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5.3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2009綠世代編採
綠色最前線!
珊瑚礁總體檢:東北角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環境信託網站
觀樹教育基金會
社區營造學會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生態綠:公平貿易、綠色消費
淡江大學水資源管理與政策研究中心 
六足王國:台灣昆蟲
好燒的京都議定書
 
  自然人文:春之鳥蹤 

 

作者:藍茵

在淺淺的水中,看見牠橘紅的嘴、橘紅的腳,腹部是白羽,背部則為油亮的黑色羽,時而將嘴埋入水中覓食,水面上還有一些鴨科的鳥。因為沒有帶望遠鏡,不能確定是什麼鳥種?只是遠遠欣賞牠們悠閒的劃過水面,帶出湖面數道漣漪,時而有鷺鷥在空中飛過,水中鳥影倒映,遠處樹影搖曳,湖光水色,好一幅迷人的景致。

忽然那一群小水鴨似的鳥,有一隻嘴巴咬了一條魚,一旁體型高大的冬候鳥蒼鷺,張開翅膀虎視耽耽。當我回到辦公室和同事分享時,我形容體型如赤頸鴨大小,側面的羽毛有一白色羽,其餘是黑色羽,對生態熟悉的梅說:「哎呀!姐姐,鴨子是不吃魚的!」我趕快翻了一下鳥類圖鑑,果然牠只吃藻類和浮游生物。於是上金門縣野鳥學會網站去找答案,才明白原來是澤鳧…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枯葉螳螂

 

作者:楊家旺

這趟熱帶雨林的昆蟲之旅堙A我在昆蟲發現力的極度挫折中,因為枯葉螳螂的發現而重拾了信心,並整個人為之振奮了起來。雨林之子鄭揚耀說:「這是五星級的昆蟲。」我欣喜回應:「看來,即使今天搭機回台,我也無憾了!」

在台灣看慣的螳螂,前胸背板皆為細長狀,而枯葉螳螂竟在這細長的前胸兩側,擴展出薄薄的枯葉,牠的翅也演化出枯葉的色澤與紋脈,還有腹部側生出的枯葉鋸齒邊,及後兩對足的葉狀構造,在在令人讚歎並直呼不可思議。我認為這不是上帝造物時的一次完成品,也不是數億年演化所能塑造而出的。我覺得,牠是一則遺落人間的神話故事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作者:Sharon

一個陽光豔麗的夏日早晨,有的人則若有所思,頭也不抬的走過,沒有人理會路旁陽光穿林,光影閃爍與枝葉搖曳的美景,當然也沒人有時間去體會晨間陽光散發的絲絲溫暖與淡淡無名的喜悅。

由於上班時間快到了,我也加快了腳步,快到公司大樓前時,遠遠就看見一個年輕男孩在那發傳單,並禮貌的一一趨前遞出傳單,只見大部份的人面無表情,眼也沒看一下的順手接下傳單,有的人則是繼續趕著快速的步伐,沒予理會。當走近時,看見他雙膝彎曲著,一搖一晃的向我走來,他面向陽光的臉頰顯得很明亮,衣服也被照得特別的潔白。他臉部想做微笑的表情,但面部肌肉卻不聽使喚的胡亂扭動著,勉強咧開嘴對我微笑,我也腳步沒停的順手接下傳單,此時耳邊卻聽到他發音不清及咬字用力的對我說:「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魏風.伐檀〉
譯者:賈福相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伐青檀

叮叮砍青檀喲,檀木放在河岸上喲,河水清清有微波喲,
栽秧收割你不作喲,為甚麼收糧三千擔喲,
既不外出去打獵喲,為甚麼掛著野豬肉喲。
這些大人君子們,只會寄生吃白飯喲!

