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1.23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募!響應資源回收,單面可列印回收紙募集中,意者請電洽本會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攝影賞析:與龜共泳  
綠蠵龜從身後側突然游近;圖片來源:小高

 

作者:小高

小琉球是由珊瑚礁組成,四周佈滿藻類,成為最適合綠蠵龜居住的地方。記得2年前到小琉球浮潛,在教練的指引下,遠方的海底中閃過海龜的身影,這是第1次看到野生的海龜,只是看了幾秒就消失無影蹤。

當年拍的小琉球地標──花瓶岩夜景,天空紅通通不是晨曦也不是晚霞,是來自台灣島林園工業區和附近照映夜空的燈火…

精采內文

 
 
  自然書訊:令人熱血澎湃的《園長夫人》
《園長夫人》一書封面
 

 

作者:香璞

光是看到題詞「獻給安東妮娜和她的家人/不論是人,還是動物」,就忍不住一陣激動。讀這本書,無法不熱血澎湃,我無法阻止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而這些故事砥礪我,良久良深。

人和動物的關係有如一面鏡子,對於人獸之分野,隨著科學的推演,不但無法分的更清楚,恐怕是界線越來越模糊,只得到「人類之所以特別……在於我們老是想把自己和其他物種區分開來」。《園長夫人》一書提到札賓斯基夫婦在波蘭華沙動物園的生活,以及透過硬體設備如何接待營救猶太人,並從與動物接觸相處的經驗中,領悟人與動物的差異恐怕難以言盡。艾克曼以採訪報導的方式,記述 1935-1944納粹來襲前後波蘭的政治氣氛,以及在這種極度緊繃、生命懸於一線的環境下,一對平凡的夫婦的不凡作為…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赤楊金花蟲觀察紀錄:2008塔塔加大發生


作者:邦卡兒•海放南

玉山國家公園面積為10,5940公頃,佔據大半中央山脈山稜,境內則涵蓋了中央山脈、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等島內五大山脈中的三大山脈。今天這個園區生態也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面臨全球暖化的大考驗,此議題震醒了人類,雖然早有里約的世界會議以及京都議定書的簽訂,希望世界各國共同遵守規範,達到減碳目的,在簽訂五年之後檢視績效,但顯然計畫趕不上變化…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東門之墠〉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
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外的土山

東門外有座小土山,山坡上有片茜草園,
他的家就在眼前,他的人卻如此遙遠。

A Hill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Beyond the Eastern Gate a hill rises.
Madder grows upon its slopes.
His home – so near,
His person – so far.

精采內文

 
 
  攝影賞析:與龜共泳  

作者:小高

小琉球是由珊瑚礁組成,四周佈滿藻類,成為最適合綠蠵龜居住的地方。記得2年前到小琉球浮潛,在教練的指引下,遠方的海底中閃過海龜的身影,這是第1次看到野生的海龜,只是看了幾秒就消失無影蹤。

當年拍的小琉球地標──花瓶岩夜景,天空紅通通不是晨曦也不是晚霞,是來自台灣島林園工業區和附近照映夜空的燈火……

瓶岩夜景;圖片來源:小高

上周趁暑假的尾聲,請了休假和家人再次到小琉球浮潛,終於見到海龜,而且多次近距離接觸,雖然只有加了潛水盒的小數位相機,仍胡亂拍了一些影像,回來也查找相關的資料,應該都是綠蠵龜。

第一隻綠蠵龜,是從身後側突然游近,出現在蛙鏡的視窗中,體型應該有接近1公尺大吧,就這麼靠過來,心中的驚喜變成有點擔心,她會不會咬我呀?

綠蠵龜從身後側突然游近;圖片來源:小高

不要再逼我了……

所幸她只是忙著啃食礁岩上的藻類,瞄了一眼就游開了,我們跟了一陣子,發現每隔幾分鐘,她就會浮到水面換氣。這應該是母龜,因為尾巴比較短。

母龜尾巴比較短;圖片來源:小高

雄龜的尾巴就長多了,比後腳還長。有另一位獨游拍龜的浮潛客,我們看他漂在海上許久不動,靠過去一看,發現原來他正在拍另一隻海龜。如果說一起賞鳥的同好叫做「鳥友」,一起賞龜應該叫「龜友」囉?本圖就叫做「龜友拍龜公」吧!

