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小病毒危及石虎 先管好自由活動犬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預防小病毒危及石虎 先管好自由活動犬貓

2018年05月07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報導

承接上篇)面對石虎路殺死亡事件,令人意外的背後因素是「犬小病毒」;而流浪犬貓是主要散播病毒的保毒宿主,石虎保育能否成功,分別管理流浪動物和保育業務的跨局處合作成效,將扮演關鍵影響。


台灣愛虎好,原來要先管好流浪犬貓!圖為石虎資料照。攝影:陳美汀

流浪犬族群估算 關乎石虎一線生機

依據屏科大獸醫系家犬監測的結果,犬小病毒廣泛分布於台灣犬隻身上,但是自由犬隻缺乏數據,只能推論情況更嚴重。自由活動的犬隻隨著道路開發暢行無阻,尤其喜歡破碎化的棲地,這都增加野生動物感染小病毒的機率。

屏東科技大學野保所助理教授陳貞志表示,犬貓的密度遠高於石虎密度,再加上這是一株外來種病毒,自由活動的犬貓是小病毒的主要保毒宿主。最有可能的傳播管道是犬貓,應該從犬貓著手,尤其是流浪犬貓;雖然也須同步進行石虎的疾病預防,只是,捕捉石虎注射疫苗的難度相對較高。

目前政府部門分工:農委會畜牧處依據《動物保護法》掌理流浪犬貓事務,農委會林務局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掌理瀕絕物種保育事項。

流浪犬貓族群數量估算,是第一步。台灣的流浪犬隻到底有多少?農委會歷年來每二年一次家犬調查,是以分層抽樣調查後,以統計方式推估(非普查);不包括流浪犬。流浪(遊盪)犬調查則5年1次,最近的是2015年。去(2017)年家犬1,777,252隻、家貓733,207隻2015年流浪犬隻數為128,473隻

但畜牧處這項資料準確度無法令人信服,原因出在方法不正統。流浪犬貓族群數量,應以野生動物族群數量的調查研究方法著手。陳貞志說,國際間做流浪犬隻族群估算,都是從野生動物研究方法而來,研究方法、調查技巧技術都會比做圈養環境的研究人員好。無論聯合國、WHO,都建議野生動物研究專才的人,而非畜牧系統。

另外,家犬家貓調查,或能以家訪、普查方式進行,是比較精確的方式。

「要知道有多少量才知道怎麼管理。」陳貞志認為,沒有基礎調查或基礎資料不正確,就無法訂出目標,缺乏目標怎麼做都不會成功,這也反映了何以民間推動TNR多年,仍無法回答流浪犬隻是否減少。

愛石虎  流浪貓犬打疫苗、絕育

另一方面,石虎到底有幾隻?陳貞志特別詢問幾位從事石虎研究人員,從未有過族群估算,因此苗栗縣或台中市政府500隻的說法不知從何而來的,卻讓多數民眾認知為基礎事實,這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流浪犬如果不能帶回家,那麼就絕育、打疫苗。資料照片,廖靜蕙攝。

陳貞志表示,完成流浪犬基礎調查,不只是處理流浪狗的事情,還關乎野生動物保育的問題,甚至環境、公共安全、人畜共通傳染病等議題,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不同單位橫向聯繫更是關鍵。

「犬貓健康管理應先行建立自由活動犬貓之小病毒免疫緩衝帶,來防止石虎感染小病毒及避免病毒從其他區域傳入。」為了不讓犬小病毒影響石虎族群,流浪犬貓的族群疾病管理為重點,例如疫苗的注射,疫苗注射能對已知的犬小病毒產生抗體。

陳貞志說,相對於工程款,疫苗的經費微不足道,卻更有助於石虎保育。他建議鎖定苗栗縣幾個石虎族群密度高的區塊,如三義、銅鑼、通霄等地,準備好一些影響石虎族群的疾病疫苗,以縣政府疫苗注射隊為主,聯合當地民間組織,為流浪犬貓施打疫苗,阻絕犬貓成為疾病傳染的機會。

另外,以TNR管理流浪犬貓族群,必須引入新興技術,例如避孕疫苗。陳貞志解釋,TNR的過程很費時間,但避孕疫苗透過口服、打針,可省下照顧的時間,應受重視、引入。

當流浪犬隻影響瀕絕物種時,兩個同在農委會底下的局處本該合作。但政府部門間,即使是跨局處溝通聯繫也相當困難,這也不是新鮮事;未來保育事務到環資部,更牽涉到跨部會合作。陳貞志說,野生動物和人為畜養的動物之間的互動十分頻繁,彼此影響大,例如禽流感、犬瘟熱,以及石虎面對的犬小病毒,都證明保育無法脫離這個本質。(系列報導完)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