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核電充滿謊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核電充滿謊言

建立於 2013/06/13
本報2013年6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菊地洋一2003年替核四施工工地品質打下3分的前美國奇異公司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近日第三度來台,昨(12日)在公開演講中疾呼「核電是充滿謊言的事業」,提出核四千萬不可運轉的建言。同時,當民間團體設法讓菊地再次察訪核四工程現場時,遭台電以「額滿」、「外國人不得混在本地參訪團」等理由拒絕。

菊地洋一在奇異公司任職時,原欲成為派台幹部,但因台美斷交而留在日本,參與了日本東海核電二號機、福島第一核電六號機的設計與建造。菊地懷抱夢想,認為是「男子漢該做的事」而進入核工界,但進入後卻他發現核電充滿謊言,有許多設計不良與層層欺瞞。因此從1973年到三哩島事件後一年1980年辭職,短暫的7年核工生涯,卻讓他將餘生都以「建核電廠的人」身份投入反核。

菊地直言,核電的技術其實仍非常不成熟,是人類尚在摸索的科技,不但設計上還有缺陷,且執行中也大有問題。對於核四,菊地提出不能運轉的理由,分別為地震與施工品質低劣。

菊地表示,人類目前還無法克服地震帶來的危害。日本最近才證實了,福島核災便是在地震就已經造成了配管、馬達等機組斷裂與毀滅性的故障,並非海嘯造成電源喪失,才發生無法冷卻與爐心熔毀。而台灣與日本都屬地震頻繁的地帶,日本海溝目前已經證實延伸至沖繩,但看走勢極有可能其實連到台北,而日本學界都在預測九級以上的大地震將要發生,相當可能連動到台北。

目前已知核四半徑80公里的海底,擁有70個以上的火山,其中至少11個是活火山,且5公里內就有巨大的活斷層。但台灣核電廠的耐震係數多只有0.3~0.4G,菊地批評,這顯示台電對此完全沒有準備,實在讓人不安。

2006年參訪核四時,眼見工地混亂的場面,菊地打下超低的「3分」,「工程品質遠不及日本一般的大樓,我本來甚至想給負分,3分是因為台電還願意讓我進去看的誠意而來的。」菊地以「不可思議」來形容他當年所見場景,除了工地凌亂,他更看到焊接工程沒有台電人員全程監工等亂象,而台電卻以「相信下游包商,都交給他們」的說詞回應。

菊地表示,類似的狀況其實在日本的核電廠亦然,菊地在福島第一核電六號機的建造後期擔任統籌的總工程師,眼見大小包商皆不願意承認錯誤,幾乎為核工界的「企業文化」。菊地指出,當他在試運轉前提出發現的問題,東電的員工卻下令不准再修理,甚至對其他包商表示「不要理那個GE的菊地!」

菊地分析,由於東電的年輕員工害怕,若無法如期開始運轉造成賠錢,將影響到自身的晉升,下游的包商也擔心失去之後的工程而選擇噤聲,許多明顯的錯誤便如此層層故意忽視。菊地更透露,當六號機完工後,他仍在廠內工作一年,不停製作變更設計的報告,而這些報告,也無人能去一一檢驗實際狀況,最後送出的文件有兩卡車之多。

「遇到問題,台電的員工敢呈報嗎?」菊地反問台灣。

演講現場一名自稱有近30年核工經驗的台電員工郭先生說,只要控制棒能插入、冷卻水運作沒有問題,核電廠便會是安全的,他更樂觀表示,「不能說一百分,但至少有七八十分,我可以拍胸脯保證!」此言引發爭議,核工專家賀立維更搶麥克風講說,「核四廠被監察院糾正彈劾十幾件、核四廠變更原廠設計一千多項,這樣怎可能有七、八十分?」他表示自己被氣到簡直說不出話來。

賀立維更向菊地回應「你剛剛說的台灣都有,而且過猶不及!」貢寮居民也指證歷歷,表示許多核四包商都曾私下向他們表示「絕對沒信心」,因為他們大多在沒有監工的狀況下施作工程,而出現很多荒謬的成品。

菊地表示,日本擁核派也是強調安全與層層把關,但有「剩餘風險」,而這些風險,卻要由全體國民來負擔。而對於台灣當局與台電宣稱日本目前處於核電復興期的說法,菊地說,福島核災根本沒有結束,核電在日本不但不是處於復興期,而且是瀕臨絕種才對,因此政客才開始積極向國外推銷。

菊地更指出,核電廠從建造到發生事故後的收拾,用了許多的移民、遊民,受黑道逼迫的底層人口做為工人,因此他稱核電是一種歧視,「請想想那些在核電廠裡工作的受曝工人!」

菊地這次的來台,卻無法再次進入核四廠檢視。對於台電以「額滿」、「外國人不得混在本地參訪團」等理由拒絕。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洪申翰認為,台電此舉出於防衛,「他們害怕真正了解核電工程的人進到核四廠給一些真正的意見。」菊地則對核四表示「這麼危險的核電廠還要繼續蓋,是很不明智的。」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