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2.22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TEIA社大開課
20081218環境手札
編輯室小啟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人文:春之羊蹄甲 花的世界  
羊蹄甲花旗瓣、翼瓣、龍骨瓣的特寫。圖片來源:哨兵

 

作者:哨兵

孩子們管叫羊蹄甲為「蝴蝶樹」,因為它有著像蝴蝶翅膀的一對葉子;而由旗瓣濃妝昂首領軍,翼瓣與龍骨瓣聯手烘扥的羊蹄甲花,一輩子都在招蜂引蝶,印證了古人說的「一花一世界」。

植物世界裡的一招半式,關於「蝶型花冠」,共有花瓣五瓣,分別為旗瓣1枚、翼瓣2枚、龍骨瓣2枚,而旗瓣的地位有如艦隊裡的旗艦,昂首帶頭前行,不另展現自己的丰采,目的在招蜂引蝶,而翼瓣與龍骨瓣所在的位置,就在烘扥加強旗瓣的丰采…精采內文

 
 
  自然影展:東西的故事
《東西的故事》影片。圖片來源:SOS首頁
 

 

作者: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值此街頭巷尾熱烈討論要如何使用消費卷之際,我們可曾想過,我們的日常消費,帶來了什麼衝擊?政府要振興的經濟,如果仍是過往的「舊經濟」,那人類是否還有未來?

就讓我們從我們所買的東西,它們的一生,來思考我們所需要的,究竟是什麼經濟?我們所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未來…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拿花瓣裝飾自己的尺蠖
拿花瓣裝飾自己的尺蠖。圖片來源: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2006年10月28日,一位觀察植物的伙伴,蹲在這朵花前,欣賞花朵的濃紫與淡紫。突然,他感覺到一朵花瓣正緩緩移動,他覺得是不是自己看錯了,揉揉自己的眼睛後再定睛瞧瞧。真的在移動,他仔細觀察,發現是一隻蟲,像花一樣的蟲。

這位伙伴將這一發現分享給我,我也蹲到了這朵花前。他的手指著這隻花朵一般的蟲問我這是什麼蟲?我則回答蟲在哪堙H他又仔細地指著蟲說:「在這堸琚I」我也很嚴肅且認真地回答:「哪埵麻峞H我怎麼看不到?」後來,這隻蟲終於移動了,這確實令我既驚且喜。接來的我,則是忙著讚歎與拍照,驚呼牠那神妙奇絕的偽裝…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齊風.甫田〉
譯者:賈福相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
無思遠人,勞心忉忉。

大塊地

耕地不要耕大塊地,莠草蔓生難處理。
要愛不要愛遠方人,兩地相思太傷神。

A Large Field

Do not till a field too large,
The weeds will take it over.
Do not love a man far away,
You will miss him miserably.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春之羊蹄甲 花的世界
作者:哨兵

羊蹄甲花旗瓣、翼瓣、龍骨瓣的特寫。圖片來源:哨兵

孩子們管叫羊蹄甲為「蝴蝶樹」,因為它有著像蝴蝶翅膀的一對葉子;而由旗瓣濃妝昂首領軍,翼瓣與龍骨瓣聯手烘扥的羊蹄甲花,一輩子都在招蜂引蝶,印證了古人說的「一花一世界」。

羊蹄甲花的旗瓣、翼瓣、龍骨瓣。圖片來源:哨兵

植物世界裡的一招半式,關於「蝶型花冠」,共有花瓣五瓣,分別為旗瓣1枚、翼瓣2枚、龍骨瓣2枚,而旗瓣的地位有如艦隊裡的旗艦,昂首帶頭前行,不另展現自己的丰采,目的在招蜂引蝶,而翼瓣與龍骨瓣所在的位置,就在烘扥加強旗瓣的丰采。記得此招,可闖半個花江湖,只是果真能如此,還請各位不要高興,因為,這意味著我們與自然的疏離程度真的很嚴重!或許該學習以張愛玲「若得其情,哀矜勿喜」的心情來對待。

