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大鈔植物芳名「塔塔加薊」 不是央行搞錯 而是過去沒人查清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千元大鈔植物芳名「塔塔加薊」 不是央行搞錯 而是過去沒人查清楚

興大團隊五年研究 確定是未命名發表的台灣特有新種

2019年02月25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報導

過年紅包拿到千元鈔票,總讓人喜不自禁。只是印於千元鈔左下角的植物,原設計理念「玉山薊」,最近經中興大學研究團隊證實不是玉山薊,而是一種未命名發表的薊屬植物;經5年來比對,14日於國際期刊《PhytoKeys》正式發表為台灣新特有種「塔塔加薊」(Cirsium tatakaense Y.H.Tseng&C.Y.Chang),為台灣菊科再添新種紀錄,也是台灣自1936年代以來,83年後再度發表的薊屬新種。

興大研究團隊經五年比對,發表台灣特有新種塔塔加薊(Cirsium tatakaense Y.H.Tseng&C.Y.Chang)。照片提供:興大森林系副教授曾彥學研究團隊。
興大研究團隊經五年比對,發表台灣特有新種塔塔加薊(Cirsium tatakaense Y.H.Tseng&C.Y.Chang)。照片提供:興大森林系副教授曾彥學研究團隊。

印在千元大鈔上的這株植物,18年來和玉山主峰、台灣帝雉默默向社會展示台灣的生態之美,過去一直被認為是玉山薊,但日前才由中興大學森林學系副教授曾彥學與其博士班學生張之毅的研究團隊,確認為台灣新特有種。這不是當初央行設計鈔票時搞錯,而是其來有自。

曾彥學解釋,鈔票上的圖案是國家圖騰的展示。玉山薊雖為草本,卻能生長在海拔3000公尺的惡劣環境,象徵台灣屹立逆境堅忍不拔的社會價值。然而,2000年7月3日發行千元鈔票時,並未發表塔塔加薊;採集自塔塔加一帶的薊屬植物,長期來歸為玉山薊(Cirsium kawakamii Hayata)。

生長海拔3000公尺以上、順應逆境的玉山薊,向來視為台灣重要的圖騰。攝影:張之毅
生長海拔3000公尺以上、順應逆境的玉山薊,向來視為台灣重要的圖騰。攝影:張之毅

說清楚講明白 分類凸顯每種植物特性

此次調查重新整理台灣薊屬植物,從已知10種,增加為11種。其中玉山薊、鱗毛薊、森氏薊、細川氏薊、阿里山薊、鈴木氏薊等均為台灣特有種;白花小薊為特有變種。塔塔加薊入列後,台灣薊屬植物特有種類群成員增加為8種。

薊屬植物是傳統上重要的藥用植物,台灣民間多用於止血消炎,通常用根或葉熬煮成湯使用。只是,要分清楚每種植物並非易事,詢問植株辨識的案例太多,讓曾彥學意識到重新處理台灣現有薊屬植物的重要。

曾彥學解釋,分類的意義是幫助人們認識植物,分清楚才知道每個物種的特性以及價值。若未具備植物分類學的概念,很可能僅以外表認辨識而出錯。他舉民間常拿葉子煮湯調養肝臟的絞股藍(Gynostemma pentaphyllum (Thunb.) Makino)為例,這種植物屬於瓜科,一般民間俗稱七葉膽;卻常與百合科的七葉一枝花(Paris polyphylla)混為一談,兩者功能大不同。如果連辨識植物都做不到,當然談不上永續利用,更無法用對地方。

曾彥學諮詢過已故的菊科大師彭鏡毅,他也認為應該重新調查薊屬植物;2014年遂由曾彥學的碩士生張之毅(現為博班生)展開全面性研究。這項研究需上山下海,翻遍全島每一寸土地、連墳墓也要去採集。這麼多待清查植物,若未掌握植物物候、錯過花期,就得再等一年。

此外,由於台灣薊屬過去多由日本人發表,除了玉山薊的模式標本典藏在林業試驗所植物標本館,仍有不少模式標本分散國外。例如阿里山薊模式標本即保存於日本京都大學,幾種模式標本早期隨早田文藏歸於東京帝國大學植標館,都須親自到訪這些地點,逐一比對。

「模式標本(holotype)是植物命名法規中的規定。當發表一新分類群時必需指定一份足以引證的標本,標示採集時的時間、地點、標號和採集者,以及存放地點;而且這份標本是唯一的一份。」曾彥學解釋。因此找出模式標本比對,是分類學必經之路。

