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防治管理

   
文字大小
從美國經驗借鏡
作者:王茹涵(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多年前的福壽螺災害,近幾年松材線蟲為害台灣二葉松林,以及另人聞蟻色變的紅火蟻,皆帶給台灣農業及生態系極大的衝擊。因台灣屬於典型的島嶼生態系,外來種對台灣生物多樣性造成極大的衝擊,但是一般國人與政府機關對外來種防治的重視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本文將簡略介紹美國在外來種防治上的重視與措施,藉此比較兩國對待此議題不同的態度。

 全面性戰爭

據估計,美國有5千多種植物和動物是從世界其他地方引入的,在夏威夷和佛羅里達,植物外來種的數量分別占45%和40%。專家估計入侵植物已經在美國1億多英畝土地上蔓延滋生,而且每年以8~20%的速度遞增。每年由於入侵植物損失的土地為300萬英畝。南美產的美洲巨水鼠被引進私人動物園後,逸出野外,現已對溼地生態系的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新引進的西尼羅病毒威脅到美東12州及華府特區的人畜。霍亂和會造成美國海岸有害藻華的微生物也隨著大型船舶壓艙水進入美國境內。來自南美的火蟻會螫傷(甚至螫死)美國南部的人畜和寵物。貽貝透過壓艙水進入五大湖,堵塞了工業用水的管路,並且透過航運四處蔓延。而外來種除了對生態造成傷害,也為美國帶來鉅額損失,七鰓鰻的入侵造成大湖地區漁業和鮭魚資源的崩潰,美國和加拿大每年用於控制七鰓鰻的費用達1300萬美元。列名在「美國聯邦瀕危物種法案(U.S Federal Endangered Species Act.)」的受威脅物種或瀕危物種中,有46%受到入侵種的影響。

 全美入侵種管理計畫

幾十年來,美國有很多控制外來生物入侵的法案,如植物檢疫法、動物損害控制法、聯邦植物害蟲法、國家環境政策法、瀕危物種保護法和聯邦雜草防治法等等。但是近期以來,美國政府意識到,外來種的管理政策並不能僅依賴環保署或其他自然資源相關部會,這是一項全面性的戰爭,對無恐不入的外來種,必須統合各方面才能有效控管。為此,美國已將外來入侵種視為危害其國家安全的大事。因此,1999年美國柯林頓總統便簽署行政命令,成立「全國入侵種委員會」,包括農業部、商業部和內政部國務院、財政部、交通運輸部、國防部、衛生及公眾服務部。該委員會於2001年發佈了全國入侵種管理計畫(National Invasive Species Management Plan),該計畫建議了九項重要的優先工作,以改善聯邦政府各部門對入侵種的協調、預防、防治和管理。這九項領域包括:

一、領導和協調(Leadership and coordination)

以行政命令指示由全國入侵種委員會指揮、監督全美各地的入侵種,委員會要負責確保聯邦各部門的防治管理作業彼此協調而有效率,聯邦與各州形成夥伴關係,並有公眾的參與。委員會必要時可以動用各相關政府機構組織,以利協調和指揮。這些政府機構包括州政府,各州入侵種委員會、水生騷擾物種工作小組(ANSTF)、全國科技委員會下的環境與自然資源委員會。

二、預防(prevention)

預防是防禦的第一線,最具成本效益。行政命令規定一定要針對入侵種立足、擴散和危害的程度進行風險分析。

三、早期發現及快速反應﹝Precaution﹞

我們不可能預防所有的引進,但卻可以早期發現入侵種,加以撲滅或封鎖。這個做法的花費遠比日後長期防治便宜。早期發現需要結合研發、技術支援以及有效的作業行動。

四、防治與管理

防治和管理入侵種包括撲滅、壓制族群、限制擴散和減少影響。有害生物防治(含入侵種)中的綜合防治法﹝IPM 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是一個彈性考量既有資訊、技術、方法和降低環境衝擊的做法。

五、復育

聯邦部門在有入侵種的生態系中要求要「為原生物種及其棲地條件進行復育。」

六、國際合作﹝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預防入侵種有賴於他國能否有效管理入侵種及阻止其外流管道的能力。入侵種在一個國家立足,所有與該國貿易的國家都會受到牽連。入侵種不離開其原產國,就不會對美國造成威脅。另一方面,美國透過許多的開發援助方案、軍事演習、解決飢荒和國際金援,這些活動也有可能導致美國的物種進入他國成為入侵種。

七、研究

八、資訊管理

委員會負責建立協調的、最新的資訊分享系統。入侵種的資訊雖然很多,但是不相容的資料庫格式和其他因素都妨礙了資訊的分享。委員會乃以其網站(www.invasivespecies.gov)作為獲得相關資訊的門戶。長遠的目標是要提供易於取得、正確、有參考資料、新的、完整的、容易理解的入侵種資訊。

九、教育和大眾意識

入侵種的預防和防治需要修正個人的行為、價值和信仰,並改變處理入侵種行動的決策方式。需要各種教育方案、擴大服務方案和訓練方案,以達全民共同防治工作良效。

如今,提防外來種入侵的觀念已打入各個層面。舉例來說,美國運輸部深知,外來種常常是藉由發達便利的交通網路而分布各處,也因此該部門自認為在打擊外來種的工作上,他們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們通過法令與指導原則,一直進行著各式各樣的管理方法,譬如,他們印行了一本冊子,裡面提供了各州運輸部門開路時,因地制宜於路邊栽種原生植物的實行方法。

當然,美國對於外來種防治的努力,絕不僅限於政府機關。一般的保育NGO﹝非政府組織 Non- government organization﹞ 現在多成立專門的外來種計畫,將其視為近年來須嚴肅重視的課題來處理。

相對於美國對外來種威脅的覺悟,並全面性的做好防備,台灣對外來種的防治工作,仍然停留在動植物檢疫、動物傳染病防疫、植物重大病蟲害防治工作等,一般政府單位或民眾,似乎不把此一威脅當一回事,覺得那只是特定保育人士的工作。美國對此議題的重視程度與深遠的視野,值得我們學習仿效。

回應

發表新評論

此內容將保密,不會被其他人看見。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