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可以原諒,不能被遺忘:憶1979年多氯聯苯油症事件(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拒絕遺忘─台灣油症受害33年】可以原諒,不能被遺忘:憶1979年多氯聯苯油症事件(上)

2012年05月28日
作者:陳昭如

編按:2012年5月7日美牛瘦肉精零檢出版本法案於立院初審驚險闖關、進入黨團協商候院會三讀通過。而值此亟需國人關注後續動態之時,近兩千多名油症受害存活者的健康正深受33年前的食品公害所苦,特刊出油症系列報導,提醒國人食品安全不容妥協,也呼籲政府落實油症受害者追蹤照護。

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邀請讀者們一同關注:surviving1979.blogspot.com

惠明學校老照片

那是個有著暖暖春陽的周日早晨。明亮的光線從窗戶斜射而入,潑灑在惠明學校教堂的講壇上。一陣微風襲來,吹得教堂的窗帘微微飄動,也吹得窗外大王椰子的樹葉沙沙作響。

一排排手牽著手、相互扶持的視障學生在悠揚的聖歌聲中,魚貫地走進了教堂。年紀小小的他們或許不是很瞭解基督教義與聖歌在頌讚些什麼,甚至連站在講壇上牧師的臉孔也看不到,然而從那一張張喜悅而滿足的臉蛋來看,顯然他們很喜歡詩歌迴盪在教堂裡那股平和、安詳的氣氛。

陳淑靜坐在教堂一隅,看著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的面容,心裡充滿了愛憐與疼惜。她默默地祈禱,希望他們永遠不會遭遇任何不幸,就像當年在學校吃到多氯聯苯米糠油的孩子一樣......

每次想起那些中毒的學生,陳淑靜就覺得像是有無數的螞蟻啃囓著自己的心。三十年來,她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們,更清楚地記得每個人的姓名與面容;因為她來說,遺忘孩子飽受摧殘的身心,無異是對於他們最嚴重的背叛!她垂下頭來,虔誠地說道:

「上帝啊,求祢讓我得到癌症吧,這樣就能夠證明多氯聯苯確實會致癌,我就不必再東奔西跑,對那些中毒的孩子也算是有交代了。」

陳淑靜是台灣第一所專門免費收容視障及多障學生的私立惠明學校的創辦人,也是1979年該校食用多氯聯苯米糠油中毒的百餘位師生之一。七十多歲的她自從中毒以後,原本健朗的身體變得異常孱弱,全身免疫系統失調,近幾年又罹患嚴重的眼疾,工作與生活大受影響。為了替自己一手帶大的受害學生爭取權益,她總是硬撐著病體四處陳情請願,組織受害者聯誼會,持續與公部門溝通。只是所有的努力,從來都沒有得到任何具體的回應。

「有時候我也會覺得無力啊,而且現在身體又不好......可是醫生跟我說,叫我千萬不能死,因為我死了,就沒有人替那些可憐的學生發聲了。」陳淑靜說著說著,眼睛不覺閃著淚光。

除了陳淑靜之外,歷經多氯聯苯事件的惠明人只要一提起這件事,都跟她一樣感傷而無奈。如今他們的面容多半已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從外表上看不出什麼異狀,然而這些年來他們早已進出醫院無數次,飽受各種病痛的糾纏與折磨----因為多氯聯苯中毒造成的「油症」完全無藥可醫,他們將註定終生與「毒」共存,承受因毒素所引起的糖尿病、生殖、免疫、神經性病變及種種原因不明的癌症!

30年過去了,一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公害事件,如今還有誰記得?又有誰關懷過倖存的受害者?或許,他們在人們心目中什麼也沒留下,只在自己的臉上與心上,留下了深深淺淺的疤痕......