Chopping Down Sandalwood Trees

Kan, kan, kan, chopping down the sandalwood trees,
Laying them along the river bank.
The water is clear with small ripples.
You neither sow, nor reap.
How can you receive thirty thousand bushels of grain?
You do not go out to hunt.
How can you hang the meat of wild boars?
Oh, you, my lord, you are a parasite on others!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春之鳥蹤
作者:藍茵

黑鸛。圖片提供:藍菌

98年1月11日早上七點多,在金門瓊林水庫巧遇鳥類攝影專家王嘉雄老師,透過他的望遠鏡我終於第一次親眼目睹稀有冬候鳥黑鸛。之前幾年鳥友溫林把鳥訊和我分享,但常追到瓊林水庫,卻因潮汐時間不對,總是撲個空,今年得償宿願,一睹黑鸛迷人的丰采。

隔天早上,我再央求先生帶我到瓊林水庫,將車停在岸邊,近距離觀察黑鸛的生活。這次見到兩隻,在淺淺的水中,看見牠橘紅的嘴、橘紅的腳,腹部是白羽,背部則為油亮的黑色羽,時而將嘴埋入水中覓食。水面上還有一些鴨科的鳥,因為沒有帶望遠鏡,不能確定是什麼鳥種?只是遠遠欣賞牠們悠閒的劃過水面,帶出湖面數道漣漪,時而有鷺鷥在空中飛過,水中鳥影倒映,遠處樹影搖曳,湖光水色,好一幅迷人的景致。

忽然那一群小水鴨似的鳥,有一隻嘴巴咬了一條魚,一旁體型高大的冬候鳥蒼鷺,張開翅膀虎視耽耽。當我回到辦公室和同事分享時,我形容體型如赤頸鴨大小,側面的羽毛有一白色羽,其餘是黑色羽,對生態熟悉的梅說:「哎呀!姐姐,鴨子是不吃魚的……」我趕快翻了一下鳥類圖鑑,果然牠只吃藻類和浮游生物。於是上金門縣野鳥學會網站去找答案,資深鳥友李老師在上面貼了瓊林水庫的鳥訊,這才明白原來是澤鳧。去(97)年馬祖鳥會理事長張壽華先生來金門,我們幾位鳥會的同仁陪他在瓊林水庫就有見到澤鳧,再一查資料,原來牠才吃魚蝦貝類。找到答案,精神為之一振,特別的快樂與高興。

自從一月見過黑鸛之後,有時要上班前,會自己先跑到瓊林水庫賞鳥,或是下午下班回家前,央求女兒開車繞一下瓊林水庫。有一個假日起了個大早,自己開著車好整以暇的守著瓊林水庫,好多鸕鶿在湖中排成一列,透過望遠鏡,還看見牠們有的張開雙翅正在晒翅膀,那是因為鸕鶿要潛水捕魚,身上羽毛不能有油脂,這樣才能有助潛水的功能,所以離水之後,常可見牠們努力的晒翅膀。

記得有一次約有70隻的鸕鶿,大、小白鷺約有40來隻,蒼鷺也有10多隻,花嘴鴨、小鷿鷉各有10來隻,整個湖面真是精彩極了。根據台大丁宗蘇教授的研究表示,鸕鶿要起飛前需要助跑,而我居然在瓊林水庫親眼目睹,真是讓人驚喜又感動!只見牠的腳輕輕拍動,水花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形成一幅特別的景象,我沈迷其中,快樂不已!鸕鶿還分成小隊,在湖的上空排隊練習飛行,也許是為了三月北返的長途飛行做準備哦!

2月22日金門縣野鳥學會辦賞鳥活動,我為了精確掌握鳥況,讓鳥友可以欣賞到最豐富的鳥種,20日早晨特別再來預演,初只見一隻黑鸛在湖的北面,以為另一隻沒有飛來,但當我繼續前進,在湖的南面靠岸邊,居然看見兩隻黑鸛一前一後,水似乎更淺了。鳥友溫林解說:「黑鸛和黑面琵鷺一樣,會利用牠的嘴在水中翻攪,水混了之後,牠就可以抓到魚吃,有時也會吃貝類,而且牠們是一夫一妻,非常的忠實,每年都是這一對黑鸛來金門渡冬。」

22日的早上,活動開始,卻沒有和黑鸛相遇,幸好田調經驗豐富的李老師帶隊,帶我們到中蘭海邊,初到岸邊,遠處高潮線上黑壓壓一片,透過望遠鏡,我們幾位賞鳥者輕輕低呼:「啊!真是壯觀,好精彩!」我說:「哇!有五、六千隻吧!」李老師說:「應該更多。」我問:「是慈湖飛來的嗎?」李老師點點頭,我真是太興奮了,跟著專家就是會有多出來的幸福,是鸕鶿啊!難怪大嫂去瓊林海邊取蚵回來,總說在蚵田附近常可看見數量龐大的鳥群哩!

