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木三分的裂腹蛛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入木三分的裂腹蛛

建立於 2011/03/27
作者:楊家旺

【入木三分的裂腹蛛】2007.06.28 攝於台東

2007年06月28日,我第一次見到裂腹蛛(Herennia ornatissima)。要不是祂正好捕食到獵物翻了身、腹面朝外,我想,我是看不見祂的。祂的背面是樹皮的顏色,甚至點綴如地衣般的圖紋,偽裝極佳,一般的眼力不易察覺;祂的腹面則不然,大片紅色鋪滿腹部,中間點綴一顆大黑痣。

我盯著照片,想看出祂捕捉到的獵物是什麼昆蟲,無奈,眼力與辨識力不足。不過,意外發現祂八足裏最短的第三對足至少有一個功能:抓握獵物就食。其餘的六足若要端食就口,顯然沒比最短的第三對足來得方便。除外,我在多年後才明白,裂腹蛛右上方的暗紅小蛛,原來也是裂腹蛛,雄的。台灣3本分別由陳世煌、李文貴、陳仁杰所著的蜘蛛圖鑑裏,皆可找到裂腹蛛的介紹,這3本圖鑑的出版時間是2001~2002年,自然來不及更新2006年才成立的Nephilidae科。但2006年底出版的《日本的蜘蛛》圖鑑裏,作者新海榮一倒是趕上更新了。這一新科Nephilidae將台灣原本的人面蛛屬(Nephila)和裂腹蛛屬(Herennia)收錄其中。《TaiBNET台灣物種名錄》網站對此也作了更新,因為新,Nephilidae科成了《TaiBNET台灣物種名錄》網站蜘蛛目裏唯一沒有中文的科名。

在檢視裂腹蛛的書籍圖鑑和網路照片時,多數人拍到的裂腹蛛雄蛛都像是拍雌蛛時順道拍下的畫面。也就是說雄蛛被記錄到的畫面,多數都是和雌蛛在一起。雄蛛鮮少被單獨記錄到的原因,阿杰老師告訴我,這是因為雄蛛在最後一次蛻皮前,外觀其實是雌蛛的樣子。這個說法在後來,由蒼鷺提供的一張照片得到了證實。蒼鷺所拍到的照片正是雌蛛的樣貌縮小版,但觸肢明顯膨大,顯見是一隻雄蛛而非雌蛛。更後來,阿東老師找到了一則有趣的假說,Dr. Kuntner的假說,提到雄蛛交配後會將觸肢的末端自斷,留在雌蛛的外雌器裏頭,目的是不讓其他雄蛛再和雌蛛交配,以確保下一代是自己的基因。我知道這種手法也是許多昆蟲所擅長的,於是趕緊從架上取下那本《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翻閱查找。

《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裏,作者奧莉薇雅.賈德森(Olivia Judson)借女王蜂的自述寫道:「我是女王蜂,我好擔心哦。我的愛人都把那話兒留在我體內,然後就死了。這樣算正常嗎?」接著,她借塔提安娜博士這一虛構人物解釋給女王蜂聽,其中一段寫道:「任何雄性,只要能防止雌性與他的競爭對手交配,就比那些不積極控制雌性的雄性,更有機會讓她的卵受精,也就是說,更能散布自己的基因。因此,要是我告訴妳貞操帶是很常見的演化發明,妳不該驚訝,蝙蝠、鼠輩、線蟲、蛇、蜘蛛、蝴蝶、果蠅、天竺鼠、松鼠、黑猩猩等物種中,都很常見,這張單子我還可以繼續開列下去。不過,我得承認,這些傢伙多採用較傳統的塞子、塞劑、黏膠,而非自殘性器。」當然,演化是一條無止盡的路,因此,雄性演化出貞操帶的方法以確保下一代擁有自己的基因時,作者告訴我們,一些雌性也演化出拔掉貞操帶的方法;不只雌性想這麼做,雄性也希望如此,因此一些雄性也演化出拔掉塞子的方法。知道這一假說後,我試著上網搜尋裂腹蛛雄蛛的照片來觀察觸肢末端是否有截斷的情形,正好有幾張照片的角度拍到了雄蛛的觸肢,不是每一隻雄蛛,但確實有些雄蛛的觸肢斷了,其中一張照片的觸肢斷了一邊,另一邊則依然完好,顯見這個假說是極具說服力的。而我,下回遇見裂腹蛛的雄蛛時,一定會試著將相機對焦於祂的觸肢,探看能否拍到自斷觸肢的雄蛛。

【入木三分的裂腹蛛】2

裂腹蛛這一中文俗名,強調了祂外觀型態的一大特點,這一特點在3本台灣的蜘蛛圖鑑裏都不約而同以類似的敘述強調了,即「腹部兩側的後端呈鋸齒狀」。英文俗名也可透露祂的其他外觀特點,如較多人使用的Ornamental Tree-Trunk Spider不但說明祂習慣生活在樹幹的特性,也暗示祂的背面,如樹幹地衣般的背紋,是那麼具有隱身的效果。

【入木三分的裂腹蛛】3

也有將祂的英文俗名稱為Ornamental step-ladder spider的,這或許是強調祂的另一生活習性,即李文貴《蜘蛛》圖鑑提到的:「會結梯子一樣的網」,以及陳世煌《台灣常見蜘蛛圖鑑》的敘述:「網形特殊,蛛網平鋪在離樹幹表面約0.5~1cm處,網目呈方格形」。讀者或許可參考下圖,作為揣摩裂腹蛛網形的想像基礎。

【入木三分的裂腹蛛】4

裂腹蛛作為一種獵食性的生物,其捕食策略與其他蜘蛛明顯不同。尤其是祂入木三分的偽裝能力,兼具了不被祂的獵食者和獵物發現的特點。祂像是由一片樹皮幻化而成的蜘蛛,也像是修練數百萬年即將幻化成一片樹皮的蜘蛛,無論哪一種,都令人讚嘆其外觀形色的精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