1979年,春天。向來寧靜的惠明學校,突然掀起一股莫名的恐慌。

寄宿在學校的學生們紛紛在眉間、鼻翼兩側的臉頰、胸前與背部,長出一粒粒有如青春痘的膿胞,奇癢難忍。心焦如焚的校長陳淑靜帶他們去看病,沒想到醫生說是學校的環境衛生不好,不乾淨,才會讓孩子得到這種皮膚病。

有著正直嚴謹的性格,也很珍惜惠明校譽的陳淑靜,聽到醫生說孩子生病是學校不乾淨,簡直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她當下悶不吭聲,心裡卻暗自決定,一定要給病菌來個迎頭痛擊!回到學校以後,她動員全校天天洗地板、洗被單,再用消毒藥水消毒,還把宿舍的床墊拿到太陽底下曝曬,就連棉被也用熱水一遍一遍地煮過,搞得大家人仰馬翻。然而患病學生的人數卻不減反增,就連老師與牧師也無一倖免;他們除了身上的膿胞久久不癒,嘴唇也變得脆弱容易乾裂,手上的指甲還開始發黑。

這下子,醫生開始感到不對勁了。他告訴陳淑靜說:「我看這不是皮膚病,恐怕是吃的東西出了問題,中毒了!」

「中毒?」陳淑靜聽了,整個人幾乎都呆住了。

惠明學校老照片從醫院返回學校的路上,陳淑靜不停地想著,到底大家是吃了什麼才會中毒?三餐必吃的米、鹽、糖?不可能呀?沒聽過有人吃米、吃糖會中毒......那麼,難道是油嗎?

就是這麼一個念頭,陳淑靜回到學校,立刻換掉原來廚房使用的米糠油及醬油,將它們存封起來,並主動向台中縣衛生局通報這個消息。一開始,衛生局懷疑是惠明的井水有問題,不過檢驗之後只查出水裡有蛔蟲,並沒有找出其它致病的原因。後來他們又懷疑可能是學校的煙囪太低,炊煙冒出來籠罩了整個校舍,才會造成師生中毒。陳淑靜雖然對這種說法有些懷疑,但還是決定動工把煙囪加高。可是校內中毒的人數依舊不斷向上攀升,絲毫沒有減緩的跡象。

惠明的董事長、台大醫學院的董大成教授帶著部份患病的孩子到台大就醫,採取他們的血液與分泌物進行化驗,還自行組織了一個包括內科、病理科、皮膚科與公衛系統的專家團,實際到惠明瞭解狀況,抽驗學校的食物,卻一無所獲。約莫與此同時,學校附近的興發工業、慶陽紡織亦陸續傳出員工罹患同樣病症的消息。為避免事態擴大,衛生局再度派員前往惠明學校,採取中毒師生的檢體及食物與油品的樣品進行化驗,包括了各種重金屬以及細菌檢測,但還是沒有查出任何可能致病的原因。

幾個月下來,眼看著中毒人數不減反增,束手無策的陳淑靜簡直是快急瘋了。有一天,她遇見丈夫的老友張醫師,向他抱怨學生只是得了小小的皮膚病,醫生卻怎麼都醫不好。張醫師聽著聽著,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幅畫面:那是他多年前在日本報紙上看到的一張新聞照,照片上的病患眼皮發腫,皮膚發黑,還長了一粒一粒的黑疹子,好像是吃了什麼油中毒......這些情況,不是跟惠明的孩子很相似嗎?

陳淑靜聽了大為吃驚,立刻向衛生局告知這個消息。他們找出1968年日本九州「油症事件」(註1)的資料,一經比對,才驚覺發現兩者的症狀幾乎是一模一樣!這個發現,終於讓膠著已久的案情露出了一線曙光。

這時是9月,距離惠明學校通報台中縣衛生局,已經過了半年的時間。

自從有了日本油症的線索,原本停滯不前的調查工作,總算開始有了進展。由於70年代的台灣不僅環境意識低落,政府的公衛、環保資訊與技術亦嚴重不足,食材或油品中含有什麼較為罕見的毒素,不要說是縣市政府的衛生單位,就連中央級的衛生署也沒有相關儀器檢驗得出來。因此衛生署決定將部份患者的檢體及惠明存封的米糠油樣本,直接送往日本九州大學進行檢驗,希望能儘速確認造成怪病的原因。

經過擔心、猜疑與無止境的等待,一個月之後,答案終於揭曉了,原來造成患者嚴重皮膚病的,是一種叫做「多氯聯苯」的化學物質。原因是彰化油脂公司在製作米糠油的脫臭過程中管線破裂,不慎讓作為熱媒的多氯聯苯滲入油品裡面,才造成了這場中毒事件。根據保守估計,全台將近有兩千人中毒,光是惠明學校所在的台中縣就有九百多人受害,是中毒人數最多的地區。

