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倫:從消失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原鄉看大潭藻礁保留的必要性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陳昭倫:從消失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原鄉看大潭藻礁保留的必要性

2018年06月29日
文: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柴山多杯孔珊瑚,曾經被認為僅存於高雄柴山化石珊瑚礁海岸,台灣唯二的瀕危一級保育類石珊瑚,於2012年被發表為世界新種,在2016年5月1日正式農委會林務局依照野生動物保育法列冊管理。但是不知因緣巧合還是藻礁的呼喚,柴山多杯孔珊瑚在同年6月8日世界海洋日也被發現生存於桃園大潭藻礁的G1與G2區,而且已發現的多杯孔珊瑚群體數量已超過原模式地點2012年的族群數量,同時珊瑚群體較大,最大可達直徑28公分。

過去一年來,柴山多杯孔珊瑚無辜的成為了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港)、2025國家能源配比與大潭史無前例藻礁保育拉鋸戰的主角,卻也成為2017年最紅的保育明星。這些始料未及的發展,不免讓我們想要回去柴山看看發現多杯孔珊瑚的原鄉的現況如何,以及現在生活在哪邊的珊瑚狀況是否安好。

柴山多杯孔珊瑚最早是在中山大學西仔灣大門入口處崩落的珊瑚礁岩,以及海洋科學院往左營軍港方向的柴山化石珊瑚礁岩區潮池中被發現。然而,校門口的珊瑚礁岩由於擴建停車場的外推造成的破壞(http://e-info.org.tw/node/53069),在2010之後只剩下柴山潮池的族群。柴山位在高雄市西側,是一座由大約在200萬年前更新世隆起珊瑚礁遺留的化石堆積而成的小山。柴山為一南北向約6公里延伸的山脈,而柴山的海岸線佔高雄市海岸線15.6%。不管是在壽山公園或是在中山大學到柴山聚落這一段的岩壁上或是馬路旁都常可見到珊瑚、海膽與海貝等化石。但是由於時空環境的變遷以及過去百年來高雄海岸的開發,柴山海域並沒有機會發育成如墾丁或是小琉球一樣現生的珊瑚礁。因此,能在柴山的淺水域找到多杯孔珊瑚其實是彌足珍貴。

2005筆者造訪柴山山腳下的潮池,發現潮池中的生態相當豐富,礁石上常見佈滿多種的無脊椎動物,包括海葵、石鱉、笠貝、菟葵等,同時包括殼狀珊瑚藻等豐富的藻類也點綴其中。而在藻類夾雜的礁石上就可以發現柴山多杯孔珊瑚的蹤跡。也由於海浪掏洗的原因,雖然有砂漂的效應,但都不致於掩蓋住珊瑚。因此除了多杯孔珊瑚之外,還有其他可以耐沈積物或是擾動的珊瑚,例如微孔珊瑚、菊石珊瑚、沙珊瑚以及宮田偽絲珊瑚。而由柴山山腳所流出來的湧泉帶來的淡水也提供殼狀珊瑚藻鹽度較低的發育環境,而發育相當旺盛。這些條件與桃園大潭藻礁的環境相當類似,都是適合柴山多杯孔珊瑚生長的環境。

2005柴山腳下的潮池
2005柴山腳下的潮池。陳昭倫提供。

露出水面的海葵和海藻
露出水面的海葵和海藻。陳昭倫提供。

被各種藻類覆蓋的礁石
被各種藻類覆蓋的礁石。陳昭倫提供。

微孔珊瑚
微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宮田偽絲珊瑚
宮田偽絲珊瑚。陳昭倫提供。

柴山多杯孔珊瑚
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2018年5月再次回到高雄柴山山腳下探查柴山多杯孔珊瑚模式地點生態現況調查,卻是得到相當令人錯愕的海岸變遷悲劇。我們發現柴山山腳的積沙相當嚴重,原本低潮仍會被海水淹過的礁石都已被小沙洲給隔離。

