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9.21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生態旅遊地遴選徵件
編輯室小啟

電子報無法正常顯示,怎麼辦?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書寫:遺落的寶石項鍊
Big Pine Creek冰河谷,雲霧間可見山頂殘雪。圖片來源:陳維婷
作者:陳維婷

這個夏天狐狸和我各自為了工作、畢業的事忙碌,逐漸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七月初,忘了是誰先開口的,總之兩人都有默契,是時候該到野外好好待一陣子,「回家休息」了。

不想去名山百岳與人「爭峰」,卻還是想念高地的清新與寧靜,考量體力腳程,似乎也不適合挑戰太陡峭的路線,幾經考量後,選了 Eastern Sierra地區的Big Pine Creek Trail,造訪群山懷抱裡的冰河湖泊…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參蟬(上)
台灣熊蟬(圖片來源:嘎嘎昆蟲館)

 

作者:楊家旺

尋聲來到,一棵菩提樹。熊蟬鳴唱「夏-夏-夏───」,夏天於是熱了起來。

「菩提樹上蟬」,令我不禁聯想到禪宗六祖慧能的偈: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當下,我決定今晚「參蟬」,要見證一隻蟬的「羽化升天」…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福和水岸邊的生命映象
永和社大生態園區內的水生植物。圖片來源:江某
作者:江某

不同的河流承載著各式不同的生命樣貌,也將歲月沈積在一層層數不盡沙粒的河岸;初次來到這塊遠古溪流沖刷出的溪床邊,成片的甜根子草與芒草阻斷了我們望向溪流的視線,這種貧瘠的沙地成就了它們適應性的優越,卻苦了一群想打造一處左岸優美生態園地的人們,竟日,用汗滴灌溉土壤,以雙腳丈量水塘,一處處植物的家逐然呈現…

當陽光再次灑落的數日後,金色水蓮花映照著水面,小巧綢緞般細緻的莕菜暱聚在塘邊,水車前淡淡的花朵靜謐的開落,水簑衣密擁的紫暈迷幻著蝴蝶,而怎樣也躲不開水漾般柔嫩的紅蓼整片桃紅溢滿眼簾,各式各樣的花朵恣意綻放;蜻蜓與豆娘隨意停棲,青蛙在月影下鳴唱,各種生命在此澎湃滋長…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羔裘〉
譯者:賈福相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
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羊皮袍

羔羊皮袍軟綿綿,大方美觀。
穿皮袍的那位君子,耿耿稱職。

Lamb Skin Coat

A lamb skin coat, soft and smooth;
Its wearer, dutiful and loyal.

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遺落的寶石項鍊
作者:陳維婷

這個夏天狐狸和我各自為了工作、畢業的事忙碌,逐漸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七月初,忘了是誰先開口的,總之兩人都有默契,是時候該到野外好好待一陣子,「回家休息」了。不想去名山百岳與人「爭峰」,卻還是想念高地的清新與寧靜,考量體力腳程,似乎也不適合挑戰太陡峭的路線,幾經考量後,選了 Eastern Sierra地區的Big Pine Creek Trail,造訪群山懷抱裡的冰河湖泊。

這個地區有每日露營的人數限制,必須事先以傳真方式申請入山許可。正值暑期,週末假日的名額早已所剩無多,我們便決定7月13號週日進入, 週二離開,避開人潮,也順利拿到了許可。先從LA開3個小時到Lone Pine的Inyo國家森林管理中心領取許可證,順便租用放置食物的密封防熊罐(bear canister)。

我們去的這一帶雖然不是強制使用防熊罐的區域,但擔心會有更貪嘴、機伶的高山土撥鼠(marmot),為了保護我們的食物,也保護野生動 物,還是得把這個笨重的黑色圓桶帶上山。調整好配重,狐狸的背包塞進食物跟熊罐後約有14-15公斤,我除了自己的衣物、睡袋以外,還幫忙分擔了一大瓶 水、爐具跟帳篷的中柱,大概背上了9-10公斤,比之前又進步了一點,想到自己的身體能夠「承擔」更多,有種小小的欣喜與成就感。

從Lone Pine往北繼續走一個小時到達Big Pine,再經過約半小時的蜿蜒山路,就進入Big Pine Creek的河谷。山徑起點是名為Glacier Lodge的渡假木屋區,附近還有幾個需要付費的營地,可以看到不少舉家出動的遊客。我們計畫直接走進冰河湖區紮營,把車子停在露營人士專用的停車場,下 午三點,整裝上路。

