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襯鈑龜裂 安全疑慮未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爐心襯鈑龜裂 安全疑慮未解

2012年06月19日
本報2012年6月19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整理報導

圖片來自方儉

近日爆出核二廠反應爐壓力槽內導引爐心水流,支撐頂部導架等爐心襯鈑出現多處龜裂,恐怕久裂成災。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於昨(18)日發布新聞稿確認,核二廠一號機在3月大修時即知爐心襯鈑銲道有2處裂痕,最長接近30公分,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陳宜彬對媒體表示,這是沸水式反應爐的老問題,核一廠也有。

昨(18)日環保團體及立委田秋堇召開記者會,即針對核二廠1號機的爐心襯鈑龜裂,原能會與台電卻只用補足程序文件的方式即同意啟動,表示不妥。田秋堇表示不解,核二廠1號機爐心側鈑龜裂的問題還沒解決,到底急什麼?

襯鈑裂痕6年長10公分

原能會表示,核二廠1號機第22次大修時,用超音波(UT)檢查爐心襯鈑之銲道,結果在編號H4的銲道發現有2處裂紋,分別長 29.6、11.6公分,標號H5的銲道發現有2處裂紋,分別長為10.4、1.6公分;而H4銲道在6年前第18次大修中,即首次發現此2裂紋,分別長19.6公分,10公分;至於H5銲道2處裂紋,6年前無法確認是否有裂紋,經再檢視原存檔紀錄,確認分別長9.2公分,1.6公分。

原能會:應力腐蝕造成裂痕

至於造成爐心襯鈑裂痕的因素,陳宜彬表示,爐心襯鈑在焊接時,易造成鉻沉澱,而出現裂紋的焊道;接近爐心中子釋放最多的區域,在中子照射下,焊道容易脆化,是應力腐蝕的結果。

陳宜彬說,目前核一廠是以大夾子夾住焊道,每次歲修排程檢修。核二廠無立即危險,將於兩次歲修週期後,再查看裂紋成長狀況。

前台電員工:冷熱相交替迫裂

對於爐心襯鈑裂痕,前台電員工李桂林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解釋,早期核二廠運轉時常緊急停機,急停時必須迅速注入常溫的水,溫降率每分鐘約1℃,他研判,襯鈑焊道上的裂縫可能是冷熱交替的熱效應所造成。

對於襯鈑裂痕風險,李桂林認為,如果上下隔板發生錯位,將會造成底下的控制棒難以插入爐心,嚴重將使爐心過熱熔化,不能掉以輕心。

他也指出,因為襯鈑位置敏感,所以很難進行焊接修補,換新也有很高難度,必須把爐心構造物全部移除,是很大的工程。

襯鈑裂痕沸水式反應爐共同性問題

原能會表示,核二廠的爐心襯鈑係位於反應爐壓力槽內的一個圓柱筒,龜裂不會造成爐心冷卻水喪失,僅會使爐心的冷卻水流微量減少。台電公司也說,各種應力因素造成的裂紋,是全球沸水式反應爐共同性的問題,可透過長期監測及必要之維修,確保運轉安全。

台電公司表示,依國際準則完成爐心襯鈑極限負荷分析,顯示H4及H5的水平焊道裂紋,在異常運轉條件或故障狀況下,到下次檢測週期前仍有足夠的安全餘裕,並不影響襯鈑結構安全與控制棒抽插功能,可以繼續安全運轉,並無反應爐解構問題。

緊急事故恐無能應變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表示,福島核事故一發生的時候,除了地震、海嘯外,引起外界最大質疑的,莫過於爐心襯鈑龜裂;因為掛在爐心襯鈑上重要的安全系統都受到地震破壞,無法發揮安全停機的作用,而使得福島核電廠3個機組在海嘯後不久發生爐心熔毀。

此外,德國奇異沸水式反應爐1970年完工,1994年發生一座沸水式反應爐爐心襯鈑裂開,但德國核管單位認為風險太大,因此寧可將反應爐廢爐,也不願維修,而核二廠竟然至少拖8年,還在運轉。方儉認為,台電對此事太輕描淡寫了。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