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奇緣】菲律賓阿尼洛漁村,變身潛水微距攝影天堂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海洋奇緣】菲律賓阿尼洛漁村,變身潛水微距攝影天堂

2018年05月20日
文:黃小莫

菲律賓,一個我們認為落後貧窮的國家,其實是離台灣最近的東南亞潛水勝地,位於珊瑚大三角,與台灣有著相似的海洋環境、美麗的珊瑚礁。其中,距離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不用三小時車程的小漁村阿尼洛(Anilao),與台灣東北角一樣都以微距海洋小生物聞名,阿尼洛甚至有「海蛞蝓之都」之稱,數十年前的漁村現已成為世界聞名的潛水微距攝影天堂。他們是如何辦到的?


台灣攝影師吳永森拿下不限相機組的微距冠軍。攝影:吳永森,菲律賓觀光部提供

桃園直飛馬尼拉僅兩小時,跟從台北坐高鐵到左營時間一樣,但菲律賓消費便宜、潛水服務好,在菲潛水很「輕鬆」,阿尼洛潛水度假村大多依海而建,從自家門口就能搭螃蟹船(bangka)出海,而且一年四季皆可潛水、氣候宜人,各潛點船程不遠,相當方便,每個季節還有不同的海洋生物,很多國際潛客一年來好幾次。反觀台灣東北角,距離首都台北不到一小時,但兩者的潛水服務環境卻有如天攘之別,在東北角大多岸潛,下水像做重訓,十分辛苦。(編按:岸潛是指需要揹著重裝走入淺水,再游一段距離後才會靠近潛點。)

其實對海洋小生物很冷感的我,兩年前並不知道阿尼洛是什麼地方,2016年10月第一次前往,在阿尼洛攝影旅店(Anilao Photo Hotel,簡稱APH)跟水中攝影師、當地潛導的Ivan Manzanares上水中攝影基礎課,下水第一天,居然把海蛞蝓的屁股當臉拍,還很自得其樂,但經過幾天課程,可大致了解自然光、手電筒、閃光燈如何操作。

阿尼洛大多是依海而建的度假村、潛店,阿尼洛攝影中心甚至開設水中攝影專門課程,或邀請各國水中攝影師駐店分享。(圖片提供/Anilao Photo Academy)
阿尼洛大多是依海而建的度假村、潛店,阿尼洛攝影中心甚至開設水中攝影專門課程,或邀請各國水中攝影師駐店分享。圖片提供:Anilao Photo Academy

但因為學生我實在太沒耐心、太容易放棄了,想拍好水中照片,首先潛水技巧不能太差,不揚沙、不要壓壞珊瑚、不要虐待海洋生物,還要懂得相機與燈光在水中操作的技巧,反覆不斷的練習,以及有耐心地等候海洋小生物們願意露臉,所以我後來能夠稍微懂得「欣賞」水中攝影照片,就覺得很滿足了,實在不求拍出什麼驚人之作。

當時在短短幾天內就看了紫色和紅色龍王鮋、巴氏豆丁海馬、兩種綿羊海蛞蝓、糖果蟹、綠色毛毛蝦、多種抱卵的小蝦、海鞘裡的蝦和蟹、躲在珊瑚裡的黃色鰕虎魚⋯⋯還有一堆我來不及查名字的蝦蟹和海蛞蝓,每一潛都超過90分鐘,由於我對拍攝真是太沒耐心,好幾次都是老師Ivan不放棄,才拍到可以看的照片。後來陸續聽其他潛友聊天,才明白原來不是每個地方下水都能拍到你不要不要才上岸,有些地方潛導最多60分鐘就會收工,也不一定擅長找生物給你拍。

因此,這也是阿尼洛迷人的地方,許多人來這兒「練功」,APH去年搬家升級成阿尼洛攝影中心(Anilao Photo Academy,簡稱APA),許多攝影鏡頭、閃光燈、手電筒等攝影器材,都能讓住客免費借用,旅店沒有販售攝影器材,所以不用擔心被推銷的問題,許多水中攝影愛好者幾乎是每季都來拜訪,老闆也是水中攝影師的Tim Ho或Jones Wayne也經常無私分享經驗。

阿尼洛沒有熱鬧的大街或繁華的夜生活,天黑了連要叫台三輪車到街上晃晃都沒有,但因為有拍不完的海洋小生物,所以潛水客絡繹不絕。到那兒每天就是潛水、吃飯、睡覺,瘋狂水中攝影愛好者則是加上看照片、修照片、拍照拍照拍照,Tim Ho說:「即使我已經潛水一萬多次,但每次在阿尼洛潛水,都還是能看見令我驚奇的生物。」


新加坡攝影師Lilian Koh將軟絲游動的姿態拍得栩栩如生,拿下第五屆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年度最佳攝影師大獎。攝影:Lilian Koh,菲律賓觀光部提供

每年11月下旬、12月初,阿尼洛有個盛大的水中攝影比賽Anilao Underwater Shootout,每年都吸引全球上百位攝影好手參賽,好奇心十足的我,去年底在菲律賓觀光部的協助下,在第五屆比賽期間前往採訪,遇到了美國水中攝影師Lynn Funkhouser,由於她是協助阿尼洛得以被世人所知的重要推手之一,菲律賓觀光部也十分推崇。