又為了確認為是否為台灣特有,張之毅遠赴中國進行型態比對。如此歷經5年,研究成果在2019年初終於通過審查正式發表。

「這過程需要相當大的耐心,這項結果實屬不易!」曾彥學認為,因張之毅將採集、收集的資料逐一拍照細心比對,才能為台灣找出特有新種。

侷限分布塔塔加 第7種特有種薊屬植物

目前已知塔塔加薊僅侷限在本島玉山山脈海拔2000~3000公尺的山區,族群數並不多;花期約8至10月左右,玉山國公園塔塔加管理站附近公路兩旁開闊地,有機會一睹開紫花的樣貌。

種小名「tatakaense」是以模式標本採集地點「塔塔加」命名,在鄒族語意思為「寬闊、平台草原的地方」;塔塔加薊的模式標本現典藏於中興大學森林系標本館。

塔塔加薊(A)與玉山薊(B)型態差異。圖片來源:興大森林系副教授曾彥學研究團隊提供
塔塔加薊(A)與玉山薊(B)型態差異。圖片來源:興大森林系副教授曾彥學研究團隊提供

塔塔加薊與玉山薊型態差異如下:

  1. 葉子裂片:塔塔加薊葉片較細,常只有第一級裂片;玉山薊葉片較寬,除了第一級裂片,常會再從第一級裂片分出第二級裂片。
  2. 花序:塔塔加薊具紫色的頭狀花序;玉山薊具白色的頭狀花序;兩者花序盛開時下垂。
  3. 總苞片:塔塔加薊總苞片數量明顯較玉山薊多;玉山薊花序基部長滿像許多牙籤一樣長長的刺狀總苞片。
  4. 小花:塔塔加薊小花數量多於玉山薊。
  5. 雄蕊:花葯先端附屬物顏色不同,塔塔加薊為紫色,玉山薊為黃褐色。
  6. 雌蕊:花柱顏色不同,塔塔加薊為紫色,玉山薊為白色。
  7. 瘦果:塔塔加薊瘦果較短、較窄,玉山薊瘦果較長、較寬。

花粉構造在植物繁衍中,占據重要的地位。研究團隊除了比較兩者外觀形態的區別,也解構塔塔加薊與玉山薊花粉形態,兩者有顯著的差異,如塔塔加薊的花粉 明顯比玉山薊大得多,且塔塔加薊花粉表面的刺也明顯大於玉山薊。

曾彥學舉例,植物開花就像是在辦喜事一樣,這當中新郎新娘絕對是主角。在植物界,新娘是胚珠,而新郎就是花粉。因此,花粉的形態是區分物種的一個很重要的特徵。瞭解植物繁衍功能,即能從中找出保育對策。

興大森林學系副教授曾彥學(左)及博班生張之毅
興大森林學系副教授曾彥學(左)及博班生張之毅歷經五年比對,找出新特有種。圖片來源:興大森林系副教授曾彥學研究團隊提供

曾彥學說,類似玉山薊與塔塔加薊這類台灣特有物種,在國際間都列入優先保育的對象;而無論是玉山薊或塔塔加薊,都侷限分布於台灣高山,雖生育地多是人跡罕至的高山,看似沒有人為因素導致滅絕的風險,卻可能受氣候變遷波及而改變分布型態。因此唯有重視其族群保育,才能讓這些躍上新台幣、象徵台灣精神的物種,世世代代存在於台灣這片土地上。


新特有種塔塔加薊已知侷限分布高山,野外族群數量並不多。攝影:張之毅

台灣11種原生薊屬(Cirsium)植物
  C. arisanense Kitam. 阿里山薊(特有種)
  C. brevicaule A.Gray 島薊/雞觴刺
  C. ferum Kitam. 鱗毛薊(特有種)
  C. hosokawai Kitam. 細川氏薊(特有種)
  C. japonicum DC. var. australe Kitam. 南國小薊
  C. japonicum DC. var. takaoense Kitam. 白花小薊(特有變種)
  C. kawakamii Hayata 玉山薊(特有種)
  C. lineare (Thunb.) Sch. Bip. 華薊
  C. morii Hayata 森氏薊(特有種)
  C. suzukii Kitam. 鈴木氏薊(特有種)
  C. tatakaense Y.H.Tseng&C.Y.Chang 塔塔加薊(特有種)

台灣薊屬植物家族,有8種屬於特有種類群,細川氏薊是其中一員。攝影:張之毅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