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橫行】永遠的疱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微生物橫行】永遠的疱疹

建立於 1982/09/06
作者:楊憲宏

臺北市昆明街的市立性病防治所,在入門牆角有座自動販賣機,貼了張紙條,著寫:「每打10元,請用力拉。」從塑膠玻璃可看到裏面一包包保險套。最近,每逢星期二及星期三,龍山區的妓女來性病防治所受檢的日子,販賣機的生意便格外好。因為,她們對生殖器包疹愈來愈有戒心。

性病防治所衛生教育組主任田文英說,她們從傳播媒介描述的生殖器包疹中,得到無藥可醫、無法根治的印象,對她們造成的心理影響很大。

在臺灣地區,生殖器包疹的病人到底有多少,目前尚無確實的醫學報告可查。從臺北市立性病防治所的月報資料上,卻可了解,情況正日趨嚴重。

生殖器包疹,民國69年,性病防治所的記錄是「無資料」,今年7月已上升至百分之7.9。臺北醫學院泌尿科醫師江漢聲認為,這個數字還偏低了些,他從臨床上得到的印象,應該不只此數。

在這段期間,生殖器包疹的世界流行程度,已從1969年英國性病期刊所稱「一種常見的性病」,提升到1979年美國婦產科雜誌所稱「我們最重要的性病」,嚴重性已超過淋病與梅毒。美國多處地方廣播電臺,每星期還播出「包疹」節目;舊金山灣區;並有「包疹」中心專線電話服務。美國的包疹病人,估計已超過2000萬名,平均每10人就有1人是患者。

最近臺北市立性病防治所為特殊從業人員辦衛生教育講習時,經常有人問:「得到了包疹會怎麼樣?」「怎麼樣才能避開?」江漢聲醫師在門診時,從病人的問話中,更可感覺社會大眾對此症的疑慮。

生殖器包疹的病原體是濾過性病毒,別名很多,如「愛情病毒」。「上帝懲罰人類淫亂所用的病原」、「拈花惹草的紀念品」。

史丹佛大學皮膚科副教授胡俊弘,今年回來參加國建會時跟本報記者說:「理論上生殖器包疹只在性交時傳染,但是醫師看病總要周全保護自己,戴上手套為病人檢查。」誰也不敢完全否定經由媒介物輾轉傳到生殖器的可能性。戴了手套便十足完全了嗎?胡俊弘說:「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手套。」在應付生殖器包疹的傳染上,從醫師的小心謹慎,可以看出阻絕並不容易。


過去單純包疹對人體的感染分成兩型,以肚臍為界,上半身(通常是口唇)感染的病原是病毒第一型,下半身(通常指生殖器)感染的病原是病毒第二型。但這樣的分類現在已混亂了。臺大醫學院皮膚科教授呂耀卿在一篇討論「性病的最新流行趨勢」的論文中便指出,從生殖器病性也分離出病毒第一型,顯然是由於「口交」引起。性交方式複雜化,顯然使包疹的傳染途徑也複雜化了。

傳染上生殖器包疹,通常是在性行為後3到7天發作。先是水泡而後破裂,持續10至14天,疼痛難耐。因為疼痛,病人才會去求醫。但是,從醫師那裏得到的回答往往很消極。「目前沒有藥可根治,會再發,只有保持清潔、乾燥,讓它自己好起來。「雖然有人說,抗濾過性病毒化學藥劑與紫外光曝曬,有縮短病裡的效果,可是,大多數醫師對這樣的治療方式並沒有太大信心。

正因為如此,許多人得了包疹之後,找上登廣告宣稱「包醫包治」的診所。江漢聲說:「性病病人是最容易被欺負的病人。」一進入這種診所,經江湖味道重的醫師或密醫的恐怖描述與胡亂治療,這些病人很少能逃過強烈的心神折磨與金錢損失。

目前性病防治所只對有梅毒、淋病的娼妓列管,吊扣她們的執照,強制治療。但是對於患有生殖器包疹與「非淋病性尿道炎」的妓女並未有效的管理。

實際上,生殖器包疹除了長年反覆發作,讓人痛苦外,女性患者還可能因此發生癌變與流產,傷到胎兒。非淋病性尿道炎則是男性攝護腺炎、副睪丸炎、女性卵巢炎、不妊症的導因。這兩種性病在急性有的臨床症狀上,比不上梅毒、淋病恐怖,但是在長久性的傷害上,經常比梅毒、淋病兇悍。

臺北市圓環、中山北路一帶的婦科診所,每天晚上──一時以後生意鼎盛,來診者大多是特種營業女郎,要求醫師用稀釋消毒水沖洗陰道,甚至有些診所還為她們做「包月」服務。一位婦科醫師說:「這種沖洗,如果目的是想避免性病,其實並沒有什麼用。」這些求診者大多是藉此淡化對性病的恐懼與做這一行的心理陰影。

臺灣地區在性病防治上,顯然還有許多觀念跟不上時代。過去臺北市性病防治所曾經想為性病防治專線做車廂廣告,也想在電視上介紹像包疹這類新性病的可怕,結果,有關單位不同意,怕引起民眾不必要的恐慌,還怕太強調性病防治,可能會損及國家形象。

田文英主任認為,防治性病的基礎工作當然應該從民眾衛生教育做起,「知識的提供,應該不會引起恐慌。」至於怕有損國家形象,可能是過慮了。田文英說:「日本不承認有娼妓,卻有一套性病預防法;泰國也不承認,也有一套管理辦法。」

臺北市性病防治所有一支「性病防治專線電話,號碼是3719919。這個專線電話除了在「市民手冊」中與昆明街旁的壓克力板上出現外,似乎很少有人知道。

從最近臺北市流傳甚廣的一句話「愛情是暫時的,包疹是永遠的」來看,臺灣地區性態度與對性病的關切,顯然與過去大有不同。包疹流行較劇的國家,如美國在10年包疹風暴之後,甚至已有「性殘廢」一詞──部分病人飽受包疹發作的痛苦,出現精神症狀,造成性無能。

前幾年,美國社會學家已注意到,生殖器包疹已使得最近幾年美國的「性交易」數字下降。美國人真是怕透了。

照臺灣地區的情況來看,如果再不注意防治包疹等新性病,這類疾病的危害會更大,對人民心理的影響會更可怕。

原載民國72年9月6日聯合報第3版

※ 本文轉載自《另一個公害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