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市鳥橫死 南市迎來寂靜新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新科市鳥橫死 南市迎來寂靜新春

2015年01月08日
本報2015年1月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趕在市長上任前,台南市鳥也出爐了,這次是由形體優美,能輕巧遊走於浮葉間的「葉行者」水雉打敗草鴞、黑琵奪魁。但是冠上市鳥名號,並未使水雉轉運,隨著春耕播種,監測人員也陸續傳回水雉死亡的數據,他們悲觀表示,1月底前,恐怕還有更多死亡個體!

2015年1月6日,紅色田中水雉一隻。(攝影:吳銘)

住的安心嗎?台南水雉死亡頻傳

如果說苗栗代管石虎保育,那麼台南非推水雉不可!去(2014)年台南市鳥選秀,水雉獲得4萬3935票,以45%得票率,打敗五色鳥、高蹺鴴、草鴞以及黑面琵鷺。

觀察指出,水雉是農田物種,符合過去台南農業縣的形象,又與府城優雅的氣質相襯,且屬於部分區域,如六甲、下營、麻豆以及官田的珍稀留鳥,而台南(縣)市更以15年時間復育,比隨著季節來訪的黑面琵鷺更能守護台南的環境,因此脫穎而出。

新科台南市鳥水雉。(攝影:林青峰;林務局提供)

然而就在市鳥公布的同一天(12月23日),台南市野鳥學會就從農民手中接獲入冬第一隻死亡水雉屍體,而這只是揭開水雉死亡的序幕。

去年12月水雉棲地巡查與水雉冬季普查,官田區農民採行水稻直播法已造成3隻彩鷸、2隻雲雀鷸、2隻高蹺鴴與7隻紅鳩死亡,只有1隻公彩鷸幸運獲救。但台南市政府的數據卻只說水雉死亡15隻,分布於5個區域;跟民間自行監測調查的數據落差極大。根據「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臉書社團回報,去年12月27日以來,接獲13隻水雉和38隻彩鷸死亡通報,一般鳥類,如紅冠水雞、紅鳩和麻雀等,更是「數也數不完」。

令人憂心的是,研究人員認為高峰期尚未結束,1月底春播期間仍將有傷亡傳出。

目前全台水雉族群集中於舊台南縣部分區域,根據台南鳥會統計,水雉在夏天繁殖期,全台族群數量約861隻,其中台南地區就佔769隻。即使族群擴散與自然淘汰,台南地區在冬季仍有707隻,其中園區內176隻,園區外531隻。但對於物種保育,這個數據仍無法安心。

毒殺 市鳥沉默了

研究人員指出,台南市鳥面臨兩大威脅:棲地減少以及中毒事件頻傳。

在適合棲息的環境死亡,無路可退。(攝影:陳冠綸)

層出不窮的中毒事件,不斷挫敗保育成效。少數(約3~4%)農民於菱角收成後,不翻耕採稻種直播,為了防鼠害、鳥害而以「加保扶」泡稻穀,加保扶原不該使用於稻種,但播到土裡透過土壤揮發,很難舉證、處罰;再加上農民不識換上冬羽後的水雉,以為水雉不會來,而使用「托福松」。

台南市政府農業局森林保育科長李婉瑩表示,目前農業局採從源頭進行勸導,基於保護市鳥以及野鳥,要求農藥商登錄農藥流向;也舉辦講習,並且到直播田衛星定位,請農民若要拌毒直播,揮發期7天中,必須趕鳥;或者勸導農民寧可多播種給鳥吃,也不要使用農藥。

若一分地播種由12斤增加到15斤,一甲地成本增加1200元,李婉瑩認為和使用農藥的成本相近,卻對環境友善。

菱角種植辛苦 棲地減少

菱角剝仁相當費工,年輕一輩投入種植仍有困境。已故的台南市水雉教育園區主任翁榮炫,即從監測報告中了解,菱角田是所有水田棲地中最適合水雉繁殖、棲息之型態。研究人員即推算,要維持水雉族群不墜,二期作至少維持300公頃、70%覆蓋率,是族群維繫的關鍵。

然而,種菱角採收與「剝仁」,勞力需求高,特別是採收時,因以農地耕種,大多採跪姿,相當辛苦,使得菱角種植面臨後繼無人的困境。

對此,李婉瑩表示,台南菱角田種植面積約400公頃,其中16公頃為林務局綠色保育標章認證田,43公頃為接受林務局度冬插秧補助的田地,而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有15公頃,由此構築出友善環境的耕地面貌。

台南市政府農業局為了鼓勵年輕農民返鄉務農,提出「新農業、新農村、新農人」政策,目前輔導約200位新農投入耕種,但並不保證願意以菱角輪作。李婉瑩認為,要能吸引年輕人投入菱角種植,收入以及解決勞力問題是關鍵。事實上,菱角收成後土地肥力佳,很適合作為輪作物種。

經費不足 農民護雛領不到獎金

台南市政府獎勵農友守護田中水雉鳥巢及孵成鳥,去年預算只有84萬,部分農民排隊申請,卻因經費不足而享受不到獎勵。李婉瑩解釋,護雛巢數已由前(2013)年323巢增加到去(2014)年414巢、1044隻,市府預算消化不了。

他希望農民能基於水雉對農田的貢獻保護,不要仰賴市府的獎勵金。

只是,水雉保育絕非只是物種保育,而是其象徵的水田生態系服務功能,以及一個可永續的農村願景,能不能比照歐盟環境補貼的概念,讓農民兼做水雉保母,則須中央政策轉型。

市鳥是農田物種 更應重視永續農業

「生活在農田的水雉擔任市鳥,應該也喚醒市民朋友對台南市永續農業發展議題的重視。」

友善大地執行長楊從貴在其臉書上表示,發現水雉死亡的確令人難過,但當他聽到70多歲的老農跟他說「一個農人死了都沒這麼多人注意,一隻鳥死了卻引起這麼大的重視」,心裡更加難過。

這幾年的推廣,已使許多農友自發性的停止使用農藥,和保護來田裡覓食的水鳥,但和廣大的農民比較,仍屬少眾;尤其牽涉到從事農業的人口老化、價格、產量、農藥、天候等眾多因素,更應重視。

水雉保育亮紅燈 市長救救命

真理大學環教中心生態保育組組長莊孟憲即形容台南市政府水雉保育,「就像是努力了很久,但期中考還是滿江紅」,而水雉與水鳥集體死亡,顯示還有很多努力空間,且應思考新的對策和做法,「否則期末考也是死當。」

「我們應該把水雉、水鳥毒死數量當成對台南市農業發展、友善環境生產、對農業政策、對食安問題及對保育成效的指標。」莊孟憲認為,就像是身體檢查,有些指數太高或太低表示對身體健康的警報,而水雉是以生命堆積換來的指標,提醒台南市政府要更積極面對合併後的台南市,農業面向、保育面相及食安面向的問題。

來自菱鄉友善市鳥的產品。來自菱鄉友善市鳥的產品。

面對好不容易保育下來的水雉,以及野鳥消殞,台南市野鳥學會再三請託民眾,以支持綠色保育農業開始,守護水雉,也是守護台灣的食品安全及國土永續。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