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6.7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綠色最前線!
編輯室小啟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人文:雨後的天籟 

沾了泥土的小可愛青蛙。圖片提供:珊珊

 

 

作者:珊珊

你知道為什麼下過雨後地上都是蟾蜍嗎?
是因為要出來覓食嗎?
因為牠家淹水!

賞蛙人在找青蛙,青蛙在尋找適合生存的棲地。台北樹蛙大部分出現在姑婆芋的附近,中國樹蟾則現身於開墾過的菜園,最好是旁邊有水桶的香蕉葉、月桃葉。而雨後蟾蜍滿地跑,是因為蟾蜍喜歡潮濕的洞,但 牠們不愛泡水…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陽台的訪客
圖片提供:天下文化
 

 

作者:林麗琪

早晨在陽台晾衣服,一隻氣勢洶洶的虎頭蜂迎面飛來,我警覺得像玩木頭人的遊戲般低縮著頭,身體完全靜止且緩慢的呼吸,讓蜂先行飛過後再繼續家事。

花台上的洋紫荊葉片輕晃,蜜蜂鬼鬼祟祟的穿梭,才一會兒工夫,蜜蜂自信的用大顎進行切割的工程,彷彿在葉子上畫圓弧線般輕巧,像熟稔的木工師傅操作著線鋸機,用腳攫住從葉緣切下的半圓形葉片,揚長而去…

精采內文

 
  自然觀察:紫線黃舟蛾幼蟲
紫線黃舟蛾幼蟲。照片提供: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紫線黃舟蛾如此鮮明的色彩絕不是偽裝。擬態呢?可能性高,但擬態什麼呢?我盯著牠的照片,思索著,不停思索著,甚至想憑藉想像力的協助。

幼蟲,迴捲得像蝸牛的紋路,但擬態蝸牛有什麼好處嗎?不合理。我一度閃過會不會是擬態盤起來的蛇,但隨即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那至少要將頭抬起來才像,況且,紋路也差太多,似乎沒這身紋樣的蛇…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唐風.椒聊〉
譯者:賈福相

椒聊之實,蕃衍盈升。
彼其之子,碩大無朋。
椒聊且,遠條且。

花椒樹種子

花椒樹果實重重,裝滿了一升升。
祝福你那些兒子呵,高大無朋。
像花椒樹一樣,茁長茂盛。

Pepper Tree Seeds

Seeds of the pepper tree, filling pail after pail.
Bless all your sons, may they be strong,
Like the prosperity of the pepper tree.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雨後的天籟
作者:珊珊

蟾蜍。圖片提供:珊珊

你知道為什麼下過雨後地上都是蟾蜍嗎?
是因為要出來覓食嗎?
因為牠家淹水!

賞蛙人在找青蛙,青蛙在尋找適合生存的棲地。台北樹蛙大部分出現在姑婆芋的附近,中國樹蟾則現身於開墾過的菜園,最好是旁邊有水桶的香蕉葉、月桃葉。而雨後蟾蜍滿地跑,是因為蟾蜍喜歡潮濕的洞,但 牠們不愛泡水。

當人們穿著雨鞋,手電筒的燈光往蛙叫聲打去,受驚的蛙便停止了動作,因為閃光燈更刺激了牠的眼。聰明的人類為了防蛇懂得穿起雨鞋,而青蛙只能靠體色隱蔽、假死等方式躲避天敵。可是面對農田面積日益減縮、溝渠水泥化、農藥等環境荷爾蒙的影響, 牠們只能一再退守,繼續用力跳、跳、跳,尋找另一個適合生存的棲地。

夜半吵鬧的青蛙是天籟

土城埤塘里居民在面臨土城看守所搬遷的開發壓力下,他們為了保護這塊土地,重新檢視生活環境。當地居民阿蘭姐說:「以前對青蛙不了解,當得沒有什麼好稀奇。可是別人告訴我們 牠們是寶的時候,回頭看,好像是真的。」也因此改變了對待土地方式。

