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冠層生態揭密 宛如發現新大陸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樹冠層生態揭密 宛如發現新大陸

建立於 2014/04/23
本報2014年4月2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高高在上的樹冠層,原來是許多生物的休息站和庇護所!不但陸地上飛奔速度驚人的獵豹,需要爬到樹上休息,熊鷹、林鵰等猛禽,更是依傍著樹冠層活動。科學家曾估算地球陸域生態系中,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生物居住在樹冠層裡,森林樹冠層健全與否對於陸地生態系的穩定是相當重要的。

走在樹冠層上方,是完全不同的生態體驗。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為了一探樹冠層的奧秘。營建署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邀請了「爬樹的女人」瑪格麗特‧羅曼博士(Dr. Margaret Lowman)來台,參訪將於2014年啟用的樹冠層走道,並於18日「森林樹冠層生態保育國際研討會」中回顧樹冠層研究歷史與成果。

找回人與樹的連結

瑪格麗特‧羅曼博士在「2014森林樹冠層生態保育國際研討會」分享樹冠的神祕世界。(圖片來源: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從演化觀點來看,人類從樹上的祖先演化而來。羅曼博士說,人類利用樹木採集食物、做成藥物、製作各種木製品,並連結精神生活;無數片葉子更將陽光轉換成醣類,樹冠層可以視為整個地球食物鏈的中心。「可惜,人類已經演化到忘了如何爬樹!」

樹在人類歷史,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然而,科學家直到30多年前,才開始探索樹冠層,這片綠色大傘其實是地球健康的重要關鍵。

因為它鮮少有人探訪,樹冠層被視是地球的第8塊大陸。

羅曼博士說,與會者或許能指出外太空研究者,卻回答不出有誰研究樹冠層。「海平面之下,以及外太空之外的探索,都比森林樹冠層的探索更加優先。」

但隨著近年來全球氣候的上升以及地景的退化,樹冠層變成一個重要的指標,因其衰退可以作為全球環境變遷的預兆。

爬樹的難題

要爬上往往20多公尺高的樹冠層做研究,若未能借助便利的器具,困難可想而知。1970年代,科學家突破「爬樹」的難題,開始使用單索攀樹技術,開啟長期樹冠層研究,此時不再是偶爾一次的採集,而能定時定量。羅曼博士展示1979年爬樹的裝備,十分克難因此險象環生,這段經驗仍讓他難忘而津津樂道。

此時也是樹冠層探索的黃金時期。之後科學家逐漸克服爬樹的難題,結合工程人員,改裝廢棄卻更具效能的機具。北美洲第一條樹冠走道建於1992 年的麻塞諸塞州的橡樹上;但第一條給民眾使用的冠層走道,則於 2000 啟用於佛羅里達的邁阿卡河州立公園(Myakka River State Park)。1990 年代開始,世界各地陸續建造樹冠層走道;世界上最新的一條冠層走道則將於 2014 年於台灣的雪霸國家公園啟用。

生物多樣性知多少

羅曼博士與雪管處處長李秋芳(右),雪霸國家公園將於今年啟動樹冠步道。(圖片來源: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樹冠層研究帶來寬廣的視野,羅曼博士表示,在1880年代,自然學家達爾文估算地球上大約有 80 萬種生物;當研究人員得以進入樹冠層之後,發現百萬種以上的生物生活在這片世界。

史密森熱帶研究所的厄文博士(Terry Erwin)使用噴霧法採集幾棵樹的樹冠層,計算樹冠層的生命數量。

根據他於1982年巴拿馬雨林裡的研究指出,地球上可能有3千萬的物種,而不是如之前估算的1百萬至2百萬。之後,其他的樹冠層生物學家證實了厄文博士的推測。

羅曼博士在澳洲也使用同樣的噴霧技術,得出相似的結果,估計約有100萬的物種生活在冠層中,尤以節肢動物居多。

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種生物其實還有爭議,哈佛大學生物學家威爾遜(Edward O. Wilson)認為地球上大約有一億種生物;目前推估介於1千萬到1億之間。

一個物種也不能少

對於生物多樣性,還有很多問題沒有答案,但人類破壞熱帶雨林的速度,使得上千上萬的物種,來不及認識就消失了。

「生物多樣性重要嗎?物種滅絕會影響人類嗎?需要多少森林和樹種才能維持整個地球功能的運作?如果樹種單一而且棲地破碎,森林還能維持同樣的功能嗎?」瑪格麗特‧羅曼說,這些問題很重要,但沒有人可以回答。至少目前生物學家對樹冠層的瞭解,還不足以回答這些重要的問題。

他引述李奧帕德(Aldo Leopold)的意見「保護每根螺絲釘是維修的首要步驟」,如果物種一直不停地消失,總有一天生態系統會失去功能。最關鍵的問題是,消失多少物種之後人類將無法生存?「我們需要保護所有生態系統中的物種,直到完全界定他們在生態系統中的功能為止」這恐怕才是具有預防原則的前瞻。

人們得以了解樹冠層的重要性,也不過只有短短30多年,從25年前第一條樹冠層走道建造之後至今,數百萬公頃的熱帶雨林已經消失,連帶是上千種來不及被發現及命名的新物種隨之殞落。失去森林樹冠層及其生態系統,對未來的子孫,將是難以估算的損失。

羅曼博士指出,未來10年至關重要。森林樹冠層是維持健康生態系統的重點,應反映於重要政策上;而森林樹冠層將激勵人們尋找永續生存的解決之道。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