走進冰河遺族的國度

這是個典型的冰河U型谷,可以當成教科書範本,從谷口眺望雲霧繚繞的山峰,頂端殘雪忽隱忽現,千年前,冰河大刀闊斧開鑿出寬深的谷地,厚重 冰雪消退後,Big Pine Creek仍未忘記這份開拓的執念,在峰腳下精巧架疊起幾個大小湖泊,彷彿酒杯盛起融化的潔淨雪水,順著山勢一盞連著一盞流淌傾注,最後匯集成奔動不息的 溪流,用百年的淙淙絮語消磨岩石的意志,雕琢出眼前每個稜角,撫摩著腳邊每道圓滑。

架在湖邊的營帳,是夜晚靜歇的小天地。圖片來源:陳維婷

步道大抵與溪流的走向平行,一路緩緩爬升,用幾個之字形往返費力越過二號瀑布後,帶我們進入John Muir Wilderness,雖然有木牌為記,但是眼前蒼鬱的山林,正是紀念John Muir最顯明的標誌。

之後又是一大段穩定的爬坡,一路穿梭在高大松樹林與低矮石南(Manzanita)灌木的交界線上,順道跨過幾個小支流,趕在天黑前,我們終於到達第一個冰河湖,選好湖邊營地,架好營帳,趁著煮晚餐時間欣賞暮色降臨。
不過另一群饕客也立刻圍了上來--我們在乾燥的平地都市待得太久,竟然忘了山區夏天有「蚊子」這種生物,少帶了防蚊液的下場,就是要「手舞 足蹈」跟蚊子大軍共進晚餐,我們這兩道傻傻送上門來的盛宴,想必讓他們雀躍不已。只能安慰自己,就當是繳交這兩晚的房租吧,但好像又違反了「禁止餵食野生 動物」的規定?

睡前打開手電筒,消滅幾隻闖進營帳吃宵夜的食客,透著光,看見帳外大概還有數十隻嗡嗡飛繞,不得其門而入。這小小天地雖只容兩人並肩躺臥,卻為我們守住一方清靜,遮風、避雨、擋蚊--生活所求,原就是這樣簡單的安心舒適吧。

山谷中的寶石項鍊

翌日輕裝出發,沿山徑一一造訪上游的冰河湖,這一帶有名字的大小湖泊約有八、九個,各有獨特的形狀與水色,但都帶著冰河湖特有的湛藍色調。 這些湖泊彼此連通,像一串晶瑩的水藍寶石項鍊,可惜沒人費心為他們取名,直接從一號標到七號,另外還有兩個,水色深的就叫black lake,地勢高的就叫summit lake,既無趣又缺少意境,但也正好讓遊人發揮自己的想像。

小巧、容易親近的一號湖。圖片來源:陳維婷

一路上看水也看山,陡峭的Temple Crag像是支黑黝黝的匕首,與腳下積雪的白黑對比令人印象深刻,立在二號與三號湖之間,由不同角度望去各有風姿。順著步道通過三號湖周圍的絕壁,通過一 段蜿蜒向上的陡坡,走進松樹林後,四號湖悄悄出現在眼前,黛綠色的閑靜湖水,岸邊濕潤的草叢裡,有亮藍色的豆娘盤旋起舞。

四周絕壁聳立的三號湖。圖片來源:陳維婷

繼續往更高處的六、七號湖前行,卻在一個開闊處,瞥見山峰之間繚繞的雲霧緩緩揭開,陽光照亮一大片莊嚴而神秘的雪白,我們終於看見了 Palisade Glacier,全美最南端的冰河。黑色冰斗上冰雪終年不化,古老的冰河遺族孤獨卻堅定地俯瞰蒼茫大地,也許,正在與自己灌溉滋養了數百年的山林鄭重道 別。

越過Two Eagle Peak足畔的六號湖,來到山徑最末端的七號湖,湖面小巧,岸邊鑲著盛開的高山野花,水淺處有蝌蚪巡遊,湖畔嫩綠草地上蜂飛蝶舞,一派安祥氣氛,可惜蚊子 一路跟隨我們到此,之後又來了兩對父子檔釣客打破寧靜,壞了狐狸想要和衣而睡的美夢,看看旁邊的Cloudripper山頭開始有厚重的烏雲垂落(真是山 如其名),就決定沿原路調頭回行。