龜友拍龜公;圖片來源:小高

隨後,兩龜還游到附近,只見他們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好像打聲招呼後就各自游開了。 龜友追著龜公遠去,我們則跟著這隻龜母,她有時會游到水淺處。有時會從身旁游過……

母綠蠵龜游過淺水處;圖片來源:小高

隔天又遇到另1隻忙著吃海藻的綠蠵龜,總計兩次浮潛共看到4隻成龜,體型都有約1公尺或以上,從照片檔看每隻的背甲花紋顏色都不同,應該可以用來作為判斷不同個體的參考。

成年的綠蠵龜以食海藻為主;圖片來源:小高

這麼美麗的海洋生態景致,正是在台灣的小琉球。以往這裡到處是攤販,垃圾隨處可見。幸而自從小琉球劃為國家風景區後,四周的遊憩服務及解說設施完善了,也漸漸發展起生態旅遊。加上國人保育觀念的提升,及相關法令的執行,讓小琉球四周的海域生態也有逐漸的改善。

生態旅遊為當地人帶來收入,潛水業、小吃店、紀念品店、旅館……在服務客人同時,也將在地的自豪和情感傳染給觀光客,還能成為當地生態最佳的監測人及守護者。我的潛水教練就對海中生物如數家珍:「這附近共有15隻綠蠵龜……」販賣海洋紀念品的老闆娘也自豪的說:「我們賣的貝殼、海洋生物飾品是外國進口的,小琉球的東西要留在海中,保護起來!」

此次海中巧遇綠蠵龜的經驗實在太震撼了!說來也是自私的吧,為了預約永久的相遇,就必須讓這片海洋永遠成為牠們不忍離去的樂園,請大家下次到小琉球作客,帶著像當地人珍愛自己土地的心情來,帶著快樂的記憶離去即可。可千萬不要任意採集捕捉海洋生物當作紀念品,也不要破壞島上的一草一木,或隨意留下任何垃圾。15隻綠蠵龜悠游的樂園,才是你我的藍色天堂。

※ 關心小琉球海洋生態,請千萬別錯過「阿添的小琉球生態筆記

Top

 
 
  自然書訊:令人熱血澎湃的《園長夫人》
作者:香璞

光是看到題詞「獻給安東妮娜和她的家人/不論是人,還是動物」,就忍不住一陣激動。讀這本書,無法不熱血澎湃,我無法阻止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而這些故事砥礪我,良久良深。

人和動物的關係有如一面鏡子,對於人獸之分野,隨著科學的推演,不但無法分的更清楚,恐怕是界線越來越模糊,只得到「人類之所以特別……在於我們老是想把自己和其他物種區分開來」(《我們人類》菲立普•費南德茲─阿梅斯托p.47)。《園長夫人》一書提到札賓斯基夫婦在波蘭華沙動物園的生活,以及透過硬體設備如何接待營救猶太人,並從與動物接觸相處的經驗中,領悟人與動物的差異恐怕難以言盡。艾克曼以採訪報導的方式,記述 1935-1944納粹來襲前後波蘭的政治氣氛,以及在這種極度緊繃、生命懸於一線的環境下,一對平凡的夫婦的不凡作為。

生於終戰20年後台灣的我,二戰離我已遠,很多事件已經完成,歷史亦已定調。歷史之浩瀚,很難讓人選擇什麼是最重要、需優先認識、了解,而「納粹大屠殺」的歷史卻很難讓人轉過頭忽略。它帶給人類的教訓之沉重,在本書以動物園長夫人的經驗來比照人獸之差異,更令人汗顏。動物或為生存而撲殺獵物,而什麼樣的動物會兇殘地企圖以有目的的屠殺來消滅不同的種族呢?

