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接3000隻 台北野鳥「救援部隊」工作解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年接3000隻 台北野鳥「救援部隊」工作解密

2018年05月2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林睿妤報導

門鈴響起,幾個紙箱送進台北鳥會野鳥救傷中心。打開一看,有整窩吱吱喳喳的雛鳥;也有蜷曲角落無力動彈的傷鳥。坐鎮救傷中心的教育推廣副組長呂佳璣很快把紙箱看過一輪,抱起其中一隻毫不掙扎的台灣藍鵲,換到另一個和牠體型相符的紙箱,然後打開氧氣機,轉頭說明「這隻看起來有點嚴重了。讓牠吸吸氧,等下再看看情形。」

接著又有電話打來。她詳細問了傷鳥外觀,指導民眾將鳥送來。光是一個早上[1],就有五通來電通報傷鳥,宣告鳥類繁殖季已經開始,人們與野鳥的互動也越顯頻繁。

整窩送來台北野鳥救傷中心的幼鳥。攝影:林睿妤。

鳥類繁殖季是台北野鳥救傷中心最忙碌的時刻,大量雛幼鳥出生、學飛,民眾也有許多機會遇見牠們。但救傷中心強調,應確認牠們真的需要幫助再伸出援手。即使掉落巢外,等待鳥媽媽帶回照顧才是最好的處置。攝影:林睿妤。

2011年開始,台北野鳥救傷中心每年收到超過2000隻傷鳥,接著陸續增加。近幾年趨勢漸緩,維持在3000餘隻,全都仰賴呂佳璣和救傷志工輪班照護 。

通常流程是這樣的:民眾路見「不太對勁」的鳥,打電話向救傷中心求助,為了在第一時間確定傷鳥需要什麼協助,呂佳磯說,會先請民眾觀察鳥的行為、型態,尤其在5到7月的鳥類繁殖季,民眾遇到離巢學飛的幼鳥機率很高,如果精神狀況良好,其實協助放到高處或安全的地方、等親鳥帶回照顧即可,並不需要醫療介入。

至於明顯受傷如骨折、流血,或是不明原因、但鳥明顯狀況「不太對」,對人接近不反抗、沒有活力等,就會請民眾送來救傷中心,交由志工照護,或再移交給配合的獸醫院,由義務幫忙的獸醫師治療,再送回照護。

動保處送來的紀錄卡。攝影:林睿妤。

台北野鳥救傷中心也與動保處合作,協助照護、收容傷鳥,其中不乏保育類鳥種。攝影:林睿妤。

救援傷鳥先顧安全、記錄發現地點

民眾發現傷鳥後的立即處理方式至關重要,呂佳磯說明,民眾若想自行提供協助,第一要務是先保護自己,尤其鷺科鳥喙較尖銳、猛禽類的腳爪鋒利,在移送時須特別注意;最好將鳥置於紙箱,一來避免羽毛折損,也是為了遮蔽視覺、減少緊張——特別是許多野鳥因為很少與人接觸,容易緊迫,甚至造成休克。另也提醒不應貿然餵食,除了因為民眾可能不了解鳥類食性,也因為傷鳥容易掙扎、嗆到,沒有照護經驗者很難隨機應變。

呂佳璣也提醒,民眾若可詳細記錄傷鳥發現位置,例如記下路段或地標,就能讓救傷中心獲得足夠資訊,順利野放回原有棲息地——尤其是針對幼雛鳥,以過去經驗,若在發現隔天一早就送回當地,通常能成功讓鳥媽媽接回。

野生動物傷病原因難明 照護須累積經驗

不同於寵物治病,面對全然陌生的野生動物個體,在救傷這一端幾乎是結果論——看到傷勢、想辦法照護。但牠們究竟為何受傷、能否避免再次受傷,往往未知。

呂佳璣說明,要能判斷傷鳥受傷原因「確實有點難」,也需要經驗。傷鳥送來時,通常先檢查外觀,看牠能否站立、抓握、正常展翅,並徒手檢查是否有外傷,至於背後原因,比如骨折必定是源自外力撞擊,但牠撞到什麼?是因為一陣風或人為因素?如果沒有在現場,就是無法得知;而以過去經驗,民眾目擊現場的可能性很小。

傷病黑冠麻鷺,正在檢查翅膀。攝影:林睿妤。
呂佳璣正在檢查送來救傷中心的傷鳥翅膀是否正常。圖為黑冠麻鷺。攝影:林睿妤。

少數可供辨認的特徵是,若遭其他動物攻擊,就會有咬痕、還可能有大量羽毛脫落;但更多時候,傷鳥不舒服但看不出明顯外傷,須進一步檢測。

不過,由於獸醫院多是義務幫忙,平常早有自身業務,一旦同時有很多傷鳥,力有未逮,不一定能每隻幫忙做到詳細診斷、記錄。

呂佳璣補充,在台灣,獸醫師很難在學校習得野鳥的照護技術,也不一定能辨識鳥種,通常都是碰到病例,才自己摸索,很多是出自於獸醫師的熱誠,自行進修。同樣地,救傷中心固定每年培訓志工,除了因志工去留不定,也是因為只有讓志工多接觸、累積多次照護經驗並參與課程,才能更正確地應對傷鳥。