回到三、四號湖之間稍做歇息,順道拜訪映照著Mt. Robinson的寬闊五號湖,完成一到七號的探訪,雖然這樣子的「收集」好像有些偏執,但見識了每個湖獨特的風采與氣質,自此不再只是地圖上相似的藍色 圈圈,心中有種找到答案的滿足感--總是要踏實地行走過,反覆地呼吸、聆聽過,才真正開始認識一個地方。

高山綻放的生命力

盛夏時節,高山野花為山徑添上繽紛色彩,森林裡光線雖然微弱,卻驚喜地發現底層長滿橘黃色的老虎百合、小丑帽形狀的耬斗草(Columbine),還有粉紫色小火箭--Shooting star。

步道跨過山澗支流處,繁花掩映成完美的花園。圖片來源:陳維婷

陽光充足的半山坡上不時可見清秀的野玫瑰,還有紅豔的paintbrush。步道跨越小山澗的時候,常覺得自己像是走進精心栽植的小花園,一片濕潤 嫩綠中,紅黃藍白紫的花朵疏落有致,各有嬌媚。潔白的mariposa lily是我心儀已久的夢中情人,這次總算得見佳人笑顏,其他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美人(我還是覺得花兒應當都是女孩),用相機留下身影,回家後再細細尋 查芳名。

拔營離開的早晨,我們遇見一群幫忙修建山徑的義工,他們拿著鏟子、鋤頭把步道的坑洞挖開,填上石塊,仔細鋪上泥沙,邊緣再砌上一小排石頭阻擋雨水沖 刷。回想這兩天走的十多公里山徑,看上去很平凡,沒有壯觀的石階或棧道,但落腳處無不平整堅實,想來的確是許多人年年悉心照顧維護的成果。

連忙向他們道謝,看著這片好山好水,不難理解是什麼樣的魅力,讓他們願意這樣付出,幫助更多人能親近、領略這份美好;而他們的努力也已融入山林中,成為每個山客的記憶。

平凡卻堅實的山徑,是無數人悉心照看的成果,讓山客行穩腳步,自在徜徉於山林之中。

帶著這份感恩的心情回到「文明」世界,家裡有柔軟的床、明亮的燈、沒有盡頭的網路,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放不下。但一面揉著略略酸痛的腰和背,看著兩腳 癢腫未消的紅豆冰,卻不自覺地閉上眼,讓心帶著自己回到松香薰襲、水聲迴盪的小徑上,單純地呼吸、行走...我想,其實在另外那個「家」裡,才有自己真正 無法割捨的東西。

平凡卻堅實的山徑,是無數人悉心照看的成果,讓山客行穩腳步,自在徜徉於山林之中。圖片來源:陳維婷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Too Loud a Solitude

Top

 
 
  自然人文:參蟬(上)
作者:楊家旺

尋聲來到,一棵菩提樹。熊蟬鳴唱「夏-夏-夏───」,夏天於是熱了起來。
「菩提樹上蟬」,令我不禁聯想到禪宗六祖慧能的偈: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當下,我決定今晚「參蟬」,要見證一隻蟬的「羽化升天」。

低海拔闊葉林的夏夜,幾乎不難觀察到一隻蟬的羽化。當我的手電筒搜尋到一隻碧綠色的薄翅蟬,牠的頭胸部已從蟬蛻中掙出,先是一個懸空平躺的動作,休息片刻,再一個腰力,正好仰臥起坐,順勢六腳攀著蟬蛻,俐落就將腹部抽出。接著是屏氣凝神的一刻。我屏氣靜觀,專注到幾乎忘了呼吸,蟬則凝神貫注,將體液打通翅脈。翅翼透明,有一種完美的翠綠,且薄「如蟬翼」。20分鐘的「參蟬羽化」,心就滿溢了一整夜的愉悅,禪機立現。