安東妮娜•札賓斯基既是動物專家,而「園長夫人」乃指其原為華沙動物園長姜恩•札賓斯基的夫人,一位有智慧、慈悲憐憫又勇氣十足的女性,透過本書,她所成就的,與居禮夫人、蕭邦、提出維他命一詞的Casimir Funk、姜恩•札賓斯基同列波蘭歷史永垂不朽的人物。作者艾克曼將安東妮娜•札賓斯基形塑成「揮舞長劍的美人魚」的城市守護者。她說「安東妮娜喜歡暫時擺脫人類的身分,透過動物的眼睛來看世界,而且也常以這個觀點寫作,憑直覺想像牠們的感受和想法,包括牠們可能看見、感覺的、害怕的、意識到的、和記憶的一切」。基於對動物之愛,安東妮娜經營一個動物與人和平相處、平起平坐的世界,又因姜恩對動物的理念是「期待有朝一日他的動物園能達到自然棲地的理想」營造一個接近原棲地的環境,對動物了解、尊重,甚至向動物學習,整個家庭的氣氛熱鬧、五彩繽紛。

為什麼這麼一個平凡的家庭可以成為生命圍繞的中心(營救猶太人、不同物種的動物一同相處)?或許我們該思考,是不是我們太容易放棄身為平凡人可以做的很多事情。平凡讓我們得以躲藏在人海中,不被檢視;壓抑自己身為人類最寶貴的良知、勇氣與道德力量;安東妮娜愛動物如己,必然無法容忍人類悲慘的遭遇與命運,姜恩或許加入家鄉軍是基於偉大的情操,但安東妮娜忍辱負重的表現,更讓人動容。命對惡意的殘暴,每個人都有避開的本能,但安東妮娜卻與之共舞,書中幾次提到險境,安東妮娜都能化險為夷,面對姜恩或眾人的誇獎則抱持單純的感恩,讓我不禁羨慕安東妮娜生命的純淨,以基督教的想法,連上帝都要祝福!

在艱困的環境中,安東妮娜以「任何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壯。」來激勵自己。西方社會因為有尼采的話鼓舞,因此他們的人們都能堅強地面對生命中的苦難,這見證了一個偉人(即使納粹崇拜他)如何點亮人們的心靈。

納粹德國與波蘭的處境

敘述納粹德國暴政、集中營經歷的書籍最知名的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匈牙利猶太人的埃利•維瑟爾《夜》、意義治療法創始人、第三維也納學派的維克多•法蘭克《活出意義來》等親身經歷,或是熟為人知、敘述德國人營救猶太人的《辛德勒名單》。當我閱讀這些記載時,一直不懂為何波蘭人會是納粹德國屠殺的對象,直至本書才得到解答。和猶太人一樣,因為他們的優異、不屈服的靈魂,恐怕才是遭到滅族危機的主因;經過這麼重大的創傷,他們不但振作起來,現在,更博得了我的尊敬。

1939年底,隨著納粹德國的轟炸,波蘭在很短的時間內投降,淪為納粹統治的國家,並展開波蘭歷史最黑暗的一頁。納粹不但驅趕猶太人,甚至將斯拉夫民族降為次等民族,並比照猶太人、吉普賽人、同性戀者、殘障病弱者,送進集中營。或許是因波蘭天主教的背景以及反叛的靈魂有關,而有目的地列為報復懲罰性對象。

「希特勒授權法蘭克(「新德國殖民地」接管人漢斯•法蘭克(Hans Frank))『盡量剝削這個地區,把它當成戰區和戰利品國家,讓它的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結構都化為廢墟。』法蘭克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殺光所有有影響力的人,比如老師、教士、地主、政壇人物、律師和藝術家」。與之對抗的則為「波蘭家鄉軍」(Polish Home Army),姜恩即加入家鄉軍;境外則為「地下軍」,兩者裡應外合,齊心對抗納粹。可惜的是,戰後波蘭由蘇聯掌控,無法回到自由民主的政府。艾克曼沒有談論這段歷史,而將場景拉回21世紀,這中間札賓斯基家的生活面貌不得而知,讓人有「斯人已遠,典範在夙昔」之感慨。

