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熊貓還少 瀕危滇南綠孔雀 水電站將成致命一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比熊貓還少 瀕危滇南綠孔雀 水電站將成致命一擊

建立於 2017/05/04
作者:婉蓉(野性中國成員)

雲南一座建設中的水電站或許將給中國僅存數百隻的綠孔雀致命一擊。

三月,因為一片羽毛,我所在的野性中國團隊決定迅速南下雲南——我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位業餘野生動物攝影師在一條河邊撿到的一根綠孔雀的尾羽。

廣義上的孔雀並不罕見,然而在中國能看到的孔雀,幾乎都是原產印度的藍孔雀。藍孔雀(Pavo cristatus)和綠孔雀(Pavo muticus)是兩個不同的物種,前者數量眾多,但後者則在全世界範圍內僅存約不到2萬隻,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The IUCN Red List)列為瀕危物種(Endangered Species,EN)。

野性中國團隊拍攝到的綠孔雀。圖片:奚志農/野性中國

中國本土的綠孔雀則屬於滇南亞種(Indo-Chinese peafowl),分布於中南半島和中國雲南。據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2013至2014年調查,雲南省內綠孔雀的活動範圍正在縮小,種群數量從1995年的800到1100隻衰落到估計不足500隻,比貓熊還少。

水電站建成 將淹沒綠孔雀棲地

發現綠孔雀羽毛的河灘地位於楚雄彝族自治州新平縣境內的紅河支流上,植被豐富。我們在這裡守候到黃昏時分,終於拍攝到了兩隻綠孔雀。此前的一次調查估算新平縣境內約有60隻綠孔雀,而附近居民也告訴我們,附近的確偶爾能聽見綠孔雀獨特的鳴叫聲。這一切都證實,這片河灘地的確是綠孔雀的棲息地。

但我們無法感到欣慰,因為這片棲息地已然岌岌可危。位於這片河灘地下游的戛灑江一級水電站一旦建成開始蓄水,電站淹沒區將導致綠孔雀棲息地中的低海拔河灘及沿岸森林盡數淹沒,而配套電站建設而需展開的清庫(砍伐河道兩邊樹木)、道路修(改)建工程,更會對區域生態造成不可逆的破壞。就在綠孔雀駐足覓食的地點附近,我們已經看到,河谷森林已經被工程破壞,裸露出大片的黃土。

森林與河灘地是綠孔雀棲息地的兩大要素。果實豐富的季風雨林(seasonal tropical forest)給綠孔雀提供了食物和隱蔽的環境,而雄性綠孔雀需要在開闊的河灘地展開長長的尾羽求偶。此外,而到了生活艱難的旱季,綠孔雀賴以生存的食物——水濱植物的種子——只有在河灘地上才能獲取。

河灘地的淹沒,將徹底摧毀這塊綠孔雀賴以生存的棲息地,而圍繞著水電站建設、更大規模的大興土木,則將侵入雲南最後一片不受侵擾的季風雨林,導致更大範圍的生態災難。

戛灑江一級水電站施工現場。圖片:奚志農/野性中國

不在限制擴建範圍 綠孔雀待救援

雲南境內有多條海拔落差大的河流,水電資源排名全國第二,目前水電裝置容量佔全省電力裝置容量的70%。但擁有從雪山到熱帶雨林等各種地貌的雲南,同時也是中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

2016年8月,雲南省宣佈,出於經濟性和生態安全的考慮,暫停批准新的中小型水電站建設計劃,已經建成的不准擴建。這一文件將中小型水電站定義為裝置容量在25萬瓩以內的水電站,而裝機容量27萬瓩的戛灑江一級電站的裝機容量剛剛超過這一門檻。這意味著,即將淹沒綠孔雀棲息地的這座水電站,目前還不受到管束。

而在戛灑江一級電站的環評文件中,對於電站修建對該區域動植物所造成的結果,僅僅是一句話描述:「一般認為施工對其在保護區分布並沒有顯著影響。」

這裡所指的保護區,是戛灑江更上游的雙柏縣於2003年成立的一個州級自然保護區。這個保護區已經因為經濟建設的需要三次被調整邊界,面積也縮小了8%。

而新發現綠孔雀活動的這片河灘地,目前尚不屬於任何保護區。據悉,新平縣政府已經在積極地推動成立新的保護區,但保護區多久能獲得批准,當地的生態保護是否就不再有隱患,答案依然不明朗。

一旦水電站開始蓄水,這片綠孔雀棲息地將被淹沒。圖片:婉蓉/野性中國

除了經濟發展的壓力,綠孔雀瀕危狀況的鮮為人知也令人擔憂。迄今為止,關於綠孔雀的資訊還僅僅流傳於學術界,當地的百姓根本不知道綠孔雀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偷獵捕殺行為一直未曾絕跡。今年1月,研究者為了科學研究的目的在恐龍河保護區外綠孔雀的棲息地安裝了紅外相機,幾次拍攝到偷獵者在鏡頭中出現。

野性中國已經連同自然之友和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向中國環保部發出緊急呼籲,建議環保部馬上叫停上述水電站的建設,重新評估水電建設對當地生態、特別是對綠孔雀等重要保護物種及其棲息地的影響。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水電站建設威嚇瀕危物種綠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