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百年老街文資驚險 招牌石板路、鑄鐵蓋拆除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三峽百年老街文資驚險 招牌石板路、鑄鐵蓋拆除記

發表日期 2016/04/22
本報2016年4月22日新北訊,林倩如報導

今年2016慶祝三峽老街百年,3月12日至4月24日又時逢梅樹月藝術祭,諷刺的是6日卻在無預警情況之下,街前廣場的石板地舖面、文化鑄鐵雕版遭區公所怪手迅速拆除、替以柏油道路。此舉引發在地居民、文化工作者強烈反彈抗議,並於17日成立「三峽文資守護聯盟」展開串連,19日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赴現場視察,裁示10月前完成復舊工作。

三峽老街拆除事件自發生、幾經協調到新北市迄今做出正面回應,短短兩週時間,文資團體民間動員,雖可說是益發成熟,仍不敵遍地文資劫難烽火,尤其17日聯盟成立當天,全台僅存太子樓式穀倉的彰化市農會倉庫亦突被強拆,文化資產保存面對地方勢力、開發建設等等現實逼迫,處境依舊艱難。

6日,三峽老街的石板路、鑄鐵地磚、無預警被拆除。圖片來源:邱天祿。

6日,三峽老街的石板路、鑄鐵地磚、無預警被拆除。圖片來源:邱天祿。

原有歷史文化地面公共藝術裝置。圖片來源:Ching-kuang Li。

原有歷史文化地面公共藝術裝置。圖片來源:Ching-kuang Li。

還原遭毀現場 完全猝不及防

三峽老街為全國172條老街中最長且保存最完整的歷史街區,歷經1991年劃定三級古蹟、1993年解除指定,一度面臨拆除命運,2006年在學界、地方人士奔走努力下,辦理「三角湧老街傳統建築復舊工程」,其中共有60片鑄鐵地磚,今被拆除的30片位於入口廣場,乃重塑老街意像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同時見證著這一段難能可貴的老街再造文化運動。

聯盟成員、李梅樹紀念館專案張柏宥娓娓道來事件始末,6日早上九點,長福街和民權街口著名的街前廣場,區公所工務課僅貼上一紙施工公告隨即動工,一天之內就處理完了,包括花崗岩、青斗石板的石材,翻模自李梅樹畫作的鑄鐵雕版,還有富含三峽人文、產業開發歷史的鑄鐵雕花水溝蓋,均遭拆除。

他表示,事發太突然,在李景光館長臉書上看到訊息,夥伴根本來不及阻止,「且刨除後被視為廢棄物處置,景觀造型鑄鐵板一度還被載至宰樞廟前路旁放置,而後才經陳區長指示移至活動中心暫時保管;至於石材則不知清運何處了,只有少數完整幾塊被文史工作者搶救下來。」

積極動員守護 不讓李畫伯委屈

消息流傳發酵,翌日7日李梅樹記念館發起網路連署,說明當初懷著一份鄉土情懷反饋老街整建,無償提供國寶級藝術家李梅樹作品圖像版權以生產鑄鐵地磚,十年後慘遭如此粗暴、不尊重的對待,令人傷心、痛心、憤怒。紀念館的立場堅持恢復原狀,若最終決議改變裝置地點,授權的鐵磚將收回銷毀;並拒絕出席未來公部門所舉辦之老街百年活動,另不排除向區公所提出告訴。

遭拆除的鑄鐵雕版和水溝蓋,包括三峽拱橋、以藍地黃虎旗紀念三峽的戰役、早年米粉和茶葉的包裝圖案、林占梅歌詠三角湧的詩作,李梅樹的畫作等內容,幾乎是三峽的人文與開發史。圖片來源:Ching-kuang Li。

遭拆除的鑄鐵雕版和水溝蓋,包括三峽拱橋、以藍地黃虎旗紀念三峽的戰役、早年米粉和茶葉的包裝圖案、林占梅歌詠三角湧的詩作,李梅樹的畫作等內容,幾乎是三峽的人文與開發史。圖片來源:Ching-kuang Li。

中華電信旁的入口廣場緊鄰福安宮,最早地方發展的核心區域,鋪設柏油路面而失去古樸特色。攝影:林倩如。

中華電信旁的入口廣場緊鄰福安宮,最早地方發展的核心區域,鋪設柏油路面而失去古樸特色。攝影:林倩如。

「老街創造很多第一,曾是第一條指定市街類型古蹟,後來更開了老街改造文化運動的先例,石板地、鑄鐵磚所費不貲,且是修復後2007年榮獲國際大獎的內容條件。遺憾公部門帶頭破壞,缺乏文化意識,常造成難以挽回的錯誤。」他也質疑,三峽里里長黃宗祥主張的「交通安全」理由並不成立,黃擔任四屆里長,早可反應改善路滑為何拖到現在?何況諸多防滑機制,或規劃行人徒步區,毫無協商、直接刨除當是最差的選項。