淤沙的柴山潮池
淤沙的柴山潮池。陳昭倫提供。

而原本2005年的棲地原以殼狀珊瑚藻、大型藻、海葵覆蓋的底棲群聚都轉變成以沙為主的底質,而柴山多杯孔珊瑚可能分佈的岩礁已被不知名的海鞘和築管型的磷沙蠶科多毛類(Chaetopteridae)佔據。筆者不斷在漂砂的潮池底部搜尋超過一個小時,好不容易發現三株柴山多杯孔珊瑚群體,但是因為被沙埋的狀態相當嚴重,使得多杯孔珊瑚的珊瑚蟲呈現緊迫的狀態,甚至被磷沙蠶多毛類覆蓋後已是死亡的狀態。

被沙子、海鞘和磷沙蠶科多毛類佔據的礁石
被沙子、海鞘和磷沙蠶科多毛類佔據的礁石。陳昭倫提供。

不知名的海鞘
不知名的海鞘。陳昭倫提供。

沙蠶科多毛類和死亡的柴山多杯孔珊瑚
沙蠶科多毛類和死亡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漂砂掩蓋的柴山多杯孔珊瑚
漂砂掩蓋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提供。

現場觀察中山大學海科院海岸淤沙的狀況相當明顯,而歷史影像的資料或許可以回答這樣的變遷開始於何時和為何這樣的變遷會發生。當一比對2018年與2002年Google Earth高雄柴山海岸地形與海岸線就一目瞭然。2002年的西子灣到柴山海岸除了中山大學填海造地所蓋出來的海洋科學院之外,海岸或是海中並沒有大型的結構體,但是2008年為了養灘保護流失的海岸線,彎月型的離岸堤在開始興建,2009年兩組彎月型離岸堤建成,淤沙快速累積。將山腳下的礁岩混生區的海岸放大比較就可以,很清楚看出過去十年來淤沙造成的變遷是柴山潮池棲地生態改變的主要因素。

中山大學海科院外淤積的漂砂填滿海岸
中山大學海科院外淤積的漂砂填滿海岸。陳昭倫提供。

Google Earth 影像顯示西子灣至柴山海岸 a. 2002年;b. 2008;c. 2018,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模式地點以黃色指標標示。
Google Earth 影像顯示西子灣至柴山海岸 a. 2002年;b. 2008;c. 2018,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模式地點以黃色指標標示。陳昭倫提供。

Google Earth 柴山山腳海岸地形比較顯示淤沙情形。紅線標示為相對海岸與珊瑚岩參考點 a. 2018年柴山海岸;b. 2002年柴山海岸。
Google Earth 柴山山腳海岸地形比較顯示淤沙情形。紅線標示為相對海岸與珊瑚岩參考點 a. 2018年柴山海岸;b. 2002年柴山海岸。陳昭倫提供。

與柴山相比,現在正在環評爭議火爐上燃燒的大潭藻礁,在過去一年的調查已明顯的是目前柴山多杯孔珊瑚最為健康的族群。而在大潭北邊的白玉因為受到觀音工業區污染的衝擊,礁體的結構雖然仍在,但是並沒有發現柴山多杯孔珊瑚的蹤跡。而位在大潭南邊,由觀新野生動物保護區所保護的保生、永興與永安藻礁,截至目前為止亦沒有發現如大潭G1和G2區健康的族群 [註]

因此,毫無疑問的,保留健康完整的大潭藻礁是保護柴山多杯孔珊瑚唯一的方案。

大潭藻礁G1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保育令人堪憂
大潭藻礁G1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保育令人堪憂。陳昭倫提供。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投入藻礁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保育研究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投入藻礁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保育研究。陳昭倫提供。

註:台灣中油曾聘請中山大學宋克義教授在保生發現的三株柴山多杯孔珊瑚,有待進ㄧ步確認。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