這是一種病嗎?以後會不會好起來?大家憂心忡忡地互相詢問著。只是一切的困惑,沒有人能給他們一個肯定的答案。因為醫學界對於「多氯聯苯」十分陌生,而且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

從此,原本充滿歡樂的校園裡,開始彌漫著膿瘡的惡臭與不尋常的寂靜。白天在教室裡,學生紛紛歪著頭打瞌睡,沒有辦法集中精神上課,因為他們身上的膿胞實在是太痛了,痛得晚上都睡不好,白天總是無精打采的,連玩耍的力氣都沒有,陳淑靜只好決定暫時停課。到了晚上,寢室裡再也沒有人談天說笑了,孩子們多半皺著眉頭,神情專注地祈禱著:願上帝讓大家身上的病快點好起來,引導老師跟我們一起度過難關。這是上帝所允許的事,我們一定要忍耐下去,這裡面一定有祂的美意......

學生的身心飽受痛苦,老師的心情比他們還要難受。尤其部份孩童的情況嚴重到下體潰爛,讓人看了忍不住直掉淚。替孩子洗澡時,只要想到水碰到傷口那種錐心刺骨的痛楚,老師的心更酸了;他們完全無法想像,年紀那麼小的孩子,怎麼能夠忍受如此巨大的皮肉之痛?

「那時整個學校就像是一個中毒者集散地,氣氛非常凝重。那種慘狀,真的不是外人能夠體會的。」曾在惠明擔任國文老師、也是多氯聯苯受害者的卓中信如此回憶道。

惠明師生中毒的消息曝光之後,透過媒體的大幅報導,引起各界震撼。電視新聞以「世紀之毒」為題做了很大的報導,而學生滿臉爛瘡、幾近毀容的模樣出現在報紙與電視上,更是令人不忍卒睹。此後來自各界的捐款蜂湧而至,也有不少熱心人士主動提供高纖食物、針灸、斷食等偏方,師生們幾乎也都試過了。只是臉上、身上斗大化膿的膿胞始終不見好轉,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段時間,到惠明學校的訪客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多:有替他們治病的醫師,有研究食用油中毒原因的專家,也有前去探視關心的政府官員,不管大家去的目的是什麼,每個人離開時,心情都是同樣地沉重。只是外界過多的「關心」,開始帶給孩子很大的壓力。雖然他們眼睛看不到自己的模樣,然而從外人的驚訝、感嘆與啜泣聲中,還是感覺得到自己是被「同情」的----而他們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時至今日,當時年僅十歲,如今從事按摩業的呂文達仍十分不滿地說:「每天一大堆人跑來看我們,然後還問東問西的......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又不是動物園的動物!」

隨著官方調查告一段落,彰化油脂負責人被判刑入獄(註2),衛生署長也公開表示「多氯聯苯中毒的人,已經都好得都差不多了」、「以衛生單位處理這個事件的情形看來,好像能做的都做了,實在看不出還能做什麼事」(註3),一場喧騰多時的事件,便逐漸地為人所淡忘了。

那時受害者還不知道,他們吃進肚子裡的毒素,將永遠無法完全排出體外;也就是說,打從中毒的那一天起,他們就像是被判了無期徒刑的囚犯,再也走不出多氯聯苯的陰霾。(明日續)

註1:1968年日本北九州市的Kanemi Storage油脂工廠在製造米糠油的過程中,作為熱媒的多氯聯苯不慎從管線中漏出,造成長崎、福岡、佐賀一帶14000名民眾因誤食被多氯聯苯污染的米糠油而中毒,稱之為「油症事件」。這是全世界首次人類因食用多氯聯苯而中毒的案例。至於1979年台灣發生的中毒事件,則是史上第二例。截至目前(2009年)為止,日本與台灣也是全世界僅有的兩起案例。

註2:1980年惠明學校曾控告彰化油脂公司,最後被法院判決敗訴。後來消基會的義務律師團曾代表台中縣部份受害者進行集體訴訟獲得勝訴,卻因彰脂負責人陳存頂在入獄服刑前先行脫產,刑期未滿即病死,因此被害人拿到的只是一張無用的「債權憑證」。至於1980年7月實施的國家賠償法,由於內容規定不得溯及既往,並不適用於1979年發生的多氯聯苯事件,所以受害者至今不曾從國家或加害者得到任何制度性的補償。

註3:見《聯合報》1982年2月22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