接著我們在李老師的指導下,也找到了守在高潮線上、正悠閒的覓食的黑鸛。從高雄回來,直呼太幸運了!更直說金門真是太美麗太寶貝,一定要把金門的好說出去,帶更多的好朋友來分享。

Top

 
 
  大地之音:枯葉螳螂
作者:楊家旺

枯葉螳螂。照片提供:楊家旺

2008年暑,我生平第二次踏進婆羅洲熱帶雨林堙C這是一趟為期八天的「昆蟲觀察之旅」(對我而言)。行程第三天,也是我們一行人待在Mulu國家公園的第二天,當天行程的主要目的地是鹿洞(Deer cave)。我們預定在黃昏時分到達,並仰看數十萬,甚至上百萬隻蝙蝠飛出洞穴的壯觀奇景。這些蝙蝠並非一次傾巢出洞,而是一隊隊飛出,每隊之間相隔數十秒或幾分鐘。我們的運氣不算太好,因為黃昏時分竟下起了不小的雨,但還不致於傾盆。這些蝙蝠倒也敬業,不畏這雨勢,依然一隊又一隊地竄飛而出。我們為每一隊出洞的蝙蝠歡呼,並數算共有幾隊。聽說,每隊的蝠數確實少了些,且隊伍也少了些,可見這場雨還是造成了影響。遠遠仰望的每隊蝙蝠,都像一縷縷黑煙從鹿洞媊々犰茈X,而後漫散到天際,開始牠們這一天的「早餐」。

這場雨臨了黃昏才來,讓期待著欣賞蝙蝠出洞,並備好攝影器材要以長鏡頭捕捉一瞬精彩的伙伴有些扼腕了。我這位昆蟲觀察者似乎沒多少失望,甚至說,有些幸運。因為,早上從國家公園木屋宿舍出發時,天候是晴明的,甚至幾段樹蔭不遮的路途還將陽光狂灑下來。這樣的烈日對昆蟲來說是美妙的,因為昆蟲就喜歡在這樣的天氣堨X來散步閑飛。而昆蟲喜歡的,昆蟲觀察者必然也喜好。於是,就這麼一路踩在平鋪的木棧道上,心情愉悦地欣賞四面八方不經意飛現的昆蟲。當然,有些昆蟲不好飛,牠們或伏、或藏、或行,讓昆蟲觀察者浸醉在這熱帶雨林的昆蟲天堂堙C

老實說,在台灣山林堸鷎i的昆蟲發現力,一到了陌生熱帶雨林,就全然不管用了。這並非指每一位昆蟲觀察者,但對我而言似乎確是如此。除非顏色鮮豔的,或飛掠而過的昆蟲,不然,我幾乎看不見牠們的偽裝和隱蔽。一時,在台灣山林堣犍H為傲的昆蟲發現力,頓時煙消雲散,我成了昆蟲觀察門派堛漱J門弟子,一切必須重新學習。所以我刻意跟在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會長鄭揚耀的身邊,我私稱他是雨林之子,他對雨林昆蟲的習性,自然比我敏銳許多。當他在佈滿青苔的樹幹上找到一隻苔蘚竹節蟲後,我明白了為何我無法發現雨林堛漫讕峞A因為這樣的發現經驗是我在台灣山林堨撈縝章L的。若非經過他的指點,我根本不曉得苔蘚之中有這樣的昆蟲藏身。苔蘚竹節蟲的偽裝真的是妙不可言,牠著了一身苔蘚衣,待在苔蘚叢中,好像牠本身就是樹皮上的苔蘚,沒有經驗,絕對找不到牠。

多年來的昆蟲觀察經驗,我個人有個體會,即某一昆蟲被觀察者發現過,且將這形象印在腦海堙A那麼,昆蟲觀察者就會變得容易在往後的觀察媯o現牠們。換言之,腦海中從未有過苔蘚竹節蟲這一奇妙生物的形象,就甚難在野外發現牠們,更何況,我壓根不知道樹皮的苔蘚堆堻漲陶o種昆蟲的蹤跡。和一些昆蟲觀察者交流心得時,大家皆有過一種經驗,就是某一昆蟲過去數年的觀察堭q沒看見過,可是某一次在野外看見了,妙得很,之後數週或數月或數年堙A似乎就能一直持續地發現牠們。或許是,最初幾年這些昆蟲也曾出現在昆蟲觀察者身邊,只是昆蟲觀察者那時的蟲眼未開,所以竟視而不見。

