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20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攝影賞析:飛羽懺情錄

文字/攝影:munch

原本對於拍鳥客,總覺得有點傻,揹著那麼重的器材,到處找鳥,甚至傻呼呼的躲在山巔海濱,為的只是一見心目中的鳥類;更誇張是一位朋友,拍鳥成瘋,一連數個周日到同一個地點,為了就是求得一張好照片。

瘋了!對於這類的拍鳥人,覺得他們非瘋即傻,竟然拍鳥成痴,被鳥玩成這個失魂神樣。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鸕鶿之雪森林

木麻黃林上群聚休息的鸕鶿

 

作者:蔡亦菱

金門,有一片雪森林是鸕鶿的傑作,這片人字型的天空,是顱鶿作的相框。如果在飛機降落金門前的那個轉彎時看去,就是那片森林,正撥動它深邃睫毛的情景。如果在冬季的某個傍晚,日落起始點往天空看去,會是鸕鶿最不吝惜地、不間斷地發送牠創作相框的時刻。兩種景色都叫人睜大眼睛、拉長耳朵、張著嘴巴,驚喜地站著不捨得動。精采內文

 
  自然書訊:可以掛在牆上欣賞的書頁――《鳥巢》
紅嘴犀鳥(圖片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店書籍介紹網頁)


作者:袁孝維(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

全世界有9,000多種鳥類,牠們傳宗接代的方式,就是挹注生命的力量在一顆顆蛋裡,雖然駝鳥的蛋殼尚稱堅硬,但是相對而言,大部分的鳥蛋都是脆弱而需要細心呵護的。「鳥」築「巢」,「巢」接承著「蛋」,「蛋」將發育成「鳥」,大自然的樂章在此生生不息地展開。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鄘風.晹陳〉

譯者:賈福相

晹陳,不可掃也。
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晹陳,不可襄也。
中冓之言,不可詳也。
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晹陳,不可束也。
中冓之言,不可讀也。
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茨」音同「詞」;「冓」音同「構」。

梴Y有蒺藜

梴Y上的蒺藜,不可掃除呀。
睡房裡的私話,勿與外人道呀。
道了出去,太醜陋呀。

梴Y上的蒺藜,不可拔掉呀。
睡房裡的私話,說不清楚呀。
要說清楚,長如裹腳布呀。

梴Y上的蒺藜,不可清理呀。
睡房裡的私話,不可喧嚷呀。
嚷了出去,太丟人呀。

精采內文

 
 
  攝影賞析:飛羽懺情錄
文字/攝影:munch

原本對於拍鳥客,總覺得有點傻,揹著那麼重的器材,到處找鳥,甚至傻呼呼的躲在山巔海濱,為的只是一見心目中的鳥類;更誇張是一位朋友,拍鳥成瘋,一連數個周日到同一個地點,為了就是求得一張好照片。

瘋了!對於這類的拍鳥人,覺得他們非瘋即傻,竟然拍鳥成痴,被鳥玩成這個失魂神樣。

但是,幾年下來,參與賞鳥行程,慢慢才發現賞鳥別有一番趣味。

賞鳥,本身就是郊遊,常常賞鳥人帶滿器材,卻沒有人保證鳥一定配合出現,於是走走看看,或是一個地方守候等待,看不見鳥,等不到鳥,反倒開始融進自然,也許瞥見葉縫灑下的陽光,也許風吹花朵的搖曳,也許是在水映夕照的氣氛下,收拾一身行頭踏著枯葉回家。

賞鳥,成為機遇之歌,看得見,算是整場戶外踏青的美好句點;看不見,就算出城浪蕩,賺得一身微雨清風。

心是清閒的,對於賞鳥人而言,賞鳥只是出逃城市的藉口。這算是出世型的賞鳥人,境由心生,無鳥亦樂。

但是,入世型的賞鳥人,可就沒那麼容易打發了。

入世型賞鳥客,分為利己型與利他型賞鳥客二種。

首先登場,算是入寶山絕不空手而回的利己型賞鳥客。

賞鳥當然可以境由心生,但是總不能每次都是揹腳架看風景,把賞鳥變成純健行,於是暗下決心,縱使人生老槓龜,入寶山也不能次次空手而回,滿載而歸成為信念,不只追求與鳥相遇,更是期待拍回一張張美麗鳥影。