蟬的若蟲,是從土媃p出的,待爬上樹幹,選定位置後,就等待羽化。金蟬脫殼,升天,徒留一枚蟬蛻掛在樹枝,讓過路行人,見證這棵樹有蟬證道、羽化成仙。

蟬的出土羽化,自古被喻為重生,所以有蟬形雕玉含於死者口中的習俗。期待有一天死能重生,一如蟬之破土,在某一個夏日。

古埃及人非常崇拜聖甲蟲,我們卻稱他糞金龜,聖糞一如,頗具禪思。埃及人看見聖甲蟲推著圓形糞球走一段長遠的路,與每日東昇西落的太陽類似,於是以聖甲蟲象徵太陽神。埃及人崇拜太陽,東升西落,每日重演,象徵著復活與永生。因此,埃及的法老王過世,要將心臟取出,並在其上安放一隻石雕的聖甲蟲,祈求重生與永生。

看來,人之嚮往長生不老、起死回生,可說是古今中外皆然的渴求。蟬形玉含復活重生,從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必多斥為無稽。然而,面對這則美麗的謊言,張曉風的文章問著:「那究竟是生者安慰死者而塞入的一句話?抑是死者安慰生者而含著的一句話?」問話一出,隨即參破,問即是答。

蟬,怎能忍住不為陽光喝采、不欣喜若狂、不鳴唱高歌呢?蟄伏了五年,陰暗的囚禁生活,卻換來不到一個月的陽光,不到一個月的自由,不到一個月的生命。這就是成蟲蟬的宿命,這宿命堛漱@個月光陰,是蟬一生最珍貴的歲月,合該狂歌。

古人大概不了解蟬的生活史,如果知道蟬的若蟲要在土堶n待上經年,相對於羽化成蟲約一個月的短暫生命,應該不會選擇「蟬形玉含」才是。因為不過一個月的自由與土堛囓}數年的比例太過懸殊,好似百歲的人生一旦結束,竟要在土堮I上數千年才得以重生復活。倘若塞入口中的是「十七年蟬形玉」,恐怕要等上數萬年才得以回返人間了。

英國皇家學會院士,著名的演化學家道金斯,著有《自私的基因》一書。書中闡釋遺傳的單位是基因,而非個體,人不過是自私基因代代複製傳衍的載具,用完即丟。他將人比喻為一艘船,基因是水手,只有最完美的基因(水手)組合,才能勝出,免於天擇淘汰,獲得繁殖機會,並將複製的基因代代相傳。基因既然自私,為何又願意合作?在生存至上的遊戲堙A自私無關道德,合作並非美德,合作是自私基因得以繼續生存的最佳模式,所以自私的基因願意選擇合作。我們都是自私基因完美合作下適存的載具,身上都保留著古老祖先傳下來至今未死的基因。在這樣的理論架構下,可以長生不老的是基因,不是人。

道金斯,摧毀了人類長生不老的渴望,也破滅了蟬形玉含復活重生的可能。人,不過是基因用完即丟的載具。

人,微不足道。人,這一「高等生物」,不過是人的自以為是,人的自欺欺人罷了。

金斯在書中更創新名詞「meme」(中譯本稱「瀰」),作為文化演化的單位。這個字的靈感脫胎自希臘文的mimeme(意指模仿)。文化一如基因會複製、演變、盛強弱敗、興發滅絕,並以人作為載具。人死了,文化卻得以傳承。流行文化或許早夭,經典作品卻能歷久彌新。

我於是想到了「神」………

「神」這個字,或說這個概念,幾乎存在於每個民族,各民族對神的詮釋或有不同。好似不同棲地的亞種,皆源自同一物種,卻因地理隔絕而逐漸分歧。於是形成各民族關於神,不同而特有的信仰。

信仰神的,神自是無遠弗屆,歷久不衰。對於無神論者,也常因著要論無「神」,而擺脫不了「神」。「神」之於無神論者,仍是存在不滅且成功的「瀰」。

「上帝存在根本不能證實,它純然是個主觀信仰問題。」李澤厚在《批判哲學的批判》一書,引用康德的話:「上帝並非在我之外的存在,而只是在我之內的一種思想。」康德的觀點相當接近上帝是一種文化基因,一種思想存在,一種可以傳衍的「瀰」。

尼采宣稱:「上帝已死!」實際上,尼采也沒擺脫神,神在尼采的腦堿△菕C

楊牧在《疑神》一書更說:「上帝決定一切,決定你去相信上帝,也決定我不信上帝。上帝決定我不相信上帝可以決定一切。」神的存在,是無神論者也擺脫不了的宿命。人會死,瀰複製,神永生。

我想,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最大的革命與震撼或許不在生物學領域,而在於人的信仰。演化論其實是一門哲學。因為企圖解答生命的起源,正是哲學基本的問:「人從那堥荂H」假使多樣的生命從演化而來,神將安在?生命的意義將該如何?

