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1.16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自然生命印象
編輯室小啟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人文:尋訪山毛櫸 
山毛櫸樹冠在迷霧中的剪影。照片提供:孟琬瑜

 

作者:孟琬瑜

昨夜白茫茫的霧雨中那幾陣雷響似乎早已預兆了今天層雲湧漫的時間提早,正午時分,僅剩稀薄的陽光偶爾穿透雲朵。我們走在山毛櫸國家步道。林道平緩易行,以前也曾經鋪設窄軌,行駛運材的林鐵蹦蹦車。

裸露的山壁露出千層派般的岩層肌理,我常想像著其中可能夾擠、封存了某個地質年代的印記。眼神、思想、喟嘆…沒有形影,無從封印,除卻精準的文字,只能短暫包圍在霧裡,然後隨風消逝…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蛛蜂獵蜘蛛
蛛蜂獵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閱讀過關於昆蟲的一些書籍後,我才明白在蛛與蜂交戰的瞬間,勝敗已定。畫面中的蜂,名為蛛蜂,是天生的獵蛛好手,怪不得名為蛛蜂。牠在鎖定蜘蛛作為自己的獵物後,空降下來的瞬間,便以螫針刺入蜘蛛的神經節,蜘蛛立即麻痺。

因為麻痺蜘蛛是為了養育後代,所以被麻痺的蜘蛛在外觀上應是完好如初的。雖然蜘蛛被麻痺後無法動彈,但原則上仍是一隻活蜘蛛,如此目的,是為了確保下一代從卵媢憭ぁX來後有新鮮的蜘蛛肉可食。不過,我所拍到的整個過程,卻是蛛蜂肢解蜘蛛,最後抱著無足的蜘蛛飛離,留下了四散凌亂的斷足。這過程令我不解…精采內文

 
  自然書訊:開創永續新經濟 《2008世界現況》告訴您
《2008世界現況》一書封面

作者: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2008世界現況》以全球的視野,檢視了可讓社會邁向永續的各種創新,包括再生能源、清潔生產、共有資源、貿易政策、永續財政,以及新的經濟指標等,議題廣泛而多元,並探討這些創新近期的發展潛能。

這些創新都對重要的經濟假設和商業實務進行了反省再思,以期能創造可滿足人類需求又可保護地球的新經濟體…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丰〉
譯者:賈福相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體面

你是如此體面,老是在巷口等我,
後悔分手時,沒有對你細說。

Handsome

At the corner of the street you would always wait for me,
So elegant.
I regret not telling you my secret.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尋訪山毛櫸
作者:孟琬瑜

昨夜白茫茫的霧雨中那幾陣雷響似乎早已預兆了今天層雲湧漫的時間提早,正午時分,僅剩稀薄的陽光偶爾穿透雲朵。我們走在山毛櫸國家步道的入口閱讀解說牌。

林道平緩易行,以前也曾經鋪設窄軌,行駛運材的林鐵蹦蹦車。

裸露的山壁露出千層派般的岩層肌理,我常想像著其中可能夾擠、封存了某個地質年代的印記。眼神、思想、喟嘆…沒有形影,無從封印,除卻精準的文字,只能短暫包圍在霧裡,然後隨風消逝。

路途經過潺潺清溪,一歲半的瑀魚在揹架後面輕聲嚷著:「水水,洗手手!洗手手!」在諸多隨我們山行的見習經驗裡,她早知道了流水的趣味,於是,我們停下腳步,讓咕嚕瑀魚兄妹倆一起領受著山間溪澗的沁涼。

步道多為砍伐後重新造林過的陰暗森林,受到昨日翠峰湖環山步道的影響,我的注意力不知不覺集中在晦暗林蔭下造型各異的鋪地苔蘚,尤其是濃密而且飽含了午後雨、朝時露的泥炭蘚。若是以螞蟻的角度伏地欣賞,大概足以蔚為一片茂密的小森林了。