在這般執著之下,各種招式紛紛出爐,從一開始傻傻跟團,聽著別人驚呼急急望去,只見一道黑影衝天,聽得多卻看得少。百般刺激之下,回家奮發圖強,開始研究各種鳥類特性,從海拔到棲位,甚至連鳥類三餐進食也細細研究,就是不想看鳥落人後,當個青山綠野傻大個兒;一旦認知鳥的基本功紮實,賞鳥有如神助,再鳥的鳥蹤也能算個精準。

辨位看鳥,只能算是基本鳥功,一旦習成,就開始想創獨門招式,於是三兩同好上山下海,忍著蚊子叮、水蛭咬,外加篳路藍縷,就是非得找出一塊祕境,遠離賞鳥大觀園的人潮洶湧,清閒的獨享人鳥之歡,這等境界已似漁人尋幽,找到落英繽紛的桃花源,蛙蛇相聞,百鳥飛動,在祕境悠哉地獨享一段時日,玩累了再歸鄉召告,此等賞鳥祕境人間難尋。

賞鳥功力至此,如內力極深的高人,有著千山鳥看盡、萬徑都走過的孤傲;但凡夫俗子非得眼見為憑,誰相信嘴說看盡世間萬鳥,練得神功也得出示秘笈一本。於是攝影器材隆重登場,抱著凡看到必留痕跡的見證,人人戮力拍攝萬鳥圖。但是就算好內力,能以枯枝為劍,七步奪命,也是太過吹噓,就像拿著消費相機拍攝遠鳥,拍到好也算靈異,只得機身鏡頭齊一昇級。

當拍鳥的武林大會鑼聲大作,高興的不是至尊盟主,而是提供拍鳥兵器的攝影商行。

生手上陣,為求兵器精湛,就聽見攝影行老闆的連珠行話:
「對手為何?」
「喔!大雕。」
「此鳥極兇險,常高飛隱遁,要克敵講求光圈大出招快,焦距長制敵遠,此乃日本大砲,武鬥必勝。」

於是,生手聞之感涕,銀兩大大失血,滿懷信心上陣拼鬥,只見大夥抄的傢伙大致相同,比劃之下卻是價格不同。

今有鳥聖嘆曰:「賞鳥,靠生態知識,傲私房祕境;拍鳥,論攝影技術,比鏡頭貴賤。」

鳥事辛酸,點滴心頭!

另一種入世型賞鳥客,則是悲天憫鳥的利他主義者。

因為朝夕相處,情愫相生,在看鳥拍鳥想鳥戀鳥之後,開始關心鳥的存活,總想著好歹山林之中相遇一場,看見美麗身影,拍下多麗羽色,也不忍見牠遭受危厄,初次相見就得再見。於是,保護鳥類生態,成為宏願,無論鳥種雜交、棲地破壞,乃至氣候變遷,所有讓鳥悲傷之事,都在關心之列。

到這個境界,賞鳥客轉成生態人,上山看鳥,下山求救,一張張鳥照再也不是浮面影像,而是有著深層的悲傷。

於是,賞鳥、拍鳥次數遞減,算鳥、救鳥次數劇增,甚至放棄找尋新奇祕境的快樂,孤身守候一地,年年等待,時時懸念,那群鳥朋友今年可會再來?

