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後美味加倍? 鼓勵吃光外來種 伊利諾州替亞洲鯉魚改名「COPI」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新聞

改名後美味加倍? 鼓勵吃光外來種 伊利諾州替亞洲鯉魚改名「COPI」

2022年09月0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思敏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為抑制湖泊、魚塭中藻類、水草與浮游生物的生長,美國於1970年代引進亞洲鯉魚。數十年間,亞洲鯉魚數量與分布範圍快速擴張,從密西西比河至伊利諾河,一路入侵至美國與加拿大接壤的五大湖區,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威脅。政府曾嘗試以毒素、網撈、電擊等方式撲殺亞洲鯉魚,但效果有限,反而誤殺珍貴的原生魚種。

美國專家向中國取經,尋找防治亞洲鯉魚的方法。其中最可行、經濟的方法就是鼓勵漁民捕撈。但美國人不愛吃亞洲鯉魚、也不愛牠的加工品與料理,導致漁民捕撈意願不高。於是,伊利諾州政府想出了奇招。

Dirk Fucik 所做的copi(亞洲鯉魚)漢堡,搭配自製塔塔醬和切達乳酪。 圖片來源:Chris Bentley(CC BY-NC-ND 2.0)

芝加哥餐飲店德克的魚Dirk Fucik 所做的「Copi」(亞洲鯉魚)漢堡,搭配自製塔塔醬和切達乳酪。 圖片來源:Chris Bentley(CC BY-NC-ND 2.0)

伊利諾州政府決定用重新包裝行銷(rebranding)來鼓勵人們多吃這個外來魚種。「我們替亞洲鯉魚取了個新名字『Copi』,希望大家會更愛吃這種美味的魚,讓牠們不要出現在河中。」伊利諾州自然資源部漁業署副署長艾倫斯(Kevin Irons)表示。

「Copi」的意涵是「豐富」(copious),意味著這種外來種的淡水魚數量過多,而且牠吃掉太多原生魚種賴以為生的食物。

「不要小看命名」,艾倫斯舉例,「1970年代,大西洋胸棘鯛(學名:Hoplostethus atlanticus,俗稱長壽魚)被當地人稱作『黏液頭』(slimehead),乏人問津。但是,牠上了餐廳的餐桌,菜名叫『橙棘鲷』(orange ruffi)時,卻大受好評,人們說『哇!這太棒了』。由此可見,換個名字,結果大不同。」

伊利諾州於6月22日辦理一場線上會議,正式為四種亞洲鯉魚改名為「Copi」。艾倫斯指出,伊利諾州打算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正式將亞洲鯉魚改名,也計畫為「Copi」登記商標。

伊利諾州政府甚至為「Copi」創立了專屬官方網站「choosecopi」。網站生動可愛,提供「Copi」的基本介紹、營養價值、簡易食譜以及許多料理點子,如「Copi」漢堡、炸魚薯條、墨西哥餅(Taco)、義大利「魚」醬麵、「Copi」水餃、濃湯等等。

官網指出,「Copi」是在地、最符合責任漁業的海鮮選項,有很高的營養價值。牠富含對心血管有益的脂肪酸Omega-3和Omega-6,更是優質的蛋白質來源。此外,「Copi」專吃浮游生物等食物鏈的初階生物、生長快速,所以體內不易累積重金屬等污染物。

官網也提到,食用「Copi」對環境的好處。例如,可以讓玻璃梭鱸(Walleye)、鱸魚(Perch)與湖鳟(Lake Trout)等原生種魚類回到河流與湖泊,復育在地生態,進而保護五大湖區的漁業資源。在地捕撈也能減少食物里程,降低碳足跡。「Copi」更被列入美國加州蒙特利灣水族館海鮮指南(Monterey Bay Aquarium Seafood Watch)的優選名單。

阻止亞洲鯉魚的訴願行動。圖片來源:Tony Webster(CC BY 2.0)

阻止亞洲鯉魚的訴願行動。圖片來源:Tony Webster(CC BY 2.0)

至於「Copi」的滋味如何、適合什麼料理呢?官網形容,牠的味道清爽純淨,比吳郭魚(Tilapia)更美味、比鯰魚更爽口,口感不像鱈魚那麼細碎。

芝加哥餐飲店德克的魚(Dirk's Fish and Gourmet Shop)老闆富奇克(Dirk Fucik)2010年就開始販售亞洲鯉魚商品。他在「Copi」改命的隔週接受《WBUR採訪時表示,改名以來,店裡已經賣出30磅的「Copi」,約是命名前一個月的銷售量。

德克的魚每天可賣出100磅的鮭魚,相較之下,「Copi」銷售量仍低富奇克說,「Copi」價格大約是鮭魚的1/4,這一點是優勢,缺點則是魚刺多。他建議做成絞肉料理會比較合適。

官網說明,提高「Copi」捕撈量,可支持小型、在地漁民與食物加工業者,復興中西部傳統產業。隨著需求增加,餐廳、魚市場、物流業者、食物機構等供應鏈的運作效率也會更好。

2012年的捕撈行動,預估當年度密西西比河捕獲約105噸的亞洲鯉魚。圖片來源:Sarah Gross/美國陸軍工程兵團(USACE)

2012年的捕撈行動,預估當年度密西西比河捕獲約105噸的亞洲鯉魚。圖片來源:Sarah Gross/美國陸軍工程兵團(USACE)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思敏

用容量小小的腦袋練習傾聽與放空,希望所有的溫柔與善良都能被好好地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