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支持塔利班青金石生意 中國推責任礦業 | 環境資訊中心

拒支持塔利班青金石生意 中國推責任礦業

2016年07月07日
作者:史蒂芬•卡特(全球見證組織阿富汗專案負責人);翻譯:金枝

長達6500多年的時間裡,阿富汗因出產曾備受埃及法老青睞的深藍色青金石而聞名於世。但是,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組織經過為期兩年的調查發現,在阿富汗北部的巴達赫尚省,青金石礦業正在成為非法武裝組織的資金來源,助長了當地的極端主義和腐敗現象。

(勿他用)阿富汗聞名於世的深藍色青金石正成為非法武裝組織的資金來源。 圖片來源:Philip Poupin

而中國作為青金石的主要終端市場,在消除這種威脅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僅2014年至2015年,從巴達赫尚省礦山出口的青金石總價值大約就有2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經由巴基斯坦運往中國,並在中國加工成首飾。

阿富汗雖然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但卻有著豐富的礦產資源。而採礦業在為阿富汗創造稅收和促進其發展方面具有巨大的潛力。對於巴達赫尚省這個除了採礦業外,幾乎沒有什麼其他就業機會的省份來說,更是如此。

可是,豐富的礦產資源卻成為了這個國家的一顆毒瘤。在巴達赫尚省,青金石礦成為各武裝勢力爭相追逐的寶藏。早在兩年多之前,一夥由前任地方警察局長領導的非法武裝組織就從政府手中奪走了青金石礦產地區的控制權。但此前,青金石礦業也沒有或者很少對稅收產生貢獻。

在衝突、政府管理薄弱、腐敗盛行的環境中,塔利班組織日漸成為青金石礦產的實際收益人。他們從青金石收益中抽取的份額也越來越多。多份外交報告顯示,2014年,塔利班組織從青金石交易商和控制該礦產的非法武裝組織手裡得到的收入為1百萬美元。2015年,這一數字漲到了4百萬美元。現在,塔利班從青金石業獲取的收入佔該產業收益的50%以上,金額有可能高達每年6百萬美元。青金石礦山已經使巴達赫尚省這個曾經的反塔利班中心淪為了該組織的一個重要據點。

此外,巴達赫尚省還是一小撮自稱效忠伊斯蘭國的團體的據點。其成員來自附近地區的多個國家,其中還包括中國新疆。雖然尚不清楚該團體與敘利亞伊斯蘭國運動組織聯繫的真實性及緊密性,而且也沒有證據表明他們直接從青金石礦產獲利,但這一組織確實和塔利班有密切往來。很明顯,圍繞青金石礦產的一系列違法行為已經不僅僅關係到發展和道德,更危及國家的安全和穩定。

巴達赫尚省只是阿富汗諸多問題的一個縮影。該國有數千座礦山沒有處在政府控制之下。據估計,礦業是塔利班的第二大收入來源,僅次於毒品。很有可能,阿富汗會像其他非洲國家一樣,淪為長期資源衝突的犧牲品。

杜絕黑金 礦業責任公開透明 

中阿兩國接壤,相較於其他國家,阿富汗問題與中國有著更為直接的厲害關係。中國長期致力於推進和平與發展,並在當前推動和談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但目前其所面臨的處境危機四伏。

然而中國卻是消除這一衝突威脅的不二人選。憑藉著和阿富汗政府之間特殊而緊密的聯繫,中國能夠確保阿政府提出礦業改革時程,推動並支持阿政府採取堅定的政策行動。這與阿富汗政府的公開意圖相符: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曾警告過「資源詛咒」給阿富汗帶來的危險,而且阿政府也已經採取了一些鼓舞人心的初步措施,如簽署《採掘業透明度行動計劃》(EITI)等。

儘管面臨著巨大挑戰,但是仍有許多應對的措施。首先,阿富汗政府應該將礦區視作其國家安全戰略的重要領域。然而,正如巴達赫尚省的情況一樣,光是政府控制還不夠,還需要依法進行治理。

對此,政府需要透過修訂法律,要求公開礦業稅收和生產數據,規定礦產合同只有公告過後才能生效,為所有採掘相關款項創建單獨透明的帳戶等手段提高礦產行業的透明度。其次,阿政府需要加快落實其已經承諾的礦山所有人公開註冊制。最後,為公正起見,合法礦產收益的一部分應當歸當地社區所有。上述措施將穩定當地由礦產引發的政治動盪,維護國家安全。

停止消費非法礦產

然而,作為阿富汗青金石的主要市場,中國手中還有另一件強有力的武器。如果沒有了買家,那些控制青金石礦山的武裝團伙將土崩瓦解。如果中國公司在政府的支持下,不再進口非法青金石礦產,不再助長武裝分子的氣焰,這將為阿富汗的礦業改革提供十分利好的信號。這也正是中國近期頒布的 《負責任礦產供應鏈盡責管理指南》所倡導的。落實該指南不僅會造福於阿富汗政府和人民,還使中國從中受益。

對阿富汗來說,該國豐富的礦產資源已經給整個國家帶來了巨大的威脅。中國比其他國家更有理由希望看到一個繁榮穩定的阿富汗。鑑於其在阿富汗礦產行業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中國有著得天獨厚的機 ​​遇來化解這場能夠讓上述夢想輕而易舉毀於一旦的危機。

全球見證原文報告參見「 人民財富之戰:巴達赫尚省的採礦、腐敗和武裝集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