蠅虎抱卵

   
文字大小
作者:楊家旺

蠅虎抱卵。圖片提供:楊家旺

小時候,家裏的牆上會出現蠅虎,長輩們以台語稱呼牠為「蒼蠅虎」。後來,開始接觸蜘蛛圖鑑後,知道牠們這一類的中文名稱為「蠅虎」,歸在「蠅虎科」。再後來買到一本香港人詹肇泰寫的《香港跳蛛圖鑑》後,始知台灣稱蠅虎的,中國大陸稱「跳蛛」;香港更妙,稱牠們為「金絲貓」。英文則稱為Jumping Spider。

《香港跳蛛圖鑑》不單是一本圖鑑,完成這本圖鑑的過程,作者詹肇泰別有一份尊重生命與生態保育的用心。他在書中說:「由於在野外拍攝跳蛛較難全面地把其特徵記錄,因此書中的跳蛛照片大多在室內環境拍攝,待拍攝完畢後放回野外。」又說:「我以跳蛛愛好者的身份來研究此小東西,純粹是業餘性質,所以沒有製作一系列跳蛛標本作私人收藏,也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方便鑑別,原因只是尊重每一個生命。」詹肇泰作為一位跳蛛觀察家,其精神與觀念令人敬佩。

詹肇泰寫的這本《香港跳蛛圖鑑》有個副標題,叫【跳蛛.蠅虎.金絲貓】。作者在前言裏說:「三個不同的名詞所說的是同樣的小東西……表現了兩岸三地文化及學術上的差異,從小東西引伸出這種差異,大大不利中華學術研究的長遠發展。」我想,就學術上而言或許是,但是對文化的多樣性與地域性來說,或許增添了其豐富的內容與可探索的空間。

中國大陸的跳蛛和英文裏的Jumping Spider,字義相同,是中翻英,也是英翻中。台灣的蠅虎則承續了中國古代的用法,帶有歷史味,詹肇泰說:距今約一千七百年前,由晉人崔豹撰寫的《古今注》,其中《魚蟲》一卷已提及蠅虎一詞,「蠅虎,蠅狐也。形似蜘蛛,而色灰白。善捕蠅,一名蠅蝗,一名蠅豹。」香港人所採用的金絲貓一詞,則給我很時髦的現代感。

物種中文名稱的分歧,並非兩岸三地的歷史因素才造成這獨特的現象。光是台灣,就存在物種中文名稱歧異的問題,例如數十本台灣蝴蝶圖鑑,似乎存在兩套蝴蝶中文名系統。當然,這也有歷史因素摻雜,因日本治台期間曾努力調查台灣的蝴蝶,留下了深深的影響。師大教授徐堉峰似乎正努力要將台灣蝴蝶的中文名稱修正確定,並廣泛推行,這應該有助於台灣蝴蝶的學術發展。

物種名稱的分歧,也不只是發生在中文名的別稱、俗名上。即使是拉丁文學名也常有同種異名的現象。當然,這些名稱的分歧與該不該統一,對昆蟲觀察者而言並不會,也不該造成太大的困擾。畢竟昆蟲觀察者較關注的是昆蟲的生態行為。甚至,昆蟲觀察者還會常常給予某一些造型奇特、色彩妍麗的昆蟲一個屬於昆蟲觀察者自身的私密命名。

就拿照片中這隻無名蠅虎來說,牠抱著珍珠般蝶卵(我猜是蝶卵)的可愛模樣,配上那副墨鏡盯著我的鏡頭,給予我這位昆蟲觀察者的,是一種最令人滿足的驚喜。牠是哪一種蠅虎的重要性因而變得不那麼重要,這張照片更未顯現牠足堪辨識的特徵。我確實拍到了牠的背面,通常作為辨識特徵的背面,但是,對昆蟲觀察者而言,與牠的兩顆墨鏡眼對瞧的視角,似乎更加迷人。任何一隻蠅虎都是如此,更何況是一隻抱著蝶卵的蠅虎。

這顆蝶卵,究竟是牠的食物?還是牠預備送給情人的禮物呢?我想,唯一可以確定的,蠅虎抱卵本身肯定是大自然送給昆蟲觀察者最大的禮物。 

※ 關於台灣蜘蛛更多的探索,請參閱作者的網站

回應

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

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方便鑑別是尊重生命的一種態度,但也不能因此抹滅科學研究製作標本鑑定的必要性,更不能二分法說,製作標本者就不尊重生命....

回覆: "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

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方便鑑別是尊重生命的一種態度,但也不能因此抹滅科學研究製作標本鑑定的必要性,更不能二分法說,製作標本者就不尊重生命....

----------------
就我的理解,
作者應只是贊同《香港跳蛛圖鑑》作者研究手法,
如果是以文中「我以跳蛛愛好者的身份來研究此小東西,純粹是業餘性質,所以沒有製作一系列跳蛛標本作私人收藏,也沒有弄死一隻跳蛛來方便鑑別,原因只是尊重每一個生命。」
也不足以證明詹先生此舉有"抹滅科學研究製作標本鑑定的必要性",
似乎也不能證明詹先生有用"二分法"來指出"製作標本者就不尊重生命",
(因為詹先生並沒有寫出來,您只能用"猜測"or"推論"他"可能"是這樣認為...但並不能直接論斷)
反倒是您的回文中直接採二分法將原文作者分類為"製作標本者就不尊重生命"那一類別.
如此會有些不夠客觀喔~

發表新評論

此內容將保密,不會被其他人看見。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

編輯室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