「生命如此壯闊」,無論生命是神創而生或演化而來,都不損於我們對他的讚歎與驚奇,不是嗎?神若是具體存在,就不會因無神論者的不相信而消失;神若是人類創造的神話,縱使神話破滅,信仰消失,人類仍會有能力重新賦予生命新的意義與生存價值。

我們有能力賦生命予意義和價值。

於是,不朽不必是肉身循環返復的一再重生。不朽,可以是精神的不朽。《左傳》魯國大夫叔孫豹的一段話流傳至今:「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若能創造立德立功立言作為文化傳承的基因(瀰),我們自能永生不朽。

如果人不過是基因的載具,就不要再眷戀肉身的不朽;如果神真的不存在,就創造我們自身得以存在的理由;如果生命沒有意義,就讓我們創造生命的意義;如果神必然存在,生命的價值仍要我們自己定義。

北美有十七年蟬,因若蟲在土堣Q七年才出土羽化而聲名大噪。另有十三年蟬,蟄伏十三年才出土羽化。十三和十七在數學上是質數,演化學家因此推測質數(特別是愈大的質數),有利於躲掉較短生活史週期的天敵或寄生蟲,因為兩者從這一次相遇到下一次相遇的時間長,是兩者生活史週期的乘積。例如:十七年蟬要遇上以五年為週期的天敵,需相隔十七乘以五等於八十五年,這是段漫長的歲月。這項運用數學質數,美麗如詩的推測,尚未能有確切的證據,但已美得令昆蟲迷顧不得等待真相的時刻,成為逢人說蟬時,必然一提的津津樂道。十七年蟬的十七年禪機,是人類至今參不透的謎,不需人類賦予十七年究竟有什麼意義,十七年蟬仍繼續堅持他十七年的蟄伏,創造屬於他自己的生命意義與生存價值。

2003年7月19日,我例行每隔一陣子就帶著約十位學生走訪台灣的某一塊角落,搭著海線電車,在談文站下車,「步行」好一段路(這是認識土地最好的交通工具),走到塭仔頭紅樹林。烈日如雨,曬得我全身濕淋淋,不時擦拭著雨珠般的汗水。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截至目前唯一的一次,自覺帶學生出遊不比學生「勇」,想要操練他(她)們,反而操累了自己,操昏了頭。因為,烈陽如炙的緣故。

選擇一棵樹遮蔭,我趁勢休息,原來塭仔頭紅樹林的夏天,是給熊蟬叫熱的。學生像蟬一般,熱,從來不減他們的玩興,曬不滅他們的活動力,瞬間就一哄而散了。不一會兒,同學抓來一隻雄蟬,高興得像隻螳螂捕蟬。水泥叢林取代植生叢林後還有捉蟲能力的小孩不多了。偶爾課堂上自然、生態、保育、尊重生命的灌輸,學生與我出遊都能謹守本份,善待生命,避免領教我的怒目相視。這隻蟬被捉在手上,仍不止歇他鳴唱的熱情,土媦あ~的囚禁,換來一個月的歡唱,是性的使命太強烈?還是無關性事,畢竟自由太短暫,不妨高歌,唱樂人生?又,或許是我想太多了,他其實是感受到生死交關,鳴唱著哀求苦調。

我要這群孩子觀察雄蟬的腹部,捉在手上仍在鳴叫的蟬,正是了解雄蟬腹瓣如何開闔振動,引發共鳴最好的時機。觀察完後,要孩子感謝熊蟬的教學演示,並示意送雄蟬回到大自然去。

觀察蟬,蟬蛻不失為最佳教材。2002年5月,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長劉月梅,以「如何自然觀察」為題,一枚蟬蛻為例,要學員們仔細觀察一分鐘。然後問了幾個問題,考驗每個人的觀察力。那一刻我才認真檢視一枚蟬蛻羽化時的裂縫線有多長,終齡若蟬的翅芽在胸側短小,前肢較中、後足粗壯,腹部的節數,刺吸式的口器,單眼的排列位置,甚至觸角及觸角上無數微細的毛狀感覺器都一目了然。原來微觀一枚蟬蛻就可以參透一個小宇宙。