納粹德國的種族淨化論

在美麗的比亞洛維察原始森林堙A有「puszcza的生態系統,波蘭語意味著未受人類污染的古老林地。」納粹覬覦這個地方的最終目的是試圖復育有如神話般的歐洲野馬(forest tarpan)、歐洲原牛(aurochsen)以及歐洲野牛(forest bison)等咸認已滅絕的動物,此乃納粹「種族淨化」的另一種形式。而姜恩因其對野牛研究的專長,讓親納粹的動物學家路茲•海克有求於他,得以留在動物園經營戰時的事務。

艾克曼在書中分析納粹「種族淨化」的意涵,以此解釋納粹屠殺猶太人以及他們認為劣等、次等人口的目的。雖然史家認為這幸運地留下復育的牛群、馬隻,但就生態的觀點,生物多樣性才是環境永續的不二法門;而避免物種滅絕,保育永遠優於復育。因此「種族淨化」的立基點,實在很難接受。而對於當代社會,試圖透過基因控制達到優生目的者,恐怕也要檢視是否陷入了「納粹主義」。

尋常的幸福

艾克曼在自序提到札賓斯基夫婦的故事「落入歷史的隙縫」,她認為不該被遺忘。這對夫婦親身參與行動,找到身邊的優勢,在自身屢屢難保之際,進而營救三百多位猶太人的生命。就如馬卡•杜拉克和蓋•布洛克研究結論,札賓斯基夫婦具備「決斷、思想敏捷、愛冒險、獨立、甘冒風險、態度開放、反叛、非常有彈性--能夠更改計畫,放棄舊習慣、隨時隨地改變既有的日常慣例」。

看完這本小說,讓我省思,自身的周圍,有哪些人需要營救(對於營救的概念可以繼續延伸);不看輕自己的平凡,總是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有別於「尋常的失落」(見《一個猶太人的反省》馬克•艾里斯Marc H. Ellis)這個概念,平凡如我者對於需營救者所做的,就是「尋常的幸福」了!

本書語錄

「納粹大屠殺……是預先籌畫構思、以高科技、按部就班實行的,而另一方面,它卻也更原始。生物學者勒康•杜奈(Lecomte Du Nouy)……論道『德國的罪行之所以是舉世有史以來最大的罪行,是因為它不是歷史的規模,而是就演化的規模而論。』」

一如十八世紀大師亞歷山大•蘇斯金(Alexander Susskind)所教導的:「吃喝時,你由飲料和食物中體驗到享受和喜樂,時時刻刻都提醒自己,詢問自己『我的享受和喜樂是什麼?我在品嘗的是什麼?』」

「人是忘了訊息的使者」

 

 《園長夫人》一書封面  
《園長夫人

  • 作者:黛安•艾克曼 
  • 2008年10月6日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在晨曦中閱讀,在斗室中寫作

Top

 
 
  自然書寫:赤楊金花蟲觀察紀錄:2008塔塔加大發生
作者:邦卡兒•海放南

玉山國家公園面積為10,5940公頃,佔據大半中央山脈山稜,境內則涵蓋了中央山脈、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等島內五大山脈中的三大山脈。今天這個園區生態也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面臨全球暖化的大考驗,此議題震醒了人類,雖然早有里約的世界會議以及京都議定書的簽訂,希望世界各國共同遵守規範,達到減碳目的,在簽訂五年之後檢視績效,但顯然計畫趕不上變化。

在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所製做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中,表示目前全球環境溫度逐漸上升,許多災難接踵而至──南北極冰山加速溶解,低於海平面之國家面臨棄國之抉擇;氣候變化而產生的熱浪及高溫,對人類及動植物的影響最具顯著:魚群改變原有習性、植物有往高海拔上遷的現象。今年塔塔加地區觀察到赤楊金花蟲的大發生,是否也是全球變遷的現象之一?未來會如何?值得關注。

台灣赤楊金花蟲為台灣赤楊重要害蟲之一,幼蟲及成蟲皆能以赤楊之嫩葉及頂梢為食,尤其在苗圃及初植地區,幾乎所有葉片皆受其害。圖片來源:邦卡兒•海放南五月初我一如往常清晨開車上山,前往上班場所──塔塔加。一早的天候清爽,打起精神加快油門疾駛,經過集集、水里、信義進入河山之後是上坡路段的開始,看著山林景物,由於在學校所受訓練,因此對於植物景觀特別敏感。在經過玉山國家公園界碑之後我有些迷惘,開始對窗外的植物產生疑問:幾乎每天都經過的新中橫公路,對一般植物都也熟悉,但是卻不知有什麼落葉植物在五月才開始凋謝的呢?想了好久好久,好像沒有吧!此區域五月怎會有植物落葉?而且葉子落得嚇人。我越想越納悶,怎麼會這樣呢?沿線看到為數不少已乾枯了的植物,根據樹幹以及位置推測,應該是台灣赤楊。