步道中央的樹幹橫切面不時出現猴子剛留下的潮濕排遺,提醒我們放輕交談聲,也許會遇見正坐在路中央進食或歇憩的獼猴。

經過一個保存完整的造林工寮遺跡不久,偶遇同行的一家人因為回程時間的緣故,不得不原路折返。咕嚕顯得有些難過,並且表示,他好喜歡跟小姐姐一起爬山。沒有把握解釋清楚這種萍水相逢的緣分,我決定讓時間來解答他心中的迷惑與詰問。

阿德覺得山毛櫸步道的感覺似乎有點類似觀霧的檜山巨木步道,一部分是人造林,一部分是木馬道,只是這裡位在台灣的東北邊,似乎更為潮濕。

路途經過兩處缺口可以眺望望洋山、銅山、以及俯瞰南澳北溪向源侵蝕的展望點。只是這兩處都因為厚重的雲霧,沒有任何視野。我總是把任何無法在當次旅程實現的景物都當成留待下次不同時間、季節再來拆解的謎,讓自己有許多舊地重遊的理由,也讓每一次的再訪常保新鮮感。

當路邊的芒草開始多了起來,阿德猜想,可能快要遇到以前運材的軌道和轉轍器了。果然,我們發現隱藏在芒草間幾乎被埋沒的鐵軌,還有一些仍排列整齊的舊枕木,儘管經歷山中歲月的摧折,依然有跡可循,並且再往前走入又高又密的芒草叢,便發現軌道出現了分歧點,還殘留著一個已呈鏽色的轉轍器。

呈鏽色的轉轍器。照片來源:孟琬瑜

盛夏的芒草長得很深,多半的來訪者可能在幾個樹幹橫切做成的椅子上稍事休息就折返,或者直接循步道繼續下行,大概很少人會像這樣在芒草間翻找著藏身的轉轍器吧。

步道開始以之字坡往下偏離鐵軌的高度了,依舊是穿行在跟咕嚕身高差不多的芒草間,只是路徑更為狹窄。咕嚕有時候會因不耐芒草的搔刮,十分怕癢地縮著脖子行走,但是沒有任何抱怨。

阿德和我談論著我們去爬北插天山都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已經很難單憑記憶回想起山毛櫸的樣子。

下到最低點,開始往對面山頭上爬。阿德猜想,山毛櫸的樹林應該就在對面稜線上。上到稜線果然開始出現許多山毛櫸的大樹,仔細一瞧,也有許多成長中的小樹,雖然間雜著其他樹種,不過,這真是一片好優雅的山毛櫸純林。參閱資料中,這片純林面積達九公頃之廣。

稜線上迎風挺立著這些伴隨南澳北溪向源侵蝕而生的粗壯老樹,彷彿揭示著天地的悠遠。伸展的枝條在層層迷霧的烘托與浸潤之下,疏落有致地呈現著不同的景深。我想起去年在鐵杉林國家步道,看見那片美麗的鐵杉林映著蔚藍晴空的那份感動。如果同樣是清晨時分置身這片山毛櫸純林,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懷呢?

阿德說,他終於連結起北插天山上的那片山毛櫸樹林的感覺,兩處的生長環境有著某種程度的近似,都是溪谷向源侵蝕劇烈造就的陡峭稜線。

幾度抬頭仰望山毛櫸樹冠在迷霧中的剪影,想記住些什麼。它們高大、橫生的臂膀 撐起亭亭如華蓋的一傘蓊鬱。

山毛櫸樹冠在迷霧中的剪影。照片提供:孟琬瑜

山毛櫸是感知四季變化極為分明的植物,所以十月十一月來此,可以看到層次分明的北國秋色。山毛櫸也是冰河劫遺生物,生態上的地位與櫻花鉤吻鮭不相上下,只是名氣相差甚遠。解說牌寫道,它還是十分珍稀的夸父綠小灰蝶的食草。

「說到台灣山毛櫸,就不能不提一提夸父綠小灰蝶,牠們是依靠山毛櫸而生的蝶類,山毛櫸既被列為稀有,幼蟲只吃山毛櫸嫩葉的夸父綠小灰蝶,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就可以想見了。