過去,我未曾在野外看過活生生的枯葉螳螂,只在書本堿搮L牠的照片,在文字媗疚L關於牠的描述,心極嚮往之。所以從此趟旅程的行前,到搭機途中,甚至已踩在婆羅洲的土地上,我都在心媟t自祝福自己,希望能有幸遇見螳螂世界塈痝抪Q見到的三種:枯葉螳螂、蘭花螳螂與椎頭螳螂。這三種螳螂目的代表,在貓頭鷹版《昆蟲圖鑑》堙A特別將牠們列出,並呈現照片和簡介,這本圖鑑在介紹螳螂目時也就只舉了這麼三種類別作為介紹,可見牠們造型之奇特,有目共睹。我相信,牠們三者也應該是全世界2000餘種螳螂堻y型最奇特的三種了。

這趟熱帶雨林的昆蟲之旅堙A我在昆蟲發現力的極度挫折中,因為枯葉螳螂的發現而重拾了信心,並整個人為之振奮了起來。雨林之子鄭揚耀說:「這是五星級的昆蟲。」我欣喜回應:「看來,即使今天搭機回台,我也無憾了!」

在台灣看慣的螳螂,前胸背板皆為細長狀,而枯葉螳螂竟在這細長的前胸兩側,擴展出薄薄的枯葉,牠的翅也演化出枯葉的色澤與紋脈,還有腹部側生出的枯葉鋸齒邊,及後兩對足的葉狀構造,在在令人讚歎並直呼不可思議。我認為這不是上帝造物時的一次完成品,也不是數億年演化所能塑造而出的。我覺得,牠是一則遺落人間的神話故事……

好久好久以前,熱帶雨林就已經是一片綠油油的景致,一副永遠充滿生命力的模樣。這兒的樹,沒有所謂秋天落葉,冬日蕭瑟的景象。這兒的樹,總是常年青綠,只有春夏,不識秋冬。雨林媮`是雨水充沛,滋潤得整片森林都充滿朝氣。有一天,雷電交加,正劈在一枚葉片上,這片葉子已掛在枝條上有兩千年了。這片葉總是要落不落,甚至該落而未落地吊著,隨風搖盪卻總是不會掉落。這一天的雷電似乎特別響,特別強,一閃又一閃地劈在這片葉子上。兩千年來,這片葉第一次被如此多的能量灌注,終於,搖搖欲墜。果然,在七七四十九劈閃電的狂鞭之後,牠開始從青綠的葉,變成了枯黃的葉,枯黃但不枯萎,且閃電持續對牠鞭閃,這似乎提供了能量與養份,這片葉開始從枯黃變成金亮,甚至,比周邊的綠葉更顯生命力。雷電從未止歇,而後驟雨狂瀉。這時,金亮的枯葉,開始碎裂開來。但,那不是死亡,反而是一種新生,這片葉像生命之始般產生化學變化:碎裂開來的葉片,開始化成四隻細足,微微抖動。接著兩把鐮刀勾彎挺伸而出。葉梗則開始變形,成了三角形頭並轉動了幾下。葉緣翹裂成四片翅翼,揮動著。一陣陣抖扭之後,幻變,再幻變,竟,將一片枯葉幻變成了一隻螳螂。

從此,熱帶雨林有了枯葉螳螂的身影。

Top

 
 
  自然人文: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作者:Sharon
圖片提供:Sharon一個陽光豔麗的夏日早晨,在這都市裡少有的幾處有著林蔭大道相伴、辦公大樓林立的路上,只見來往穿著整齊趕著上班的人們快步的走著,有的人則若有所思,頭也不抬的走過,沒有人理會路旁陽光穿林,光影閃爍與枝葉搖曳的美景,當然也沒人有時間去體會晨間陽光散發的絲絲溫暖與淡淡無名的喜悅。

