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想的不一樣 Google解釋台灣綠電為何「不夠綠」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跟你想的不一樣 Google解釋台灣綠電為何「不夠綠」

建立於 2017/02/02
本報2017年2月2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以使用100%再生能源為目標的Google,2013年底資料中心落腳在彰化。但近年卻頻頻傳出台灣有綠電,Google卻買不到「純」綠電的消息。許多媒體也報導,這是因為台灣的綠電與燃煤、核電、燃油等電力都在相同的電網運輸,混了灰電,所以綠電「不夠綠」。對於普遍對「純綠電」存在的誤解,本報特別詢問Google、經濟部能源局與綠色和平,以澄清真相,並揭露Google的綠電藍圖。  

誤解  「100%純綠電」不代表拉專線直供

一般認知裡,從綠電發電廠拉一條電線直接到用戶端(亦即「直供」),完全不混其他燃煤、燃氣、核能等電力,這才能叫做「100%純綠電」。 

「國際間所講的100%綠電絕對不是直供!」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再生能源專案主任蔡絲婷強烈反駁這種迷思。 

綠色和平從2009年起每年提出全球ICT(資通訊產業)再生能源使用評鑑報告,並要求企業承諾100%再生能源。蔡絲婷解釋,直供只能用在鄰近地區或社區,根本無法達到規模化,也無法促成再生能源發展,「沒有人在講直供,國際間討論的是『代輸』」,她再次強調。

經濟部能源局能源技術組組長蘇金勝也表示,雖然「直供」是物理上的100%純綠電,但實際上全世界都不是這樣的作法。

所謂代輸是由用戶直接跟發電廠簽約,發電業者再透過公共電網(併網)將電力傳到用戶。以自來水系統比喻,等於是水源公司直接將水注入水庫,透過現有自來水管道送到家戶,家戶一打開水龍頭就能得到水,水費則付給提供水源的特定公司。
代輸的好處是不需要額外拉電線,使用既有的線路即可供電。此外,當再生能源電廠暫歇性電力下降時,電網仍可穩定提供電力,不會因此中斷電力。 

Google也澄清,說Google想要自己蓋電廠這是誤解,Google並不會採用直供,因為太陽能、風能都是間歇性的,無法穩定提供電源,唯有併網才能提供Google 資料中心持續、足夠的電力來源。

Google台灣資料中心啟用典禮(資料照片)。來源:彰化縣政府。

確保買到「真」綠電 :Google推「國際再生能源憑證」制度

既然電力只能透過併網傳輸,為確保買到的電確實生產自再生能源電廠、沒有超賣、或重複售出,國際間採用方式是經第三方認證的再生能源憑證(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REC)。由於目前台灣並沒有這套機制,Google因此於2016年4月宣布,將為非營利組織資源解決方案中心(Center for Resource Solutions,CRS)提供種子資金,在亞洲地區推廣再生能源憑證。 

不過,經濟部自2014年就開始推動台灣的綠電認購,並以前一年度的綠色電力總量訂出可售出的綠電總量的上限,確保綠電不超賣,這個由官方掛保障的綠電認購的機制,為何Google不買帳,而要另外推動綠電憑證?

Google 解釋,一是希望有第三方的國際認證,讓憑證能與國際接軌,二是希望能自行決定購買綠電的電廠,雙方簽訂穩定的合約。 

過去,所有獨立電廠的電力跟綠電都只能賣給台電,再透過台電將綠電額度賣給認購的企業或個人,客戶只能向台電買電,無法自行決定向誰購買。這個限制將隨著今年一月三讀通過的《電業法》修正而部分解禁。

蘇金勝表示,《電業法》通過後,綠電售電業者都可直接賣電給用戶,由雙方決定價格與協議內容;政府也會推展再生能源認證制度,認證單位並未限制一定要政府來做,不過,還是要經政府授權以確保其公正性。

憑證只是第一步  綠色和平力促簽訂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PA

但是,綠色和平卻指出「國際再生能源憑證」還是不足以發展綠電。蔡絲婷說,目前國際間憑證價格比電力價格低很多,所以有些企業開始買憑證,但公司的電力卻依舊使用化石燃料。

綠色和平認為業者不能只買憑證,應該直接向綠電電廠購買再生能源的電力,並簽定長期的購電合約(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PPA)。這可以讓綠電電廠因為長期合約決定生產「額外的」綠電,也可以合約向銀行申請擴增設備的貸款,這才是推動再生能源發展的長遠之計。 

Google也坦承,2017年Google的全球營運將100%使用再生能源的承諾實質上已經達成。亦即透過購買其他地區的綠電,即便目前無法在台灣購買綠電,Google一樣可以達成100%綠電的承諾。

Google藍圖:促台灣成亞洲第一個綠色電力自由市場

Google 想做的並不是只有「100%」綠電而已。基於地區平衡發展,Google希望能在亞洲區帶動再生能源交易,而「國際再生能源憑證」則是這場綠能交易的基礎。

Google說明,憑證是為確保用戶在取得再生能源時能有一套具公信力的標準驗證和衡量機制,作為公司跟台灣的綠電廠簽訂購電交易或是協議的基礎。Google所設想藍圖也不僅止於Google本身,它希望所有想買綠電的公司一起加入這個體系,如此才能形成一個完整而且穩定運作的市場。

Google說,亞洲區現在還沒有憑證制度,如果能從憑證制度開始,建立一套穩健的再生能源市場,台灣可望成為亞洲第一個綠電交易的中心,也會吸引更多國際資料中心來台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