1975年Lynn第一次來到阿尼洛潛水,40多年前那個封閉的時代,女性還很少下水,但當時她已經到處潛水旅遊,Lynn說,當時阿尼洛只是個小漁村,還沒有什麼度假村,只有一家潛水店,她租了氣瓶下水,因為當地友善的人情與美麗的水下環境,從此她年年都回到阿尼洛潛水、拍照。聽說阿尼洛在很久之前,也是有鮪魚、鯊魚、魟魚等大型海洋生物,但現在幾乎很少見了。

後來陸續有外國人來此開度假村,有歐美、日韓、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各國人開的店,各有不同客群,而當地原本捕魚為生的漁夫們,也陸續加入成為潛水導遊的行列,許多周邊的村民也進到度假村裡工作。現在在阿尼洛潛水,遊客每天都要繳交環境保護費給當地政府,每人每天200披索(約125元新臺幣),現在阿尼洛大多以觀光為主,偶爾還是可以看到在地居民在岸邊放網,但也跟鮪魚一樣少見了。


阿尼洛雖然觀光相當發達,但仍有少數居民在捕魚,在偏遠的小村莊仍可見漁夫整理漁網漁具。攝影:黃佳琳

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期間,Acacia度假村的潛導June Ilagan帶我下水,20多年前他也是漁夫,在外地跑了近20年的船,4年多前回阿尼洛,想跟侄子學潛水,他侄子說:「在阿尼洛的潛導要會找小生物才有用,如果只是想帶一般潛水,我不會教你。」於是June從頭學起,只為了「回家」生活。寫著觀光與海洋報導的這幾年,我後來愈來愈覺得,不管從事漁業或觀光,其實小老百姓們最終圖的,只是一個溫飽、安居樂業的生活。

2017年第五屆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吸引全球173位水中攝影好手參賽,僅35個獎項,分為消費型相機(Compact class)與難度較高的不限相機(Open class)兩組別,各組分五類取前三名:微距攝影、魚類肖像、頭足類、海蛞蝓、海洋生物行,並增設用iPhone或GoPro也能參賽的攝影新手獎,以及難度更高的黑水篝火(Blackwater and Bonfire)攝影獎,有3位台灣攝影師共拿了6項大獎:吳永森一人拿下不限相機組的微距冠軍與黑水攝影獎;嚴文志奪得不限相機組魚類肖像冠軍、頭足類亞軍和海洋生物行為季軍;江斾錡則拿下不限相機組頭足類季軍。

雖然這類短時間內限時、限地的水中攝影比賽,難免會讓人擔憂海洋生物壓力過大,但也因此這屆評審們在評選照片時特別仔細,對於是否對生物動手腳抓得特別嚴格,主辦單位賽前也召集各家潛導開會特別叮嚀,並有糾察檢舉制度,希望將對生物的傷害降到最低。但無法否認地,阿尼洛潛水微距攝影天堂的世界知名度,的確因為水中攝影、社群媒體的傳播更上層樓,賽事前一周與當周,當地所有度假村一房難求。

籌辦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的是菲律賓觀光部的「市場開發處——潛水組」(the Office of Product and Market Development – Dive),因為潛水旅客待的天數較長、消費金額較高,因此近幾年菲律賓非常積極推廣潛水旅遊,2013年成立「市場開發處——潛水組」專門負責潛水旅遊行銷,潛水組成員全都必須會潛水,他們到各國參加潛水展、也在菲律賓舉辦潛水展、並邀請國內外水中攝影師赴菲拍攝,以及舉辦水中攝影比賽等,多方面行銷菲律賓的海洋之美。

賽後菲律賓的小公務員問我:「台灣政府也行銷潛水嗎?」我笑笑很難回答,台灣的觀光單位應該還找不出任何一人是「專職」行銷潛水,而且很多推廣海洋活動的公務員或承接政府相關標案的公司,本身也不一定愛玩水或懂海洋,他問:「那你們政府如何能行銷自己不懂得如何玩、怎樣好玩的旅遊產品呢?」看看菲律賓對海洋觀光的積極推廣,對比今年台灣觀光局定調為「海灣旅遊年」,其實有些諷刺。


一條小魚躲在塑膠碎片下,反映了當今海洋塑化的樣貌,台灣攝影師嚴文志以此拿下第五屆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不限相機組海洋生物行為季軍。攝影:嚴文志,菲律賓觀光部提供

菲律賓的經驗不一定適合複製到台灣,外國的月亮也沒有比較圓,因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菲律賓也有許多自身待解決的問題。身為消費者,也許你可以哪裡便宜就哪裡去,但身為旅遊業者、政府決策者、政策推行者,也許應該多了解這個世界上其他的人怎麼做,見賢思齊,如果我們看著台灣的海洋枯竭卻不懂得反省、反思與起身做些什麼,將來如何跟下一代解釋:「我們把海洋搞砸了。」

活動預告:第六屆阿尼洛水中攝影比賽
時間:2018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
官網:http://anilaoshootout.ph/

 

※本文轉載自農傳媒,黃小莫專欄。
第五屆Anilao水下攝影比賽得獎作品

 

作者

黃小莫

因為海洋而改變人生的女子。從事旅遊記者工作多年,跑遍國內外、上山下海,30歲時學了潛水,從此踏上愛海的不歸路。

黃小莫的旅行生活 Lynn Mo's Traveling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