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萣開路 高市:「明智利用」 環團轟曲解溼地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茄萣開路 高市:「明智利用」 環團轟曲解溼地法

2014年03月17日
本報2014年3月17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高雄市茄萣1-4號道路環評,因生態過於敏感、缺乏相關專家,專案小組決議交由大會決定。近日國際濕地與鳥類專家來訪,高雄市長、副市長則以撥不出時間為由婉拒,前天(15日)市府新工處更以新聞稿捍衛開路的正當性,甚至說是明智利用;對於開路不確定過高恐影響黑面琵鷺則隻字未提。對此環團搖頭,批市政府自作解釋、曲解溼地法精神。

茄萣溼地豐富的鳥種,與洲仔溼地完全不可同言而喻。圖為黑面琵鷺與高蹺鴴同飛。(攝影:茄萣生態文化協會鄭和泰)

洲仔溼地人煙雜沓水雉來,明智利用是開路

對於近日SAVE(「國際黑面琵鷺後援聯盟」,Spoonbill Action Voluntary Echo International)團隊到訪茄萣溼地,並提出相關見解,認為不開路、發展區域經濟計劃,是當地永續的契機,以及媒體一連串報導,高雄市政府工程局新建工程處卻以新聞稿指出,茄萣1-4號道路開發兼顧生態保育。

新工處表示,依據黑面琵鷺普查結果,2011年度於茄萣溼地共計34隻,自1-1及1-6號開闢完成後,黑面琵鷺數量逐年增加,並未因道路開闢通行後致數量減少。

新聞稿再度舉左營蓮池潭洲仔溼地為例,緊鄰高鐵、台鐵、捷運三鐵共構及比鄰翠華路,周邊大樓林立,交通及商業活動十分繁忙,因此在翠華路與洲仔溼地採用隔離綠帶及生態工法營造溼地景觀,讓消失40餘年的水雉重現洲仔溼地,最近觀察已經有6隻水雉在洲仔溼地繁殖的紀錄。

「濕地洲仔濕地成功經驗顯示道路的開闢是可透過各種生態工法,減緩對生態影響而與溼地共容。」

1-1道路已經將茄萣溼地剖半。(攝影:廖靜蕙)新工處表示,立法院在去(2013)年6月三讀通過「濕地保育法」,前內政部長李鴻源表示,「濕地法最重要的精神就是明智利用」,最重要意義是讓生態保育跟生活之間取得平衡,「溼地很重要,但不是為了生態保育,什麼東西都不能碰。」言下之意,似乎仍認為保育與發展是對立的。

明智利用乃指從來之利用兼顧永續

依據「溼地保育法」第4條,「明智利用」的定義,是「指在濕地生態承載範圍內,以兼容並蓄方式使用濕地資源,維持質及量於穩定狀態下,對其生物資源、水資源與土地予以適時、適地、適量、適性之永續利用。」

茄萣溼地公園。(圖片來源:高雄市工務局)

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說,溼地法所說的明智利用是指「從來之利用」,民眾既存利用溼地的行為,如農、漁、林、牧,不因溼地法而影響其權益,並能兼顧溼地的永續利用。他批,高雄市平地的溼地以及人工溼地,是由工務局養護工程處負責新建、養護,仍以公園思維來治理溼地,因此在溼地種植漂亮的園藝物種,開路當作是明智利用。

依據溼地法精神,利用原則應優先迴避,其次選擇減輕,最後甚至需談到補償,而高雄市將開路是為明智利用,林昆海批違背溼地法精神、硬凹。

林昆海指出,黑面琵鷺的數量增加,跟全球數量增加有關,再加上台南已無法滿足其需求,因此往外擴散到茄萣,和高雄市政府開路並無關聯。1-1、1-6號道路2010年即已完工,「有工程,黑琵就不會飛到這裡」。

錯把黑琵當水雉  洲仔水雉數不足掛齒

工程局把洲仔溼地水雉拿來跟茄萣溼地的黑面琵鷺做比較,更是「錯把馮京當馬涼」。台灣濕盟秘書長謝宜臻表示,洲仔濕地是濕盟營造成功的案例,但是,這其中有許多的前提和茄萣的條件大不相同。已經多次聲明茄萣濕地無法比照洲仔濕地的案例,但3次環評會議,都被市府拿出來當樣版、當擋箭牌。

他指出,洲仔保育的水雉是小型鳥類,和國際瀕危的黑面琵鷺所需要的面積差距甚大。洲仔除了有綠籬之外,一直維持著高密度的棲地營造工作,每天至少有5人以上維護棲地環境;而淡水埤塘的綠籬容易形成,鹽分地帶非常困難,需要時間,更不可能透過工程發包來完成。

「大型鳥類難以人工營造其所需要的環境,大鵬灣也曾經有黑面琵鷺,但因經營不當,雖有其他鳥類聚集,黑琵卻不再來了。」謝宜臻說,洲仔濕地雖然一直受到讚揚,但鳥類生態資源無法再爬升,在半瓶山和龜山之間綠帶環抱,勉強9公頃面積維持有5-7隻的水雉。「相較於官田水雉復育區15公頃卻有150隻以上的水雉和密密麻麻的其他鳥類,實在不足掛齒。」

國際專家指出,黑面琵鷺需要200公頃的棲地,必須涵蓋茄萣溼地南邊的遊艇工業區、大山東西側的濕地,才能構成完整的黑琵棲地;道路不僅切割,造成地形地貌的改變,土堤、淺灘的消失,也會有光害、噪音等,不確定因素過高,恐影響黑面琵鷺的棲息。

林昆海也說,高雄市政府不能耽溺於洲仔溼地的經驗,就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可以一概而論。

1-4道路切割勢必影響黑琵棲息地。

茄萣溼地環評不願專家與會將成僵局

高市茄萣區1-4號道路開發環評,經過3次專案小組初審會議,因無法確認開路對茄萣濕地黑面琵鷺影響有多大,逕送環評大會討論。專案小組無法做成決議的關鍵在於缺乏專家委員出席。

雖然環團屢次建議應邀請鳥類生態專家與會,卻遲遲未被接受。若不邀請鳥類專家,林昆海懷疑環評該如何進行。

區域經濟發展才能兼顧永續

近日雖有國際黑琵專家訪台,也透過中華鳥會協商與市長會面,但陳菊以兩周內都無空檔為由拒絕,幾位副市長也都撥不出時間來。專家的意見也透過媒體批露,工程局還是發出顯有定見的新聞稿,環保團體表示遺憾。

SAVE團隊一再肯定茄萣溼地的重要地位,建議讓保育達到發展區域經濟的目的,而非大興土木破壞生態。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