賞鳥至此,已具佛心,山路佇立,濱海凝望,早成王牌鳥天神的態樣。

原本,暗思賞鳥算傻佬,暗誓只跟不學,但是幾番跟從,在那一雙雙守候的眼神中,卻是感動人心鳥樣,萬物皆情。

這下可好,竟然也跟著對鳥生情,開始想當賞鳥傻佬。

每每見到鳥照,總是驚嘆上天如此編配羽色,如同人間珍品,心癢之際開始想要入世利己;但是,鳥欲拍其影,必先利其器,總不能200mm一筒,就想潛行靠近拍鳥姿影,這舉動只會讓鳥笑翻,人間蠢事何其繁多。

拍鳥要大砲,早是人間常識,幾番盤算,只能購置窮人大砲一枚,見光晴天鏡,光圈、成像都算第三世界的長程飛彈,不太精細,尚具威力,至少還能拍個鳥樣。

這等武裝,混在拍鳥重裝部隊之中,有點遜色,但是唯一傲人之處,在於它易於收藏,方便攜帶,裝進背包就能上山下海,一旦見鳥,手持硬撐亦能上陣,就算拍不到鳥,還能行遠看風景。

鳥照上陣。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新手不敢多言,只求暗爽。

第一次到綠世界拍些國際鳥,拿大砲拍籠鳥,是有點笨拙的傻樣,接下來學著找棲地,體會尋鳥之樂,開始從出世賞風景,邁向入世眷鳥情。

當開始納悶一張張鳥照的名稱、棲地與生態,大概曉得知多情深的牽絆之境,為期不遠,那上山下海當鳥天使的態樣,開始有個雛形。

沒事別賞鳥,一看勾人心。這年頭,真心奉勸,不想理鳥事,別和鳥太近。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寫于2007/9/24

Top

 
 
  自然書寫:鸕鶿之雪森林

作者:蔡亦菱

鸕鶿發送的相框之一

金門,有一片雪森林是鸕鶿的傑作,這片人字型的天空,是顱鶿作的相框。如果在飛機降落金門前的那個轉彎時看去,就是那片森林,正撥動它深邃睫毛的情景。如果在冬季的某個傍晚,日落起始點往天空看去,會是鸕鶿最不吝惜地、不間斷地發送牠創作相框的時刻。兩種景色都叫人睜大眼睛、拉長耳朵、張著嘴巴,驚喜地站著不捨得動。

金門的鸕鶿是冬候鳥,大多遠從俄羅斯一帶飛來,到金門過冬的這批族群,越過半片陸地到達慈湖畔最多。慈湖有良好的覓食環境,顱鶿們一早出發,到海上捕魚,足夠的魚群能飽足鸕鶿龐大身軀所需的原動力。在慈湖後方,一大片木麻黃林,也給予鸕鶿夜棲的好所在。經過一天的捕食,在傍晚後,群聚休息的鸕鶿們,在木麻黃林上靜默不動,補充體力。

鸕鶿的體型在金門候鳥中,是數一數二的,也是潛水捕魚的高手。鸕鶿的捕魚技巧,就如同在烏蘇里江岸一樣深思熟慮,來到金廈海域,則更顯純熟,常常展現的是潛水捕魚,也有集體的車輪式翻滾法,把魚帶離水中,直接跳躍進口的招數。招招都有一套原則,靠著有份量的船身和帶蹼的雙槳,加上嘴型前端彎曲的設計,構成完整的捕魚系統,令觀者不拍手叫好都難啊!

路徑下刻意等待的仰頭

待金門的冬天傍晚將近,天空布滿鸕鶿,各由一隻領航帶隊,成群分批歸林,在路徑下刻意等待的仰頭,是期待下一秒眨眼後,四方紛紛歸來的黑點身影出現。牠們不會若隱若現,而是會大聲的在天空說話,告訴大家歸航的進行節奏。節奏在起飛前早已溝通好,看牠們揮動的節拍,無不準確。除了固定的速度,小黑點已移至上空前進中,牠們用人字型當作互相信任的標誌。人字型畫出兩排堅定的眼神,肯定正望著領航的同伴,木麻黃林正逼近,回到昨晚的那棲木枝頭上,明日的清晨也在轉頭處,歇息片刻。

