多,所以他們正在推動市場和政府監管,要求更多的綠色產品,」鄭教授總結道。

 「如果綠色產品的需求增加,供應也會隨之增加,相應的監管也會加強。」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清潔室內空氣,城市甩開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