羊蹄甲1雌蕊5雄蕊。圖片來源:哨兵

常想提醒各位:花其實就是植物的性器官,只因當年人類在進入植物世界時,是一個保守的年代,所以不好將形容動物(包括人類)生殖器官的一些名詞直接拿來套用在植物世界,所以只好為植物另創一套名詞,於是造成後來我們學習上的一些障礙。

關於羊蹄甲1雌蕊5雄蕊的構造,以人的角度而言或可解釋成「一妻多夫或5夫」,這對男人而言,是很難接受的事情,不過在植物世界,這是普遍的情形;只是,這也可以解譯成「一母多子」啊!這在人的世界裡,也是常見的情形,不是嗎?

Top

 
 
  自然影展:東西的故事
作者: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東西的故事》影片。圖片來源:SOS首頁

全球金融風暴強烈來襲,各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面對這個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嚴竣的經濟不景氣,政府倉促提出因應對策,要發放829億的消費卷鼓勵消費,更提出4,000億的振興經濟特別遇算案。值此街頭巷尾熱烈討論要如何使用消費卷之際,我們可曾想過,我們的日常消費,帶來了什麼衝擊?政府要振興的經濟,如果仍是過往的「舊經濟」,那人類是否還有未來?

就讓我們從我們所買的東西,它們的一生,來思考我們所需要的,究竟是什麼經濟?我們所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未來?請來看看這部已經有數百萬人點閱的影片:「東西的故事」(Story of Stuff),讓美國環保人士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來告訴我們事實的真相吧。

※ 觀賞影片請點選此處
※ SOS首頁「救命啊!請不要亂消費!」,請點選此處

Top

 
 
  自然人文:拿花瓣裝飾自己的尺蠖
作者:楊家旺

拿花瓣裝飾自己的尺蠖。圖片來源:楊家旺

2006年10月28日,一位觀察植物的伙伴,蹲在這朵花前,欣賞花朵的濃紫與淡紫。突然,他感覺到一朵花瓣正緩緩移動,他覺得是不是自己看錯了,揉揉自己的眼睛後再定睛瞧瞧。真的在移動,他仔細觀察,發現是一隻蟲,像花一樣的蟲。

這位伙伴將這一發現分享給我,我也蹲到了這朵花前。他的手指著這隻花朵一般的蟲問我這是什麼蟲?我則回答蟲在哪堙H他又仔細地指著蟲說:「在這堸琚I」我也很嚴肅且認真地回答:「哪埵麻峞H我怎麼看不到?」後來,這隻蟲終於移動了,這確實令我既驚且喜。接來的我,則是忙著讚歎與拍照,驚呼牠那神妙奇絕的偽裝。

從牠行走的姿態來看,我可以肯定牠是一隻尺蠖。但我從未在台灣的哪本圖鑑或哪本昆蟲著作中見過相關介紹。我當時覺得奇怪,偽裝功夫這麼了得的昆蟲,怎麼可能不被書本大書特書呢?是沒被發現過嗎?

終於,2008年8月,中國大陸出版了一本翻譯著作,叫《眷戀昆蟲》(For Love of Insects),作者是托馬斯.艾斯納(Eisner T.),這本書的英文原著是2003年在美國出版的。買這本書之前,我並沒翻過這本書,是在網路上看到《眷戀昆蟲》這一書名就眼睛為之一亮,我想,這是熱愛昆蟲的觀察者所具備的本能反應。稍在網路上瀏覽這本書籍的簡介後,我就決定買下這本書。等書到手後,正準備過農曆年,便趁年節時光細讀這本書,竟愛不釋手。

這本書其中一個篇章叫「投機份子」。作者在文章婸‘L以前不知道黃蜂能帶著花走,拍到這樣的照片時,令他困惑不已。他後來知道,蜂類帶著的不是花,是一隻「同綠尺蠖」。作者是一位學者,相當有實驗精神,且總是能想到有趣的實驗方式。他用鑷子將同綠尺蠖身上偽裝完美的花瓣拿掉,觀察牠如何穿上新的美麗花瓣衣。結果,他發現尺蠖先以上顎切斷花瓣,再以絲腺將花瓣固定在體背叢生的小刺上,如此,尺蠖就將自身裝扮成了一盆美麗的插花作品了。