我的相機裡,裝滿了剛剛鸕鶿發送的相框,充滿鸕鶿的側面,飛舞翅膀瞬間,也有從背影望去的人字型大圖像,在天空排排站。一下子。慈湖的天空掛滿鸕鶿的訊息,每天數十個人字型或一字型的呼喊,都在喊醒人類的回憶,看著相框,回憶鸕鶿那年的到來。鸕鶿會知道金門的環境依舊,再來。站在土地上的我們,也才再看到鸕鶿的鳥況依舊。

在慈湖畔待久一點,南山林道的那一層霧,也會瀰漫到那片雪森林。朦朧的霧氣,忽隱忽現的遠景,白色的森林之下,鸕鶿停歇的黑點,仍隨著風一波一波湧現心頭。

Top

 
 
  自然書訊:可以掛在牆上欣賞的書頁――《鳥巢》
作者:袁孝維(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教授)

鳥兒是大自然中的精靈,巢是孕育生命最溫暖的家,《鳥巢》因而可以想見是感性溫馨的書,又因為繪著者錦文的專業與用心,這本書更是充滿了知性豐富的故事。

全世界有9,000多種鳥類,牠們傳宗接代的方式,就是挹注生命的力量在一顆顆蛋裡,雖然駝鳥的蛋殼尚稱堅硬,但是相對而言,大部分的鳥蛋都是脆弱而需要細心呵護的。「鳥」築「巢」,「巢」接承著「蛋」,「蛋」將發育成「鳥」,大自然的樂章在此生生不息地展開。大部分的鳥有自己的巢,努力孵蛋,努力育幼;有些鳥則偷懶把蛋下在別人的窩裡,讓別的鳥做辛苦的養父母,自己則在一旁納涼。《鳥巢》中的第一章「有巢氏與無殼蝸」,告訴你這些有趣的鳥類行為。

有些鳥類是渾然天成的織巢工匠,一草一絲構築成令人嘆為觀止的藝術品;有些鳥類則是身軀轉轉,轉出凹陷的淺窩就稱為巢。啄木鳥啄樹成洞,幽暗的洞穴裡成長出活潑亂蹦的小啄木鳥;山雀等小型鳥沒有啄樹的能力,就利用啄木鳥啄鑿或天然形成的樹洞為巢……很精采吧!《鳥巢》中的第二章「風格特異的建築名師」,以流暢的文字搭配細緻的繪圖,帶你進入如此引人入勝的世界中。

鳥類活動的棲息地不同,有伴水而居的,築巢成了水上人家;有大傢伙聚在一起生殖,共同禦敵的,就成了國民住宅;有會利用天然或人造的物品,來裝飾巢的四周以吸引異性;有一些在樹洞築巢的鳥種,還會利用人工釘製、掛在野外的鳥巢箱,生一窩胖胖的寶寶。《鳥巢》中的第三章「有意思的巢屋」,就把這些奇特的行為,多樣的築巢方式精采呈現,絕對將拓展你對巢的狹隘觀念,讓你眼界大開,驚呼「哇!」

蜂虎(圖片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店書籍介紹網頁)

蛋是脆弱的,幼鶵是柔軟的,因而親鳥要把巢藏好,不讓天敵發現。幼鶵能跑能跳了,要趕快帶離巢位,因為吵吵鬧鬧的小寶寶也容易吸引天敵前來。而大部分的鳥巢在使用了一個生殖季後,風吹雨淋,經過親鳥的進進出出和幼鶵蹦蹦跳跳,築的巢會鬆散而不堪再使用,因而年復一年,大部分的親鳥就要重新再開工築新巢。所以在《鳥巢》的第四章「發現鳥巢」中,作者就教你找巢、測量巢,並且做個鳥巢偵探,由觀察記錄中來探究在這個巢中所發生的生命故事。