夸父綠小灰蝶(Sibataniozephyrus kuafui Hsu and Lin),命名來自於發現者的感嘆;這種台灣最晚發現的蝴蝶,發現大約只有10年時間,牠們只在雲霧中、太陽初初露臉的一剎那才會大量湧現,發表牠的學者之一解釋說,為了找牠,常要在天色未亮前就摸黑上山,只為了守候雲開見日的短短時間,謎樣的蝴蝶,找尋牠真有如「夸父追日」般辛苦且充滿傻勁,於是有了這個名稱。」

我細讀著解說牌,低頭撿拾著可能是松鼠或頑皮的獼猴採折下來的枝條,葉背的葉脈突出,葉緣略微的波浪狀,有著類似殼斗科的鋸齒。有些掉落的枝條殘餘著已經開裂成三或四瓣的帶刺蒴果,推想果實的造型有點類似殼斗科的長尾栲,下意識覺得極大的可能,山毛櫸也是殼斗科植物,並且稍後得到了證實。

我們靜默地走在佈滿根系的稜線上,默默地享受著大樹底下肅穆、寧靜,卻又溫柔的森林紛圍,直到步道終點,折返。

撿拾的其中一枝山毛櫸,有兩片葉背生有三個造型很可愛的蟲癭,剛好可以與果實做一個對照。我對蟲癭的解釋就像一個有趣的故事,讓咕嚕也對蟲癭是什麼非常感興趣。

蟲癭。照片提供:孟琬瑜

回程的上坡路段,咕嚕依然沒有抱怨。已經是下午時分了,距離他黎明前即起可能已超過十小時,他居然不曾喊累,也未要求任何的休息。事實上,午後的空氣一直十分潮濕,甚至開始飄飛著霧雨,來回經過的芒草叢都會沾濕咕嚕的小臉蛋。他彷彿沒感到任何困擾或挫折。這一次漫長的步行,大半路程幾乎只有我們一家,是山間僅有的「人語響」。咕嚕並沒有因為少了陌生路人對他的鼓勵和稱許,而失去堅持的勇氣,我似乎感覺到,咕嚕已經能夠自我調適、轉換情緒,把過去抱怨身體疲倦或生氣路途遙遠的每一分力氣,都用來感受他旅程中的美好。我很高興咕嚕已經能夠享受屬於他自己的旅程。

回到鐵道分歧轉轍器附近的休息點,只稍坐休息頃刻,繼續往回程。

快要到步道入口的一公里多,潮濕的霧雨開始在時間裡凝結成為更大更大的滴答了。我們只得撐起傘,也加速自己的腳步。咕嚕仍然甘之如飴,沒有任何抱怨。

最後的幾百公尺,林道上竟然出現一隻氣宇非凡的雄帝雉,正悠悠哉哉地慢步著,似乎無視於揹著瑀魚走在前頭的阿德。我的心因為喜悅且緊張一直怦怦跳著,深怕牠們受到驚嚇一閃而逝。沒想到那雄雉並不驚慌,穩健地走在阿德前面大約二十公尺的地方。剛好是一個林道轉角處,原來,前方不遠還有一隻雌帝雉。看來雄帝雉也深諳「女士優先」的君子風範呢!

我開始有著中了頭獎的興奮,牠們明知我們在行注目禮,卻只是沿著林道往前徐行著,未曾走避。阿德讓咕嚕走在前頭,追隨著帝雉的步伐,以便觀看分明。大約追隨牠們走了三、四十公尺,才因為咕嚕和我交談聲大了一點,快步鑽進路邊下坡處的草叢隱身不見。

帝雉。照片提供:孟琬瑜

回到步道入口,我心有所感地回想著山毛櫸步道落落長的一路風景:人造林、次生林、芒草叢裡的一路急下坡、或者時而吸引我注意的潮濕厚苔林…,這些短暫填充思緒空白的歷程,其實都不是這次旅程的重點,一切無非是「過程」,只為醞釀我們抵達山毛櫸純林的那份原始的震撼及感動。而這次的旅程,居然還有另一個很意外的高潮,就是在飛濺的雨點中讓我們遇見那對迷霧中的王者帝雉。