8日,區公所召開協調會協商,場面火爆不歡而散,沒有結論;11日,部份聯盟夥伴同區公所面對面會談,區長陳健民釋出善意,就復原做討論;12日新北市市長朱立倫於市政會議中,怒斥石板路遭拆事件為「不幸的錯誤」,公開致歉、指示立即補救,再到19日聯盟與副市長侯友宜進行正式會議,達成初步共識,入口廣場將透過公民參與式設計進行復舊,預計10月前完成,爾後才舉辦老街百年慶活動。

另一方面,10日,三峽在地青年、社區人士、文史團隊、社區營造單位等集結開會,研討事件後續行動,決定聯合成立「三峽文資守護聯盟」,向政府表達訴求,除誓言捍衛地方珍貴的文化資產,希望以此作為典範,喚起社會大眾對文資的重視。17日,聯盟於祖師廟辦理成立大會,宣示四個訴求如下:一、街景復舊,安全並重;二、修正錯誤,公佈決策;三、重劃範圍,老街新生;四、落實法規,重視維護。

張柏宥補充,第二點尤其針對黑箱程序,不只紀念館,甚至老街管委會,沒有人知情,該決策怎麼出來的?要求調查原委、予以公開,避免文資悲劇繼續在台灣各地一再重演。又比如第三點「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保留建築立面、街屋而不包括路面保護,希望有機會擴大指定範圍及定義。聯盟亦特別邀請大溪、鶯歌、土城、新店等地區的文資夥伴,凝聚因應新北市文資爭議的力量,齊力謹慎監督之。

17日,三峽文資守護聯盟聯盟成立大會。圖片來源:邱天祿。

17日,三峽文資守護聯盟聯盟成立大會。圖片來源:邱天祿。

三峽文資守護聯盟聯盟召集人張光驊。圖片來源:三峽文資守護聯盟。

三峽文資守護聯盟聯盟召集人張光驊。圖片來源:三峽文資守護聯盟。

觀光的自治 文化的三峽

步出紀念館往老街,梅樹月於本周末即將進入尾聲,把握春光時機片刻走訪;三峽老街街區管理委員會常務委員、元春大藥房老闆陳瑞穗則熱心招呼。土生土長第六代的他細數百年風華,1895年日本人在三峽登陸台灣,1916年成為日治時期第一個實行市區改正的街區…….,處處拾景惜情,「小時侯,整個街道拱廊都是遊樂場,我家是街上第一家、現也是唯一一家藥房。」老街保存過程經歷20餘年爭取整建的波折動盪,地方贊成反對多方角力,由上而下強制保存轉變到由下而上在地參與、形成共識的每一個階段,他都切身實際投入社區營造運動。

2007年2月完工整建,陳瑞穗坦言整修後的維護經費更是另一個難題和挑戰,希望政府核撥補助成立基金,以孳生之利息支應維修工程,此外,管委會亦主動找企業洽談認養,朝向自給自足永續發展觀光,不仰賴公部門全額挹注。「里長每一個月五萬元的零星工程款,當初如果拿來作為改善路面的減速或止滑工程,這麼多年下來問題也早就解決了,何必一定要拆掉石板道路?難道真的是為了安全因素嗎?」

張柏宥嘆道,這麼多的文化資產,受限於預算不足,即便列管往往缺乏經費予以適當維護,加上《文資法》法規軟性、文資審議的不友善,不時遭遇險境,「無論如何,仍希望在保存的過程,大小文資均受到同樣的重視。」原老街預定6、7月辦理的百年慶如今延期,等待重獲新生之日,這次事件不幸中的大幸可說是「從此,激發了三峽人更團結。」

元春大藥房老闆陳瑞穗,描述三峽老街百年風華歷史點滴。攝影:林倩如。

元春大藥房老闆陳瑞穗,描述三峽老街百年風華歷史點滴。攝影:林倩如。

梅樹月卻發生文資危機,顯得無比諷刺,原預計將鑄鐵作品改移到長福橋設置。攝影:林倩如。

梅樹月卻發生文資危機,顯得無比諷刺,原預計將鑄鐵作品改移到長福橋設置。攝影:林倩如。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

作者

林倩如

唸的是跨領域藝術和社會發展,而仰望著山野、也想奔向大海,書寫、行動、環境、多元差異文化,追求自由的移動,深邃回應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