在土城務農的快樂農夫說:「小時候青蛙很多,那時沒有錢買肥料、農藥,只有用豬糞,那時候有著很多青蛙、蛇、螢火蟲。」1950年,美援的年代,把化學肥料、DDT、農耕機械帶來台灣,影響台灣後續農業發展甚鉅,這在當時被視為「豐收的良方」,也使農民未意識到環境荷爾蒙對土地的衝擊,也因此導致土地、及在土地上棲息的生物一點一滴地被改變。

「吃、釣、抓、攝影、欣賞、研究」這是人接觸青蛙的幾種方式。愛好攝影的阿國說:「以前我們鄉下割稻完畢,及插秧完畢後澤蛙都會爬上田埂,小時候都吃澤蛙比較多。我們的處理方式是把胃挑出來整隻下去煮 。」

隨著接觸青蛙的時間變長,保育觀念慢慢地影響了他與蛙的互動,阿國說現在他不會吃青蛙了,有一次開怪手工作時,看到一隻樹蛙跳過去,他心想:「好嘎在我沒挖到。」

在過去青蛙是田野間常見的動物,而土城早期都是池塘,濕地多、蛙類也跟著多,阿蘭姐提到:「以前會覺得青蛙很吵。」她表示:「以前的慣性農法,就是用化學肥料、農藥,這一、兩年變成有機農業,改用廚餘堆肥。」快樂農夫說:「現在已經慢慢恢復,上次割草還看到兩、三隻台北樹蛙在那邊,雖然數量不多,但以後就會慢慢地回來了。」

當阿蘭姐說著以前覺得青蛙很吵的時候,阿國開心的說:「現在蛙叫聲是天籟。」他們期盼藉由導覽解說讓外面的人看到這塊土地的美,他們希望帶給孩子:「小朋友如果能夠接觸大自然、愛這塊土地、愛這塊土地上的任何小生命,一定會懂得尊重人,尊重人之後就不會學壞。」

土地使用方式的改變,使蛙類變得珍稀。後來慢慢地,開始有人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於是人們對待土地的方式又重新調整。這使得蛙類重新回流,然而關 心環境的大家,還是必須對抗政府政策以及人的傳統思維。

Top

 
 
  自然人文:陽台的訪客
作者:林麗琪

編按:自然之美,在人的眼底、在相片裡、在圖畫中,各有何等姿態?一位非藝術科班出身的女子,只因熱愛自然與繪畫,細膩畫出一幅幅精美的植物畫,寫下一篇篇淡雅的生活隨筆 。副刊在此轉介林麗琪於《我的自然調色盤》一書中的精彩畫作和文章,邀您在悠閒的假日,細細品味一篇篇調和了心靈和大自然,處處流露出生活真滋味的恬文佳畫!

陽台的訪客

圖片提供:天下文化早晨在陽台晾衣服,一隻氣勢洶洶的虎頭蜂迎面飛來,我警覺得像玩木頭人的遊戲般低縮著頭,身體完全靜止且緩慢的呼吸,讓蜂先行飛過後再繼續家事。

花台上的洋紫荊葉片輕晃,蜜蜂鬼鬼祟祟的穿梭,才一會兒工夫,蜜蜂自信的用大顎進行切割的工程,彷彿在葉子上畫圓弧線般輕巧,像熟稔的木工師傅操作著線鋸機,用腳攫住從葉緣切下的半圓形葉片,揚長而去;仔細看洋紫荊的枝葉,比較嫩綠的葉子已經被蜜蜂裁下許多圓形、橢圓形的圖案,留下造型有趣的葉子;進屋裡查書才明白,原來那隻忙進忙出的切葉蜂,是要將採集到的建材帶回去築巢。

傍晚在陽台修剪花草,飛來一隻穿著黃綠色的衣服,腹部尾端鑲著黑色的帶狀紋,顏色搭配頗富現代感的長喙天蛾,快速振動著翅膀,伸出像細長針頭的口器,準確地刺入每一朵盛開的長春花花筒內,還光顧了窗台旁花姿浪漫的藍雪花,吸飽喝足後才滿意的飛離。