我很感謝咕嚕, 讓我在這次旅程發現了他的美好與安適。旅行與人生的旅程,其實存在著許多的相似。我們在與美好事物相遇之前,往往充斥著許多短暫的注目、過往風景的凝視、許多的放空、許多的等待。而這些空白與等待,如果我們是泰然的、穩定的,才能夠醞釀那接受、清晰地辨別美好事物到來的片刻。

帶回山下的山毛櫸枝葉,很快地在平地的高溫中佚失水分而捲曲皺縮,倒像是冬季乾燥的晴日裡,堆積在山徑上的落葉。我漸漸無法憑著它波浪狀的葉形,勾勒那天下午在迷霧森林裡沉靜挺立在迎風稜線上的枝葉剪影,彷彿這份心頭的印記,也不耐收藏,難以抵擋平地的高溫,早已隨著水分蒸散於無形。回憶瞬間,剩下的只是每次走進中海拔森林那似曾相識的樹影離離。許多生物離開了原生的環境就無法存活,我想,即便是掉落的枯葉,或者記憶,離開了它的森林,都再也難以重現它當時的原貌了吧。

初次與山毛櫸邂逅,是多年前拜訪北插天山。那時我才二十出頭,年輕的心裡,多半被終於登上山頂的喜悅,以及沿途尋覓鳥蹤的興奮佔滿或掩蓋。當時也正適逢隆冬,落葉盡淨,致使我並未注意到山毛櫸這種經古老歲月與環境變遷焠鍊造就的特殊森林。其實無妨,從這次的相遇之後,在未來的日子會有一股隱隱的力量持續地吸引我,一次又一次,再度走訪山毛櫸的森林。我深信,那會是值得用時間與等待去醞釀的「重逢」。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薄雪草記事

Top

 
 
  自然人文:蛛蜂獵蜘蛛
作者:楊家旺

2002年暑,我參加自然科學博物館舉辦的研習活動,是一趟為期三天的蕨類研習之旅。老師很認真講解,我也很認真學習各種蕨類的辨識方法。似乎產生了一些心得,於是在步道旁找了一株蕨,想小試身手,便手指輕握一片蕨葉,葉背葉面皆仔細翻看。但,所學竟無法識辨手中蕨葉之一二。心中不禁感嘆,無此慧根。

接下來,我便自動走在蕨學隊伍的最後,觀察起昆蟲來。一趟蕨類學習之旅,竟被我搞砸,成了個人的昆蟲觀察之旅。行程的第三天,在知本森林遊區行走,隊友賞蕨,我觀蟲。一隻蠅虎似乎抱著白色卵囊,我趕緊取出相機拍照,才拍了一張照片,忽地,液晶螢幕上閃過蠅虎抖跳起來的畫面,定睛一瞧,畫面埵h了一隻蜂。該不會是一場蛛與蜂的大戰吧?

由於手持的是數位傻瓜相機,每按一下快門都會延遲一段時間才能再按下一次快門,這情形令我非常緊張,擔心會錯失什麼精彩畫面,於是只能拼命按快門,幾乎管不著是否對準了焦距。

直到後來,閱讀過關於昆蟲的一些書籍後,我才明白在蛛與蜂交戰的瞬間,勝敗已定。畫面中的蜂,名為蛛蜂,是天生的獵蛛好手,怪不得名為蛛蜂。牠在鎖定蜘蛛作為自己的獵物後,空降下來的瞬間,便以螫針刺入蜘蛛的神經節,蜘蛛立即麻痺。