我想,我是觀察到這樣類型的尺蠖了。拍到這隻昆蟲的兩年三個月後,總算對牠有些認識了。牠確實被觀察過,也被記錄過,並寫進了書本堙C證明了牠的偽裝技巧之高明,是具有科學精神的昆蟲觀察家所熱愛的題材。能夠在書本堿搢關於這種尺蠖的介紹,令我心滿意足。

拿花瓣裝飾自己的尺蠖。圖片來源:楊家旺

一般而言,昆蟲的偽裝技巧多半是自身型態就具備偽裝的效果,例如:竹節蟲、枯葉尖鼻蛛、枯葉蝶、鳥糞象鼻蟲……。而照片中的這種尺蠖,竟知道採用大自然的素材對自身進行裝扮,達到完美的偽裝效果。讓任何親眼目睹的人,都不禁要發出讚歎聲。

當然,這種尺蠖完美的偽裝效果只對鳥類、蜥蜴等以視覺捕食牠的天敵來說是有效的。《眷戀昆蟲》作者艾斯納(Eisner T.)發現牠的偽裝似乎對狩獵蜂和寄生蜂無效。我想,這些蜂憑借的應該是嗅覺而非視覺吧!

底下這張照片應能看到牠屬於尺蠖的一些特徵,牠以兩對腹足固定在植物上,再將自己捲起來,露出腹部背面的美麗花瓣,頭和六足則縮在中央,達到了完美的花瓣偽裝術。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齊風.甫田〉
譯者:賈福相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無思遠人,勞心怛怛。
婉兮孌兮,總角丱兮。未幾見兮,突而弁兮。

大塊地

耕地不要耕大塊地,莠草蔓生難處理。
要愛不要愛遠方人,兩地相思太傷神。

耕地不要耕大塊地,莠草蔓生難處理。
要愛不要愛遠方人,兩地相思太傷神。

他曾是那樣年輕俊秀,梳著兩個小辮子。 
很多年不見他,應該長大了—戴著成年皮帽子。

A Large Field

Do not till a field too large,
The weeds will take it over.
Do not love a man far away,
You will miss him miserably.

Do not till a field too large,
The weeds will take it over.
Do not love a man far away,
You will miss him miserably.

He was once a handsome boy with a horned hairdo.
I’ve not seen him for so many years.
He must have grown up –
Wearing an adult fur cap.

狗尾草古名「莠」,一年生禾草,高可達90公分,稈常生有支持根。葉線狀披針形,長4-30公分,寬0.5-20公分,邊緣粗糙。圓錐花序,花密集成圓柱狀,長5-15公分;小穗2至數枚成簇生於分枝上,基部有1-6剛毛狀小枝,剛毛長0.4-1公分,粗糙,綠色、黃褐到紫紅色;成熟後,小穗與剛毛分離而脫落。穎果灰白色。全世界均有分布,台灣亦有產,生長於路邊、田園,是農田常見的雜草。

狗尾草古名「莠」,《爾雅翼》云:「莠者,害稼之草。」「莠」在幼年時形似竹木稼,苗葉及成熟花穗都類似小米,因此孔子曰:「惡莠,恐其亂曲也」,詩人向來特惡之。所以〈齊風•甫田〉才會有「維莠驕驕」、「維莠桀桀」之語,表示田地太廣,農民除草不及,致使雜草遍地高聳叢生。

莠既為惡物,不得體與不好的談話因此謂之「莠言」,如〈小雅•正月〉第二章所言:「好言自口,莠言自口」,「莠言」意即壞話。

狗尾草花序「穗長多毛」,形似狗尾,因此得名。〈小雅•大田〉中「不稂不莠」原指田中已無稂(狼尾草)與狗尾草,後人將稂、莠引喻為人不成材,沒有出息。狗尾草當然也不是一無用處,其植株可作飼料,也可入藥,用以治療癰瘀、面癬等病症。(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陳誼芩、高美鈴.易俊宏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