天然受傷最多 非故意人為因素次之

2012年開始,台北鳥會工作人員逐漸有系統地整理、分析救傷紀錄,讓大眾認識救傷中心每年接收到的傷鳥狀況,也希望從中找減少受傷的可能。

以2017年紀錄來看[2],全年總計接獲3555隻傷鳥,僅約1/3可區別傷病原因,其中以「天然」受傷最多,約占八成,「非故意人為」因素約占兩成,「故意人為」因素僅零星個案。

分析數據的研究保育組長蔣功國說,救傷中心做三個大分類是「很直覺的」,區分出在自然環境下鳥類受傷情形,以及與人有關的事件。

歸類為天然傷害最多的狀況是,由民眾撿到離巢練飛中的幼鳥或是落巢的雛鳥——由於數量眾多,這也花費志工最多心力,必須多餐餵食、照護後再帶回野外。其他狀況還有遭動物攻擊、經大風大雨受傷以及生病等。

至於人為因子,呂佳璣觀察,救傷中心接獲的傷鳥大多來自台北市、新北市,刻意傷鳥或有防鳥需求、導致受傷的案例僅少數。

救傷紀錄卡。攝影:林睿妤。
當傷鳥送來,除了請民眾填寫拾獲資訊,救傷中心也會記錄傷鳥照護情形,接著才能從所填資料,了解全年度的傷病鳥狀況。攝影:林睿妤。

非特意、而是人們行為間接造成鳥類受傷,以鳥類撞擊到玻璃、建築物等最多,誤觸黏鼠板次之。少數還有遭遇車禍、或是在颱風季前,為了行人安全或預防樹枝斷裂、危及居民停放的車輛,不少地方會修整、甚至「齊頭式」砍掉路樹——偏偏遇上鳥類繁殖季節——因而會收到數十件因砍樹落難的傷鳥。

這些非故意人為導致的受傷情形,其實都有改善可能。例如可以減少大面積反射的建材、在玻璃門窗貼上防撞貼紙,避免鳥類撞擊;另,救傷中心也多次在社群平台耳提面命,不要在戶外空間使用黏鼠板,或是在清晨收起、夜間再使用,以免野鳥誤黏、受傷。

「我們能影響的就是人跟動物的關係。」呂佳璣認為,即使大環境如開發案等,一般民眾不一定能改變,但在生活中,仍有機會幫助牠們,比如住家多種植栽,讓鳥類有食物來源或停棲;看到傷鳥,願意伸出援手、依正確知識協助,尤其近年,不少縣市陸續也有救助管道。

呂佳璣。攝影:林睿妤。
呂佳璣在救傷中心四年,在傷鳥多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是待命狀態。畢竟在野鳥無力自主生活時,就需要有人張羅吃喝。攝影:林睿妤。

「其實我自己很想做的是讓人很實際的接觸。」不管是多點觀察,或實際照護,都可能從動物身上獲得回饋,感覺與牠們有所連結。

「前幾天接到一通電話,有一個男生說撿到幼鳥,但不敢碰,鳥媽媽在樹上,問我們能不能來幫忙,我說真的沒辦法出外勤。後來他說會願意嘗試看看。大概兩個小時他再打過來,說他很感動。他拿了葉子間接把鳥舉高,然後就看到跟著鳥媽媽飛走了。他還說他就掉下了眼淚。」

在都市生活裡,還是可能有這樣的時刻。「然後我也謝謝他,和我分享。」

居民自行幫雛鳥加裝板子,預防小鳥掉落。攝影:林睿妤。

在城市,仍有許多機會幫助野生動物。圖為居民自行在屋簷下加裝板子,預防雛鳥掉落。攝影:林睿妤。

[1] 採訪日為4月中旬。
[2] 台北野鳥救傷中心分析2017年救傷狀況,值得注意的結果還包括:五到七月收到最多傷病鳥,約佔全年度一半數量,主要是在繁殖季節大量出現的幼鳥。從救傷鳥種來看,接獲數量前五名是珠頸斑鳩、麻雀、白頭翁、家燕、紅鳩,佔超過一半;以鳩鴿科比例最高,大多是都市中的優勢種。另,2017年接獲161隻保育類鳥種,以五色鳥、領角鴞較多。

※ 台灣各縣市野鳥救傷諮詢、收容單位可點此參閱,另有臉書社團台灣野生鳥類緊急救助平台可參考救援處置經驗。

參考資料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林睿妤

念過森林,見過幾次微光透入林子的魔幻場景。現在覺得世事不能勉強,但願還有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