但我所讀到的資料,以及我所曾觀察過的經驗堙A蛛蜂麻痺蜘蛛的目的是為了養育後代。蛛蜂在麻痺蜘蛛後,會將被麻痺的蜘蛛拖到一片葉上擺著。然後飛離開,去尋找合適的地點,掘土,挖洞,再將被麻痺的蜘蛛拖進這洞堙A腹面朝上擺著,並在腹部產下一枚卵,之後回填土,拖咬落葉、枯枝、細石作好偽裝,好像這塊土地上不曾發生過什麼似的。

因為麻痺蜘蛛是為了養育後代,所以被麻痺的蜘蛛在外觀上應是完好如初的。雖然蜘蛛被麻痺後無法動彈,但原則上仍是一隻活蜘蛛,如此目的,是為了確保下一代從卵媢憭ぁX來後有新鮮的蜘蛛肉可食。不過,我所拍到的整個過程,卻是蛛蜂肢解蜘蛛,最後抱著無足的蜘蛛飛離,留下了四散凌亂的斷足。這過程令我不解?

我猜想,這隻蛛蜂所帶走的蜘蛛並非為了養育他的下一代,而是供自己食用。因為肢解了的蜘蛛,身體內部已接觸空氣,易腐敗,已不合適作為養育下一代的新鮮肉食了。

對昆蟲觀察者而言,有時光有知識與經驗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好運氣,而獲取好運氣的最佳方案便是時常待在大自然堙C只要待的時間夠久,碰上好運道的機會便會愈多。然而,要將弱肉強食的畫面當作一種好運道,而不會有一絲絲的罪惡感,並不容易。

任何一位自然觀察者,都會在森林媢J見弱肉強食的畫面。當然哺乳類相食的情形並不易見,但一隻蜥蜴被一條蛇吞食的畫面卻偶會碰上。一開始當然令人有些不知所措,問自己該不該伸出援手搭救?但,隨著生態觀念的慢慢建立、清晰後,我明白了這是自然界食物鏈網平衡系統的穩固基礎,一切,都是自然。我的插手,無論如何選擇,終究還是對自然的一種干預。

因此,什麼都不做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但,要平心靜氣看待一條生命被另一生命奪去並不容易。要目睹一切卻又袖手旁觀,不免會質疑自己是否殘忍冷血。故而,我需要一種哲學的慰藉。

任何生命終將走到死亡的時刻,而我呢?在我即將死亡的一刻,我是否能夠坦然如森林堛漫狾野糽R,無私且無悔地奉獻自己的軀體,作為這大自然養份,貢獻自己作為穩固生態系統平衡的微薄力量。這一層思考若能內化到我心深處,也許,我便能更加坦然地在自然觀察的過程中,平靜地看待森林堜珛o生的一切。甚至,屬於弱肉強食的一部份,都能以一種自然之美的展現看待了……

蛛蜂獵蜘蛛。照片來源:楊家旺                 蛛蜂獵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蛛蜂獵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蛛蜂獵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Top

 
 
  自然書訊:開創永續新經濟 《2008世界現況》告訴您
作者: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2008世界現況》以全球的視野,檢視了可讓社會邁向永續的各種創新,包括再生能源、清潔生產、共有資源、貿易政策、永續財政,以及新的經濟指標等,議題廣泛而多元,並探討這些創新近期的發展潛能。這些創新都對重要的經濟假設和商業實務進行了反省再思,以期能創造可滿足人類需求又可保護地球的新經濟體。

驅動全球經濟的環境行動

環境議題一直以來被認為與經濟無關,但今日環境議題正在大幅改寫商業、投資者和顧客的遊戲規則。隨著先進的企業家、組織和政府等單位紛紛採取步驟,以創造前所未有的「永續經濟體」時,全世界為了因應氣候變遷及其它環境問題而產生的創新,每年正影響著超過千億美元的資金流動。

在《2008世界現況:開創永續新經濟》中,看守世界研究員及其他重要專家強調了一系列會給長遠榮景帶來新機會的經濟開創,例如:

  • 在2006年,估計有520億美元投入風力、生質燃料和其他再生能源的開發,比2005年成長了33%。初估在2007年會飆高到660億美元。
  • 碳交易的成長現在更為快速。2006達300億美元;將近2005年的三倍。
  • 創新的公司正在採取革命性且省錢的工業製程。以化學工業鉅子杜邦為例,在2007年他們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到比1991年水準低72%,整個過程省下了30億美元。

突破性創新

過去兩年來,今日經濟世界中最主要的玩家,如花旗集團、高盛集團、KPCB、麥肯錫和威名百貨,已經宣佈了一些突破性的環境計畫;而許多大公司,也將其政治力運用在他們的投資領域:有27家大公司,包含美鋁、陶氏化學、杜克能源、通用汽車、全錄等,正積極地催促美國政府通過管制溫室氣體排放的立法。這是在兩年以前都是無法想像的事。

另一個戲劇性改變的指標是,近幾年來成立了575檔環境與能源的避險基金。此外,潔淨科技已快速成長為世界第三大創業投資項目,僅次於網際網路和生物科技。再者,有54家銀行,擁有全球85%的民間專案融資能力,已簽署了一項永續投資的新國際標準:「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

《2008世界現況》引用的近期研究指出:至本世紀末,全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損失會相當於全球經濟產出的8%。這份報告亦指出,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當會計標準也納入環境損失面向時,如非永續的森林砍伐、非再生資源耗竭、以及碳排放的危害等,那麼約有39個國家的財富縮水了5%以上;其中有10個國家,縮水的範圍甚至在25-60%之間。

改革的需要

為防止全球經濟的崩壞,《2008世界現況》的作者呼籲政府政策應做重大改革,以讓投資遠離破壞性的活動,比如石油開採,轉向新一代的環境永續產業。明確的建議包括:減少補貼與課徵環境稅,讓價格反映生態成本。這份報告也主張,對大自然「免費」提供給人類經濟活動的服務,應進行完整的評估與定價,並描述目前在創造可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市場上所做的努力。

「今日,我們有帶領全球經濟邁向永續發展的方法。」計畫主持人蓋瑞•賈納德和湯姆•普魯說:「現在的任務只是要把他們整合、將其規模放大,以使其成為今日經濟的標準規範。」

現在,如果人類要持續發展,必須進行比上世紀所見的都更深遠的經濟大變革。

《2008世界現況》發現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出,全球經濟正在毀壞自身的生態基礎。其引述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也是探討氣候變遷對經濟影響的「史登報告 (Stern Report)」作者尼可拉斯•史登,稱目前正在地球大氣層中進行的變化,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範圍最廣的市場失靈。」

看守世界董事長克里斯多福•弗雷文說:「現在,如果人類要持續發展,必須進行比上世紀所見的都更深遠的經濟大變革。要達到永續的經濟,我們應該善用市場配置稀有資源的能力,同時明確地承認:人類經濟只不過是更為廣泛的全球生態系的一部分。」

《2008世界現況》一書封面  
《2008世界現況

  • 作者: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 2008年11月  

※ 關於此書進一步訊息請點選此處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丰〉

譯者:賈福相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將兮。
衣錦褧衣,裳錦褧裳。叔兮伯兮,駕予與行。
裳錦褧裳,衣錦褧衣。叔兮伯兮,駕予與歸。

體面

你是如此體面,老是在巷口等我,
後悔分手時,沒有對你細說。

你是如此高雅,老是在門外等我,
後悔分手時,沒有依依送你。

穿上錦服,披上罩衣。
可愛的男子,駕車來吧,要和你一起。

穿上錦服,披上罩衣。
可愛的男子,駕車來吧,我要嫁你。

Handsome

At the corner of the street you would always wait for me,
So elegant.
I regret not telling you my secret.

At my house you would always wait for me,
So handsome.
I regret not saying goodbye to you.

I'll put on my new dress and my embroidered shawl.
My dear man, please come with your wagon and take me away.

I'll put on my new dress and my embroidered shawl.
My dear man, please come with your wagon and I will marry you.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陳誼芩、易俊宏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