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人,請搶救慈濟

   
文字大小
作者:廖本全(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

我真的希望慈濟人可以看見本文。

都市計畫中劃設保護區的目的是為保護都市生命與生活的安全,簡單的說,這些地區因為可以保護你、我,所以必須透過都市規劃程序劃設為保護區好好的保護它,如同都市計畫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第四條中清楚定義:「保護區:為國土保安、水土保持、維護天然資源及保護生態功能而劃定之分區。」保護區可以做什麼、應該做什麼,是再清楚不過的事。

既然都市保護區的價值是「保護」,那麼誰會買保護區呢?有誰可以買保護區進行變更與開發呢?答案很簡單,叫做有權力的開發業者。慈濟的朋友們,您們真的相信台灣社會能夠接受以善心之名募集善眾善款,買保護區土地,然後變更並且大興土木嗎?您們真的都認為可以這樣做嗎?

論初發心,買保護區,而且是買來進行變更開發,根本是一件不對的事。一件善事,選了不對的地方,是有善心的做錯事。更恐怖的是,那種堅持變更、硬要開發的高傲與蠻橫,以及以生態滯洪池做技術包裝的工程至上,完全漠視保護區的功能,這正是人定勝天最徹底的展現。依此歪理,台北市的保護區還有什麼不能做的?台灣國土還有什麼不能開發的?

慈濟的朋友們,我必須敬告您們:天啊,慈濟正在做這樣的事。

關心慈濟內湖基地案(「變更臺北市內湖區成功路五段大湖公園北側部分保護區為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案」)幾年來最無法理解的是,慈濟為何堅持要做內湖保護區開發呢?志業為何強要與保護區混為一談呢?證嚴法師真的知道這件事、真的同意嗎?慈濟信眾及社會大眾知道這個案子的指標性意義(開發商都在觀看本案)嗎?

慈濟救災動員確是台灣社會善的展現,但之所以需要救災,根源在於造災。如果這個社會不持續製造災難的惡因,那麼慈濟應可轉移善念與善款並成就社會更大的善。然而保護區的變更是一場開門的野蠻遊戲,是城市新一波造災的開端,這樣的行為絕非對善款負責,也不是對信眾交代,更不是證嚴法師精神的實踐。變更保護區,不僅是社會對慈濟的信任危機,更是證嚴法師面臨的道德危機。

但是,慈濟執事者一意孤行。我不禁要問,難道真的跟保護區有仇嗎?難道不知道通過後對保護區製造的危機以及對慈濟的殺傷力嗎?

慈濟人,請搶救慈濟,讓保護區就是保護區。

加入專頁,隨時關心地球脈動

看熱門討論/留下您的意見

編輯室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