待確認樹種後,讓我更確定台灣赤楊現在應是萌芽長葉的季節,樹葉應為鬱鬱蔥葱,生長茂密狀態。這個反常的現象讓我放心不下,想趕緊找到答案,所以將車子停靠路旁,顧不得上班時間,下車仔細端看赤楊,結果卻是驚為天人,長年在塔塔加工作未曾發現這種現象,仔細一看掉落在路旁或護欄上的葉片,全都佈滿我沒見過的蠕動小蟲,這些小蟲數量非常多,站在樹下只要風吹過,蟲子會被吹到衣服上面,樹上殘存的樹葉,被蟲子吃過之後留下葉脈成空洞,我急忙拍下照片,然後趕去上班,心中仍是充滿疑問。

看到公路沿線台灣赤楊枯乾落葉,心裡只想知道這是什麼蟲子,旋即通知單位主管並將相片傳給可能知道的老師與朋友,希望有人可以解答我心中的疑問,同時也將事件通報給相關機關。很快的許多朋友及老師陸陸續續回覆訊息,將相關資料整理後,才知道這蟲子叫做赤楊金花蟲。它是以啃食台灣赤楊葉為生,小小的蟲子迅速的將台灣赤楊葉啃食殆盡,速度之快猶如狂風一樣。

查出罪魁禍首是赤楊金花蟲之後,消除了心理的緊張與疑慮,因為根據許多資料顯示,這種蟲不至影響樹種生存,只是會將葉子吃光。我在思考之餘對於它是如何進入本區域以及散播方式產生興趣。

觀察時間:970515

分佈情況由最初發現的從界碑附近(119k)開始至132k,現擴散至138k附近顯示災情由下而上發展,路面、石牆與赤楊下方植被皆佈滿金花蟲。沿線受害區域有向下向上發展情形,觀察到台灣赤楊外觀情形為:葉子變漸漸變成褐色,然後整棵樹開始落葉,也發現樹幹疑似有枯萎情形,在佈滿樹幹的蠕動蟲子(赤楊金花蟲)中,可看到有一種蟲子,它的頭部是橘色,體型較大數量不多,是否為雌性,不得而知。沿沙里仙溪谷而上之東埔山稜向陽坡(東側山坡)面,台灣赤楊全部遭受波及,赤楊上樹葉成團狀,地面都佈滿落葉。蟲子在葉面上繼續蠶食,發現蟲害區域多以坍方處為主。

觀察時間:970522

目前行經新中橫已習慣這種如同進入秋冬時節之景象,公路沿線是枯枝落葉,台灣赤楊的葉子大多落光了,有的留有一些些的枯黃,有的樹上是看不到一片葉子,在每一段區域都是如此,詢問對赤楊有研究的朋友,赤楊遭受巨變,有何影響?他們回答說:不用擔心,赤楊的葉子還會再長,慢慢來。

在公路上的赤楊都沒有朝氣,好像低頭不語,細長的身軀矗立在山壁,任由風吹,很可憐,塔塔加地區的金花蟲大發生在今年出現,一棵台灣赤楊樹會碰到幾次,不只人有煩惱,赤楊也有煩惱。

觀察時間:970524

發現較低海拔的新中橫公路114k處也有赤楊危害,在高處危害區域已接近公路140k處,最新狀況是靜宜大學研究生在楠溪樣區也發現赤楊金花蟲蹤跡,塔塔加地區也有赤楊金花蟲成蟲出現,楠溪區域危害種除赤楊外還有薄葉柃木、咬人貓植物。