中藥記載:蟬蛻入藥,可以散風熱,以無泥者為佳。學生一下子就幫我採集了一大把,當然不是為了入藥。對我而言,蟬蛻作為教材比作為藥材有意思多了。只是我審視每一枚蟬蛻,皆有泥沾蟬身,以無泥者為佳的蟬蛻哪塈銎O?或許,掛在樹幹上的蟬蛻在雨露風乾之後就可以無泥入藥了。《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說:「蟬蛻於濁穢,以浮游塵埃之外。」出淤泥而不染的成蟬,只飲甘露(刺吸植物的汁液為食),古人因此視蟬性為清高,潔身自好。蟬不只是禪,也是一朵蓮花,開出佛性。

收拾好作為教材的藥材,我頂著塭仔頭紅樹林依然蒸騰的烈日,決定起身去捕捉熊蟬以我的鏡頭。搜尋著獵物,一隻停在灌木枝上的蟬被我鎖定。我匍伏潛行如一隻豹,靠近獵物。這是令人(也令蟬)屏息的一刻。正當我將獵物鎖定在液晶螢幕上,對焦,準備襲擊的瞬間,蟬飛了,並撒我以一泡尿。幾近開示的一泡尿,如莊子之於東郭子: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曰:「無所不在。」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莊子曰:「在螻蟻。」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東郭子不應……

莊子讓東郭子明白動物,植物,礦物,乃至如屎尿的廢物都有道。畢竟,如果屎尿不合乎道,就不會存在,所以,莊子說:「道無所不在」。蟬開示我,以一泡尿。

想必東郭子不應,該是張著口呆住了吧!至少,被蟬以「尿道」開示的一刻,我是這麼呆住的。

Top

 
 
  自然人文:福和水岸邊的生命映象
作者:江某

2004年10月在新店溪左岸的一處河床邊,我們彎腰種下一棵棵植物幼苗時,彷彿窺見了九千年前黃河流域中游,人類播下第一顆農業文明種子時同樣彎著腰的景象……

不同的河流承載著各式不同的生命樣貌,也將歲月沈積在一層層數不盡沙粒的河岸;初次來到這塊遠古溪流沖刷出的溪床邊,成片的甜根子草與芒草阻斷了我們望向溪流的視線,這種貧瘠的沙地成就了它們適應性的優越,卻苦了一群想打造一處左岸優美生態園地的人們,竟日,用汗滴灌溉土壤,以雙腳丈量水塘,一處處植物的家逐然呈現……

當陽光再次灑落的數日後,金色水蓮花映照著水面,小巧綢緞般細緻的莕菜暱聚在塘邊,水車前淡淡的花朵靜謐的開落,水簑衣密擁的紫暈迷幻著蝴蝶,而怎樣也躲不開水漾般柔嫩的紅蓼整片桃紅溢滿眼簾,各式各樣的花朵恣意綻放;蜻蜓與豆娘隨意停棲,青蛙在月影下鳴唱,各種生命在此澎湃滋長。

永和社大生態園區內的水生植物。圖片來源:江某我們知道,也許某個夏季颱風報到,河流會將此還原到土地的最初;然而我們在意的不是園區永久存在的樣貌,而是我們曾經與土壤與許多生命的親密對話,也看見河流的起落。

生命不是亙古不變的恆常,我們不擔心受挫,因為我們已在此種下了希望…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羔裘〉

譯者:賈福相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飾,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彥兮。

羔羊皮袍

羔羊皮袍軟綿綿,大方美觀。
穿皮袍的那位君子,耿耿稱職。

羊袍鑲著豹皮袖,英雄服飾。
穿皮袍的那位君子,正直無私。

羊皮袍光滑麗艷,絲花繡邊。
穿皮袍的那位君子,國家俊彥。

Lamb Skin Coat

A lamb skin coat, soft and smooth;
Its wearer, dutiful and loyal.

A lamb skin coat with leopard cuffs, a warrior’s prize;
Any who’s mantled thus, must be honest, must be just.

Embroidered with bright silk flowers,
This lamb skin coat adorns the leader of our land.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編輯:彭瑞祥、陳誼芩、易俊宏•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