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議員組團來台:「地震國必須告別核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日議員組團來台:「地震國必須告別核電」

2014年01月16日
本報2014年1月16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地震國必須告別核電!」繼去年日本前總理菅直人來台,包括河野太郎、近藤昭一、阿部知子和加藤修一4位日本國會議員,與國會事故調查委員田中三彥近日也來台參訪,並在16日舉辦演說,不但帶來第一手的福島核災調查資料,更再三勸告同為地震國的台灣,一定要儘早告別核電。

此次來台的日議員為「零核電之會」成員,此會在2012年由日本參眾兩院議員跨黨派組成,正式成員共64人,旨在終結一切核能發電措施。至於田中三彥所屬的「福島事件國會調查委員會」,是日本立憲百多年來,第一次依法設在國會內的中立調查組織。

福島核災成因至今未明 調查員:不能說與地震無關

田中三彥與其參與的調查報告書

「不能說福島核災與地震無關!」曾對福島核災進行半年調查的田中三彥表示,福島核災發生的真正原因為何,至今仍未調查出定論,但日本政府、東京電力公司與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卻一再堅持福島核災與311大地震無關,甚至撰寫報告送到國際原能總署,希望繼續重啟核電之路。

但田中三彥指出,地表震動造成外部電源喪失,變電所的電力無法送入而發生「全黑」、重要配管機器結構物都發發生嚴重的損失與破壞、或是海嘯使備用柴油發電機設備進水發生損害,不管三者中的哪一項造成福島核災,都是因為地震而起。「如果沒有地震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這是毫無疑問的。」田中三彥更指出,核能工業鏈對此充耳不聞,是因若承認核災與地震有關,便得重新檢驗之前所造每座核電廠的耐震能力。

台灣地震危機更甚日本 大地震週期快了數倍

應該嚴肅看待地震對核電廠造成危害的不只日本,日本文科省一再警告「南海9.1」級地震即將於30年內發生,並極可能波及台灣,但台灣人至今知情的卻不多。原能會甚至找來日本擁核學者石川迪夫背書,發表「不管是新舊電廠都不會受地震影響」的言論。

但台大地質科學研究所教授陳文山表示,台灣面臨的地震危機更甚日本,實際檢視台灣核電廠與斷層的關係更會發現,核一、核二廠分別距離山腳斷層5公里與7公里。山腳斷層曾在1867年發生「基隆海嘯」,金山地區便有記載,海嘯高達近13公尺,而核二就在孕震帶正上方,比核一更加危險。陳文山表示,核一雖不在孕震帶上,還是距離斷層太近,安全係數只有0.4G,若地震超過7級,恐怕承受不住所產生的地表加速度。

核三廠則直接座落在恆春斷層正上方,陳文山指出,1721年台南高雄地區也曾發生海嘯,古書上記載死傷人數從百到萬人都有。

台灣活動斷層與大地震時距比較表陳文山說,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於2010年公佈的台灣活動斷層分佈圖中,便可見到有33條活動斷層,且高度與都會區的分佈重合。而台灣近百年來有10個7.0級以上的大地震,陳文山更提出活動斷層發生大地震時距比較圖表,顯示日本的週期是1000年,但台灣由於地層年輕,累積能量快速,車籠埔斷層的週期是350到400年,花東縱谷斷層則為200年。

他進一步解釋,台灣東北有琉球海溝、南有馬尼拉海溝這兩條隱沒帶斷層,在南亞與311海嘯之後,國際間認為隱沒帶斷層將發生8.0級以上的地震,若發生在深海,便會造成大海嘯。

台灣活動斷層與都會人口密集分布區高度重疊。

台電拒開放核一廠 日議員:這種態度正是危險所在

地震多、人口密集,台灣在國際的心目中,早列為極危險區域,因此來台的日本「零核電之會」國會議員對此也感到憂心,直說不知道若發生事故,大台北都會區的600萬人該怎麼疏散。

「零核電之會」成員原訂明日參訪核一廠,經過外交部交涉後,台電仍堅持安全為由,拒絕外國人進入核一廠。

對此,我國立委田秋堇以「國民黨立委蔡正元都能進入日本核電廠參觀了,為何日本議員不能?大概是怕讓田中三彥看出問題,台灣的電廠果然更危險!」反譏。河野太郎更表示,這顯示台、日電力公司都一樣,習慣隱匿事情,同樣不願意將資訊透明化,這樣的態度才是最危險的,沒有完整資訊,全民無法對核能有正確的對話與討論。

他們更駁斥日前台灣當局以311大地震中無事的「女川核電廠」為典範之詞,指出女川核電廠同樣曾發生外部電力喪失、且僅高過海嘯1公尺,沒有發生事故真的是運氣好,並無任何一點值得台灣學習,反觀要是海嘯再高一點、震動再大一點,福島、女川與東海三座核電廠都發生事故,整個日本東岸就會毀滅,議員們強調,「在日本,沒有人會說要效法女川。」

加藤修一與近藤昭一表示,日本目前正在積極開源與節流,除了提出節能對策,也預計從地熱與海洋等再生能源能,發展出足以替代核電的電量。

阿部知子強調,「零核電之會」曾對日本目前現存的50座反應爐排名,要求從最危險的開始廢爐,至少有28座應立即廢止。而再生能源的發展與廢核速度是否能加快?端賴全國人民的想法和態度。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