錯覺

圖片提供:天下文化冷灰暗淡的雲層霸佔了天空,持續的低溫在空氣中徘徊不去,林徑旁燈稱花過冬變黃的葉片,點綴著纖細的枝椏,留下殘冬的氣息;樹林裡的香楠和山桕紛紛從枝梢長出紅色的新葉,松樹、大頭茶的新苗從楓香豐厚的落葉間冒出,一陣風吹起,堆積路旁的枯葉如浪濤般襲捲山徑,隨風飄下的楓香葉片中,翩翩飛起一隻大琉璃紋鳳蝶,牠彷彿穿著黑色閃爍青光的晚禮服在動盪的風中飛揚;寒冬的美感和春天的新生命,交織成一片動人的景致。

遠遠的望見一隻深褐色的鳩停在山徑上,我和莉莉驚喜得放輕腳步,牠往前晃動一下,是鳥在覓食還是受到驚嚇?等了幾分鐘,鳥依然待在原處,我們慢慢的再潛近了些,發現原來是路徑中一片卵形往上翹的枯葉隨風搖曳所產生的錯覺。

 
《我的自然調色盤》小檔案

作者:林麗琪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4月24日

Top

 
 
  自然觀察:紫線黃舟蛾幼蟲
作者:楊家旺

紫線黃舟蛾幼蟲。照片提供:楊家旺

2008年5月,商周出版了一本《圖解昆蟲學》,作者盧耽。這本書搭配了許多照片,讓生硬的昆蟲學柔軟許多。而且,媕Y使用的照片,多是台灣可見到的昆蟲,光是這一點就足以吸引我買下這本書。

距這本書出版約四年半前,即2003年10月11日,我到台東進行一趟昆蟲觀察。在知本森林遊樂區,我拍到了一隻毛毛蟲,牠身上的紋路像極了青筋暴怒的血管。難道,這也算是一種擬態嗎?擬態一個極端生氣,血脈突張的人,讓敵人不敢招惹。四年多來,我不曾在哪一本昆蟲圖鑑上看過照片中的這隻毛毛蟲,偶爾在一些昆蟲網站瀏覽時,也不曾巧遇牠的身影。牠,因而成了外觀極具特色,卻身 分未明的毛毛蟲。直到我買下了這本《圖解昆蟲學》。在書堙A我看見了牠的圖片。盧耽說,牠是紫線黃舟蛾的幼蟲。

有了名稱,就有了搜尋的起點,我在網路上輸入「紫線黃舟蛾」作為關鍵字,找到了許多筆資料。牠的成蟲,體色褐雜不顯眼,異於幼蟲鮮明的色彩,不是一眼就容易讓人記住的蛾。對照書上的照片,網路上的照片,以及我拍的這張照片,發現幼蟲休息時,一概以P字形模樣,將頭部迴折倚靠在體側。我一直盯著照片,思索紫線黃舟蛾採P字形姿態的可能原因?有些毛毛蟲,例如:無尾鳳蝶的終齡幼蟲,以兩顆大假眼,擬態小青蛇,恫嚇敵人;而尺蛾的幼蟲,則將自身硬挺成一根枯枝,色澤和形貌都偽裝 得極妙;又如刺蛾的幼蟲,全身佈滿尖銳的棘刺,任何生物(包括人)都不敢招惹牠。那麼,紫線黃舟蛾的幼蟲呢?如果只是靠著青筋暴怒的紋身就想威嚇人,我想,只有膽小如鼠的生物會被嚇著吧!因此,我覺得P字形肯定有著什麼作用才是。

紫線黃舟蛾如此鮮明的色彩絕不是偽裝。擬態呢?可能性高,但擬態什麼呢?我盯著牠的照片,思索著,不停思索著,甚至想憑藉想像力的協助,但效果不彰。書本中的幼蟲,迴捲得像蝸牛的紋路,但擬態蝸牛有什麼好處嗎?不合理。我一度閃過會不會是擬態盤起來的蛇,但隨即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那至少要將頭抬起來才像,況且,紋路也差太多,似乎沒這身紋樣的蛇。或許,為什麼會捲成P字形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我想太多了。當然,也可能確實存在著某一個原因,而這就需要更高明的人來解謎這神秘的P字了。至於我,宣告放棄!

