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們怎麼對付我們的「七號公園預定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看他們怎麼對付我們的「七號公園預定地」

建立於 1988/04/30
作者:楊憲宏

笨極了!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年長者的智慧與痛快。每次探索、調查一些與公共利益有關的事件時,看到、聽到的許多「官場現形記」,其中的可笑、沒知識、以為普天下都與他一樣蠢的荒腔走板形色,就不由得想起有一回中央研究院院長吳大猷的談話。他談起解嚴之後的種種政府施政的荒謬時說:「這些人真是笨極了!」吳大猷院長以他慣有的萬事不在乎的表情,鄙夷的高噘他的嘴唇尖,皺緊眉心,似怒非怒的讓「笨」這個字,停在他的唇舌之間良久,然後,有如彈弓發射一般,將「笨」這個字勁射出去:「笨──極了!」。真是。有時不得不要佩服長者的智慧與痛快。

吳大猷院長談話間,一再重覆使用的「批評語」是痛快,一直讓人記憶深刻。有些政府施政,政治團體的作為,政治人物的裝腔作勢「正義凜然」的怪模怪樣,若了真是除了動用「吳氏罵法」說聲「笨──極了!」之外,別無出氣好法子了。


台北市的「七號公園預定地」的決策過程,是一個好例子。這個很明顯的是由一群拍馬屁與包工程的官員、市議員所炒作出來的所謂體育館「水泥怪物」,在今夏之前就要在台北登場。目前這個案子已由台北市政府送行政院核定中,一方面,預算也正在市議會複議。據說這個原有相當多反對意見的案子,現今可能會很快的就通過,原因之一是,這個公園被一群「想念蔣經國」的政客改名為「經國紀念公園」。他們的心裡是不是想念蔣經國,沒人搞得清楚,但想利用紀念蔣經國來搞自己的利益,是很明顯的。這也不難求證,在這個案子的運作過程中,只要是積極促成的,或在市議會投贊成票的,任何人都可以追蹤,這些人中有多少會從整個公園的建設工程得利。

蔣經國先生過去之後,這些人為確保此案無人敢反對,為這個公園強加命名「經國紀念公園」。他們笨極了,以為這樣冠上經國先生大帽就沒人敢反對。他們把這個明顯違法的公共建設計劃,冠上經國先生的名字,是陷這位一生中常自謂「中國歷史上最苦」的領袖人物於不義,他死後仍要背負一個他不願背的「違法」名。

目前的七號公園預定地,依照許水德的台北市政府計劃,裡面是要放置一座體育館的。這是台北市政府違法之舉。依內政部的《法令釋示彙編》「民國70年4月25日合內營字第15360號函:按都市計劃公園、體育場所兩種用地,其使用性質截然不同,於都市計劃法第42條中已分別列舉之,本案擬征收公園用地,以興設大型體育館,核與同法第52條規定不符,應予不准。」

這麼明顯的「都市計劃法」第42條,第52條,明白規定不准的東西,台北市政府要強行通過,還要把蔣經國先生垃下水。如果蔣氏家族知道這是一個這麼回事的勾當的話,相信他們是不會願意讓這些政客隨意藉名愚弄。

而這個荒謬公園計劃,最近由台北市政府委託財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公司」完成了一份<七號公園規劃報告>。這份報告,內容草率,已在國內都市計劃專家之間傳為笑柄。他們的主要批評是,這個公園的規劃報告,並不是從整個台北市到底需要一個怎麼樣的公園去思考,因此,全無前瞻性的意義,也沒盡到一個計劃者應有的責任:把未來台北所需要的人文性列入考慮。整份報告,像是市政府與市議員之間的包工用「工程彩色圖鑑」,大家按圖索驥,各自可以從中找到自己可以包的工程。對包工內行的市議員而言,單看到這本市政府送他們「參考」的「規劃書」,他們可以算出,只要讓這個案子順利通過,自己就可以從中得多少利益。

這可以說是市政府與市議會之間的集體違法,對台北政治革新是絕大的諷刺。

2年多來這個案子一步一步走向今天這種荒謬境況的過程中,不斷約有學者專家從交通、安寧、文化、需求,各方面的觀點力陳這個台北「最後一個中央公園的希望」,不應建「體育館」,而公園的內涵也應擬自然公園為最佳。所謂擬自然公園,就是都市森林,除了種樹之外,不要弄太多的水泥建設。市政府的計劃恰恰反其道而行,不但想建體育館,在其他的公園地面上,正想盡辦法弄出水泥建築,即使是所謂的「綠帶」,也極盡人工化之能事,生怕留有一塊「不夠花錢」的面積。在這份報告中,有一部分是以無體育館的狀況設計這個公園的,這部分的所謂公園,到處是「園藝」,到處是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的排隊式的「政治綠林」,唯恐別人不知道「很花錢」的。完全是暴發戶人家的後花園意識,庸俗不堪。

一名學者在看過這份報告之後說,「他們當然不願很簡樸的去經營一個以全林綠地為主調的都市森林公園了,這樣就沒搞頭了。像這份報告書這麼辦,這裡是水泥,那裡也是水泥,這兒有庭景,那兒有園藝,才有搞頭嘛。一個25公頃大的面積,對他們來說,真是遍地黃金了!」好一個「遍地黃金!」

他們就是這麼有搞頭的,知道嗎?台北人!你為什麼不發怒?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了。也許,我們並不是不發怒,只是我們不知道事情有這麼嚴重。


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所有的國家都會遇到一個難題,既希望全面的民主,又希望政府萬能。甚至像台灣這樣封建思想還普遍存在的社會,人民包括知識分子有一種幻想,期待一個明君、哲王、一個內聖外王的強力領導人,這有時是來自人的奴性,而未必是所謂的「事不關己」。

所謂「哲學家國王」是不可能的夢想的。可是這個夢似乎並不太容易醒。當然如果這是可能的話,人類的社會是有可能更和諧、快樂。因為那種凡事都有人去深思熟慮,全面觀照過去現在未來,做那樣國度的子民,是非常幸福的。可是,今天我們所經歷過的,從來就沒有這樣的幸運。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愚笨政客肆意破壞,從中取利。令人氣惱的是,一旦弄得無以為繼,這些人就一走了之,從過去十幾年來的所謂的國家建設,有哪幾樣今天是如當年當政者所說的、所誇的那樣,「創造美麗的未來」?而「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一類的恫嚇語,又算什麼。台中港的惡例,高速公路留下的後遺,中油中鋼今天所帶來的社會災難,農村工業化帶來的生活素質惡質化,而彰濱工業區的錯誤決策,森林砍伐的無責任感政策,一再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愚人所組成的政府。這樣的愚人政府還一直在繼續著。台北的鐵路地下化、台北的七號公園、淡水河整治計劃、國家音樂廳,哪一樣不是弄得不清不楚?哪一樣不是令人覺得陰陽怪氣?

從最近的氣氛看來,這些陰陽怪氣是應該有個了斷了。我們自然應該去算一算,哪些人應該為錯誤的決策下台,哪些人應該為他們的不負責任道歉。在作這個歷史性審判的同時,我們也應把眼光放在有哪些是我們眼前還來得及救的?七號公園預定地無疑是在眾多案件中最重要的一個,因為這個案子是民進黨與國民黨「聯合製作」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個真正直接關係到台北人生活環境品質的問題。這兩個「水溝不通黨」只對互相有興趣,每天玩「王八瞪綠豆」的遊戲,還真當一回事,自以為神氣,人模人樣的,還是「吳氏罵法」最合他們:笨──極了!

原載1988年5月《當代》雜誌第25期

※ 本文轉載自《公害政治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