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更強拆旗山大溝頂 居民辦音樂會:老街不拆、工藝傳承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都更強拆旗山大溝頂 居民辦音樂會:老街不拆、工藝傳承

2016年05月02日
本報2016年5月2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高雄旗山老街上建於1950年代的大溝頂商店街老屋,今年初高雄市政府以都更及治水疏洪為由,單方面告知要進行拆遷,引起大溝頂33戶居民和地方文史團體強烈抗議。為了守護大溝頂老街,太平商場自救會、尊懷文教基金會和實踐大學學生,上週六(30日)共同舉辦了「留下老街-守護大溝頂音樂會」。

長期關注旗山文化保存的尊懷文教基金會認為,大溝頂是旗山老街文化的重要資產,會長王中義說:「老屋、老街與老產業,是串起旗山文化觀光與經濟發展的重要元素。旗山少了大溝頂,老街將失去意義。」

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老屋面臨市府強拆,居民週末辦音樂會訴說大溝頂文化價值。攝影:李育琴

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老屋面臨市府強拆,居民週末辦音樂會訴說大溝頂文化價值。攝影:李育琴

香蕉產業興盛  造就大溝頂太平商場誕生

週六午後的旗山老街,大量遊客湧入,以旗山火車站為首的中山路上,有成排的巴洛克建築,街上盡是各種小吃、農產品攤商,生意熱絡,許多商店以香蕉衍生的產品為號召。過去台灣香蕉全盛時期,旗山地區是全台最大產地,旗山鎮上成為當時蕉農交易和轉運休憩的所在。從老街上華麗的巴洛克建築,可以想見當時香蕉產業造就旗山地方富庶的榮景。

聲援團體和自救會舉辦音樂會,並上街遊行,邀請民眾了解大溝頂拆遷議題。攝影:李育琴

聲援團體和自救會舉辦音樂會,並上街遊行,邀請民眾了解大溝頂拆遷議題。攝影:李育琴。

蕉農的富裕帶動旗山的經濟發展,大溝頂太平商場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反對政府強拆的太平商場自救會表示,旗山大溝頂是政府許可的合法建物,每一戶都有門牌號碼。1956年,旗山鎮公所為了善用土地以繁榮地方經濟,經高雄縣政府核准,由民眾出資興建太平商場,在縣長陳新安(副總統陳建仁父親)見證剪綵下,熱鬧開幕。

當時太平商場周邊有電影院、飯店、酒家、茶室、西服店、布莊等等,開創旗山商業發展與戲院文化的高峰。旗山農會的文獻中記載,「當時酒家、茶室的女侍者,只要見到穿著沾滿蕉汁衣服前來的客人,無不奉為上賓,招待更是無微不至,而衣物乾淨者,就只有坐冷板凳的份。」太平商場正是見證這段過往旗山商業活動,曾經燈紅酒綠、繁華富庶的片段。

保留手作工藝老產業  太平商場與其他老街不同

然而隨著產業沒落,時代更迭下,旗山老街的巴洛克式建築群,已不見蕉農出入,反而販賣起香蕉煎餅、香蕉蛋糕和各種小吃,而大溝頂的太平商場,卻宛如把時光凍結一般,保留著許多過往門庭若市的工藝老店。

「旗山大溝頂老街保留了手作皮箱、針車、西裝、布莊、刻印、飯店等傳統老產業,是台灣工藝文化的活教材,代表香蕉經濟奇蹟與手作文化軟實力,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尊懷文教基金會專員王繼強,去年開始投入大溝頂的文化調查,發現這裡的老產業與中山路老街上不同,而台灣的老街在連鎖商店和攤商進駐下,幾乎已經沒有地方特色,宛如一個模子套出來的。