由於上班時間快到了,我也加快了腳步,快到公司大樓前時,遠遠就看見一個年輕男孩在那發傳單,並禮貌的一一趨前遞出傳單,只見大部份的人面無表情,眼也沒看一下的順手接下傳單,有的人則是繼續趕著快速的步伐,沒予理會。當走近時,看見他雙膝彎曲著,一搖一晃的向我走來,他面向陽光的臉頰顯得很明亮,衣服也被照得特別的潔白,他臉部想做微笑的表情,但面部肌肉卻不聽使喚的胡亂扭動著,勉強咧開嘴對我微笑,我也腳步沒停的順手接下傳單,此時耳邊卻聽到他發音不清及咬字用力的對我說:「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進了電梯,看看手中的傳單,那是一家餐廳的商業午餐傳單,但那句發音費力的祝福話語,卻一直在我心裡迴盪,讓我頓時覺得有些慚愧,我們身體健全,但卻很少能說出祝福的話,早晨進公司之前,還在煩惱著工作上的一些事,連一路燦爛的陽光都無法感受,那有那種溫暖的心情與氛圍去祝福別人。

圖片提供:Sharon大部份的我們在生活中都習慣於看向那缺失的一角,或是執著於那不盡如意而起的煩惱,因為那些都與我們期望的狀態相反,而我們在潛意識裡常不自覺的將那內心期待的有形和無形的願景、情境或感受,視為我們唯一認可的生活狀態。違反了這種期望的狀態或品質,讓我們覺得自己一直生活在一種缺失或未完成的狀態,但其實我們大多疏忽了這些平凡或不如意的過程的組合,就是我們的生活,也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

那麼,我們應該試著以尊重自己和珍惜自我生命的態度來看待那些不順心和挫折的時光。當心裡只是暗自輕輕的轉個念頭,你也許就會開始讚賞自己在困境下已盡了力的表現,嘉許自己的耐力與勇氣,安慰起自己因錯誤而獲得了的人生經驗,或是甚至發現過程中還是有值得感激的理由。 它們對自己不再只具有負面的意義,也是生命力的一種養份。 看往不同的面向,你體會的生活和看見的世界也就會不一樣。

當懂得尊重和珍惜自我生命,視野角度也就不一樣,會看見自己已擁有的有形無形的一切,感激之心也就會油然而生。感激的心有種神奇的力量,除了會帶來祥和與喜悅,更會產生滿滿的幸福感。

※ 本文轉載自Fresh Air網站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魏風.陟岵〉
譯者:賈福相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特兮?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淪猗。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鶉兮?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寘」音同「至」;「貆」因同「環」。

伐青檀

叮叮砍青檀喲,檀木放在河岸上喲,河水清清有微波喲,
栽秧收割你不作喲,為甚麼收糧三千擔喲,
既不外出去打獵喲,為甚麼掛著野豬肉喲。
這些大人君子們,只會寄生吃白飯喲!

伐木叮叮作車輻喲,伐木放在河岸上喲,河水清清直直流喲,
耕種收割你不作喲,為甚麼收糧三千畝喲,
既不外出去打獵,為甚麼掛著野獸肉喲,
這些大人君子們,只能寄生吃白飯喲!

叮叮伐木作車輪喲,伐木放在河岸上喲,河水清清有微波喲,
插秧收割你不作喲,為甚麼收糧三百庫喲,
既不外出去打獵喲,為甚麼掛著鵪鶉肉喲,
這些大人君子們,只會寄生吃白飯喲!

Chopping Down Sandalwood Trees

Kan, kan, kan, chopping down the sandalwood trees,
Laying them along the river bank.
The water is clear with small ripples.
You neither sow, nor reap.
How can you receive thirty thousand bushels of grain?
You do not go out to hunt.
How can you hang the meat of wild boars?
Oh, you, my lord, you are a parasite on others!

Kan, kan, kan, chopping wood for wagon spokes,
Laying it along the river bank.
Ripples ruffle the clear water.
You neither sow, nor reap.
How can you receive grain from thirty thousand acres?
You do not go out to hunt.
How can you hang the meat of wild beasts?
Oh, you, my lord, you are a parasite on others!

Kan, kan, kan, chopping wood for wagon wheels,
Laying it along the river bank.
Ripples wrinkle the clear water.
You neither sow, nor reap.
How can you receive so many tons of grain?
You do not go out to hunt.
How can you have meat hung in your yard?
Oh, you, my lord, you are a parasite on others.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高美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