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都想搶的台灣第一張PPA  專家解析:為何要直接跟業者買綠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Google都想搶的台灣第一張PPA  專家解析:為何要直接跟業者買綠電

2018年01月26日
本報2018年1月26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本月中傳出國內第一筆綠電自由化交易即將由Google拿下的傳聞,隨後又扯出賣方有陸資涉入的疑雲。Google至今雖未正式出面回應,不過以100%綠電為目標的Google公司,為何捨去直接以市場機制直接購買綠電憑證的捷徑,費心找尋綠電電廠簽購電合約,再來取得綠電憑證?

經確認,Google這種在台採購綠電的交易模式就是「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簡稱PPA)。PPA是什麼?為何國際大廠如Facebook、Google、Apple都紛紛投入?

20180123再生能源購電協議專訪MARK PORTER

近年來,更多企業將永續設為經營目標。(統計至2017年1月)資料來源:洛磯山研究所

在台灣第一張PPA即將出爐之際,本報專訪長期輔導企業簽署PPA的專家,美國洛磯山研究所經理波特(Mark Porter),請他說明PPA的特殊之處,並深入剖析國際與亞洲的發展趨勢。

問:從市場上購買綠電憑證簡單又便宜,為何要以簽署PPA的方式取得綠電憑證?這做法對環境、對業者有何好處?

20180123再生能源購電協議專訪MARK PORTER

美國洛磯山研究所經理波特(Mark Porter)深入剖析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PA。攝影:陳文姿

波特:直接從市場上購買綠電憑證確實很便利,許多公司也都這麼做,一樣可以達成100%綠電的企業承諾。但部分綠電憑證並未註明來源[],買家難以追蹤這是由哪家公司、哪個地點發出的綠電,又對當地社區造成何種環境與經濟影響。

透過簽署PPA,買家直接要求特定綠電業者生產綠電,不僅綠電來源明確,效益可以掌握,而且還會產生「額外性」。也就是說,這些綠電不是現有的,而是因為簽約而新增的,等於鼓勵再生能源發展,並為帶來額外的就業與產值。

有些買家特別強調「在地性」。透過跟在地綠電業者購電,將綠電的好處都留在當地社區。這是購買綠電憑證辦不到的事情。

簽署PPA的過程確實比較複雜,各家業者願投入的理由不同。有些企業本身就強調永續目標,有些是為了符合公眾對企業的期望,有些則是因為產業鏈的要求。例如Apple就要求供應鏈100%使用綠電。

問:企業簽署PPA時,最在意哪些事項?主要的困難跟阻礙是什麼?

波特:這要回歸企業購買綠電的原因,是為了減碳、形象、還是與社區共榮?企業間差異性很大。但假如我是買家,我的第一考量是綠電公司跟當地社區的和諧。

不少地方都曾傳出風機或太陽光電與地方的衝突。買家簽署PPA時,如果他所購買的綠電跟民眾爆發衝突並上了新聞版面,這對買家的形象反而是傷害,這也是買家最不樂見的。

簽署PPA最大的障礙通常發生在內部。對於大部分的公司而言,這都是前所未有的經驗。財務部、業務部、法律部等跟董事會都必須進行評估。意見整合可能花上很長的時間,但有過經驗後,後續的合約簽訂就會加快很多。

問:以太陽能跟風能來看,企業偏好哪一種?台灣正在積極發展的離岸風電有可能成為PPA的選項嗎?

波特:太陽光電或陸域風電並沒有差別,二者建置時間都很短。以美國為例,陸域風電比較常見,主要是企業想要購買很多的綠電時,風電比較容易符合企業要的規模。

目前離岸風電的電力大都由政府收購。離岸風電的建置時間長達六、七年,簽署購電合約的風險也較大。但對於打算長期大量採購再生能源電力的企業,簽訂離岸風電的PPA並非不可能。

0412-11

Google全球經驗顯示再生能源的成本具競爭力。資料來源:Google

問:PPA的全球趨勢是什麼?亞洲的現況如何?

波特:目前PPA的市場主要是在美國。這是因為美國對於綠電的補貼是透過稅額減免,而歐洲多採用躉購制度(Feed-in Tariff),由政府收購綠電。

躉購制度行之有年,程序簡便又穩定。即便政府綠電收購費率一降再降,多數綠電業者還是偏好賣電給政府。不過,政府不會永遠支付這筆錢。當政府綠電收購價降到一定程度後,就會有更多綠電業者選擇PPA。PPA讓綠電售出的管道更多元,市場發展也更健全。

美國PPA市場自2012年起有較明選的增長趨勢,2015年因稅務政策調整而急速上升,2017年回歸穩定,但購賣量依舊很高。我們見到許多新買家進場、不再限於IT資訊產業,也有許多小買家打算加入。

20180123再生能源購電協議專訪MARK PORTER

IT產業是PPA的主要買家,但2017年消費性產品業也積極投入市場。資料來源:洛磯山研究所

由於國際大廠開始要求產業鏈也要使用百分之百綠電,這股簽署PPA的效應將從美國延伸到其他供應鏈國家。在中國部分,因為法規限制多,加深了PPA簽署的困難度。日本、越南都已經表達高度興趣。整體而言,亞洲市場才正起步。

20180123再生能源購電協議專訪MARK PORTER

除了IT龍頭,不同產業也都陸續投入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PA。星號代表新加入的買家,米字代表2017年多次簽署綠電合約的買家。資料來源:洛磯山研究所

問:在推動PPA上,政府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波特:PPA基本上是自由市場,政府要做的就是建立一套穩定而且明確的政策架構,不要出現大幅度轉彎。當企業可以預測未來趨勢,自然會做出最好的決定。

透過補貼或減稅措施固然能激勵市場,但我個人對於干擾市場的作為持保留態度。補貼或稅務時常變動,市場也隨之大起大落。美國就曾發生過好幾次這種狀況,市場變得難以預期,企業等待下一波補貼而遲遲不肯進場,這對建構一個健全的投資環境反而是不利的。

註:部份綠電憑證(REC)的電力與認證是可以分開交易的——即所謂的電證分離(unbundled REC)。因為憑證與電力分開,在多次交易轉手之後難以追溯原本發出電力的發電業者,這種交易的資金流所造成的環境和經濟效益也難以評估,對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或是推動再生能源發展的實質助益非常有限,所以波特形容這種憑證是「低品質」綠電憑證。
 
台灣綠電憑證T-REC規範再生能源發電業者的綠色憑證為電證合一(bundled),不可分開交易。(資料來源:綠色和平提供。)
 
0412-13

Google 彰化資料中心。資料來源: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