在一場大溝頂老街的小旅行中,遊客跟著王繼強的腳步,走進大溝頂太平商場。透過解說,認識西服店的女店主,述說年輕時北上習藝到返鄉開店的小鎮流行服飾史;手工皮箱店老闆,則描述那個商務貿易興盛、人手一只旅行皮箱的年代;更有曾經經營大飯店的總舖師,示範手路菜「五柳枝紅燒魚」,讓年輕遊客品嘗快要消失的經典台菜。布莊的老闆,更是看盡數十年來大溝頂的演變,近年他還協助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學生找尋布料,提供專業服務。

遊客參加大溝頂小旅行,認識手作傳統工藝與旗山經濟發展的過往歷史。攝影:李育琴

遊客參加大溝頂小旅行,認識手作傳統工藝與旗山經濟發展的過往歷史。攝影:李育琴

看似與周邊老街新興商業不相襯的太平商場,卻以工藝傳承的方式,和年輕世代連結著。為了守護大溝頂老街,自救會設立了「大溝頂文化館」,為民眾解說太平商場的歷史價值。實踐大學學生也加入守護行動,與太平商場自救會和尊懷文教基金會共同籌劃音樂會。

辦音樂會聲援  籲政府勿短視近利、剝奪人民的記憶

「大溝頂老街影響了旗美地區的飲食文化,也影響1960-90年代旗美九鄉鎮的時尚觀感,」台青蕉樂團團長王繼維在音樂會中說,「老街的保存,就是要這些老產業可以傳承、發展與創新,讓年輕人可以向這些老師傅學習,並用地方的文化素材,成為他們設計的靈感,開創老產業的新面向。」

音樂人達卡鬧、黃瑋傑、雲鐵客主唱阿修,也來為旗山大溝頂老街相挺,中學時曾在旗山就讀的達卡鬧,以他在台東反美麗灣運動的經驗,痛斥政府總是不做人民要它做的事,他說,「高雄市政府強拆大溝頂,就是剝奪人民珍貴的回憶。」

黃瑋傑用創作歌曲表達政府總是短視近利,只用一紙公文就要強制拆遷,猶如聖旨,其中飽含荒謬和政策暴力。他說,政治應該是要讓地方民眾討論出要走怎樣的路,由下而上告訴政府人民所要的。在地的旗美高中、實踐大學、台青蕉樂團等,都獻聲響應大溝頂,反對政府強制拆遷。

聲援團體和自救會舉辦音樂會,達卡鬧以台東反美麗灣運動,痛訴政府違背民意。攝影:李育琴

聲援團體和自救會舉辦音樂會,達卡鬧以台東反美麗灣運動,痛訴政府違背民意。攝影:李育琴

自救會:不拆遷、不求償  要求召開公聽會

居民接到高雄市水利局行文告知,要求在4月30日搬遷,6月16日將進行拆除。但是音樂會這天,沒有任何一戶離開,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表示,政府將旗山淹水當成強拆民宅的理由,又拒絕公開溝通,實在太無理。

大溝頂居民說,最近政府不同單位一再來要查估,居民不勝其擾,心裡都是家被拆了的恐懼。鄭淵文表示,政府在沒有召開公聽會下,要求民眾進行查估領取補助,「自救會與住戶,堅持不求償、不拆遷的立場,呼籲高市府召開旗山區域的排水治水會議,與旗山大溝頂老街文化論壇,討論旗山淹水問題與文化保存價值。」

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表示,居民不妥協、不拆遷,要求市府召開公聽會。攝影:李育琴

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表示,居民不妥協、不拆遷,要求市府召開公聽會。攝影:李育琴

王中義則批評市府假治水、真都更,為了都更要將大溝頂改為親水公園,卻漠視地方文化資產的重要性。王中義說:「政府在地方發展與都市規劃中應該要妥善規劃,將這些文化資產納入,才能夠對於旗山有整體的助益,否則任何沒有民意與文化基礎的建設,都會變成地方的毒瘤。」

日前市議員劉馨正已要求文化局針對太平商場進行文化勘察與評估,同時尊懷文教基金會也提出文化資產提案,要求文化局進行文資保存審議。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