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先行者】世界愈糟,我們愈沒有悲觀的權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先行者】世界愈糟,我們愈沒有悲觀的權利

建立於 2014/01/19
作者:黃怡

《綠色先行者》之所以能夠成書,首先得感謝人本教育基金會,人本教育札記月刊從2011年秋季開始,連載「解放地球系列一」的16篇長文,這在坊間一般雜誌而言,是較不可能的,生態固然是人人琅琅上口的當代重要議題,卻不是大家都願意花時間細究的熱門話題。我要謝謝人本的夥伴們,喬蘭、麗芬、淑美、朱朱、史英等,多年來對我寫作的鼓勵與扶助,你們正是聖經詩篇中所說:「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其次我要謝謝梭羅,也就是本書第一篇文章的主角,他不但是生態主義的先知,也是我個人命運的先知。40年前,就憑著他老大一句話:「如果一個人不與他的同伴亦步亦趨,那可能是因為他聽到不同的鼓聲。就讓他隨著自己的樂聲前進吧!」我毅然叛離聯考教育體系,另覓一生做為知識份子的軌轍。30年來,我以編輯為業,以寫作為志,是為了要效仿梭羅,做一個自由思考、自由行動的人;就像史懷哲30歲才奮力學醫、行醫,就為了要效仿耶穌,以及基督之愛。

從嚴格的定義來說,我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但是感謝我的朋友孟祥森,在我青年時代便提醒我,要親近佛陀,要景仰史懷哲,他們眾生平等的博愛實踐,已是人間的奇蹟。因為老孟,我結識早期「關懷生命協會」的一群綠色先行者,他們指導我如何運用文字,散播對動物之愛的種子,讓保護動物以至於野生動物的思潮,可以實踐在台灣社會,進而成為許多人真正的信仰。其中最重要的是悟泓法師(朱增宏),他特地為本書寫了一篇序,提點我,好生之路何其漫長,吾輩當繼續努力。

就和所有的愛生信徒一樣,我在綠色先行者的足跡裡尋找真理。我閱讀,我辯證,我追索他們的行蹤,跟著他們一起苦惱與突破,其中最吸引我的12人,我寫在這本書中。或許還遺漏一人,就是12世紀的聖方濟,那位光頭的小聖人,那位以太陽為兄弟、以月亮為姊妹的僧侶,友愛一切生物,並說出那句曠世名言:「主啊,希望你幫助我了解一切我所不寬容的,也希望你幫助我寬容一切我所不了解的。」假使有這種態度,讀者或能明白,我介紹的綠色先行者,是介紹一種他們對於大自然的探究精神,一種打破現代文明為我們設下與大自然藩籬的膽識,這裡面有愛,也有知識,因此本書中的科學家不少,例如瑞秋卡森、愛德華威爾遜、喬治夏勒、洛夫洛克、馬古利斯、路易士湯瑪斯,都是一流的科學家,甚至史懷哲,以其宗教家及科學家的雙重屬性,檢視文明之病,並為其下處方。

寫作《綠色先行者》期間,我最早養的兩隻貓黑咪、BOBO去世了,一隻我父母鍾愛的黃狗去世了,我父親也去世了。貓狗都極其高齡,一如88歲的父親,我看著牠們老病、衰頹、嚥氣,當骨灰燒就,我才曉得,聖嚴法師所言的「本來就沒有」,是怎麼回事。當然可以說,牠們什麼也沒有留下,卻也可以說,牠們留下這個愛牠們的世界。愛,使牠們走得沒有怨尤。

當我想到生態運動時,常常會想到許多曾經陪伴過我的生命,以及歲月的珍美。或久或暫,所有的生命都是地球的過客,最基本的心態,該是如何「讓自己活,也讓其他的生命能夠活」。更深一層說,就是「讓自己愛,也讓其他生命能夠愛。」

美國幽默的科幻作家馮內果(Kurt Vonnegut)有一次接受電視訪問,主持人鄭重問他:「假使要你給未來的世代留一句話,你會怎麼說?」他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會說,未來的世代,請接受我們的道歉,我們把這個世界搞砸了。」

做為一個生態主義者,馮內果是悲觀的。我卻認為,世界愈糟,我們愈沒有悲觀的權利。

2013年10月於三芝

 

《綠色先行者》書封

綠色先行者:生態運動關鍵12人

作者:黃怡
出版社:水牛文化 
出版日期:2013-10-3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5998806
 
※本文不適用CC條款,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