觀察時間:970609

依據觀察整個山區都遭受赤楊金花蟲肆虐,新中橫公路沿線;阿里山公路沿線;陳有蘭溪流域;楠梓仙溪流域;神木溪流域,這些範圍重重打擊我,原以為只有山稜東側會發生,可是結果是山林全軍覆沒。

我持續觀察赤楊發芽情形,發現有轉好跡象,可能與幼蟲羽化而數量減少有關。同時也觀察赤楊金花蟲是否有天敵,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還好也沒發現赤楊金花蟲啃食其他樹種跡象。

觀察時間:970616

今晨在新中橫路上我仔細端詳台灣赤楊樹許久,看到了新發的嫩芽時心裡興奮不已,一個多月之後赤楊樹又欣欣向榮了,讓我鬆了一口氣。細細觀看枝條上的是新葉還是舊的,嫩芽是新的,有的還捲起來,別處也有看到嫩芽萌發出來。我加起油門往上察看沿途都是赤楊發新葉,新中橫132k上下的赤楊林雖未發新芽,然依據前面的正面發展,所以我不擔心,其他的區域的變化應也是好的。

在新萌發的葉中,還有發現赤楊金花蟲的成蟲,文獻資料上說成蟲也會嚼食樹葉。我觀察成蟲的影響不比幼蟲大,因為成蟲似乎有其他食物可以吃或是不需要過大的營養;倒是幼蟲我親眼目擊形似蠶食的厲害,真是個狠角色,破壞之處可不比蝗蟲遜色。

觀察時間:970621

除現場觀察外,也詢問登山遊客山上是否有赤楊金花蟲危害狀況,答案是有的,因此我整理現在台灣可能遭受赤楊危害區域為:塔塔加地區、新中橫公路、楠梓仙溪區域、沙里仙溪區域、玉山西峰東側山麓及溪谷、陳有蘭溪區域、神木溪區域、阿里山公路;其他區域還包括南湖大山區域、中橫公路及合歡山區域。

觀察時間:970705

遭赤楊金花蟲侵襲的台灣赤楊。圖片提供:邦卡兒•海放南新中橫沿線自119k開始至塔塔加遊憩區的赤楊已脫離落葉乾枯的形態,現正開始發新芽,有些則是進入結果期,赤楊金花蟲有時在公路或石牆出現,不小心時還會進入車內或黏在玻璃上,衣服上也會有成蟲,但感覺還好,若是之前的幼蟲在衣服上或車上爬行,則有點恐怖,它會黏在衣服或手上。

從遠處看山很明顯有一撮咖啡色區域,在稜線或山坡上的樹林有乾乾的,這些都是台灣赤楊,現在也慢慢復甦了,經過這次赤楊花蟲的侵襲,赤楊沒有明顯的死亡,這是一場生態之爭,也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有一天,住在沙里仙溪與陳有蘭溪的東埔朋友上山找我,跟我說山上的樹全部要被「鐵蟲」吃光了,是一種很厲害的、打不死的蟲。我心想這種蟲如果叫鐵蟲,想必一定非常厲害。他又說全部的赤楊已遭危害,這種蟲會侵入赤楊根部,住在裡頭後慢慢延伸往上,然後赤楊樹便乾枯死亡,到時山林將因樹死亡而開始有土石流以及崩塌發生。我越聽越覺恐怖,馬上去現場找一棵非常嚴重的赤楊樹開鍘,首先驗證看看赤楊樹是否已死亡;其次看是不是有蟲在根部。從現場找到的幾棵赤楊來看,從樹皮檢驗都是活的,心裡放下一棵大石頭,畢竟蟲子只是危害赤楊樹葉而已,影響還不至於多大,我很慶幸很多人還是關心台灣的山林,尤其在地居民也時時注意,對環境生態的維護是非常重要的。

在玉山國家公園園區巡查或調查結果中,台灣赤楊的數量非常龐大,山林裡許多步道上有很多茂密的樹林,這都是它們的居所。

赤楊金花蟲是什麼樣的蟲?他在生態上有什麼意義?相對於人們較常見的螢火蟲、蟑螂、瓢蟲或其他昆蟲,赤楊金花蟲幾乎少有人關心。赤楊金花蟲與赤楊息息相關,因為該蟲只食赤楊,但它就不會被其他昆蟲所影響嗎?這些問題都少有人深究。