台東的林野,一直是我觀察昆蟲的聖地,無論春夏秋冬,那兒總是蟲況良好。中部的野地,每到冬天,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往往只能遇見蜘蛛。蟲,就少 得可憐了。台東的野外,即使冬天去走走,也能聽見蟲鳴狂響,看見群蝶紛飛。我猜想,這大概是東部的污染及人為干擾比西部來得少的緣故,再加上南部的緯度低,溫度高,自然擁有數量和種類更具優勢的蟲況。因此,位於台灣島既東且南的台東,就地理位置而言,絕對是蟲相最優的縣市了。

至今,我仍記得拍到紫線黃舟蛾幼蟲時的那份驚喜。當時,我在台東知本森林遊樂區的一棵植物葉片上看見了豹紋貓蛛,我在中部多見到細紋貓蛛和斜紋貓蛛,很少看見豹紋貓蛛,便感到很興奮。拍完豹紋貓蛛,一抬頭,是一隻長相奇特的蟹形疣突蛛,四年多來未曾看過第二次。才繞著這植物沒幾步路,就撞見了紫線黃舟蛾的幼蟲,四年多來我也未曾見過第二次。接著是一隻大紅星椿,再來是黃脛巨緣椿的若蟲,最後是一隻體型迷你的糞金龜。當時,我對昆蟲的名稱所知不多,只覺得這株植物竟有這麼多造型奇特及色彩妍麗的昆蟲,太神奇了。事後,我才從一本又一本圖鑑中慢慢確知了當時拍到的這些昆蟲的身 分。一株植物就可以比擬一顆昆蟲星球了,從此我愛上台東,每年都向台東的森林展開一趟朝聖之旅,進行為期數天的昆蟲觀察。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唐風.椒聊〉
譯者:賈福相

椒聊之實,蕃衍盈升。
彼其之子,碩大無朋。
椒聊且,遠條且。

椒聊之實,蕃衍盈匊。
彼其之子,碩大且篤。
椒聊且,遠條且。

※「匊」音同「菊」。

花椒樹種子

花椒樹果實重重,裝滿了一升升。
祝福你那些兒子呵,高大無朋。
像花椒樹一樣,茁長茂盛。

花椒樹果實重重,裝滿了一捧捧。
祝福你那些兒子呵,高大允中。
像花椒樹一樣,枝葉蔥蔥。

Pepper Tree Seeds

Seeds of the pepper tree, filling pail after pail.
Bless all your sons, may they be strong,
Like the prosperity of the pepper tree.

Seeds of the pepper tree, filling hand after hand.
Bless all your sons, may they be handsome,
Like the prosperity of the pepper tree.

花椒為落葉灌木,樹皮具木栓質之瘤狀刺。奇數羽狀複葉,互生,葉柄兩側具一對寬翅;小葉5-11,卵形至闊卵形,長2-6公分,寬1-3公分,先端尖,小葉背面中肋基部兩側常有成簇的褐色長柔毛;邊緣有細鈍齒,齒縫間油點明顯。蓇葖果球形,成熟時紅色至紫紅色,上有粗大油點;種子近球形,徑約0.4公分。分布於華北及華東、華中、華南,各省均有栽培。

花椒自古即為香料,如〈離騷〉:「雜申椒與菌桂,懷椒糈而要之」,「申椒」即花椒,「菌桂」是肉桂,兩者均為香木。嫩葉及果實(即市售花椒)可供食品調味之用,直至現代,許多中華料理都還少不了花椒。蜀人作茶、吳人作茗,都以花椒葉和茶葉共煮,以取其香味。

漢室皇后稱椒房,因此長樂宮有椒房殿。荊楚之俗:「正月一日長幼皆正衣冠」,從最小輩份起,以椒酒拜賀君親。

《詩經》之「椒」,除上述種類之外,可能亦指野花椒(Zanthoxylum simulance Hance)、刺花椒(Z. micranthus Hemsl.)等,及其他花椒屬植物。其中花椒所產果實品質高於其他種類,為目前花椒商品的主要來源。《詩經》時代,不同地區可能使用不同種的花椒,也可能數種花椒混合在一起使用。(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黃德宗•網編:黃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