翻閱完這本迷人的書,你大概在想繪著的蔡錦文是何許人物啊,怎麼有這樣淵博的「鳥」知識,而又有如此細膩的筆觸,把「鳥巢」的世界如此多樣而豐富地呈現在一頁頁幾乎都是藝術品,可以掛在牆上欣賞的書頁上。最後,讓我來對錦文這個人描述一下吧!錦文是我過去碩士班的畢業生,他有著大大的牙齒,現在我想起他的模樣,就是咧開大嘴傻笑的可愛相。錦文是執著而有理想的年輕人,他喜歡畫畫,更喜歡大自然中美好的事物,所以碩士畢業之後,一頭栽入生態藝術創作的世界裡。擁有著對野生動物專業的知識,錦文的畫不同於其他的繪者,他的畫有科學專業,有對自然敏銳的觀察力,更有成熟的藝術功力。《鳥巢》令人賞心悅目,愛不釋手,請你「開心」「開書」!

台灣藍鵲(圖片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店書籍介紹網頁)

 

《鳥巢》    《鳥巢

  • 作者:蔡錦文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5日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鄘風.晹陳〉

譯者:賈福相

晹陳,不可掃也。
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晹陳,不可襄也。
中冓之言,不可詳也。
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晹陳,不可束也。
中冓之言,不可讀也。
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茨」音同「詞」;「冓」音同「構」。

梴Y有蒺藜

梴Y上的蒺藜,不可掃除呀。
睡房裡的私話,勿與外人道呀。
道了出去,太醜陋呀。

梴Y上的蒺藜,不可拔掉呀。
睡房裡的私話,說不清楚呀。
要說清楚,長如裹腳布呀。

梴Y上的蒺藜,不可清理呀。
睡房裡的私話,不可喧嚷呀。
嚷了出去,太丟人呀。

Burdock on the Wall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Prickly burdock on the wall – don't remove them all.
Private conversations in the bedroom –
Don't repeat them to outsiders.
If you do, ugly rumours will follow.

Spiny burdock on the wall – don't destroy them all.
Private conversations in the bedroom –
Don't repeat them to strangers.
If you do, they're as long and rank as foot-binding rags.

Thorny burdock on the wall – don't clear them all.
Private conversations in the bedroom –
Don't reveal them to others.
If you do, humiliation will follow.

茨今名「蒺藜」,一年生草本,莖平臥,無毛或被毛。偶數羽狀複葉,小葉對生,3-8對,長橢圓形,長0.5-1公分,寬0.2-0.5公分,被柔毛,葉為全緣。花腋生,徑約1公分;花瓣5,黃色;花萼5,雄蕊10,生於花盤基部。果有5分困,中部邊緣有2銳刺,下部亦有2小銳刺,並常布有小瘤粒。產於仼世界烖帶及亞熱帶地區,有時延至溫帶地區。常生長在沙地、開闊地、山坡、平澤、道旁,台灣則多分布於海濱沙地。

古代軍旅模仿蒺藜果實,製成「鐵蒺藜」,置於敵陣之前用來防衛。王維〈老將行〉中:「漢兵奮迅如霹靂,虜騎崩騰畏蒺藜,指的就是鐵痴藜。

本植物古長安最多,「人行多著木屐」,因為怕踩到蒺藜多刺的果實。在乾燥的荒廢地,也常見蒺藜蔓生,繁生的具刺果實,使人不快。〈鄘風〉「牆有茨」句,說明蒺藜是不祥或不佳之物,人皆欲除之而後快。《楚辭》〈七諫〉曰:「江離棄於窮巷兮,蒺藜蔓于東廂」,東廂是宮室最嚴的地方,也是禮樂之根本所在,卻為蔓延的痴藜所占;而香草江離卻遭遺棄於窮巷,以喻小人當政。後人遂用痴藜來嘲諷時事,如《瑞應圖》云:「王者任用賢良,則梧桐生於東廂。今蒺藜生之,以見所任之非人」,可見痴藜代表的是負面含意。「牆有茨」中的「茨」或解為茅草,同於「茅茨土階」中的「茨」。「牆有茨,不可束也」,若「束」解釋為「收拾成綑」,則「茨」釋為茅草,句意上亦通。」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編輯:彭瑞祥、李育琴、彭郁娟、陳誼芩•網編:李育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