從最初發現枯葉,再來發現為赤楊金花蟲作祟,新中橫的散佈變成全面性的蔓延,甚至台灣有赤楊的地方也遭啃食,心裡不禁擔心赤楊會死嗎?樹葉啃光了如何行光合作用、吸取養分?如果赤楊禁得起赤楊金花蟲侵襲,也許日後也可挺得住。人經過大病一場對體質也有影響,赤楊會嗎?赤楊金花蟲的生活史在室內研究資料顯示一年中就有十代,繁殖力不容小覷。

赤楊是一種強勢的植物,又稱為先驅物種,易在新生地或坍塌及公路旁生長,在原始生活時代的山林生活中,是人類生活上常使用的植物種類:居家使用的薪材、築屋使用的樑柱與支架、增加土地肥力的氮肥、動物的食糧與懸崖的跳板等,用途甚多。赤楊給人感覺總是多子多孫的在山林裡遍佈生長,不會有絕跡的狀況,經此經驗之後,讓人不禁感受到凡事無定數,許多自然現象並非規律有原則。台灣山區的中海拔是赤楊分佈的區域,生長從未遭受威脅,本次現象屬自然,但是否有常態的規律之侵襲或大發生,在文獻資料當中僅武界與蓮花池有赤楊金花蟲之紀錄,其餘闕如,表示人類對自然生態的探究仍有極大空間,赤楊金花蟲與赤楊中間之微妙關係應該要更清楚的釐清。

我們常忽略周遭出現的景物,以為隨時可以掌握,總等到發生時才發現自己所知甚少而束手無策,只能放任它在我們眼前發生。不僅是這一次金花蟲的例子,只看遠不看近、捨近求遠的思考模式,是應該反省檢討了。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東門之墠〉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東門外的土山

東門外有座小土山,山坡上有片茜草園,
他的家就在眼前,他的人卻如此遙遠。

東門外有棵栗樹,栗子樹下有家住戶,
我想念他朝朝暮暮,他卻不來與我相處。

A Hill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Beyond the Eastern Gate a hill rises.
Madder grows upon its slopes.
His home – so near,
His person – so far.

His house sits under the chestnut tree,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I miss him so,
Yet he never comes to see me.

詩中所提之「栗」為板栗,落葉喬木。葉長橢圓形至橢圓狀披針形,長10-18公分,寬4-7公分,表面光滑,葉面被灰白短柔毛;葉緣有鋸齒,齒端芒狀。葇荑花序直立;雌花簇生於雄花序基下部。堅果2-3個生於殼斗內,殼斗完全包被堅果,外密被長刺,殼斗連刺徑5-6公分;堅果長1.5-3公分。產於東北、華北、華中、華南各省,分布南可達雲南、廣東至越南一帶。

根據《詩經》的記載,可知板栗的栽培歷史至少有二千多年。〈鄭風•東門之墠〉之「東門之栗」、〈唐風•山有樞〉及〈榛風•車鄰〉之「隰有栗」都足以說明板栗為當時常見的樹種,而〈鄘風•定之方中〉之「樹之榛栗」則明說板栗為栽培樹。

栗子富含澱粉及其他重要營養成分,或蒸或炒都香甜好吃,自古即為重要的糧食來源,如《清異錄》所言:「晉王嘗窮追汴師,糧運不濟,蒸栗以食。軍子遂呼栗為河東飯。」美食小點「糖炒栗子」也令人百嘗不厭。目前板栗仍是世界主要的乾果樹種,也是許多國家的經濟植物。

除了板栗之外,大陸地區常見的食用栗子還有茅栗和錐栗。其中茅栗的果實較小,但味道較甜,即「栵」或「栭」;錐栗[Castanea henryi (Skan) Rehd. Et Wils.]分布於秦嶺以南,每殼斗僅一困,故堅果圓而先端尖。三者之中以板栗的堅果最大。除了採集堅果,板栗類木材之邊心材不明顯,紋理直、堅硬、耐水濕,亦為材質優良的樹種。(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編輯:彭瑞祥、陳誼芩、易俊宏•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